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五章 阳光底下的瞄准器

第十五章 阳光底下的瞄准器

认真点打量起来的话,宋昊然的瞳孔并不是纯粹的黑色,而是带着一点点翡翠般的深绿。

听他说,他其实并不是单纯的国人。他的父亲娶了一个西班牙的后裔,所以他是一个混血儿。

“我喜欢西班牙菜,大部分是因为小时候我的母亲都给我做这个菜系的原因。”宋昊然笑了笑道:“当然,中国菜也是我最喜欢的菜了。只可惜在这里可不容易能够找能做到原汁原味的中国菜厨师。”

这个国家有部分西班牙人的后裔,想要吃还算正宗的西班牙菜系也就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当然,它也有融入当地的一些饮食文化。

女仆小姐的兴趣之一自然是做菜,此时正在颇为认真地研究着家西班牙餐厅的餐牌。洛邱看她跃然欲试的模样,想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大概自己的饮食会以西班牙的菜系为主吧?

当然经过女仆小姐烹调的食物,总能够让他找到正宗这一点,已经经过了许多次的体会了。

“这么说来,宋大哥是从小就没有在国内长大了?”

点选的食物还没有送上来,但是与宋昊然之间已经交谈了不少的时间,而对方也让洛邱改变了一下称呼。

宋昊然喝了一口清水,点点头道:“我父亲应该算是华侨,他的生意基本上也是在这边。国内的话,我倒是有跟着我父亲回去几次。”

他似乎在回忆,耸耸肩道:“说是去寻亲的,但可惜一直也能找到。”

洛邱心中一动,他喜欢这种慢慢发现的感觉:感觉时间正在以他为原点开始流逝,让他的心脏开始跳动。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身体血液的流动,这种滋味让他产生了窥见灵魂色彩之外的另外一种愉快的感觉,有些类似于把自己的视角切换到尼禄身上的时候——不知道那位喜欢恶作剧的女孩,现在又在什么地方?

或许应该找个时间,切换一下视角了。

如此想着,洛邱并没有任何的停顿,而是开口问道:“这么说来,宋大哥在国内还有亲人了?”

宋昊然笑了笑,他感觉自己对这个小伙子忽然有些喜欢,总有说不出的亲切的感觉,“有是有的,但是到底还在不在我就不清楚了。听我父亲说,他还有一个大哥,也就是我的大伯。他们的年纪相差挺大的。不过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失散了,我父亲独自一人漂泊来到了南美这边发展。”

宋昊然又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同时也不经意似地看了一眼街头外,接着又道:“后来我父亲也有派人回去打听,到也收到一些似是而非的消息和线索,每一次他都会兴冲冲地带着我回去。不过结果都不怎么尽人意。后面这些年,我父亲的身体不怎么好,回去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了。上次回去,还是三年前了。还挺怀念的……上海的螃蟹和小笼包。在这边的话,是绝对吃不到。”

洛邱点了点头,随后感叹道:“不过,就算是这样,宋大哥你的母语说得真好。”

宋昊然却有些无奈般地道:“没办法啊,我父亲是个念旧的人,从**着我学。你想象一下,我从小无论是上学的地方还是朋友,大家说的都是拉丁美这边的语种,但是回家以后还必须用普通话和我父亲沟通,想想还真是难过呢。”

“听口音像是江浙一带的。”洛邱笑了笑。

“听我父亲说,他祖籍是苏州一带。”宋昊然点了点头,但他却没听出洛邱的口音……而像是那种教科书式一样标准的普通话的口音。

说着,宋昊然却突然见把餐桌上装饰点缀用的小花瓶移动了一下,花瓶里面的兰花叶子也就轻微地摇动起来,看起来是为了让桌子空出更多的位置出来,好方便接下来的上菜时间。

摇动的叶子,此时却正悄然地隐藏着一个突然亮起来的红色光点。他看着洛邱和优夜,见他们没有察觉,而是在讨论着要不要再点些食物的话题,便笑了笑道:“还没有想好吃点什么吗?为什么不问一下我这个有一半西班牙血统的人呢?”

