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三十四章 故事的故事

第一百三十四章 故事的故事

【霜月,咿咿呀呀。

长门家迎来了初生的小生命,是个女孩,取名鹤子。长门鹤子是长门三郎与鸣神春的孩子。

刚刚出生的长门鹤子有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这应该是继承了鸣神春的优点,因为鸣神春就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后来,长门鹤子听说父亲三郎说过,他就是被鸣神春的这双眼睛所吸引。

鸣神春原本是山上神社的见习巫女,将会是会接任神社的。作为巫女需要保持纯洁之身,但鸣神春最后还是和长门三郎结合了,所以五岁的时候,长门鹤子觉得,父亲和母亲的结合,一定是一个美丽的故事。

但长门鹤子听下人偶尔间提起,才知道这个美丽的故事还要加上艰难两个字呢。

春去秋来,父亲每日都来到神社前静立,只是为了见还是巫女的母亲一面。

听阿绣说,有时候看见三郎大人回来,是在雨天,有时候是在雪天,还有初夏晚晴的时候。阿绣还说其实她最喜欢的是初夏的那段时间,因为三郎大人虽然晚了回来,但是会带回来一些新鲜采摘的果子。那时候阿绣就像现在的长门鹤子一样的年纪。

对了,时光苒在,长门鹤子现在已经五岁了,越发的漂亮,像是一个瓷娃娃,府上的人,没有不喜欢的。

这年夏天的一日,鸣神春正在房间内做着衣服,说是给长门三郎准备的冬衣,阿绣在一旁伺候着。长门鹤子也在这里,手上捧着的是她的伯父长门宗近让人送来《古事记》。长门宗近是长门家的家主,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武士,跟随大名出征,翘勇善战,后来回家继承家业,治理早稻村一带,颇有些威望。长门宗近说,就算是女人,也能读书识字,所以就让人送来了一些书籍。

长门宗近还说,再过两年,就可以让长门鹤子也跟随长门慎二一起聆听教书先生的指导。

“阿绣阿绣,这句怎么读?”长门鹤子把书捧到了阿绣的面前。

阿绣看了两眼,很快就摇了摇头。天啊!她怎么可能看得懂!和慎二少爷一起学习的时候,她总会打瞌睡的,还经常被慎二少爷取笑笨笨的。阿绣可怜兮兮地看着鸣神春。她知道鸣神夫人出身神社,博学多才,一定能够看懂。

“我没有空哦。”鸣神春只是抿嘴一笑,“而且辅导鹤子,不是阿绣你的事情吗?”

“夫人,我不懂。”阿绣还是可怜兮兮的样子,那些很难才能够记下来的文字,根本就没有慎二少爷好看呀——当然,阿绣没有打算说出来。

鸣神春摇摇头,停下了手来,让阿绣跪坐好,也让长门鹤子跪坐好,才拿起了《古事记》,缓缓地读了起来,读的是两神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创造世界的故事。

后来伊邪那美误食黄泉之食,最终在千引石上和伊邪那岐决裂。

“咿呀!伊邪那岐怎么可以这样!伊邪那美不是他的妻子吗!”阿绣忽然变得愤愤不平。

鸣神春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不料长门鹤子突然只见扑到了鸣神春的身上,可伶兮兮地仰起头问道:“母亲,你以后千万不要和父亲去千引石!”

鸣神春温柔地摸着长门鹤子的脑袋,安慰道:“等你父亲从战场上回来,我们去神社参拜好了。”

长门鹤子破涕为笑。

听说长门三郎今年就能够回来了呢,不知道现在他在战场上过得可好,有没有吃饱,衣服够不够穿?鸣神春一边搂着长门鹤子,一边回忆着和丈夫的点滴。

“母亲,新年的时候去神社参拜,巫女大人问鹤子要不要跟她想学。”长门鹤子眨着漂亮的眼睛问道。

鸣神春好奇问道:“那你怎么回答的?”

长门鹤子摇摇头,“我没有答应哦!”

鸣神春想了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为什么。

长门鹤子很认真地抓起了鸣神春的手上,说只想要陪在母亲的身边。

外边有蝉鸣的声音,还有池水荡漾的声音,阿绣眼珠子转了转,从窗外收回了目光,吐了吐舌头道:“哪里来的青蛙呀!”

