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章 两颗大白兔

第三章 两颗大白兔

如同珍珠颜色的纽扣,它的冲力其实不大,不说洛老板如今自己也弄不懂的状态,就算是作为普通人时候,也不会感觉疼痛。

射中了脸颊之后,纽扣就略微从洛邱的脸上弹开,最终在没有任何动作的洛翩跹和老板各自奇异的目光之下,缓缓地落在了空地的细细青草上。

欸……欸?欸欸欸?

小蝶妖直觉自己做了一件十分无礼的事情,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她看过不少动物世界的杂志,知道昆虫这种生物的脑神经或者类似脑神经构造的组织都比较简单……她觉得这会儿一定自己的也太过简单了,不然不会出现大脑一片空白的情况。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不先遮挡一下吗?”洛邱忽然说道。

洛翩跹一愣,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因为胸前衣服的纽扣已经弹开的原因,此时已经直接露出了衣服里面的风光——这次醒过来,因为胸部的变大,让她之前的内在衣物都变得不合适,没有办法继续穿了,所以其实里面是空的。

“喔……”洛翩跹低着头,伸出手臂挡在胸口的这个位置上。

这种模样,在某些人群的口中眼看,应该更加具有诱惑力吧?是怎么说来着?色气?

洛邱略一打量,并没有太深入地关注。这蝶妖第一次新生的时候,便是一丝不挂地来到这个新世界,如果有想法的话,自然应该从那时候开始就会有想法、

“等一下好了。”洛邱此时微微一笑。

洛翩跹又是一愣,不知道这位老板说这句话的用意。可是才过去几秒的时间,洛翩跹就明白所谓的等一下——其实是说等某人的出现。

“主人,翩跹小姐。”

俱乐部的女仆小姐。

洛翩跹隐约觉得,这位在她看来,比龙姐姐和子君姐姐都要漂亮一些的俱乐部大姐姐,好像有着随时随地都来到老板身边的能力。

这位恬静的大姐姐,和老板就好像是阴极和阳极的磁石,永不分开。

洛翩跹突然有种想法,如果她也能够有这种能力的话,是不是随时都可以见到老板?但她又觉得,自己对于老板来说,或许只是一个愚笨,没有什么作用的丫头。

“先披上这个吧。”

优夜在洛翩跹的身上围上了一条精致的毛毯。洛翩跹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女仆大姐姐出现的时候,手上是挂着一条叠好的毛毯。

另外,优夜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精美的针线包。

洛邱把落在地上的纽扣捡了起来,交到了优夜的手中,便笑了笑道:“补一下吧。”

“好的。”优夜直接拿过,然后便牵起了小蝶妖的手臂,把她拉了起来,轻笑道:“我们到那边去吧?”

她指着空草地旁边的一个树底下。

洛翩跹此时哪能说些什么啊,在老板和女仆大姐姐的面前,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一无所知的丑小鸭,只能够任由女仆大姐姐带着自己,说什么便是什么。

洛邱没有跟着过去,而是又开了一盒猫粮,随手撒在了地上,心情看起来相当的不错。

“可以把衣服脱下来吗?”

才刚刚来到树底下坐下——在这之前,女仆大姐姐不知道在那里又变出来了一张野餐用的花格子布,直接铺在了地上。

“啊?”小蝶妖眨了眨眼睛。

优夜笑了笑道:“补起来的时候,会方便一些。”

洛翩跹点了点头,双手便在身上披着的毛毯下面开始摸索起来,把余下的纽扣逐一解开。

她有种解放了的感觉,似乎呼吸也因此而顺畅一些。今日出门的时候,她就有感觉衣服确实变小了一些,好不舒服。

好一会儿,总算是隔着毛毯把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从毛毯下面给递了出来。

优夜也没有说什么,直接便把衣服接了过来,然后从针线包当中取出针线,便开始对衣服缝补起来。

洛翩跹忽然想起自己上次不知怎地喝醉了,还在老板面前吐了一地的事情——虽说那是自己也控制不了,甚至当时完全不知情的,但心中一种愧疚。

这次也是这样啊?

“我好像,一直都给大姐姐你和老板添麻烦了。”洛翩跹觉得自己怎么着都应该道歉一些。

“以后回想起来,其实会是挺有趣的小事件。”优夜轻声道。

“有趣?”洛翩跹甚为不解,这种事情只会让人困窘的吧?