“那就麻烦你介绍一下了,宋大哥。”洛老板笑了笑。

那个红色的光点此时消失不见了。

……

光源,化作丝线般,在颜色不一的环境之下,只有在某些暗影的地方,方才能够看见这红色如同丝线般细微的光源——它的尽头,则是一个精密的仪器:红外线瞄准器。

瞄准器自然是装在了一把狙击枪之上。

男人有着当地人常见的古铜色般的肤色,此时正趴在了一栋九层高的楼宇的天台边缘处。他穿着的却也只是如同游客般的服装,耳朵位置带了一个微型的耳机,至于旁边则是一个黑色的手提箱子。

显然是用来掩藏狙击枪用的……如此阵势,毫无疑问,这个拉丁美裔的男人,正在等待着他的猎物出现。

但他此时有些痛苦地捂着了自己的耳朵——原因是,他带在耳孔上的耳机突然之间出现了一阵爆音,以及咒骂的声音……女人的声音。

“奥尼!给我专心点,不然老娘回去削了你!军师不知道和那对男女为什么在餐厅里面吃饭,可能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别捣乱了!”

显然,这个手持狙击枪的男人的名字叫做奥尼。

他颇为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不以为然道:“我不过是和军师打个招呼而已,不用这么紧张,你注意好目标出现就可以了。另外,Lluvia,你不应该是在注意目标出现的路线吗?为什么知道我在给军师打招呼?”

“要你管??”

又是炸裂般的声音,显然是名为Lluvia的女人又再一次朝着耳机用异常大声的声音说着话了。

奥尼又一次无奈地揉了揉耳朵,却禁不住好奇道:“对了,Lluvia,你知道军师这会儿到底做什么吗?怎么突然间和两个陌生人吃午饭了?说起来,军师桌子上的这个BOY,和军师是不是有点像啊?”

“哪里像了啊?”这次Lluvia的声音似乎恢复了正常。

奥尼则是扰扰头,然后耸耸肩道:“反正东方人看起来都差不多的样子啦……我说Lluvia,今晚有没有空?我去你房间找你?反正军师对你一直没有兴趣的样子。”

“我可以考虑把你的生殖器割下来。听说新鲜割下来的这玩儿如果保存得好的话,可以当作器官贩卖,我想黑市上肯定会找到买家的!”

奥尼只感觉到下体微微一凉,然后觉得十分的惊悚,想着自己那玩儿如果装在了别人的身上,那到底日后……是算谁日的?

“哦……Lluvia,你知道我对你的心意的!你要明白,以军师这样的小身板怎么可能满足得了你了?”

“你先应付好你家里那一堆的女人再说!当然,我想我也可以教会那群女人刚才的操作,我想她们一定十分的乐意!”

“Lluvia,千万别……”

“哼……奥尼,目标出现!”Lluvia忽然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正在与名为Lluvia,人却在另外一个地方,可能是通过望远镜进行观察的这位女人调笑着的奥尼,一瞬间脸上那花花公子的神情便已经消失不见,眼中露出了一抹精光,随后开始摆动着狙击枪的枪头起来。

“嘿!把这个也顺利干掉,这次任务的进度是……三分之一!BOOM!”

……

嘭——!

侍应慌慌张张地收拾着不小心打落在地上的杯子。客人应该点了一杯番茄汁之类的饮料,殷红的液体正在地板上蔓延。

窗边桌子上,洛邱几人从侍应的身上收回了目光,宋昊然此时笑了笑道:“刚刚说到什么地方来着。”

洛邱提醒道:“宋大哥正在说,你为了寻找一处遗迹,而在亚马逊丛林冒险的故事。”

比起洛邱这样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宋昊然的人生似乎就相当的精彩——他正在说一些自己年轻的时候冒险的故事。

“对对,亚马逊。”宋昊然此时回忆道:“可惜我没有碰到那传说中都是美女的亚马逊女战士的部落,不然应该能够发生一些美妙的故事呢!”

洛老板好奇道:“亚马逊女战士,这应该杜撰的神话故事吧。”

宋昊然却道:“谁知道呢?或许真有人看见也不一定,就算是神话也有它本来的原型,凭空想象的话,不觉得许多的神话体系实在过于精细吗?”

