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一章 誓言

第一百六十一章 誓言

回响——

“我宣誓!”

“我志愿成为一名人民警察。”

“我保证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忠于法律;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守纪律,保守秘密;秉公执法,清正廉洁;恪尽职守,不怕牺牲;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我愿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为实现自己的誓言而努力奋斗!”

……

……

好一会儿之后,王悦川从窗外收回了目光,然后再次把目光投落在这个自称18的男人身上。

18从容道:“看来你已经有答案了,对吗?”

王悦川开口道:“我相信,不管是怎样的任务,哪怕是需要牺牲性命的任务,那一定也是自愿。我不管任务的内容是什么,但在这之前,我是已经宣誓的警察。我也相信,我的国家,不会因为一个任务,就会去伤害无辜的人。”

18忽然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眉头一挑,“所以,你的答案是拒绝了?”

王悦川只是淡然地看了这男人一眼,一声不吭便朝着房间的门口走出。他终于组织,会尽一切的努力达成组织下发下来的任何艰巨的任务。

但他并不是一具只懂得完成任务的机器。

“我的存在是机密,不允许任何的泄漏。”18转过身来,看着王悦川即将离开的背影:“你知道你这样就走,意味着什么吗?”

王悦川不停,冷嘲道:“当然意味着我不用和一个神经病共事,仅此而已。”

这话才刚刚说完,王悦川便忽然有种置身于死地般的感觉——他修炼《死者之书》的时间尚短,但感应却日益强盛……18在突然发难。

王悦川以极快的速度错开的身子,而他的背后,18正一击劈腿狠狠地踢来,甚至踢出了风声。仅凭这一下,王悦川就能断定这个18是一个极为善于格斗的家伙。

王悦川不敢大意,直接后退,再次观察18的动静。他并没有太过惊惧,以方便是源自于对自己格斗能力的信心,另一方面,还掌有《死者之书》的神秘力量,自然有所依仗。只是如非万不得已,他并不愿意暴露《死者之书》的力量。

“推荐你的人说你是精英中的精英,我看不一定。”18一脸嘲笑,“不过如此。”

王悦川冷哼一声,身体一绷,就像是豹子般骤然间爆发,一记勾拳直接朝着18的胸膛打来——在他任职的部队当中,他可从来没有畏惧和和任何人上擂台。

然而18的强大却远远超过了王悦川的想象。他本以为这会让18后退或者反应不及,却不料这几乎是全力一击的勾拳,竟是被18轻松地接下。

18的手掌彻底包住了王悦川的拳头,身体甚至没有后退一步,四平八稳。王悦川感受着18那捏着自己拳头的手掌传来的力度,心中不禁骇然!

他的拳头此刻传来恐怖的痛楚,就像是被液压机压着一样。仅仅一瞬间,这种痛楚就让王悦川冒出了冷汗,嘴唇微微发白。

王悦川猛吸一口气,手臂一旋,挣脱出来,随后身体也接着一旋,借着旋转的速度,以手肘狠狠地朝着18的脸门撞来!

18不慌不忙地飞快后退小半步,同时伸手,一下子按在了王悦川的腰上,略一发力,王悦川那手肘还没有撞来,他的身体便被这一推之下,直接倒飞而出,倒在地上。

王悦川颇为狼狈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死死地锁紧了18全身每一个地方。他知道自己恐怕是碰到了出道以来最为恐怖的对手……拥有这样的身手,以数字作为名字,关于18的身份,王悦川是越发的感觉到神秘起来。

“你赢不了我。”18此时淡然一笑,“所以你不会走得出这个房间。”

18好整以暇地整理着自己因为动作个过大而有些凌乱的袖子,看着王悦川道:“老实说,我挺喜欢你刚才的回答。但是,不符合要求就是不符合要求。”

王悦川从18的眼中看到了一种无情的东西……杀机。

他抓过不少的杀人犯,见过这些家伙身上的杀气——想要杀人的人,目光总是骗不过……

“走不得走得出去,试过才知道。”王悦川吁了口气,同时眼睛微眯。

他的目光宛如一个小小的旋窝,18此刻在这旋窝当中,目光一下子变得迟缓起来……一刹那间的失神!