……

话说长门鹤子经常悄悄地瞒着母亲鸣神春,然后趁阿绣偷懒的时候,偷偷溜出长门家的宅子。兴许是遗传了父亲三郎的一点性格,年纪还小的长门鹤子虽然长得像是瓷娃娃一样的漂亮,但是和早稻村的同龄孩子打架起来,那叫一个厉害。

有一次,村中一户人家的小孩抓来了一条蚯蚓,趁着长门鹤子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放入她的衣服当中,把长门鹤子吓得不轻,数来都‘骁勇善战’的长门鹤子小姐居然被一条蚯蚓吓哭了,一群小孩都意料不到,没想到长门鹤子还有柔弱的时候,顿时都忙着安慰。可是长门鹤子却不能释怀,说蚯蚓在身上爬来爬去,好不舒服,而且很脏。

始作俑者唯有说:“不如你去山上的神社吧?我知道神社后面有一口谭子,听爷爷说那水潭可以洗去不干净的东西。你母亲从前不也是巫女吗?你应该也能去洗的。”

一群孩子就商量着怎么上山,然后绕过主持的巫女大人的问题。

“我爬不动了……”始作俑者却是第一个受不了的,直接趴在了石头的台阶上,看着才走了一半都不到的距离,不禁呻吟起来。

“我也是……”

“我想喝水……”

长门鹤子这会儿其实更加不堪,汗水湿透,双腿都快要没有知觉似的,她甚至都想要哭出来了,只是她可不乐意就这样认输。现在已经不是洗不洗澡的问题,而是爬得上去还是爬不上去的问题。阿绣说自己的父亲当年每日一爬,爬了春天,爬了夏天,还有秋天和冬呢。她总不能给自己的父亲丢脸。

母亲说父亲寄了家书回来,年末的霜月就能够回来。长门鹤子想着等父亲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他,她自个儿爬上去了神社。但是路实在是太长,几个小孩最终还是放弃,垂头丧气地下山。下山容易多了,长门鹤子本来还在坚持,可是转眼一看大火多走光了,就剩下自己一个,马上就哗啦一声地哭了出来。

晚上长门家鸡飞狗走,一阵的好找。直到长门鹤子可怜兮兮,满身汗水地跑着回来,才稍微地安稳下来。长门宗近说长门家的人要守礼仪,懂得规矩,于是直接处罚长门鹤子晚上不能进食,阿绣作为婢女没有看管好小姐,同样不能吃饭,还要惩罚砍一百斤的木材。

再晚点的时候,饿着肚子的长门鹤子和阿绣打算偷偷地到厨房去弄点吃的,没想到却被守在这里的长门宗近给抓了一个现成。

长门宗近说:“就知道你们会偷偷地来厨房。”

阿绣是相当的害怕,不敢说话。长门鹤子却直接眨了眨眼睛,二话不说地扑到长门宗的身上,奶声奶气地道:“大伯,我好饿……”

长门宗近可一点也没有心软,板起脸道:“阿绣,你的柴劈完了吗?”

哪能劈得完啊!一百斤咧!阿绣可不敢直接说出口来,只能露出一副知错的表情。长门宗近却忽然道:“你们如果在子时之前劈完二十斤的话,我可以允许你们吃东西。”

阿绣二话不说就拉着长门鹤子跑了出去,告诉长门鹤子道:“小姐,夫人这次是打定主意不帮我们的了,我们只能够靠自己,你也不想饿肚子的吧?不过等会柴就我劈好了,你只要做做样子就行,我怕大老爷会躲在旁边看着咱们!”

可劈着劈着,才不到十斤,阿绣就直接累倒在地上。她实在是太饿了,哪里还有力气?这时候不管看到什么都能够想象成好吃的。比方说,她看着长门鹤子的脸蛋,就会想起白花花的饭团。哎呀,这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明显就是抱着饭堂的紫菜嘛!

“阿绣,你咬我的脸做什么哦?”

“小姐我肚子饿,你让我啃啃呗!”

“不要!”

