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三章 车

第一百六十三章 车

追风听说能够留在医院的地下训练场与莫小飞一同训练,心中自然无比的欢喜。他是开启了贪狼星不假,可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贪狼星的来历。

尽管他觉得这贪狼星来历十分不凡,可是比起能够得到神州真龙的指点来说,那又是不好说到底那一边比较好。他毕竟年幼,从小到大都是听着神州真龙的各种传说长大过来,自然更加偏向于能够得到神州真龙的亲自指导更多一些。

只是,对于这位小龙大人直接指明让自己不能够和紫星走得太近,追风心中却是不悦……一种潜藏在体内的高傲,让追风觉得十分的压抑,一下子让他冲淡了心中能够得到真龙指导的期待。

仿佛是看穿了追风的心思般,龙夕若此时淡然道:“你也不要对我禁止你接触贪狼族少主有什么不满的地方。贪狼一族的传承,可以追溯到上古。这一族在妖脉当中属于核心古脉,贪狼一族的少主在族内的地位几乎最高。至于你……”

龙夕若眯起了眼睛,用着玩味一般的口吻道:“而你,说白了只是一个流浪的小妖,不管是身份地位,甚至是实力,你觉得自己比得上这贪狼一族的少主吗?”

追风悄悄地捏了捏拳头。他觉得自己的贪狼星传承如若暴露出来……

龙夕若冷不丁道:“我知道你身上有些秘密,你可能觉得它能够让你拜托这种困境。可是狼族高傲。唯有自己真正强大起来,才能够真正地征服狼族,尤其是贪狼一族。如果只是借助一些外物,而不是你自己现在就能够让狼族信服……有用吗?”

追风心中一怔。

龙溪最后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地位无论再高,也比不上自己的实力强大来得实际。将来的东西终究还是将来,现在才是最实在的。神州的修士只争朝夕,妖族同样。你的潜力不错,可是潜力始终只是潜力,当潜力没有彻底变成你自己的能力的时候,还是给我规矩点吧。”

追风听完,捏紧的拳头却是松开。

他忽然想起紫星送给他一块玉佩,说以后若然有难,可凭次入高原,得到贪狼一族的庇护。

他觉得这小龙大人说的话没有错。

当某一天,自己能够真正的强大地出现在紫星的面前,而不是碍于所谓的传承,身份的话……那才是自己想要的吧。

“我明白了。”追风深呼吸一口气,接着便朝着龙夕若告辞,说是要打算回家收拾一下,这之后就直接住入地下训练场当中,如果修行没有成果的话,就发誓誓死不出!

看着追风坚定的目光,龙夕若抬了抬手想要打断,并且说些什么,却终究没有去阻止,看着追风最终推门而出,并且恭敬地关了门之后,方才有气无力地把手放了下来。

我没有让你住进来啊喂……

“算了,这家伙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总比在外边溜达好点……”龙夕若自言自语地嘀咕着:“追风的贪狼星怎么突然会开启的,奇怪了……”

……

……

吃的是火锅。

任紫玲点了满桌子的肥牛和羊肉,就像是一个刚刚投胎的饿死鬼一样。

她说来刷火锅,当然是这样吃才能算是接地气。当然梨子更加能吃,只是她吃东西时候要优雅得多——尽管,都是没有停下手,一直往嘴巴之中塞入东西。

火锅馆不是什么高级的地方,人声鼎沸,喧嚣无比,一桌桌白烟袅袅,人们交谈的声音络绎不绝,像是闹市。

洛邱有一段时间没有在饭桌上和梨子一起了。对上一次,应该还是黄金周之前。那次,是为了那遥远的海边小村求学而来的吕依云接风洗尘的。

梨子吃了一半忽然停了下来,像是想起了什么来一样,分开地从背包当中掏出来了三份包装精美的礼物,送到了洛邱,优夜和任紫玲的面前。

她的理由很简单,应景。

任紫玲大概没有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和这种时候收到梨子的礼物,筷子夹着一块牛肉正打算塞入口中的时候,连忙停下了手来,擦了擦嘴巴,好奇地当场就把礼物给拆了开来。