就在这走神的刹那之间,一股巨力就狠狠地撞在了18的腹腔之上。他似是难以置信会发生这种变化——此时,王悦川一击重拳打在了18的腹腔上之后,并没有停手,整个人瞬间弹起,弯起了手臂,手肘直接朝着18的脖子上劈去!

而此刻,18则是在最后一刻扬手一挡。这一下撞击,几乎是王悦川全身力量的汇聚,18虽然挡下,却还是蹬蹬蹬地后退了四五步,方才稳住了身体。

王悦川没敢追击……他刚刚的一瞬间已经动用《死者之书》的能力,让18失神,却没想到他的意志居然这样的强大,仅仅只是走神了一瞬间,就彻底清醒过来。

好恐怖的家伙!

“很不错的家伙,倒是让我意外了。”18此时缓缓地吐了吐气。

王悦川冷笑道:“是吗?你是想说,现在才开始认真起来吗?”

18却摇摇头,同时摆了摆手,在王悦川不解的目光之下,直接坐了回去:“我为什么要和你打?我可不想被你那种特别的能力再阴一次。下一次我恐怕没有这样好的运气可以及时清醒过来。”

“是吗?什么特别的能力?”王悦川神情平静道:“我力气从小就比较大。”

18拔开了红酒瓶的塞子,开始倒着红酒,“这个世界很大的,部分人掌握一下常人不知道的能力,也不是什么绝对的秘密。好了,我没有兴趣去挖掘你身上的秘密,过来喝杯酒润润喉咙吧,我们来聊一聊接下来要做些什么。”

“你什么意思?”王悦川皱着眉头,却是不懂——他感觉从自己走进来这个房间开始,就完全落入了18编织出来的一张大网当中。

18就像是一个藏在了暗处的巨大蜘蛛,而他则是成为了那撞入了网中的昆虫。

“什么意思?”18此时举杯,遥遥地朝着王悦川一敬道:“当然是,你合格了。”

“刚才你的问题……”王悦川并没有放松警惕。

18此时微微一笑道:“如果我说,刚才你要是毫不犹豫就肯定自己能杀死楼下那个交警的话,你不仅仅会失去这次任务的资格,我甚至还会让你直接收拾包袱滚蛋回家,你信不信?我们不需要那种为了完成任务,就无所顾忌的杀戮机器。王悦川,你不错,有点意思!”

果然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个考验吗?

18看了王悦川一眼,忽然道:“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有许多不解的地方,甚至对于之前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有些不舒服,不过……”

18猛然站起身来,手臂举起敬礼,身体笔直宛如标杆,王悦川此刻在18的脸上看不见任何一丝的平静,仅仅只有严肃,以及一种让王悦川震撼的铁血感觉。

“国家安全特别行动局,第九局,第三行动小组组长刘志刚,代号18!”

在18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王悦川便有了一丝的肃穆。此时18从衣服上取出一本小小的证件本,以此证明自己的身份。

王悦川伸手接过,打开看了一眼……钢印,签名,各种各样的证明。对于一个办案多年的人来说,真假证件自然有能力分别。

当把这证件合好之后,王悦川便深呼吸一口气,双手把证件送回到了18的手上,方才后退了一步,脚在地上用力一踩,发出铿锵之身,他的站姿同样的挺拔,也举手敬礼,“省公安厅下属……王悦川,见过刘长官!”

18此时正色道:“我已经征得你上级领导同意,现在有一项特别的任务委托给你,你愿不愿意接受。”

王悦川双手紧贴在腰间两侧,目光平举,“我愿意服从组织安排!”

18道:“很好!现在,你把桌子上的那把水果刀拿起来。”

王悦川一个列步向前走出,把水果刀捡了起来,再次后退一步,站回原来的地方,动作一丝不苟。

“用这把刀,去把楼下那个交警刺伤吧。”

王悦川一怔,但只是皱着眉头——他并没有冲动。因为这次18的要求,是把人刺伤,而不是杀死。

只听见18此时缓缓地道:“我们需要你成为一名通缉犯,然后逃亡……接下来,我需要你加入一个特别的组织。”

“特别组织?”

