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三章 玉蝴蝶

第十三章 玉蝴蝶

“哇!这里就是泰山吗!”

把手放在了眉上,努力地做出眺望的动作,只不过刚刚才下列列车而已,如今还在月台上,洛翩跹已经露出了兴奋的事情。

人们匆匆来往之间,龙夕若有些残念地看着这只小蝴蝶。一开始选择把她带上,倒不说是为了让她来保护自己,而是为了让她能够帮自己处理点事情。毕竟她目前的模样,实在有许多事情不方便直接出面。

只是……

这家伙压根就是把这次事情当作是来旅游的吧?她在列车上那么努力地告诉洛翩跹这次泰山之旅的事情,估计这家伙是早就忘记了。

不过啊……这胸部到底是怎么回事?

每一次看见,龙夕若都有种不得不惊叹的感觉,尤其是穿上这一件连衣裙之后,尤为地显得犯规。

“说起来,这件衣服我之前都没有见过啊?你什么时候买的?”龙夕若好奇地问了起来。

“这件衣服?”洛翩跹眨了眨眼睛,伸手把裙摆的地方往上拉了拉,略微扬起了里面的蕾丝,便笑着道:“是子君姐姐送我的哦!”

“哦。”龙夕若也没有多想什么,只是心中在吐槽……那个臭小鬼一声不吭就不知道跑什么地方了。

不过……这死丫头怎么就能找到这么合适的衣服?难道说在小蝴蝶破关之前,她就已经遇见到了这种情况了吗?

这胸部……

“龙大人!”

悄无声息地,一道显得阴冷的声音出现在龙夕若和洛翩跹的背后。龙夕若倒是没什么,小蝴蝶却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左顾右盼起来,还紧张地抓紧了自己的手掌。

“别紧张,是鬼婴。”龙夕若小声地说了一句。

“啊?鬼婴先生?”

“这是他一族的特殊能力,你就当作是类似隐身一样的能力吧。”龙夕若简单地说了一句,便直接朝着月台外走去,洛翩跹只能快步地跟上,但还是在尝试着能不能发现鬼婴的存在,紧张兮兮的样子。

龙夕若此时步速不快,却压低了声音道:“泰山现在都什么情况?”

鬼婴的声音此时响了起来,“很乱,以此为机,修道界和妖族突然开始厮杀起来,朝廷那边倒是没有动静。目前没有偏帮,也没有插手的意思。”

龙夕若淡然道:“它们巴不得借此消耗双方的实力。妖族虽说和开国那位签订过协议,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总有些人对当初的协议有意见。”

说着,她忽然冷笑起来,“道界那边看来也是坐不住啊,是打算趁次机会好好地敲打一番妖族吗?看来多年以来的压制,也差多到了物极必反的时候了。”

鬼影缓缓道:“丞相也说了,妖族也有不少对道界不满的,迟早是会出事情。这次东岳大帝的传承疑似出现,正好给了一个时机。”

龙夕若皱了皱眉头,“龟千一在电话上说,得到了敕令的人失踪了?”

“是的。”鬼婴连忙道:“那人是还真道的传人,师傅是羊泰子。而他本身则是一个刚入道没多久的小家伙,实力很弱。另外与此子一同失踪的,还有一名龙虎山天师道的传人。”

“龙虎山天师道?”龙夕若一愣,“张道陵的道统……”

——它年我若成仙,天下太平!

她的心头忽然响起了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龙夕若微微一笑,低语道:“当年那小鬼也不在了……”

“龙大人?”鬼婴传来了疑惑的声音。

龙夕若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位故人而已……带我去见龟千一吧。他在电话当中颇为急切,非要我到来才能仔细说明,你可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属下不知。”鬼婴话中不免充满了担忧,“这来这段时间,龟大人都没有出门,困锁着自己,属下也是担心不已。这次泰山暗流汹涌,朝廷的人来找我们轩辕宫好几次,龟大人也是以身体抱恙为由不见。”

说着,龙夕若与洛翩跹已经一同走出了火车站。让洛翩跹惊奇的,她忽然之间听不见鬼婴的声音了,然而看了看前方——前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

至于鬼婴此时则是已经现身,穿着深黑色的西服,甚至还带着司机帽,打开了车门,正准备迎接二人的模样。

“鬼婴先生?”洛翩跹惊讶地叫了一声——虽然脸是一样,但外表变化实在是太大!

