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二章 既得利益者

第十二章 既得利益者

眼前利维亚惊慌失措的神情,让卡罗琳瞬间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劲的地方。

内马尔老大死了?

死的不应该是隔壁区过来的约瑟夫才对?

她明明亲眼看见约瑟夫是怎么惨死的……咽喉的位置,让刀一瞬间刺穿,鲜血飞溅在玻璃之上,绝无生还的可能,她甚至还清晰地记得约瑟夫死时候的一幕,是如此的惊悚。

甚至此时,她也能够想象得出来,约瑟夫当时是何等的痛苦……可,为什么利维亚说死的是内马尔老大?这个区域的统治者……死在了自己的家中?

难道说……这是因为自己经历的那场神奇的交易的缘故?为了让自己脱离危险,所以把内马尔老大也一并杀了?

不不不……或许也有可能是出手杀死了约瑟夫的那个凶手,把内马尔老大也一并杀了?

卡罗琳深呼吸着,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疯狂地回忆着她在浴室往上看见的那一幕……约瑟夫当时所在的位置是别墅的上层,而上层是不允许人随便上去的。那么当时约瑟夫很可能正在和内马尔老大商量着什么事情?

甚至,约瑟夫死的时候,内马尔也在现场……是内马尔老大指使人杀了约瑟夫的……为了帮会之间的火拼或者别的什么?

也不对,内马尔老大为什么也死了?

“内马尔老大……死了?”卡罗琳觉得自己知道的信息还是太少,急忙问道:“为什么会死了?”

利维亚此时倒了一杯水,大口大口地喝着。她人似乎这才缓过气来,但脸色有些发白,显然是因为惊慌过度,只见她此时摇摇头:“我怎么会知道?出事的时候,我正在和男人SEX呢!要不是老大的手下突然冲进来的话,我甚至都不知道!”

利维亚似乎在回忆着当时的情况,“……后来,我们一群人都被抓到了客厅里头。知道吗?罗纳尔当时疯了!他是内马尔老大的弟弟,一直十分崇拜自己的老哥!他十分的悲伤,一边留着泪,一边用枪抵着一个个人的脑袋……他完全就像是疯了一样!”

罗纳尔的事情卡罗琳也有所耳闻,他是一个孤儿,但是很少的时候就被内马尔收养,对外说这就是他内马尔的弟弟。这些年来,罗纳尔为内马尔打下了偌大的地盘,是整个帮派的核心之一。

“那后来……”卡罗琳自然能够想象到当时的情景。

内马尔代表着的是这一片区域的秩序……他死了,也就代表着秩序的崩溃。这个时候对于当时以内马尔为首的帮会来说,无疑等于一场灾难。

“……后来,他们逐一地盘查起来,但最后也问不出来什么。”

利维亚拍着自己硕大的胸口道:“再说,别墅里的人都是相互认识的,各自都可以证明当时在做什么。而且……不仅仅是内马尔老大死了,我还看见他们把约瑟夫的尸体也搬了出来……哦,就是我给你输过的那个隔壁区的约瑟夫!”

卡罗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利维亚咽了口吐沫道:“天啊,你值得约瑟夫是怎么死的吗?他的咽喉直接被割了一大半,脑袋连在脖子上,差一点没有掉出来!你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流了多少的血!他的半个身体几乎都被血覆盖了……太可怕了!”

卡罗琳扶着椅子坐了下来,同时给利维亚到了一杯水。

“……我听他们悄悄交谈,似乎当时内马尔老大和约瑟夫正在商量着什么,好像还有一个男人也在场。但是那会儿却找不到那个家伙了。我听罗纳尔好像说什么‘宋先生不见了’之类的话,提到了什么‘花’什么的……我没听清楚,像是一种花的名字?”

利维亚摇摇头:“后来,他们就把我们都放了,但是也警告我们,不能够随便离开这里。回来的时候我看了一眼,所有的出路都被他们的人守着,每一个出去的人都要被盘查!”