“一支国际上的雇佣兵。”18又从衣服上掏出了一个U盘,“这是这支雇佣兵的资料,你看完之后,立马销毁。”

“明白!”王悦川深呼吸一口气。

此时,他对于18之前问他的几个问题,心中已经有些恍然……这次的行动,果然是让他却充当一名卧底。

只是……这种任务,为何会让他一个省公安厅的人去担任,而不是18的这个机构的精英……

“我知道你心中有许多的疑惑。”18此时缓缓道:“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我暂时不能告诉你真想。但是你放心,正如你所说的一样,国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忠于它的人。我们需要动用你,也有不得已的原因,希望你能够谅解。”

“明白!”

18接着道:“从现在开始,你将会被剥夺一切的职务,任务过程当中,你无法得到任何的支援,同时,你唯一的联系人只有我!我可以给你一天的时间,让你和亲人交代一下,但不能泄漏我们今晚对话的任何内容,不然将会以叛国罪处理!”

“报告长官,不需要了!”王悦川淡然道。

18点了点头,然后取出一个黑色的手机,“这个电话你拿着,以后我们就用这个电话联系。”

王悦川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直接接过了电话,却忽然问道:“长官,我如果把楼下的那个交警刺伤了,他会怎样?”

18淡然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我自然会安排。我相信你能够分清楚刺那里能够让人伤而不死。”

“长官,请问,这是为了让我成为通缉犯的方法吗?”王悦川忽然问道。

“嗯,最直接的方法。”18点了点头:“当然,我们可以伪造许多的理由。但是有什么理由比杀警更加的简单粗暴呢?我们不能对普通民众动手,而楼下那位同志,过后我们自然又补偿,你放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长官,我看可以不用刺伤他了。”王悦川缓缓地道:“事实上,在来见你之前,我就是一名潜逃的杀人犯了。”

18一怔,上上下下地打量了王悦川一眼,但他并没有问原因,而是点了点头,“杀人犯吗?很好……杀人犯敢来见我,你是第一个!”

18摇了摇头,拍了拍王悦川的肩膀:“这公馆的红酒不错,不要浪费了。好好地在这里呆一下,当作是任务前最后的放松吧。接下来,对你来说,就是洪水猛兽般的日子了。”

18走了,王悦川看着他从容离开的。他坐在了这早就包下来的房间当中。这地方的设备算是齐全,旁边还有这电脑,似乎就是为了让他查看U盘之中的资料而准备的。

王悦川没有第一时间去查看这U盘上的资料,而是取出了自己的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他的上级,他所信任的领导,也是让他来到兰陵公馆的人……他所熟悉的声音,把他从孤儿院之中领养回家,养育他成人的……父亲。

“你见到他了吗?”

王悦川点了点头,“见到了……他交给了我一个任务。”

“嗯,任务到底是什么,你不用跟我说。涉及的是那个机构的事情,需要绝对的保密。”

“我知道的。”王悦川继续点了点头。

他打这个电话,一方面是为了再一次确认18的身份——如今听父亲的口吻,那就没有疑问了,再来就是……算是道别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终于传来了声音:“悦川……万事小心。”

王悦川心中一暖,便轻声道:“你说我是个猴子,命大,放心吧。不过,今年过年我怕怕是回不来了……你也多保重身体。对了,今晚是平安夜,说起来不算是咱们的节日,不过也应应景。爸……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

……

……

“圣诞快乐……”

18说完了这一句,便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然后把手机关掉。这会儿他正站在了距离兰陵公馆相当遥远的一栋楼宇的天台山。

“咦,你在这里啊?”

此时,18的背后忽然冒出来了一把爽朗的声音。他回过头来,看见的是一名脖子上缠着围巾,拎着一个袋子的年轻人……大哲。

大哲眨了眨眼睛,好奇地飘了过来,上上下下地看着,“我说18号大姐,你这装扮是干啥?怎么变成男的啦?哦!我知道了,又找到了金主了是不是?18号大姐,要不要我配合你出演啊?”

18转过身来,身体在转动之间渐渐变化,当正面着大哲的时候,已经边做了一道身穿着黑袍,遮盖了全身的黑影。

大哲有些不适应,感觉还是之前小璐的模样顺眼多了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