虽说与鬼婴接触的次数并不多,但显然这个极乐净土酒吧的守门人给予洛翩跹的印象还是颇为深刻。

印象之中,鬼婴是穿着那种有许多钉子衣服,即便是鼻孔上也打着耳环,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可此刻的鬼婴看来,却是那样的斯文,而皮肤更是显得苍白,倒像是一个贵公子一样。

鬼婴此时淡然道:“毕竟是要参加泰山的会议,所以就穿着也就注意了一下,有问题吗?”

“没……没有。”洛翩跹连忙摇摇头。

还是一样的让人敬畏的眼神……洛翩跹轻手轻脚地先走入了轿车的后面,随后拉了龙夕若一把。

“鬼婴先生,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呀?”洛翩跹好奇地问道。

鬼婴在驾驶位置上回头道:“到双龙池附近,轩辕宫在那边有自己的产业。好了,请坐稳了,我要开车了。”

“哦哦……哇!!”

这根本就是飚车啦!!

……

盘坐在简陋的房间当中,莫默开始运气养伤。多得那位姓秦的女人给他敷上的伤药,他的外伤已经愈合,而经脉经过这几天的修养,也恢复了不少,实力大概恢复了三成左右,倒也算是有了自保的能力。

那天别过了那个神秘的秦姓女人之后,他便背着展儿寻路离开。当他终于找到一处村落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距离当初堕崖的地方至少六十公里之外的地方,难怪他一路走出,也没有遇见那些道界或者妖族,看来也是那女子把自己和展儿给转移出来的。

莫默很快就找到了一户当地姓王的人家,看模样算是十分朴素的村名。他找了个借口,然后取了一些钱交费,算是在这户人家的家中暂时住了下来。

展儿还是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

此时,这户人家的主人,忽然在外边敲了敲门,送来了一点食物。这男人叫做王大顺,老实巴拉的一个农民,家中只有一个儿子,在外边的高中上课,只有放假才会回来。

“兄弟!我家婆娘熬了点小米粥!你那朋友醒不来吃东西不方便,喂点小米粥吧!”王大顺笑呵呵地推门走了进来。

“谢了,王大哥。”莫默颇为感激地接过。

在这种四面楚歌,众人结敌的环境下来,碰到来自一个普通人的善意,让莫默心中颇为感触——只是道界和妖族双方迟早会找到自己,到时候怕是要连累这家人。

“王大哥,我打算今天晚上就走了。”莫默一边喂着展儿喝着小米粥,一边看着王大顺说道。

“这么快?可以多住几天啊!没关系的!”王大顺连忙道:“你不是也受伤了吗?那天我看见满身都是血的……”

“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莫默随口道:“再说,我这朋友一直醒不过来也不是办法,我打算送去省城的医院看看那。”

“说的也是。”王大顺点了点头,随后道:“这样吧,这里出门不方便,几天才有一趟外头开进来的小巴,我帮你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吧?”

“多谢王大哥了!”莫默点了点头,“对了,王大哥,能否接你的电话我用一下,我失踪了有些时间,还没有给家人报平安。”

“拿去。”

自然不是什么高档的手机,恐怕只是几百元的山寨品,但是用来打电话的话,倒也足够。王大顺很识趣地出了门。

莫默想了一会,便拨通着一个号码——他的手机早就已经在出逃的让他毁掉了,不然会一直都暴露在别人的监管之下。

神州的道界内也有着不少的规矩和监管——比如说,每一名的道界中人,都需要在政府的某个特别的机构当中登记,而且还需要在各自的手机上装上定位的特殊系统,还隔三差五地会收到来自那个机构的电话访问。

这时候,莫默自然不会打算还顺从这个规矩,给那个机构的人报道。他只是觉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需要通知一下自己的师傅,未免他担心,另外还有羊泰子那边,也要说明一下。

只是当他开始拨动自己师傅手机号码的时候,猛然就停了下来……万一那边直接监控了自己师傅或者羊泰子前辈的手机的话,恐怕单纯的信号源就能够找到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吧?