女仆小姐此时忽然道:“主人他,挺喜欢你的。”

“喜、喜欢!?”洛翩跹瞪大了眼睛。

包子铺的大娘说过,喜欢就要勇敢地大声说出口来……

女仆小姐却目光一转,看着前方正在喂着猫狗的老板,狡黠一笑,看的洛翩跹又是一阵的迷糊。

“我……我…”她不知道怎么接下这个话题,只觉得大脑又开始变得空白起来,甚至有种晕眩的感觉。

“主人他,对所有的客人都喜欢。”女仆小姐此时又说了一句。

洛翩跹忽然松了口气,却又有种奇异的失落,感觉心头不单单松了,也空了一些,然后沉默下来。

话题到了这里就突然之间中断。洛翩跹看着女仆大姐姐十分熟练地做着针线的活儿,自己则是看着前方那些猫狗的动静,忽然笑了笑道:“小黑小白它们也很喜欢老板。”

优夜不置可否道:“大概是饿了吧。主人他有空的时候,会过来这里喂喂它们。”

洛翩跹眨了眨眼睛,露出不解的表情。她记得这个地方,应该是她老板来过的才对,难道说从那之后,老板就经常会过来?

“翩跹小姐有段时间不是没有空吗?”优夜又道。

“对、对不起,又给老板添麻烦了。”洛翩跹顿时有愧疚起来。

优夜摇了摇头,看着那些猫儿狗儿,轻声道:“它们在流浪,也不属于谁。旁边那栋公寓上有位老人,每天旁晚的时候,也会拿点剩饭剩菜出来的。”

“啊!我知道我知道!那位老奶奶我还碰到过几次!有一次还请我吃了手制做的扎糖!可好吃了!”

小蝴蝶的脸上有了笑容,困窘的神情自然就淡了些。

“好了,你试试。”优夜把衣服送到了洛翩跹的跟前,又道:“我把胸口的位置拆放了一些,现在应该不会显得太紧的了,会方便许多。”

洛翩跹又窸窸窣窣地跟着毛毯把衣服给重新穿上,这次胸前那种束缚的感觉果然少了许多,“真的!谢谢你,大姐姐!”

她实在是太崇拜这位大姐姐了,简直是万能的代名词,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完美的人。

重新穿上了衣服之后,洛翩跹才把毛毯还给优夜,连忙又站起身来。女仆小姐此时把地上的花格子布也一并收拾了,便道:“那我就先回去了,翩跹小姐,您和主人继续聊。”

“啊?回去?”

“是啊。”优夜随口道:“因为店里需要收拾一下,才方便挪动。这个时候实在是不太适合招呼客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就在这里给你补衣服了。没有请你到店里,实在是抱歉呢。”

洛翩跹连忙摇摆着手掌。

优夜此时走到洛邱的跟前说了一句,便直接消失不见。洛邱此时站起了身来,双手随意地拍了拍,把猫食的残渣拍去。

洛翩跹此时飞快地走了过来,脱口而出道:“老板,你们真的要离开吗?”

洛邱点了点头道:“打算换一个环境。”

洛翩跹不知道怎么想,只是有股子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冲动,便下意识道:“可是,这里不好吗?”

“这里太好。”洛邱摇了摇头。

洛翩跹更是不解。

洛邱此时忽然伸手,在洛翩跹的头发上摸出一块卷着的狭长枯叶,应该是刚才坐在树下的时候沾到的的。

洛翩跹骤然低落,犹豫道:“你们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呢。”洛邱摇了摇头,却有冷不丁道:“不过我是一定会回来的。”

是指自己回来,而不是和店一起回来的意思?

洛翩跹忽然有种明悟。

“就这样吧。”洛邱此时微微一笑:“出来的时间太长了,龙小姐估计会担心你的。”

洛翩跹看了看时间,脸色微变道:“真的,这个点了!惨了惨了,过了做饭的时间了!我、我要回去了!”

