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六十九章 凡世

第一百六十九章 凡世

把手指伸入盛满了桂花蜜的罐子当中,轻轻一勾,蝶妖洛翩跹就这样把沾满了金黄色香甜液体的手指放入口中,仔细地吸允着,露出满足的神情。

她觉得这桂花蜜的味道有些特别,有一种让她充满暖意的感觉。

这让她想起了在包子铺时候的大爷和大娘的笑容。或许这种就叫做幸福的味道?她突然有些舍不得一下子就把这罐子的桂花蜜吃完了。

嗯嗯,嗯嗯,嗯嗯。

但是小蝶妖还是接连品尝了四指头,然后告诫自己,最后再尝一指头就好了。于是,当到了第八指头的时候,她才恋恋不舍地罐子的盖给盖上,开始把手指残余的甜味也舔干净,才吐出了满足的一口长气息。

定了定神,洛翩跹这时候才想起了苏子君——她记得她是陪子君姐姐来到这里修补地下灵脉的封印的,然后子君姐姐给她吃了什么东西之后,自己好像就睡过去了。

洛翩跹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自己爬出来的大茧,眨了眨眼睛。她记得她第一次进化的时候,也是结出了类似的大茧。可是根据她的认知,她应该一生只会结一次茧才对的啊?

不仅仅如此,身体里面的妖力好像一下子强大了许多。

想不明白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的小蝶妖,此时连忙想到了苏子君,便打算回去找她问一问情况。

可是当她站起身来的时候,才发觉身体凉飕飕的,原来这会儿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这并没有什么,毕竟妖族天生就是以自己的身体存在于自然当中。

只是她融入人类社会已经有些时间,学会了一些人类世界的礼义廉耻,知道这样的模样出现在人前终究是不妥,尤其是让异性看见的话,那就更加不合适。

洛翩跹下意识地回想起来当初自己完成生命当中第一次进化,当破开了那新生的大茧,第一次睁开了眼睛的时候,所看见洛邱老板时候的一幕,小心肝儿就微微一跳。

哎呀!这个样子不能够随便出去了!

洛翩跹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脸,她感觉有些发烫似的。可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却是让原本拿在了手上的蜜糖罐子一下子掉落在地上。

这吓得洛翩跹大惊起来,又连忙地伸手却接住——总算是接住了,尽管这会儿是跪趴在了地上,小臀儿高高地翘起,以一个十分不可描述的姿势!

但是,起码在罐子即将和大地接触的瞬间接住了!

不然让这充满了幸福味道的桂花蜜洒落一地的话,那实在是太罪恶了!这样的话,洛翩跹觉得,就算是已故的母亲都不会原谅自己。

“还好,还好!”

她总算松了口气,小小地拍着自己的胸口——这会儿洛翩跹发现自己似乎有些不妥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眨了眨眼睛,然后双手下意识地朝着自己的胸部托去。

一股沉甸甸的感觉,在她的掌心当中散开。洛翩跹下意识地又托了好几次,看着胸前身体的部分那宛如水波般荡漾着的波纹。

“呀!!这里怎么变这么大了?”

这下就更加不好离开这个地方了!

洛翩跹感觉自己碰到了一个极大的难题,不禁拧紧了眉头。便是此时,旁边按个原本装着桂花蜜的礼物盒子,忽然四散开来,随后静悄无声地化作了一团光雾。

它们在没有风的情况之下,缓缓地依附到了小蝶妖的身体之上,渐渐成型,最后化作了一件粉色的连衣裙。

而那原本包装着盒子的彩色丝带,也渐渐变大,最后绕着洛翩跹的腰间绕了一圈,化作了一根腰带,把略微松散的裙子束紧了一些。

洛翩跹小嘴微张,她没有想过这盒子皮还有这样的作用,当下拎起了裙子,然后轻快地旋,荷叶似的裙摆在旋转间散开,那雪白的小腿,方才悄悄露出。

“子君姐姐想得真周到!”洛翩跹轻快地笑了笑,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很安全地回去医院,不怕让人类看见身体了。

离开山洞的路,小蝶妖自然记得。

她刚刚从水中冒出,却看见天空暗黑,原来已经到了晚上,她心急着回去医院,直接便张开自己的蝶翅。

一双,两双……三双。

让洛翩跹讶然的是,她的那双蝶翅如今彻底变了模样,薄如蝉翼,同时散发着金银的微光,一片片柔柔散开——她仅仅只是张开了这三双翼,身体便不受控制,瞬间往上空飞去。

此等速度,却是远远超远了从前,不过眨眼之间,便是上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云层之上!

这里的温度比起地下要地得不少,洛翩跹感觉到了一丝寒意,只是身体此时稳稳地停在了云层之上。

上方,高悬的一丝下玄月,散发着皎洁的白光,她在丝丝的云气之上,凝望着夜空上的星,宛如一位遗世的精灵。

不知道因何,才来到了这纷扰的世间?

