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二章 小事与大事

第二十二章 小事与大事

还没有到晚上,夏日的旁晚自然来得比往常的要迟上不少。

算是一家装修不错的咖啡室吧,当然价格也能够让普罗大众皱皱眉头。按照卡罗琳的性子,平时是不会来这种地方消费的。

但她要等人,对方指定了这个地方,她无可奈何,只能够在这里点了一杯最便宜的黑咖啡。

不久之后,一名中年男子神色匆匆地走入了咖啡室内,东张西望,似乎是寻找着什么。卡罗琳知道这个就是自己要等的人——尼娅让她联系的那位律师友人。

旁晚六点三十七分,卡罗琳又看了一眼时间……太晚了,不知道还敢不敢得上回去的班车。

如果太晚,就要选择别的路线,大需要穿过几个陌生的区域。虽说她也是当地人,但是区和区之间显然也存在差别。

“你就是卡罗琳?”中年男子很快就找到了卡罗琳的座位,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卡罗琳在对方的身上感受到一种叫做时间的东西——从进入门口开始她就注意到了这个男人,到他坐到自己面前为止,他一共看了三次时间,两次自己的手表,一次室内墙壁上的挂钟。

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神情严肃,眼睛深邃……基本上精英人士应该有的面貌,对方都在卡罗琳的面前展露无遗。

男人的名字叫做卡罗。

卡罗琳还没有开口,卡罗此时便直接奔入主题,“在谈话之前,卡罗琳女士,你能够告诉我,你和尼娅是什么关系吗?亲人?还是她的女儿?”

对方这样问,卡罗琳倒是没有感觉到不礼貌的地方……反而,让卡罗琳觉得,这个男人恐怕已经完全不记得尼娅到底是说——他之所以会出现,估计是因为会谈成一笔生意。

或许这个男人并没有外表看起来的光鲜。或许他经营的律师事务所的生意并不好,他甚至很急切地需要这次的委托,用来支付他事务所这个月的房租水电以及员工的工资。

所以他才会让自己显得专业一些。

卡罗琳在这方面的眼观还算是可以,毕竟作为一名性工作……作为一名****,她接触过的男人类型实在太多。富翁她见过,贵公子也上过她的床,至于贩夫走卒,社会人士自然不在话下。

她能够识人,然而她却没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应付任何一种类型的人。她知道自己没有足够的知识去面对这些带着一张张面谱,你永远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想着什么的男人。

男人比女人其实更加的善变,更难以抓摸。

“我是尼娅的朋友。”卡罗看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或者对方已经从这个答案猜测出来自己到底是从事怎样的工作?卡罗琳实在是太熟悉卡罗此时露出的目光。

但是找她进行服务的男人,基本上都带着这种审视货物的目光。

卡罗点了点头,“卡罗琳女士,按照你说的,尼娅是打算找我,为她处理西区的一座房产是吗?之前在电话不方便说……我想请问你一下,关于这次委托的费用,尼娅的意思是多少?你是否有权力代表她和我商谈呢?”

“她只是让我找你,帮帮她。”卡罗琳不知道怎么回答……或许此时点一点头,会更好一些——但她很明显犹豫着点头之后自己需要背负的一些责任。

无需要背负再多……找到这个卡罗,已经是力所能及了,卡罗琳如此想着,便马上又道:“或许你应该直接去医院见一见她,她现在的情况比较糟糕。”

卡罗并没有不耐烦的地方,反而是很仔细地询问着尼娅的请款,态度十分的严谨。

看着对方事无大小地询问着,卡罗琳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但心中也不免有着另外一种想法:或许这个男人真的能够帮到尼娅吧。

看尼娅的样子,手术的安排应该十分急切的了。然而房产的转卖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的事情——再来,所说那房产所在的地方楼价昂贵,但能够马上找到买家也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要不这样吧,你能带我去见一见尼娅吗?”卡罗此时忽然提议着:“我觉得,这件事情,我还是需要亲自和当事人谈一谈比较好。”

“我可以给你写个地址的。”卡罗琳想起了回去的班车,婉言拒绝。

她忽然不想要回去看着那个充满了死气的尼娅——从前她也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如果尼娅的病一直治不好的话,她势必会碰到尼娅最后的时间——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让自己不去想这个问题,不去想万一尼娅突然病逝了之后的事情。

她……不想去背负什么。

她已经完成了尼娅的请求。这个男人如果能够帮忙的话,看在酬金的份上自然会帮忙。如果无法帮忙的话……那她也无可奈何。

尼娅手术的费用,卡罗看可以轻松地负担得起,但需要动用手头上那张巨额的银行卡。然而,她此时并不想要动用这笔财富。

她觉得自己作为尼娅这么多认识的人当中,唯一一个在她出事的时候还会去医院探望她,会帮她找律师,已经是仁至义尽,力所能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做的了。

这样想着,卡罗琳突然感觉心安。

卡罗没有强求,拿走了地址之后就很快告辞。

让卡罗琳气愤的是,这家伙虽说走得冲忙,一副很急切想要探望尼娅的样子,可是这个家伙……没有买单!