“看来真的是出了大事情……”卡罗琳喃喃自语。

利维亚此时忽然疑惑地问道:“对了,你是怎么回来的?我记得当时都没有见到你啊?后来我还特意地找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发现。倒是找到了这个。”

利维亚从手上挽着的袋子里面拎出来一个皮包。这是卡罗琳自己的拎包。

卡罗琳只好随口道:“我碰到一个顾客,是喜欢刺激的那种。他把我带了出来在外边飚车了,然后我们在车里面做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利维亚的神情,继续道:“做完之后感觉有点累……车里面做那事情实在是太累了。我索性让那家伙送我回来了。没想到包包原来丢在了别墅,我还以为在什么地方不见了,心疼了好久咧!”

利维亚点点头,也没有怀疑什么,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怪不得我听门卫说,好像看见你和一个男人一同走了出去了。”

“是、是吗……”卡罗琳脸色却刷一下微变。

门卫说?

这不可能!

当时她根本就是疯狂地逃出来的!而且还是被别墅的守卫一路地追赶着……门卫怎么可能给她做这种证明?他也是内马尔老大的手下才对!

自己和利维亚说的不过是临时编出来的谎言!

是……是那家神奇的店铺!那个老板!

难道说,他早就预测到自己会说这种谎话,所以用了什么手段,让那个门卫给自己做出这种伪证?

可……可他怎么可能知道自己会用这种借口,能够让门卫说出“看见自己和一个男人一同离开”的这种话,而不是别的……

一瞬间,卡罗琳才越发的害怕起来……这件事情背后的诡异,让她越是思考,越是感觉到有一股神秘而诡异的力量,似乎编织成为了一张巨大的网,笼罩了自己的人生。她有些惊恐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或许……噩梦并没有解决,而是才刚刚开始?

“你怎么了?卡罗琳?卡罗琳?”利维亚此时关心地看了过来。

卡罗琳这时候摇摇头,随口道:“还不是听到这件事情,感觉有点害怕吗?”

利维亚深以为然,也害怕起来,担忧道:“是啊!内马尔老大一死,帮会里面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接下来到底是谁接任位置?恐怕谁也不服谁吧?最怕就是他们内部火拼起来啊……一旦这样的话,这个地方恐怕好长时间也不得安宁了。”

那些把持了一个贫民窟的帮会虽说给了与当地秩序,可是当秩序从它们内部崩坏的时候,波及的自然也是整个贫民窟内……

“唉,不说了!”利维亚站起身来,“我要先洗个澡,然后好好地睡一觉!其它的事情,就让它见鬼去吧!哦……对了,这是你的薪水,离开的时候介绍人结的。我给你也领回来了。”

利维亚从钱包抽出了几张钞票,放在了卡罗琳的面前,并且眨了眨眼睛道:“还有这个月的租金~”

卡罗琳默默地收了起来。

特别喜欢钞票的卡罗琳这会儿居然一点儿也不见高兴起来,利维亚倒也觉得奇怪,毕竟发生了那种大事情。

卡罗琳这一晚上,基本上无心睡眠。

她一直握着那张巨额的银行卡,觉得自己应该再去一次那个地方,问一问那个年轻而神秘的老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是第一个晚上,她抱着自己最喜欢的钞票,却无法安稳睡去的一个晚上。

……

……

莫默听见了虫鸣的声音,睁开了眼睛,并且感觉肺叶依然传来阵阵火辣的痛楚,但相比起来,这份痛楚似乎减轻了不少。

他下意识地朝自己的身体看去,发现在最重的伤口的位置上,竟是敷上了一点糊状的东西,隐约间还散发着一点清凉。

谁救了我?展儿呢?

莫默惊恐地坐了起来。但是这个动作瞬间牵动了伤势,让他几乎有种吐血的冲动……但他却发现展儿了,此时就在自己的旁边!

然而让莫默倒吸了一口凉气的是,展儿上身的衣服已经被除去,一名穿着白衣的女子,此时正在打量着展儿的背后……打量着那道融入了展儿背后的敕令!

莫默下意识地目光一凝。

那女人此时却淡然道:“你断了十九条经脉,要是不想再断一次的话,最好现在不要运气。”

“……是你救了我们?”莫默摸不着这个女人的来历……虽说她长相极美。

但他也能隐约地从对方散发出来的一股奇特的气息当中,感觉到这女人的不同寻常。

女人只是简单地看了莫默一眼,似是说:这种显浅的问题,为何还要问?

