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五章 ‘重生者’的正确姿势

第一百四十五章 ‘重生者’的正确姿势

四周树根盘缠,说道之处,基本上都被那巨大樱花树长出的树根所覆盖——就像是它正在摄取着整个颜无月世界的一切养分。

看着如此荒凉的颜无月世界,八歧大蛇突然有种心痛的感觉,但它却无可奈何……至于才结成了同盟的阴贪狼,八歧大蛇如今是半点儿也不曾指望。

“这些树根如今成长下去,恐怕到了最后,就连你我都无法幸免。八歧,你在这颜无月世界经营多年,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阴贪狼意志此时急忙问道。

八歧大蛇无奈道:“我被封印了上千年,也是近来这几天才破开封印,原本以为能够大干一场,没想到比之封印时候的状态更差。此番受伤,也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恢复过来。廉贞老兄,我知道你不好受,但我同样也十分难过。”

阴贪狼意志所化的黑影此时停下,它实在是不甘心……不甘心刚刚获得了自由,马上就要落入人家的虎口之中。

“除非……”八歧大蛇此时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阴贪狼意志急忙追问。

“除非你我离开颜无月世界,返回主现世当中。”八歧大蛇声音带着一丝凝重:“这树根已经蔓延整个颜无月,也就说那背后的家伙,如今恐怕已经把颜无月世界掌握的差不多,甚至可能已经成为颜无月真正的主宰。以你我如今的状态,不要说图谋什么,恐怕是连反抗都做不得。为今之计,只有离开,静待东山再起之日。”

阴贪狼意志沉默片刻,才开口道:“你在这颜无月呆了这么多年,真的甘心就这样离开?”

八歧大蛇淡然道:“廉贞老兄,可曾听过这样的一句话……有命才有本钱?”

阴贪狼意志忽然笑了,是一种渗人的笑声,“你倒是拎得起也放得下……也罢,贪狼星和廉贞星乃是天上北斗,只要星辰照耀的地方就永远不会迷失方向,我们迟早还有再碰上的一天。但我们要如何离开?”

八歧大蛇道:“昔日我进入这世界碎片的时候,以防万一,为自己留下了一道退路。借助它,能够让我脱离颜无月世界。廉贞老兄如果信得过我,那就依附在我的身上吧。”

“你我已经结成誓约,比之血亲兄弟关系还要亲亲密,有何当不得?八歧大兄弟,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才说完,阴贪狼意志所化的黑影就悄悄地融入了紫色小蛇的身体当中。

八歧大蛇也不迟疑,它回头看了一眼,突然有种虎落平阳的落魄感觉。只是它一生经历颇多,比现在更差的情况也曾经碰过,可一样挺了过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啊……

神州,终究还是回去了。

不知道相柳一族如今到底是怎样的光景。紫色小蛇的身影渐行渐远,八歧大蛇突然有种游子归家的感觉。

……

……

莫小飞实在是忘记了到底有多少次,自己是在脑袋昏昏沉沉当中清醒过来的。

蓝天白云,山涧清风,树影婆娑,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莫小飞只是安静地站在了原地,不远处,一名背着篓子的少女,正满怀心事地低头走着。

又回到了这里,回到了这个最初的一天。

莫小飞知道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他这次没有一点的烦躁,也没有不安。他甚至有趣地想到,这种“回到过去”的能力实在是逆天了,要是放在某种题材的小说的主角身上,这俄分明就是洞悉先机,霸占各种好处,从一开始就开起来的外挂嘛。

只可惜这样的外挂只能够开三天的时间——因此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

心中默默地念着心经,莫小飞反而更为的平静。他的精神其实还有些疲劳,但他却感觉状态反而更厚啊。看着那因为好奇而朝着自己走来的背着篓子的村中少女,想起了她或许早早就已经经历过的一幕幕,莫小飞心中忽然诞生了某种想法。

“竹子……”他轻轻地念着这个名字。

走近而来的少女好像也发现了在这个地方出现的陌生人……看模样应该还是一名武士大人。只是当她的目光迎上这位武士大人的时候,却看见武士大人再朝着她招了招手。

“大、大人,您叫我吗……”竹子有些不安。

“今晚,可否让我借宿?”莫小飞微微一笑,“我游历到这个地方,有些累了。”

竹子一愣,看着这位强壮高大,远比村中男子要英俊得多的武士大人,印象之中只有长门家的慎二少爷才能够比得上了。

今年新年祈福的时候,她就远远地看了一眼长门家的慎二少爷,觉得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好看的人。但眼前的这位武士大人,却不遑多让,甚至还比慎二少爷要多出了一点让人怦然心动的气质……一种能够让人感觉可靠的感觉。

“可、可以的。”竹子略微不安地低下了头,脸上出现了一抹轻微的酡红色。

“那就带路吧。”莫小飞点了点头。

竹子就这样领着这位英俊的武士大人走进了早稻村当中。莫小飞此时再一次打量着自己曾经看过无数次的村子,脑中忽然回忆起来一些早稻村毁灭时候的片段,恍如隔世了。

这次,不知道紫星还会不会再次出现?

