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章 天要亡人,必使其乱

第十章 天要亡人,必使其乱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在急剧的喘气声当中,莫默艰难地又呼吸了一下,然而伴随着这呼吸带来的动作,他那被刺破的肺叶顿时传来了恐怖的剧痛,让他甚至有种想要痛昏过去的冲动。

比起现在身上所受到的重伤,他那已经被汗水打湿的衣服,显然不算什么。

散落的刘海垂落在莫默的眼帘前,但并没有为他遮盖面前的敌人——说是敌人,但是在几天之前,这里面好一些的家伙却也曾经十分热情地与他“道兄道弟”地相互称呼起来。

可如今去……生死相向。

下山的时候,他的师傅就告诫过他,这个世界远没有外表看起来的平静。他并没有嗤之以鼻,而是听从教诲,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可是海边吕家村经历的一幕幕却让他看见了人性的恶。

他更加的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如理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忘记本心。

在他看来,仙道飘渺,如果没有一颗万劫不磨的心,如何能够触摸那红尘之外的逍遥境界?

以力证道?

一力降十会?

我只要修为高深,就算这天也可以大破?

不逆天,何以成仙?

这些论调在莫默看来,压根就是古时候那些走火入魔的修炼者自己YY出来的想法。物竞天择这一套虽说是顺应自然,然而靠弱肉强食上来的,终究是充满了戾气,好无仙味可言。

更加不要说那凡尘俗世的人们,以浮躁带动幻想,只懂得所谓的爽快,其实不过是短短一生当中的自我欺诈,到头来忘了自己是谁。这也说不上可怜,充其量不过只是凡人。

凡,便是普通,普通,那就有着各种各样的缺陷,仅此而已。

可是他却一直忘记,即便是修道而超凡的,最开始也是从凡人而来。既然根扎在了凡土当中,想要脱去这凡性,也就千难万难。

或许,唯有像展儿这样纯粹的人,才是最适合大道之路的吧,不然的话,此刻搅乱了整个泰山蓬莱大会的那一会机缘,也不会被展儿得到——因为论实力的话,展儿在众多泰山之会的修道者与神州妖族当中,实在是连露面的资格也没有。

莫默看了一眼此时趴在自己背后的展儿,他已经昏迷了好几天的时间了……自从从那神秘的地宫当中触碰那那一份白玉敕令之后,就已经是如此。

一开始,莫默并不知道这份白玉敕令到底是什么。当初,嵩里山当中忽然出现异象,几乎所有已经到来的道人以及妖族们纷纷前往打听。莫默自然也不例外。

至于展儿,原本莫默是生怕有危险,所以一开始没有带上,不然展儿出了什么危险的话,他也无颜去再见羊泰子前辈。

羊泰子前辈当初让他带上展儿来泰山蓬莱之会,说是让他涨涨见识。莫默既然答应下来了,自然就会确保展儿的安全。

可是展儿却一直都是少年心性,后来独自一个人尾随而来。莫默发现之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但最终还是执拗不过,只能带着。

异象出现的第三天,所有汇聚在此地的道人和妖族均一无所获。即便是号称能知天下事的那位布衣道的传人,也没有推算出来什么。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让众人都毫无头绪的难题,却因为展儿一个荒唐的举动而得到了突破性的进展。

一周之前,莫默所在的搜索队正又一次进行重复性的搜索。路途中烦闷无聊,展儿看见了一只蛐蛐,便想要抓来玩耍。也不知道怎地,竟然闯入了一处从未出现过的秘境之中!

后来,经过一些前辈以及布衣道传人的研究,才知道这个秘境其实一直存在,只是以一个强大的幻术阵法掩藏起来。这个幻术法阵的入口竟是不停地移动,根本无迹可循,并且每一次停留的时间极为短暂。

可这样一个神秘的可移动式入口,却是因为展儿贪玩的举动而找到。他们一行的搜索队伍更加是闯入了一处神秘的宫殿当中。那宫殿里头,危险重重,步步惊心,却也唯独展儿糊里糊涂地得到了一份白玉敕令。

那白玉敕令神异无双,何种方法也无法破坏半分,并且最后化作了一份敕令,直接印在了展儿的背后,从那之后,展儿便陷入了昏迷当中,无法醒来。

搜索队伍出来之后,莫默便马上找来了几名与龙虎山天师道交好的前辈,对展儿的状况进行查看,并且让人看紧入口,也让其余的道人和妖族前辈进入查看。

这一番研究之后,却是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此地那是东岳大帝所建的一处行宫,而那敕令更加关系到了进入这位掌管阴魂之神的大帝的洞府。

众人推测,在那洞府当中,或许能够找到如今地府不开的原因,甚至跟进一步,或许能够得到大帝的传承。

如此惊天的机缘,对于日渐式微的神州道界与妖族来说,简直就像是在饿汉的面前放出一盘子的珍馐美味一样!

