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二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第一百六十二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其实已经结束了教学之后,18号就没有了那种可以指挥大哲的权力。黑魂使者之间不存在上下级的关,所有的黑魂使者只是都受优夜的管理。

它们之间,最多只是存在前辈和后辈的关系。更何况大哲还是执掌湛卢剑的黑魂,18号自然不会把他当中一般的黑魂使者来看待。

“不别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对于大哲的自来熟,18号淡然地拒绝,“另外,我记得你应该是会去找主人的吧?怎么在这个地方了?”

“碰到了一些神奇的事情,耽搁了好长时间啊。”大哲耸了耸肩,“另外我老板给了我半天假期。”

半天的假期?

18号那黑雾所掩盖的脸容下略微惊讶,她一时间无法猜测这所谓的假期和她所了解的那种假期是否同一种类。只是黑魂使者严格来说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除了向俱乐部寻找金主这一点算是共同点外,整个黑魂使者的群体,可以用自扫门前雪来形容。

放在从前黑魂使者数量众多的时候,一些黑魂使者在消亡之前都未曾交流过一句话的例子也有不少。

“是吗,那你就好好珍惜吧。”18号点了点头。

“对啊,所以准备了一些东西。”大哲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手上领着的袋子。

18号看了一眼,发现里面都是一些食材。她摇了摇头,黑魂不需要食物也能够生存,在她看来,大哲这是在浪费时间,“随便你,只要不打扰你就行。”

“明白。”大哲点点头。

此时他有些归心似箭的感觉,对于18号想要做些什么,自然没有太多的关注。他朝着18号打了一个招呼,他的背后便出现了一个扭曲的旋窝,而大哲也一步步地朝着这漩涡当中走去。

18号静静地看着,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这个扭曲的漩涡是怎么回事……这是新老板的力量,可能只是一次性的单向传送,也有可能是一次性的来回双向传送。

不过已经足够让18号体验到了不少的事情。

她甚至不禁有这样的想法:果然因为是新老板嫡系的原因吗,所以特别的照顾……还有那个白痴一样的太阴子也是。

“哦,对了,这个给你!”在即将莫入漩涡当中的时候,大哲忽然停住,伸手在袋子当中掏了一下,接着便有一样东西朝着18号扔了过来。

她下意识接过,看了一眼,诧异道:“这是什么?”

“小蛋糕啊。”大哲随口赢了一句。

18号淡然道:“我知道。我问你给我这种东西做什么?黑魂不用进食。”

大哲摆摆手,他的身影已经在漩涡当中慢慢消失不见,而扭曲的旋窝也在飞快地消失着,只有大哲的声音最后传来,“上次你和大竹在公园的时候不是说是生日吗?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啦,不过好歹也是同事,我也不知道你到底什么时候生日,就当作是那天吧。请你吃块蛋糕也没有什么,就当做是搞好关系嘛,毕竟我们都是给老板打工的。而且,我也是刚刚才想起这件事情来的,所以你……”

后面说了些什么,18号没有听清楚了,因为漩涡已经消失不见。

她看着手上拿着的小包装的蛋糕。不管是成为黑魂使者之前还是之后,这样没有诚意的东西还是第一次收到。

18号那脸上黑魂不停地翻滚着,宛如正在说明她此刻的神情是阴沉不定似的。

终于她扬手把这小蛋糕给直接扔了出去,冷哼一声,“无聊之极!”

只是那小蛋糕在朝着楼下坠落,在即将要落在大街的瞬间,却猛然往上提升,一路气死牛顿地原路逆反,最后再次落入了18号的手上。

“看在你是湛卢剑的继承者份上,以后别说我不近人情。”18号声音似十分不爽般,最后还是把这东西纳入自己的黑袍当中。

……

把脖子上的围巾松开了一些,俊白的青年从扭曲的漩涡当中走出,来到了一栋半新旧的洋楼的某单元的房门前。

青年深呼吸一口气,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同时那年轻的模样也开始变得成熟起来,渐渐定型,已经是长大了十多岁的模样。

他轻轻地敲了敲门。

“谁啊?请等一下!”房子传来了一把女人的声音。

他便朗声道:“林嫂!是我,甘敬啊!我买了菜,我给你做饭吃吧!”