“竹子,再过几天,你就满十四岁了吧。”路上,莫小飞忽然问了一句。

“是啊,再有三天,刚好是祭祀日的那天。”竹子下意识回答,然后猛然间感觉到不可思议,小嘴微张,吃惊道:“大人,您怎么知道竹子的名字?还知道我的……我的生日?”

“因为我有未占先知的能力。”莫小飞停下了身来,看着竹子异常认真地道:“我能够看见未来。”

“啊!”竹子一愣,随后摇摇头,显然是不相信这个武士的说话——哪怕他是一个对于平民来说,身份高贵的武士。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我可以证明。”莫小飞摆了摆,忽然伸手指着前方,“一会儿之后,那里会走出来一堆爷孙,孩子会因为贪玩而摔下,并且他的右腿膝盖上会手上。”

竹子下意识地看去,静静地等待了片刻,只见一个老头此时背着一堆柴枝走来,他的身后跟着一名小孩。那孩子竹子认得,是个调皮的孩子。然后,这孩子忽然之间绊倒了石子,倒在了地方,右腿膝盖上果然擦伤,流着血,孩子哗啦啦第哭了起来。

“那边田地里,等会会抓到一条蛇。”莫小飞又指了指。

竹子再次看去,农夫猛然间大叫了一声抓蛇,不久之后,附近几个农民合力把一条大蛇给抓了起来。

“从西边会飞来一行大雁,一个是二十三只。”莫小飞又道。

“那两个人马上会发生争执,然后动手打架,左边的那个会首先被打到在地上……”

一路上,莫小飞每说一件事情,不久之后,这件事情就会立马发生,竹子从最开始的不可思议,到后来的惊恐,再到后面的敬畏,而如今,已经变得奉若神明。

“现在,你相信了吗?”莫小飞看着竹子,忽然问道。

竹子此时心惊胆颤地点了点头,跪伏在地上,低着头不敢抬起,“大、大人,您是神灵吗?”

“我?”莫小飞顿了顿,“我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一种邪恶的诅咒。其实不管是你,这一路上看见的村中的女子,我都能够在她们的身上看到这种邪恶的诅咒。”

“啊!大人!”竹子惊慌地抬起头来,“你……你连这个也知道!”

“我不禁知道这些,我甚至还有办法,帮助你们解开这个诅咒。”莫小飞点了点头:“让你们,不再受到这个诅咒的伤害。”

“真、真的!”竹子双眼大放异彩,要不是这跪在地上传来的痛感,她几乎以为自己再做梦……一个早稻村所有女性都梦想着的梦!

“我到村中即将搭建起来祭祀用的广场吧。”莫小飞淡然道:“你把村子里面所有的女性都集合起来,我自然有办法能够为你们解开这个诅咒。”

说完,莫小飞便头也不会,转身朝着口中所说的那地方走去,但他并不是正常地走着,而是身体离地飞起——就在竹子的面前,飞上了半空之中。

这一幕不仅仅竹子看见,不远处的人也纷纷注意到了这一幕。早稻村的人看见竹子此时跪伏在地上,又看见一个能够飞天的人,顿时以为碰见了行走的神灵,纷纷敬畏地跪拜起啦。

竹子咬了咬牙,猛然站起身来,鼓起勇气道:“这位大人说,能够帮我们解开身上的诅咒,让我们都去祭祀广场找他……”

如果有人说能够解开村子诅咒的话,是没有人相信的,毕竟连神社上的巫女也是束手无策的。可就算是神社的巫女大人,也没有这种腾云驾雾的本事……这是降临的神啊!