然而远方猛然间冲来一道庞大的黑影,还有巨大的响声,让略微走神的小蝶妖瞬间清醒过来——眼前,赫然是人类世界的伟大杰作,一架空中客机!

巨大的飞机,此时在固定的航线上,似乎并没有发现这夜空当中,存在了这样一名纯真的精灵,很是无情地撞来。

洛翩跹大惊,一下子便让身体往下沉去,那飞机极快地从她的头顶之上飞过,巨大的声音让她的耳朵有些生痛楚,而划出的气流,同时把她吹得远远——她还是未能很熟悉这新长出的翅膀。

洛翩跹被吓得脸色微白,觉得已故的树妖爷爷说得实在是太对了,人类世界有着太多的危险。

她深呼吸一口气,便双手抱着蜜糖罐子,身体再次冲破云层,朝着下方的城市落下。

又一次进入这凡世当中。

……

“刚刚,是不是有一块光影掠过来着?”

远去客机的公务舱中,一名商人模样的男子问着身边的同伴。同伴谁没有看见,可能是眼花了吧?

这时候,客机的乘务员小姐拉开了帘子,走进去了公务舱当中,在每一位乘客的耳边亲切地问候起来,“先生您好,现在的室内温度是23度,本次飞行时间为两小时三十五分……”

“给我清水吧。”

公务舱最后一排,靠近窗边的座位上,王悦川看着窗外渐渐变小的城市,也没有回头,直接便说了一句,算是回应。

等那乘务员小姐送来了清水过后,他才把大衣的衣领立了起来,同时裹了裹衣服,低着头,闭上了眼睛,前路未知。

……

……

这一场圣诞的白雪下的时间并不长。

落雪很快就在城市当中化作了点点的水迹,不久之后就消失不见,不留半点的痕迹,宛如一场梦幻。

人们不会忘记,南方曾经有过这样一个白色的平安夜。

午夜之前,梨子在广场前和任紫玲分别,一个人小跑在了前方,然后在路的尽头转角的地方,转过身来,举起了手臂挥动,最后消失在转弯的地方。

任紫玲这时候看着洛邱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着梨子自己一个在路的转角消失,都会有种心疼的感觉,好像她的这一次消失,以后就再也看不见。

她说,梨子真的好孤独,孤身一人来到这个城市,连一个亲人也没有。

“或许已经有了。”洛邱随口说了一句。

不管是他手头上的,还是优夜,亦或是任紫玲那条项链。它们之中所镶嵌着的晶体,其实都是眼泪。

冰的眼泪。

冷漠的冰要流泪并不容易,一旦留了,那就是心痛了。

任紫玲低头把玩着脖子上的项链。她却是喜欢这条项链,梨子送出来之后,她就马上给带上了,“嗯。”

她笑了笑。

这时候就只剩下她和洛邱以及优夜三人了。任大妈这会儿深呼吸一口气,把洛邱悄悄地拉到了一角,然后神秘兮兮地看着四周,最后飞快地在洛老板的手上塞了一张硬卡片,便急忙忙地掉头就走,说自己一个人回去就行了,今晚洛邱不用回来也没有关系。

速度之快,却是没有让洛邱有说话的余地。

洛邱看着手上的硬卡片,反过来一看,上面写着的赫然是一家酒店的名字,而且这酒店显然还是这城市内最贵的几家之一。所以这张硬卡片其实是……酒店房间的门卡。

“还真的舍得。”洛邱微微一笑。

他闭着眼睛,就可以想象得到任紫玲在支付这房间费用时候,一副阵痛的酸爽模样。

……

洛邱自然不可能真的去那家酒店的套房的,但不去入住的话,少不免会让任紫玲唠叨一顿。所以只是简单地办理了一个入住的手续,进入了房间之后,便直接从酒店套房当中回到了俱乐部当中。

他独自一人来到了俱乐部负三层的房间当中。

在颜无月世界得到的第三张金银之卡,此时就悬浮在了他的掌心之上。

洛邱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祭坛的另外一种型态了——在这之前,他已经成功地在隐藏的祭坛的第二型态当中,嵌入了两张的金银之卡。

没有什么犹豫,洛邱让这张金银之卡飞到了祭坛延伸出来的柱子之中。第三张的金银之卡,猛然生亮,然后直接陷入了柱子上的一处凹槽当中。

第一次嵌入金银之卡的时候,祭坛的第二形态在洛邱的面前投影了一个灰白色的地球。

后来前任老板让艾瑞克斯送来了第二张的金银之卡,洛邱嵌入之后,这里并没有产生新的变化,但却让洛邱直接跨越了一个积累的阶段,开启了临界之门,作为俱乐部老板的能力直接提升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