说着,便飞快地朝着洛邱点了点头,然后急忙忙地跑出这个地方。

洛邱看着她完全走了出来。但下一秒就又看见她再次小跑着回来。只见她从袋子里面掏了几下,然后掏出来一大包的糖,“请你还有大姐姐吃的……虽然算不上什么。我、我……”

“谢谢。”

洛邱没有接过这整一包的糖,只是从里面捡了两颗出来。

虽然老板没有整包收下,洛翩跹还是有了笑容,她看了四周的猫儿狗儿一眼,挥了挥手,这才又再次赶着离开,最后走出的时候,又回头过来,大声道:“下次……等你回来了,我们一起再喂喂它们吧?”

洛邱微笑地点了点头。

洛翩跹这才真的走了。

洛邱这时候把已经空了的猫狗粮食盒子给捡了起来,乱扔垃圾这种事情,老板自然不会做的。

但这些流浪的猫狗却可怜兮兮地纷纷抬起头来,朝着洛老板看来。洛邱想了一下,便淡然道:“以后都这个点来吧,会有东西吃的。”

设定一个固定的时间,在这个时间点让食物出现在这里,让它们食用,对于老板来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猫狗这才恋恋不舍离开。

……

第三张的金银之卡嵌入之后,除了祭坛的第二形态多出了一个新的投影之外,其实洛邱还获得了新的能力——随意地移动俱乐部的本体,也就是对俱乐部进行搬迁。

上一任也有这种能力,但那是上任在漫长的历史长河当中积累下来的能力。

这样说起来,那种金银之卡,似乎是正在大大地缩短洛邱获得这些的时间。洛邱说不上这样的缩短是好是坏,但至少目前看起来,还是比较方便。

回到店子里面的时候,优夜正穿着围裙,在大堂里面仔细地打包着柜台后那柜子的各种酒类。

俱乐部的移动似乎会出现一丝轻微的震动,要是让柜子上的酒水打破了,那就不好——尽管这种可能性几乎不会出现。

但是女仆小姐对万无一失有着十分强烈的执着,所以,不仅仅是酒水,这里的一切都在进行着打包。

“已经打包了这么多了啊?”洛邱感叹了一声。

这些东西如果自己亲手来做的话,可能要好几天的时间——排除能力的话。

“晚上应该就能够全部弄好了呢。”优夜来到了老板的面前,给他倒了一杯水。

“吃你吃一颗糖。”洛邱却笑了笑,手掌摊开,两颗糖果就这样安静地躺在他的掌心当中。

大白兔奶糖。

这时候,楼上忽然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叫声,是太阴子。只见他凄厉道:“谁拔了老道的网线!!服务器都断掉了!!老道我还怎么装逼!!!亚当是不是你!!!”

老板和女仆小姐相识一笑。

洛邱觉得这种笑容真的很好看,心中一动,便把大白兔奶糖的包装纸给解开,然后送到了优夜的嘴边。

他已经永久性地给优夜固话了味觉,如今女仆小姐的身体,其实和真正的人体也没有什么分别——除了无法像是生物那般进行生育。

“接下来我来帮你吧。”

洛邱捏起了袖子,也开始打包着东西起来。他在家中习惯了做家务,做起这些事情来,自然是驾轻就熟了。

……

……

洛翩跹急忙忙地跑回到了宠物医院,打开后面,从里面进去的时候,便看见了龙夕若一个儿地坐在了空无一人的大堂里面,沉默不语。

“对不起,龙姐姐,我回来晚了!我马上去做饭哦!”

洛翩跹一边拿起围裙穿在身上,一边朝着楼上走去——厨房在楼上。

“丫头,过来一下。”龙夕若冷不丁地叫了一句。

洛翩跹便乖巧地来到了龙夕若的跟前,“龙姐姐,怎么啦?饿坏了?”

“哼!我堂堂神州真龙,你觉得我可能会饿坏吗?”龙夕若下意识就反驳了一句。

咕——!!!

忽然响起了一种十分不协调,让空气变得安静的咕哝声音——来源是自称不可能饿坏肚的神州真龙。

“我、我马上去做饭!!!!”洛翩跹脸色一白。

龙夕若也很绝望啊,她能怎么办啊?

这会儿她只能够装着什么也不知道,咳嗽了两声,目光瞄着天花板道:“做饭的事情等一会,我先和你说件事情。今晚你准备一下,半夜的时候,你陪我出一趟远门!”

“啊?去那?”

“泰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