最开始的一天,众人似乎还能够忍耐。

然而一天过后,展儿所在的地方却遭受到了十三次的偷袭!有人,或者有妖族想要掠走展儿,把这份惊天机缘掌握在手中。

一开始,莫默还能够和那些与自身交好的道人进行防守。可是三天之后,莫默却愤怒地发现,那些一开始与自己同一阵线的家伙,竟然也到倒戈相向!

幸好他发现得及时,才带着展儿在匆忙当中逃脱出来,可他自己却也受到了极重的伤势,一路逃到了这次险地当中。

泰山的某一座山峰绝顶处,莫默身前,两头召唤出来的金色雷霆狮子已经倒在地上,萎靡不振,似乎随时都会消失。而他自己则是以手中的千年桃木剑支撑着身体。

展儿还在沉睡,被他用布条捆绑在了背后,一路从那驻扎的地方带出,庆幸并没有受伤……但也已经到了绝地!

“莫默道友,到此为止吧。”一名穿着深灰色道袍,四十上下的道人此时叹了口气道:“把人交出来,我们一同参悟敕令上的秘密,找到那大帝的洞府,之后能够在洞府当中得到什么,我们各看自己的机缘如何?你一人想要独吞的话,是不是太贪心了?”

莫默却冷哼一声,关于他想要独吞敕令的说法,早就已经在整个泰山范围内传开。他不知道到底是谁散播的谣言,但如今已经无所谓。他能不能度过现在的难关还说不一定。

“布衣道的传人已经说了,这份敕令与展儿神魂相联。是那敕令选择了展儿,所以这是属于他的机缘。既然是他人之物,不属尔等,抢来无用!”

“荒唐!重宝有能者得知!这无知小儿我看连智力都有物体,大帝的传承,岂能如此糟蹋!贫道五岁修道,如今七十三个年头,道缘深厚!此等神物,自然应该落入我的手中!”有一名道人一步踏出。

莫默咬了咬牙,虽说十分不耻对方的说辞,但这道人却是眼前这一群人当中,法力最强的一个,也是和自己那个不怎么靠谱的师傅同一辈的家伙,在这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莫默甚至还恭敬地喊了好几次对方师叔。

“我说过,这敕令是展儿的,这份机缘到底要如何处置,需要等他自己醒过来!我们不许用任何的手段压迫,一切让他自己来选择才可!”莫默咬了咬牙。

好累啊……身上流失的了太多的鲜血,就算是他这种用法力强化过了身体的道人,此时也难以支撑。

好累啊……为何还要坚持?

莫默感受着肺叶传来的阵痛,心中有着无数的念头,让他放弃,甚至最好答应这些家伙的建议,大家一起参悟敕令,找寻洞府,获得一份惊世的机缘,岂不更好?

如今自己四面楚歌,面对的是几乎大半个疯狂的神州修道界以及妖族,一人之力绝无扭转乾坤的能力。

“哼!说得好听!这小儿是你亲自带上泰山,与你感情深厚,哪怕是选择也只会选你!莫默,我看根本就是你龙虎山天师道想要独吞罢了!”一个与莫默年纪相若,穿着一身白衣唐装的青年此时冷笑着走出:“各位前辈,各位道兄,此刻他已经穷途末路,我等不必和他多说!自古以来宝物都是有缘者得之,这一份重宝虽说是那无知小儿得到,但却也带到了我等的面前,岂不是说,这也是我等的机缘?”

“哈哈哈!说的没错!!莫默已经强弩之末!何惧之有!”

“上!大帝的传承就在眼前!”

群雄汹涌,莫默却在这一刻笑了,笑得肺腑翻滚,咳声阵阵。他吐出了一口浓血,却是冷眼地看着四周冲上前来,或是在背后埋伏等候时机的众人,喃喃自语道:“最冷不过人心,最冷不过人心。”

“莫默!束手就情吧!”

伴随着一道大喝声音,一股强风盘旋,充斥在莫默四周,想要把他困在当中。只见莫默此时再次吐口一口鲜血,泼在那手中的桃木剑上!