就算是自己师傅和羊泰子前辈出面,恐怕也抵挡不住那些已经为了机缘已经走火入魔,如同恶狗扑食的家伙,更甚,若是牵连了他们两位老人家的话……

莫默苦笑一声,终究还是把王大顺的电话放在了一旁,没有使用。他看着床上的展儿,不由得苦笑道:“你这家伙,睡得可真香。”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便取来王大顺妻子熬的小米粥,用勺子装了一些,然后送到嘴边轻轻地吹了几下,方才送到了展儿的嘴边,小心翼翼地喂食起来。

“吃吧,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吃了,做个饱死的,总比饿死鬼好。”

……

……

一街之隔,就是天堂和地狱般。

在这个城市有趣的是,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他们都能够住在半山的位置上——半山这种地理位置,如果放在别的发达城市,恐怕一般的非富即贵的人群也无法居住。

但显然在里约这个地方,并不是如此。

与富人的豪华别墅比邻的简易平房。

大约在几十年前,这个国家一大批退役的军人士兵,在归来之后,不仅仅没有得到国家的优待,反而面临失业这种恐怖的问题。他们没有经济来源,甚至连属于自己的土地也没有。

然而,当时这个国家的却也有着奇怪的政策——比如说,加入你在这个地方建了房子,那么这块土地就是属于你的。

大量的退役军人士兵,以及从别的地方流浪而来的人群,开始选择在这种后来属于黄金地段的地方,各自修建好自己的家。两层的,三层的,甚至是一层的房子,便如同雨后春笋一样,迅速地霸占着这些有着无敌海景的黄金之地。

但是这样修建起来的贫民窟里面,当然没有太多的娱乐设备,充其量的也就是把持这各大贫民窟的帮派给建立的小公园,或者简单的足球场。

洛邱发现,女仆小姐带着的伞很快就不能用了——因为海边又飘来了一大块的乌云。

优夜有着在俱乐部大堂里面插花的习惯。还没有来到这个城市之前,在洛邱原本居住的地方,女仆小姐有着自己惯常去的花店。

但是来到这里,恐怕是需要另外找一家了——尽管这次在里约的时间,并不会太长。

“这家花店似乎不错。”

当然不是在贫民窟当中,而是在一条街的另一边,富人们的地盘。花店整体上是白色的房子,外边摆放着不少南美属的花种,洛邱平日常见的种类在这里倒是很少能够看见。

“你挑吧,我随便看看。”洛邱笑了笑,对于花卉,如果不是必要的话,他很少会去研究。

看着优夜走到那花店主人的面前询问起来,洛邱便开始打量着这里拥有着的品种。

他好奇地走到了一盘写着‘巴西鸢尾’的植物面前,看着那有着白玉般颜色的花叶和如同蝴蝶般的蓝色花瓣,倒是有点想要买下的打算。

“这种巴西鸢尾还有另外一个名字,玉蝴蝶。”

洛老板转过身来。

那是一名穿着深蓝色休闲西服的男人,大约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男人说着,便走到了这盆植物之前,笑了笑,看着洛邱,忽然问道:“中国人?”

男人也是东方的面孔,并且也用着国人的母语主动地询问起来。

洛老板微笑地点了点头,随口道:“对啊,我来旅游几天。你好,我叫洛邱。”

“旅游吗?这个选择不怎样。”这男人也笑了笑,却也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宋昊然,很高兴能够见到你,我的同胞。”

同胞,指的自然同是炎黄子弟的意思。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