“嘿嘿,我是吃人的狐妖!鹤子小姐你细皮嫩肉的,一定很好吃!”阿绣张牙舞爪。

狐妖是村子里面的传说了,传说说狐妖最喜欢吃的未成年的小男孩,尤其是不听话的那种。这几乎是村子每个孩子都能够听到的故事。

“退治退治!”长门鹤子也不是吃素的,手上拎起一根小树枝就胡乱地挥动起来,说自己是推治妖怪的巫女。可这模样那里是巫女啊,倒像是用树枝去挑着牛粪玩儿的小屁孩。

一主一仆在这里打闹了好一阵子,直接就地上一趟,也不嫌脏的。

长门鹤子忽然道:“阿绣,我明天还要去爬山!父亲回来的时候我要告诉他,我自己就能够爬上去了。”

呼~呼~呼~

阿绣其实已经累得睡着了。】

……

“阿绣其实已经累得睡着了……”洛老板把微黄的书页又翻开了一页,上面写着的算不得是什么有趣的故事。他忽然抬头看着眼前的年轻巫女,“为什么没有起一个名字?”

眼前的巫女显然就是这个故事的撰写人。

年轻的巫女只是摇摇头,“还没有写完,不知道应该叫做什么。”

确实是没有写完,洛邱稍微放松了一下自己的手指,书的页就分开地翻开,后面其实还有许多空白的地方。

没有继续把尚未完结的故事读完,洛邱微微一笑问道:“为什么给我看这个?”

俱乐部的黑卡发出了呼唤,那么近的距离,洛老板不可能不过来的。但是在商谈还没有开始之前,年轻的巫女就取出了这个尚未写完的故事。

年轻的巫女想了一会儿,便缓缓地道:“如果我回不来的话,就帮我交给一个家伙吧。他叫做犬夜叉。可以吗?”

洛老板点点头道:“我们从来不会让客人失望。只要是您提出的要求。”

年轻的巫女点了点头,才站起身来,然后通过格子窗眺望着外边,“我做了一个梦,太长。希望你能够帮我写完这个故事。”

“购买的是……完成这个故事,对吗?”洛邱轻声道:“请再确认一次。”

年轻的巫女摇了摇头,不需要确认的意思。

她接着点了点头,交易正式生效的意思。

后来年轻的巫女从神社的正殿取来了一把木弓,然后背上了箭篓,便离开了神社。

洛老板这会儿又开始翻开这本还没有写完的故事,女仆小姐在一旁忽然说道:“艾瑞克斯先生,继续躲着的话,优夜可就要把您的这种行为定义恶性行为了呢。”

“这可相当不妙,因为我可打不过您。”

艾瑞克斯忽然出现,到没有让洛老板和优夜感觉到好奇。至于艾瑞克斯,还是那种熟悉的语调,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如果硬要说的话,只能说他的双眼是紧闭的。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忽然问了一句:“这次是几层?”

艾瑞克斯伸出了两根手指,然后耸了耸肩。

女仆小姐笑意更浓,艾瑞克斯便苦笑了一下,随后在多伸出了一根手指,无奈道:“三层。您知道的,你们要知道的根本无须问我。梦之中东西,可束缚不住唯一与真实也无法定义的你们。”

“艾瑞克斯先生,眼睛受伤了。”洛邱这会儿忽然抬起头来,推介着般地道:“需要购买治疗的服务吗?”

艾瑞克斯摇摇头,“没关系,看得见和看不见,对我没多大的影响。倒是我用掉了一次梦与真实之间,如果要清除使用掉的这次的次数的话,要支付多少?”

“三个和颜无月同等的碎片世界吧。”洛邱很快就报出了一个价。

艾瑞克斯颇为好奇道:“理论上,一个颜无月可以造就出中等神力。”

洛邱淡然道:“但你的这个能力,最高的阀值是可以拉扯出强大神力。”

艾瑞克斯思考了一会儿,忽然道:“新的老板,可以单独谈一谈吗?”

洛邱摇了摇头,“没必要,有什么直说就可以了。”

艾瑞克斯也不介意,只是笑了笑道:“新的老板,可以私人赞助一下吗?我有一条情报,恐怕是很难估价的,不过我相信你或许会感兴趣。”

洛邱停下了翻动书页的手指,“或许?”

“比方说……”艾瑞克斯缓缓道:“你的前任的身份线索。”

洛邱若有所思,然后看了优夜一眼……优夜此时微微笑着,一如既往的美丽,但却没有任何的生气,她的时间像是被停止了般。

这样的情况他已经碰过一次……黄金周出海的那次,在孤岛上的时候。

“成交。”洛邱看着艾瑞克斯,直接点了点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