从第二金银之卡陷入开始,到黄金周在那孤岛上的一次精神层面上上升,洛邱彻底完成了一种自己也说不清楚的脱变。

而此时,当第三张的金银之卡嵌入的瞬间,洛邱的感觉便彻底不一样了——眼前的祭坛仿佛一瞬间活了过来。

他从前和这祭坛之间的沟通,一直都是精神层面上的一种交流,这祭坛给它的感觉,便是死气沉沉,宛如一段设计好的程度。尽管为了让自己感觉轻松一下,洛邱已经尽量地把祭坛的声音脑补起来——但毕竟只是他自己的想象。

祭坛依然是毫无感情波动,仿佛只是死物。

但此刻……这种活过来的感觉,让洛邱感觉十分的的奇异。他正打算仔细分辨,然而这种感觉却一下子淡去。

放佛是一个睡着了的人,忽然睁开了眼睛,但仅仅只是睁开了一丝,便又再一次睡去……沉沉地睡去,像是昏睡。

但……它是活的!

“这一次只是让我确认祭坛是活的吗……”洛邱喃喃自语。

尽管这次的发现也算是十分的重大,但明显距离惊喜有着一段不少的距离。洛邱摇了摇头,正打算然祭坛恢复第一形态的时候,一个巨大的沙漏,却渐渐地在洛邱的面前浮现!

这沙漏,也是祭坛第二形态所投射出来的映像,它就出现在那灰色的地球之前,两者几乎处于遥遥相对。

洛邱皱了皱眉头。

这个新投射出来的沙漏,与他一开始成为俱乐部老板时候,那个计算他寿命的计时杀沙漏十分的相似——当时,那个沙漏计算他剩下的寿命,不过只有三十天。

如今,这个沙漏依然存在,只不过,需要隔好长好长的一段时间,他的生命计时沙漏,才会极不情愿似地落下一颗小小的沙子。

“出现沙漏,自然是计算时间的意思……”洛邱沉吟片刻,自言自语道:“若是我继续收集这种金银之卡,是否终有一天,会让这沙漏的沙子开始流动……”

那么,当这个沙漏的沙子流尽之后,又会出现什么?

“是时候去看看外边的世界了……”

洛邱喃喃自语,祭坛的第二形态,也开始渐渐消失不见。

……

打开了屋子的防盗门,任大副主编还是一副败犬的模样,只是这会儿洛邱自然不会在客厅等待着她。

任紫玲双手宛如丧尸一样垂下,脚在身后一勾,把门关上,便拖着仿佛被掏空的身体一样,回到了房间当中。

衣服也不脱了,就这样直接地趴在床上。

但她却感觉好像有些什么东西顶住了自己的腹部,硬硬的东西。任紫玲皱了皱眉头,极不情愿地翻开了身子,伸手在被子里面掏出来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上面贴了一张便签,写着:圣诞快乐。

这是洛邱的字迹。

任紫玲怔了怔,嘀咕道:“算你啦,臭小子,没有有了老婆就忘了老娘……等下,这盒子的形状……里面装着的不会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吧?”

任紫玲一下子打了个冷颤,连忙暴力拆开……拆开了一个粗粗的,长长的,圆圆的东西——只是一个喝水用的保温瓶子,但很方便放在车子的蓄物格子当中。

任紫玲看着这保温瓶子,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便抱着这一看就是便宜货的东西,徐徐睡去。

……

……

似乎是浪费了,俱乐部大堂当中布置的节日的饰物。

算算时间,一晚上老板和女仆小姐其实都不在。

洛邱从负三楼一路走上,当他出现在大堂的入口的时候,正在椅子上静坐的女仆小姐便睁开了眼睛,打算起身。

但洛邱此时却摆了摆手,示意让优夜不用站起身来。

女仆小姐露出了不解的神情。洛邱却没有说明,只是看了看大堂四周的布置,“感觉有些浪费了。”

优夜便轻声道:“算时区的话,平安夜这天还没有算是过去呢。”

“也对。”洛邱笑了笑,忽然打了个响指,安静地放置在大堂角楼的唱机此时自动打开。

一张黑胶碟此时飞入唱机当中,然后在唱针之下缓缓旋转着,像是一个黑色的漩涡。仿佛从恒久遥远的时空当中而来的乐声开始响起。

是很多年前一部讲述一枚戒指的奇幻电影的曲子:《May-It-Be》。

——愿夜空之中闪烁明星

——无尽星光指引你前行征程

——愿黑暗之幕就此倒下

——邪恶之物远离你圣洁心灵

——……

“不是应该放《Amazing-Grace》?”优夜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

洛邱却朝着她走来。

他来到了优夜的面前,轻柔地牵起她的手来,“你就是我的恩典了。”

洛邱在优夜的手背上,轻轻一吻,随后轻声道:“May I?”

邀舞。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