千年桃木所打造的木剑,此时爆发出耀眼的金光,莫默怒道:“展儿与那敕令性命相连,尔等想要取走,等同于要了他的性命!此等行为,如同强盗!若是我放弃展儿,日后还有和颜面去拜见羊泰子前辈!尔等道人,一个个口说君子之言,一副清心寡欲的做派,到头来都不过自欺欺人,一个个都是怕死之辈!想要长生,不舍那世俗凡人的供奉,更为可悲!那大帝的敕令为何不选择尔等?怕是怕就算尔等得到,也无法得到任何,终究是镜花水月一场梦!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吧!比那恶鬼都不如!!”

面对着莫默的嘲讽,根本听不进任何的道人门顿时一个个冷哼,但看见莫默手上那把金光闪烁的桃木剑,却一阵的忌惮!

“小心,这家伙要拼命了!”

感受到莫默手上那桃木剑传来的震荡,一些实力较弱的此时心头不由得凝重起来!

却不料此时莫默再次哈哈大笑,手中桃木剑猛然在身前划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圈!

只见一面直径三米多的冰镜猛然间出现在莫默的面前,挡住了众人!众人惊疑不定,却不料莫默此时却是把手上的桃木剑插在地上,高声道:“我莫默从此葬于此地,也不远放弃当初的承诺!这是我的道!此剑此镜立在此地,天地可鉴!”

说罢,莫默一咬牙,便带着展儿纵身跳入背后的万丈深渊当中!

展儿啊展儿,我也是看不透……今日我欠你一条命,若有来世,我莫默必然还你!

没能想到这莫默竟然刚烈如此,看着他跳下山崖,一个个道人惊诧非常,只觉得胸中充满了一股浑浊之气,难受无比!

“你们看那镜子……”

不知道谁人说了一句。

那镜子此时泛着光华,竟是倒影了一个个道人的模样。他们神情狰狞,宛如恶鬼,如此的不堪……

正正是那莫默最后说所的话:一个个比恶鬼都不如!

“可恶!!”

不知道谁一拳打在了那冰镜之上,直接把镜子打破,大怒道:“我们下山谷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

当道人纷纷寻路下山,想要第一时间找到莫默的时候,一道身影却悄悄来到了这绝顶之处。

一神白衣,出尘不染,却是一名神色清淡的女子。

女人淡然地看着那插在此地的桃木剑,伸手抓去,但手掌却被那桃木剑弹开。

女人叹了口气:“好纯粹的意念。龙虎山这一代出了一个不错的传人。可惜,这世道……”

她摇了摇头,淡然道:“天要亡人,必使其乱。”

看了那万丈深渊一眼,这女人却一步踏出,缓缓落入其中。

……

……

卡罗琳不打算用够自己的寿命来当作购买的资金。

当然她觉得自己的灵魂应该更加的重要——尽管对方说了灵魂会等她寿命到了才会取走,但她还是觉得灵魂更加重要。

在诸多的选择当中,比如各种各样的情感,乃至于回忆,卡罗琳都不想要放弃。

最后,卡罗琳做出了自己觉得最为合适的选择,并且直接打算与洛邱签订契约。

购买服务:给她安全地解决这件事情。

支付金:她作为女性的生育能力。

契约的羊皮卷已经在卡罗琳的面前展开了,洛老板此时却忽然道:“卡罗琳小姐,你真的打算用您的生育能力来进行支付吗?”

“怎么?难道还不够?”卡罗琳皱了皱眉头,生怕对方此时会加价一样。

洛邱却摇摇头:“不不,只是在我看来,女性的生育是一项十分伟大的能力。它的价格甚至要高于您的其它……比如说情感记忆一类。”

“伟大?”卡罗琳摇摇头,淡然道:“你难道没有听过代孕吗?这个念头,就连子宫也能够出卖,还有什么伟大可以说的?”

洛邱沉默半响,才淡然道:“鉴于客人您愿意支付的东西,其价值要超出客人所需要的服务。我打算把超出的部分,另外做出一些小小的补偿。”

“什么补偿?”卡罗琳忽然变得有些期待起来,“如果可以折算成为现金的话,那是最好。”

“当然可以也可以折算成为现金。不过我更加建议卡罗琳小姐你换点别的什么东西。比如说,您的肝脏因为长期熬夜的关系而不怎么好,不如把它变得更加健康一点之类。”

“我要钱!”

“那好吧……”洛老板点了点头:“如您所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