……

……

紫星在紫星地观察着这位真龙圣女——在她把自己在颜无月的经历仔细地陈述过后——即便如此,她还是把最后在长门家当中找到了那份兽皮地图的事情给隐藏了下来。

因为对方是真龙圣女,紫星自然不会用看待一个普通的小女孩的目光来看对方。只是,这位真龙圣女,能够给自己解去一些困惑呢?

“嗯……按照你所说的,颜无月世界居然出现了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龙夕若一手摸着下巴,似陷入了沉思当中。

紫星没有出言打扰。

龙夕若缓缓地道:“这两家伙是一开始是扶桑岛上成的香火神,算是扶桑岛上土著愿力的化身。说强大也不是特别强大,说弱也不见得有多弱,两者如果联合的话,倒是有一些威胁。但如果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话,我都是对当初扶桑国上的众神消失,神道败落有些推测了。”

“此话怎讲?”紫星皱了皱眉头。

龙夕若淡然道:“如今天地的规则对于一切超凡的排斥,你应该知道的吧?越是强大的才超凡,被压制得就越厉害。”

紫星神情凝重道:“末法……”

“是,也不是。”龙夕若摇了摇头,“正确里说,这算是世界本能的一种挣扎。因为超凡的存在,一直都在吞占主现世的资源。面对掠夺者,谁不会反抗?主现世有不少的神系,但它们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当中,其中最著名的要数一数西方体系的众生神的黄昏了。”

“按照圣女所说,难道那众神的黄昏,就是主现世意志在背后推动?”紫星惊讶地张开了口来。

“我只是推测。”龙夕若摇摇头,“但是,不同的神系,相继消失或是陨落,就连我神州的地府大门也死死关闭。如今妖族也呈现破败之势,不得不借助人道之运才能够苟延残喘,这其中诸多种种,说没有关系吗?我看也未必。”

说到这里,龙夕若忽然看着紫星,“盛极必衰,无论是什么,哪怕是修成了所谓神体的,只要未曾超脱,最终还逃不过天人五衰。有些家伙不想真正意义上的消亡,就只能穷尽办法,尽可能地把自己和主现世界彻底分割,以求偏安一隅。但这些家伙毕竟一开始是从主现世掠夺了无数的资源,早早地打上了主现世的烙印,如今想要真正的切割,又谈何容易?”

“圣女殿下是说,那伊邪那美的颜无月世界,就是为了割裂和主现世的联系?”紫星醒悟过来。

“按理说应该是的。”龙夕若却是不解:“但如果是抱着这种打算的话,为什么又要打开,更加把你们吸了进去?电影院……这背后,莫不是还有谁在悄悄推动。”

“圣女殿下,您可知道,这主现世,可否有已经成功的超脱人物?”紫星忽然问道。

“或许有,或许没有。”龙夕若再次摇头:“我……真龙因为源自神州龙脉的原因,可以说是和主现世彻底捆扎,根本无分割的可能。神州龙脉一旦脱离主现世,就会消亡……若然有超脱者汇聚的地方,我又怎能去到……”

她的声音已经渐渐地变得低沉。紫星听到了这话中含有的极大的无奈,当下也沉默不语起来——关于超脱方面的事情,贪狼一族当中也有隐约的记载,她已经不算是初次听见,但也心情沉重。

“传说,蓬莱能够让人成仙,超脱天地。”紫星冷不丁地看着对方,“也有说,神州的第一条真龙,就是从蓬莱出来……”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龙夕若皱起眉头,“不过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想法吧。老实告诉你,关于初代真龙的起源,在真龙的传承当中也是空白一片的。所谓的第一条真龙源自蓬莱,到底是与不是,即便是我……这真龙一系的,跟家不要说外人。”

她换了一个姿势,似乎舒服了一些,再次看着紫星,缓缓道:“许多年前,贪狼族有一个天赋极高,心比天高的贪狼星,曾经想要知道这个秘密,于是找上了同代的真龙……那一战之后,那位天骄一样的贪狼星下场如何,相信你也清楚吧?我想这部分不可能没有传承记录下来的。”

但紫星却不死心道:“但是圣女殿下,难道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妖族被这天地消磨,最终彻底绝迹?”