是一条项链,吊坠是一块小小的水滴形状的晶体,像是水晶,但有似乎是钻石一样——任紫玲当然不会认为以梨子那微薄的薪水能够买得起钻石——那点儿工资恐怕还不够她平日的吃吃喝喝。

只是这吊坠摸入手中的时候,便有一股清凉之意,让人颇为舒服。

尤其是这火锅馆里头空气浑浊,气息闷热,这中舒服的感觉一下子就被扩大了不少。

恐怕不是凡品。任紫玲自问也算是见多识广,却一时间喊不出这到底是什么,不禁啧啧称奇——洛邱和优夜的礼物打开,里面都是一样的以这种水滴晶体打造的首饰。

优夜的是一条小小的手链,至于给洛邱的,这是一块镶嵌了水滴的怀表。

“梨子,这几样礼物,不便宜吧?”

这东西显然不便宜,任紫玲倒是有些不敢收下。

梨子是她的助手,她对她的照顾只是提携新人,本身也没有打算索取什么。况且这大半年的时间梨子一直跟在身边,感情渐渐深厚,此时更加不愿意让她破费。

“这东西啊?其实不值钱的。”梨子笑呵呵地再次启动筷子,“这是我在老家挖的。小时候我跑山上去,里面就有好多这东西。从前就挖过一块很大的,不过后来最大的也送人了。”

任紫玲一愣,显然对于这种解释不怎么满意。

这水滴状的水晶似的吊坠,似玉非玉,却又像是玉石一样的圆润,还有钻石般的光泽,她越发好奇,便看着洛邱和优夜,“你们俩认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

女仆小姐则是摇了摇头,说不认识这种东西,但是十分感谢梨子的礼物。

洛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是摇了摇头。

“你家乡到底在什么地方啊?怎么都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任紫玲其实对这条项链有些爱不释手。

自己挑选酱料的时候,混得太辣,吃的是一个身体沸腾,此时拿着项链,火辣辣的感觉可是消退了不少,她越发感觉这东西的神奇——另外还有那种让马厚德这种迟暮之年的家伙直接开启第二春造人成功的神药。

“嗯,就是北方的一个小村庄嘛。”梨子随口说了一句,“除了经常下雪,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呀。”

任紫玲回想了下,梨子的简历上倒是有写自己来自的地方,确实也是东北的一个小城市。但是她总感觉那个地方不是梨子的真正出生地。只是梨子似乎不愿意多说那个地方具体,任紫玲也不好继续探究下去。

这是饭桌上,吃饭的都是亲朋戚友,不是职场上面对需要采访的对象。公事私事,她总能够拎得清楚。

“有机会带咱去玩玩啊。”任紫玲有些向往地说了一句:“长这么大,我还没有见过下大雪的。”

“咦?不会吧?”梨子好奇地应了一句。

洛邱忽然道:“她怕冷,特别怕冷。冬天不上班可以躲被窝一整天,甚至不吃饭。”

“怕冷。”梨子若有所思,“这样啊……”

任紫玲则是不满地瞪了洛邱一眼,一瞬间化作任大妈,“老娘我就没有见过下雪怎么啦!你小子就见过!最远不过就是回过老家的人!唉,人家那些当儿子的多好啊,请自己老妈又是新马泰又是东北三省又是欧洲游的,你有吗!没有!”