“后来怎样了?”洛邱接下了一开始的话题。

“让我想想……”宋昊然继续回忆道:“女战士自然是没能碰上了,不过倒是碰到了一条巨蟒。如果用国人的说法的话,怕不是这家伙已经成精了?小洛邱,你能想象出来,那种身体直径三米多粗,三四十米长,头上还长着一根奇怪黑角,而且还刀枪不入的蟒蛇吗?那只恐怖的家伙,当时就把探险队的人生吞了好几个!”

成精了,洛老板看了一眼女仆小姐,眼中传递着这样的信息。

女仆小姐也第一时间看着自己的主人,也传递着相同的信息:确实是成精了。

宋昊然似乎还心有余悸似的,“面对着那种恐怖的家伙,我们手头上有的武器根本无法对它造成任何的伤害,最后不得不逃出那个地方,后来才知道,那藏在丛林里面的遗迹也不过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那真是可惜了。”洛老板跟着叹了口气。

宋昊然倒是好奇地朝着二人看来,同样好奇问道:“你们信了?”

洛邱笑了笑道:“宋大哥说的是那个古文明遗迹的事情,还是指那条巨大蟒蛇的事情?”

宋昊然一愣,他的意思当然是说那条巨大的蟒蛇——毕竟这样庞大,完全就是异种生物的东西,确实是颠覆普通人的认知。

但他没想到这个叫做洛邱的小伙子,居然把问题分割成为了两段……或者说,他的这个故事里面的一切,他一开始就全部相信了?

“哈哈哈,我开始真的有点喜欢上你了。”宋昊然愉快地笑了起来,“这个故事后来我和几个人都说过,但是显然他们都只是把这当作是我在舞会上用来引起漂亮女人注意的美丽谎言。”

“我只是对奇奇怪怪的事情比较感兴趣。”洛邱给了一个不算解释的解释,“我的专业是古生物学专业。”

侍应此时开始把餐前酒给端了上来。宋昊然去叫退了侍应,亲自拔开了塞子,“能喝酒吗?”

“还行。”

“那尝尝这个,甘蔗酿制的,很甜。”他接着看着优夜,“我想口感的话,就算是女士也会喜欢的。”

就在此时,餐厅的外边忽然传来了巨大的响声!

只见一辆黑色的轿车,应该是突然之间失控了,竟是直接冲向了旁边的商铺当中——那一道巨大的响声,就是这辆黑色的轿车撞到了商铺门面时候所发出的声音!

轿车的车头已经凹陷,而四周的人群则是惊恐地看着……有女人尖叫的声音!

此时,车前一名司机模样的男人打开了车门,额头应该碰到了什么,破了所以留着鲜血。他艰难地从前座位置出爬了出来,然后飞快地打开了车子的后门。

只见这位司机此时神色十分的慌张,从后座处搬出来了另外一名富态的中年男人,司机的口中正在惊恐地大声说着什么……而这个被司机搬出来的富态中年人,身体则是一动不动。

旁观的人如果靠得足够近的话,会发觉在这个富态中年男人的太阳穴的位置,有一个正在流血的小洞口!

显然,这个富态的中年人,被暗中射杀了!

这混乱的正在人群当中扩散起来,尖叫声四起……餐厅里头的客人显然也已经注意到了这一幕,不少的顾客都跑到了窗边顿足观看,甚至有人直接走出了餐厅之外。

“看来是出人命了。”宋昊然忽然说着话,“这种情况,在这边还是比较常见的。不过对你们来说,或许会有点不适应。不过习惯之后,也不会感觉有什么。另外……”

洛邱朝着他看来。

宋昊然此时却看也不看外边,依然还在往杯子倒着他口中甘甜味道的餐前酒,十分的从容,手上的动作也异常的平稳。

直到三个杯子都装了半杯,宋昊然才拿起自己面前的杯子,然后分别在洛邱和优夜的杯子上轻轻地碰了碰。

他笑着看着两人,轻声道:“欢迎来到,上帝之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