“我也没有办法。”龙夕若叹了口气:“若然真是这样,那也只能顺应天意了。当如今人道昌盛,妖族从人道当中借来的气运,尚且还能让妖族存活很长一段的时间。至于以后是否有解决的方法,谁也说不准。所以,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就是。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相传泰山之巅,曾经是蓬莱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紫星深呼吸一口气:“圣女殿下,无数年来,神州修士们与我妖族古脉每十年都在泰山上举行一次祭奠,您说……是否只是徒劳?”

龙夕若沉默了许久,看着这个对于她来说还十分年幼的贪狼族的少主,最终还是轻声说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圣女殿下?”紫星似有所悟,却在念头一转间又什么也抓不住。

“你出去吧,我有点累了。”龙夕若摇了摇头,“后面有放食物的地方,还有厨房,肚子饿了,可以自己弄点吃的。”

紫星知道这位真龙圣女今日说了这么多,已经极为难得,如今人家已经算是下逐客令了,她心性高傲,也没有继续纠缠的打算,便直接公瑾地拜了一拜,缓缓退出。

龙夕若看着那合上的门,却忽然嘀咕道:“都说蓬莱好,谁知仙人苦?”

她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目光扫了一眼那张叠好的A4纸,当下便大骂道:艹!怎么找啊!!

龙夕若真打算再点根烟压压惊的时候,外边忽然又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啊?!”她极不耐烦地嘀咕了一句,又口气不善道:“进来吧!”

推门进来的,赫然是左顾右盼的追风。看见追风进来,龙夕若当下一愣——当然,追风也是一愣。他原本以为龙大人在这里,却没想到见到的是小龙大人。

关于小龙大人的事情,他倒是听莫小飞提及过,自己也见过一两次,但是并没有太多的交谈就是。

“追风?你找我什么事情?”龙夕若下意识问道。

“啊……我不是!我是来找龙大人的,她原来不在啊,那我不打扰了。”追风说着便急慢慢地想要离开。

龙夕若却连忙喊住:“等下,你有什么事情找她,跟我说都一样。她走之前交代下来了,关于你们的事情,让我上心一点!说吧!”

关于你们的事情……追风不知道这个你们所指的到底都有谁,不过既然这样说了,追风还是停了下来。

“是这样的,小龙大人。”追风走上前来,想了一会儿之后,忽然问道:“我本来打算向龙大人请教一下一些上古星辰的知识。”

龙夕若听着便是一愣,下意识道:“上古星辰知识?你想要学这个做什么?这东西体系繁杂得很,没有个一百几十年的浸淫,别想要入门!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好好地打好基础才是皇道。你先把你的妖力修炼上去再说吧!”

貌似您也就这么点大啊……追风动了动嘴唇,似想要辩驳什么,但好像又有所顾忌,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那好吧,我知道了。”

龙夕若叹了口气,但却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一下子从大班椅上瞪起身来,盯着追风问道:“等下,你怎么突然间要学上古星辰的知识,谁告诉你的?”

“我……我听说的。”追风迟疑了一下,忽然觉得自己冒冒失失过来,似乎有点欠缺思考了。

龙夕若上下盯着追风看了好一会儿,又眯起了眼睛,似乎要把追风看透,接下来她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然后便沉吟不语。

“那个……小龙大人?”

“追风是吧?”龙夕若坐了下来,“从今天开始,你和莫小飞一块到医院地下的训练场接受训练吧!”

“吓??”

“还有,从现在开始,你需要和紫星保持距离!”龙夕若却又极为认真地盯着追风,正色道:“别给我乱发情!”

“……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