莫默一怔,当下双手抱拳,“谢谢了,救命之恩,永生不忘……不过,假如你也想要贪图这份敕令的话……”

说着,莫默不禁迟疑了起来。如果对方贪图,他又能做些什么?现在的自己恐怕连一个普通人都应付不了,更加不要说这来历神秘的女人。

“我的道和这份敕令所代表的东西,完全不同,我为何要拿?”这女人却摇了摇头,“我看,不过是因为好奇。”

莫默心中又是一怔,随即苦笑。虽说他没有第一时间相信这女人说的话,但也颇为感触道:“是啊。我们修道,修仙,从一开始就有了自己的道,自己的宗门。这条路既然一早就决定好了,自然就该贯彻。如果连自己的道都看不见,失去了本心,还谈什么修道?那些抢夺之人,如今不过是空有一身法力,却没有了自己道的空壳……何以成仙?”

那女人忽然问道:“仙是什么?”

莫默一愣,皱起了眉头,却迟迟说不出来,最终只能无奈地摇摇头,苦笑道:“说实话,我也不知底仙到底是什么。是长生不老?是移山倒海无所谓能?是颠倒阴阳凌驾天地之外?但那也只是力量上的体现……在我看来,不能完全地算是仙。”

莫默几番嗟叹,最后看着这白衣女人,好奇问道:“敢问这位姑娘,在你看来,仙又是什么?”

白衣女人没有作答,甚至也不看莫默,而是站起身来,淡然道:“那里还有一点药,明日之后你自己更换。三天之内不可动气,三天之后,可以适量地运功治疗你的内伤。”

“你要走了?”莫默艰难地爬起身来……这个女人,似乎真的没有对这份敕令动心!

这可是事关大帝的传承……兴许还是永生的秘密!

白衣女人没有回应,转身离去。

莫默心中有一股冲动,脱口而出问道:“姑娘,你的道是什么?”

“我的道是我的道,你的道是你的道,就算你知道了我的道是什么,又能如何?”清淡的声音传来。

莫默心中一动,似有所悟……他问这个女人,觉得仙会是什么,她没有作答,似乎也是这样一个道理。

莫默朝着对方的背影深深作揖,感激道:“多谢姑娘指点,敢问姑娘芳名?”

“秦。”

那白衣女人此时已经不见。

“秦……”莫默低头默念,随后朝着那白衣女人消失的方向再次深深一拜,沉声道:“感谢秦姑娘今日相救与指点之恩,我莫默此生难忘,它日若有机会,自会报答!”

但他却还不知道仙是什么。

……

……

第二天,卡罗琳一早就已经起来。她没有叫醒睡得死死的利维亚,而是独自出了门。第一时间,她去了一趟银行。

开设在这里的银行很少……就算是有,背后也是和当地的帮会有着不少的关系,受其保护才行。

卡罗看把那张银行卡插入了机子里面,输入了密码,来来回回地看着那界面上显示的数字之后,才有些失魂落魄地默默离开。

她有些不知所措地走在梯道上。

路上,她看见好几个内马尔老大的手下,其中一个,卡罗琳甚至还认出来,正是昨晚抓捕自己的男人的其中一个。

正面相对……这让卡罗琳几乎双腿发软,想要转身就走。然而然她不可思议的是,那男人好像完全不认识她似的,只是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就带着人从她的旁边走过!

卡罗琳一咬牙,便飞快地跑动起来,按照自己当时的记忆,找到了昨晚走进去那家店铺时候的位置。

可是让卡罗琳失望的是,当她再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她看见的依然还只是那家普普通通的杂货店。

杂货店的老奶奶认得她,十分热情地道:“卡罗琳!我刚进了一点新的*****,你要不要买点?”

“不……暂时不需要了。”

卡罗琳又失魂落魄地离开。

……

卡罗琳失魂落魄地离开之后,几乎是同一个位置,但存在于另外一个神秘的空间构造当中,一扇古老的松木门此时缓缓推开。

俱乐部的洛老板悠然走出,至于女仆小姐则是在他的背后打了一把伞,跟了上来。

昨晚还是暴雨,但是白天到来,太阳就变得毒辣了。

女仆小姐说:不如带一把伞吧,主人。

既然这样……那你让我穿短裤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