神灵现身,打算为村中女性解除诅咒的事情,顿时便一传十,十传百,不过半日,已经传遍了整个早稻村,甚至也传入了长门家当中。

长门家中,当长门宗近听到了这个消息的时候,一向从容的他眉头却皱了起来,同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

但不管那早稻村当中如何的热闹起来,早早到来了祭祀的这块土地之上的莫小飞此时却盘坐起来,就在那被劈裂了的雕像之前。

他此时回想起来,其实在之前自己经历的一年的重置时间当中,还是有些事情说不通的。一开始,竹子就对他说过,前任的巫女因为诅咒而死去,而刚刚接任的巫女还未满十四岁。然而当他和紫星成功地来到第四天的时候,出现在祭祀广场上的巫女,显然是个中老年模样的女人了。

这前后矛盾的地方,其实已经能够很清楚地说明什么——但是如此明显的矛盾,早稻村的村民却半点也没有感觉不妥。如此想来,这个“早稻村”的村民,恐怕也当不得真的……这里一切都是长门鹤子的梦。

后来第四天,早稻村的人,一个个地凭空消失,也就证明了这一点——至于这些人之所以消失时间先后不一,莫小飞倒是心中有某种想法。

那就是那些早消失的村民,是长门鹤子印象不深的,而迟消失的,则是长门鹤子记忆比较深厚的——至于那“长生地宫”当中的一幕,恐怕就是长门鹤子快要刻入骨子当中的事情,自然是能够一直维持到最后了。

正字暗想,前方却是缓缓地走了一群人。一开始他们只是缓缓地靠近着,似是有所畏惧。莫小飞看见几张熟悉的面孔,赫然是他飞着离开的时候,就在附近的那几个人。此时这几人脸上带着敬畏。

而在这几人的身后,则是竹子。竹子的身后,还跟着几名的村中少女。莫小飞知道这些和竹子关系比较好的几个玩伴。除此之外,来的人并不多。但莫小飞倒是看见了长门家的人也跟着过来——长门宗近倒是没没来。

“听说你能够解除村子的诅咒?”此时,长门家的一名仆人走出,沉声地问着,“要知道早稻巫女也深受其害,你凭什么说能够解除这个诅咒!大家不要被这个家伙骗了,他一定是装神弄鬼,想要从我们村子获得好处!”

“行不行,试过就知道了。”莫小飞缓缓地说着,同时正在打坐当中的他此刻就在众人的面前浮了起来。

这些偏僻地方的村民,什么时候看过这种神奇的力量?这可是神仙一流的传说才能够飞天遁地!

看着莫小飞的举动,那长么家的恶仆此刻也是心惊肉跳,满头冷汗直冒,哆嗦着身子,想着自己刚刚才说过的不敬的说话,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啊!大人,您、您真的能够帮我们解开身上的诅咒吗?”一名村女哆嗦着从竹子的身后走出,满脸激动之色。

莫下方会让一挥手,只见他的手上,此时飞出了两颗白色的丸子。那丸子飞到了这村女的面前,便停止不动。

这又是神仙老爷的手段了!

众人看的更是惊叹连连。

莫小飞淡然道:“这两颗药丸,是我用仙术特别炼制的。你拿回去,找两个身中诅咒的女子服下,有没有效果,明日便知。但是吃不吃,我并不强求。不过,命是你们的,如果你们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不敢尝试,宁愿一直被诅咒所支配也要苟活下去,那么我也帮不了你们。”

那村女伸出手,颤抖着在这两颗停留在空气当中的白色丸子处徘徊着,始终不敢去抓。倒是旁边的竹子此时一咬牙,伸手直接把两颗丸子抓如了手中,然后朝着莫小飞看来,“大人,我相信你!”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

……

东京街头。

霓虹灯光下,形形色色的男女正在街道上行走。夜幕初临,在这个繁华闹市当中,却有着依然保持着安宁的地方。

这里附近居住的,都是那些对这个国家有着极大影响力的人:一些藏在了征服背后,却能够操控政府的家伙。

他们或许是大财团的持有者,又或者是涉足各行各业的古老家族,也有位高权重的官僚。甚至,因为这个国家作风的问题,也存在着那种有活力的社会组织的大人物。

铃木家就是这样的一支能够参与到国家机器当中的家族。

铃木家的某个用来存放贵重物品的房间里面,此时,一个古旧的盒子忽然微微地颤动起来。不久之后,这突然颤抖的盒子啪一下地掉落在了地上。

盒子因此而摔开,一颗黑色的珠子从盒子之中滚从。这珠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非玉非金。

而此时,这珠子忽然之间冒出了一丝丝紫色的烟……紫色的烟慢慢地聚合起来,最终变成了一条紫色小蛇的模样。

“廉贞老兄,我们总算出来了……”

疲惫至极的声音此时缓缓地在这堆满了古董宝物的特殊房间之中响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