洛邱只是笑了笑。

这才是任紫玲和他之间多年以来相处的模式。

面对着任紫玲的不满和自责,洛邱只是不动声色地把锅子里面刚刚烫好的一块牛肉夹到了任紫玲的碗中。

任紫玲啧了一下,倒是开吃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就在随便的交谈当中,悄悄地过去。这一桌子上四个位置,却有三个位置上不是普通人,但却没有发生什么不普通的事情。

也并非一定要发生什么不普通的事情。

其实,能够融洽地聚会,痛快地大快朵颐一顿饭,在忙碌的生活当中,已经是一件不普通的事情。

相聚的时间,自然就珍贵了呢。

吃到了快晚上九点的时候,任紫玲才结了账,提议不如去中心广场逛逛,那边搭了一个舞台,有情一些明星,还有活动,相当的热闹。

到中心广场的路并不远,只是里面人头涌涌,男男女女,不多时,任紫玲和洛邱,却是走散了。

……

……

几辆的警车从飞驰而过,一路的响起了biubiu的声音,让人侧目,不知道在这个平安夜里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情,让这些警官们如此的着急。

刘子星看着这些消失的警车,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自从在茶座见过妻子之后,他就一个人在街上游荡。

他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可以去的地方……没有可以容身的地方。

他忽然想起从前在国外读书时候发生的事情。那时候身边不少的同学都是来自国内,他们没到过节的时候,总有开心不起来的。

记得班上有一个半工读的学生,成绩很好,学校的教授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将来的工作,但他倒是拒绝了,说毕业之后打算回国。

他说人终究还是有根的,有家的地方就有根,他的根就是他的家,而他的家在祖国。

那时候刘子星对这番话没有多大的想法,有家的地方才有根,那在国外打拼后将来把父母接过来,自然也有家,条件甚至会更好不是?

根与家,到底哪一个在哪一个之前,刘子星却是已经想不明白。

他觉得自己仿佛走进去了一个死胡同当中,前方没有了路,而两边则是高耸的墙壁。唯一的出口在身后,可是四周契合,他有些不敢往回走去,只能够原地踏步。

刘子星忽然觉得有些头晕脑胀,耳朵的伤口越发的疼痛起来,火辣辣地像是被火烧一样。

前面又有两辆警车飞驰而过,刘子星也没有关心。他独自一人坐在了公交站的长凳子上,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公交站牌前,不少人正在等待公交的到来。有些人赶上了,就上了车。有些人没能够赶上,只能够等待下一班,一脸的懊恼,也有人直接上错了车,然后追悔莫及。

人生大概也是这般,在公交上,等待一辆适合自己的车……可终究还是会有上错车的时候。

“我的车,在哪……”

他目光渐渐地看不见四周,只是专注地看着手掌上安静地躺着的一元硬币。

突然,刘子星深呼吸一口气,再一次地把这硬币抛了起来。

他猜了正面。

结果却是给了他反面——已经是第六十一次了。

他不知道他这种倒霉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只能够通过一次次地抛出硬币来反复地验证——尽管他知道,从那强运结束之后才不过两天的时间,所以等自己的运气再次回来,决然不会是很短的时间。

摇摇头,刘子星吁了口气,正打算离开的时候,身体却让一名赶着上车的人撞了一下。刘子星一怔,一下子没有留神,手中的硬币却被撞落在地上。

圆滚滚的一元硬币落在地上,像是车轮般地朝着远方滚去。

刘子星猛然感觉恐惧,就像是生命都被撞走了一般,他几乎想也没有想,就快步地追上了远去的硬币。

它并没有滚得很远,也没有滚到下水道的井盖之下,去势很短,很快就停了下来。刘子星飞快地把他捡起,握在手上,才本能地松了口气。

只是眼前有一道强光射来,刘子星茫然地看着四周。

他此刻就在马路的中间,一辆轿车此刻正朝着他飞驰而来。车头灯光太亮,太刺眼,让他一下子如同走入了一个纯白的世界。

没有听到任何惊呼的声音,因为四周的车辆太多,喇叭的声音足以掩盖一切。

人倒霉的时候,就算是喝口水都会呛到……那么在道上被车撞了似乎也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更何况,为了捡回这个硬币,他是自己主动地冲出了马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