她胡乱地在这咖啡室点了一下甜点,一份三文治,匆匆吃完,便离开这个地方,打算乘坐班车回去。

上车之前,卡罗琳接到了利维亚的电话,问她去了什么地方。卡罗琳只是说自己在外边接了一单生意,现在做完了,正打算回家。

利维亚却告诉她,让她最好这几天都不要回来,先在外边躲几天会比较好,而她自己也正打算离开。

原因是:内马尔老大死了,帮会里面混乱一片,帮会的第二把交易的罗纳尔以及支持内马尔老大儿子一方的人手,开始火拼起来,抢夺地盘。另外因为隔壁区域的约瑟夫也死得不明不白的原因,隔壁区域的老大也叫嚣着,让交出凶手,不然将会入侵。而就在卡罗琳今天不在的时间里面,已经因为火拼死了好些人。

卡罗琳想了一想,便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刚离去不久的卡罗。

“卡罗先生,我改变主意了,要不我和你一起回去再看看尼娅吧,我有点放心不下她呢……”

……

……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私人包厢,闲杂人等不许入内!”

市立剧院演奏厅的上层,环型的走廊中有着一间间单独的包厢——这里是供给真正的富人或者极有身份地位的人士观看表演的VIP间。

当然平日里面,花点钱也是能够坐进的……只是今日举办的是与邻邦国家领事友好的一场活动,自然就不同了。

叱喝着的人应该是一名保镖,个头十分的高大,身上有些铁血的气息,可能从前是一名军人……或者说,现在也是军人。

显然这房间里面的人,身份并不简单。

至于保镖一开始选择叱喝,而不是直接动用武力驱逐,一方面是不愿意声张,一方面自然是因为不清楚闯入的二人是什么来历。

这女人十分漂亮,而旁边的男人则是东方人的面孔。此番演奏会上能够进入的,非富即贵,这对年轻的男女来历怕是不简单。

“可以借用一下这里吗?”

穿着黑色晚礼服的美丽女人微微一笑,便轻轻地拍了拍手掌——因为带着手袜的原因,击掌的声音根本不甚响亮。

但保镖却听见了这声音,而且听得清晰无比,他意识也瞬间迷糊起来,眼皮极重,几个呼吸后便直接闭上,继而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房间内也传来几道不同的声响——都是人倒下时所发出的声音。

这显然是一种超凡的力量。

其实洛邱是打算自己出手的,只不过女仆小姐永远都会比他更快一步到位……其实好些时候洛邱还是颇为享受这种坐享其成的感觉,别的先不说——有个这样美好的女仆为自己解决掉一切琐碎的事情,自然是赏心悦目的。

赏心悦目的还有下方演奏厅正在入场的乐团。

不管懂得还是不懂得欣赏接下来这些乐器所发出的声音也好,看着这有序不乱的入场,总能够让人感受到一丝叫做专业的态度。

洛邱喜欢下面的人做出这种有规律的排列,这让他联想到了一切整齐的东西。

整整齐齐,自然是最好看的。

VIP包间自然是没有窗户的,这里仅仅只是一个单独的看台。两个看台之间隔断,至于前面——自然能够看见环形走廊对面的另外一处看台。

不过,这个VIP包厢的保镖是不是稍微多了一些?

“主人,我们好像碰到有趣的事情了呢。”

优夜正在整理着那些倒在地上的人——比宁任由这些家伙随便地倒在地上,东一个西一个的话,自然就不美观了。

早早就习惯了出门必然碰见事件的这种体质的洛老板显然不怎么惊讶,只是好奇地朝着优夜看来。

当然,即便是如此开放的VIP包厢,在外边看来,这里压根就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不下一个幻想,让外边的人看不到这里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最简便不过的手段。

“什么有趣的事情?”

优夜指了指那个明显才是受到几名保镖保护的男人,然后伸手在这中年男人的衣领口袋当中拎起来了一支钢笔。

洛老板倒是没有看出这钢笔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钢笔身上有一个十分好看的徽章标记——当然,这需要仔细地观察才能够看见。

“因为这个徽章吗?”

女仆小姐点了点头,轻声道:“这是‘洛门斯特·莱顿’公司的内部标记。这家公司的总部在美利坚,至于它的主要业务则是军用卫星的生产和发射。”

洛老板倒是听说过现在的这个国家比较倒霉,一直未能把卫星事业发展起来。貌似早前还有过因为发射火箭,最终因为事故而发生了大爆炸,让一大堆的航空精英直接团灭的事情。

“看看邀请函。”洛邱忽然说道。

优夜很快就搜来了一张请柬,送到了洛邱的面前,洛老板看了一眼之后,方才淡然道:“用的是酒业公司经销商的名义,看来是掩藏了身份。”

“需要读取记忆吗?”优夜建议道。

如果能够得到现成的情报,自然无须在通过祭坛进行购买……这方面自然是十分符合洛老板一贯自立更新的原则。

于是洛老板便毫无压力地点了点头,接着便不在关注这个商人的事情,因为不久之后,关于这件事情背后的内容,就会通过女仆小姐的口述,完完整整地呈现在自己的耳边。

“说起来,如果真的存在什么不得了的交易的话,为什么都喜欢选这种地方呢?”

灯光开始暗淡了下来……演出正式开始了。

舒伯特,第九交响,《伟大》。

……

……

“比起《伟大》,我更加喜欢第八交响,《未完成》,前几年在维也纳的时候,就听过一场,现在还记得。”

安坐在大厅的普通席位上,宋昊然此时在Lluvia的耳边说了起来,同时握上了Lluvia的手掌,在旁人看来,犹如恋人一般。

一边感受着宋昊然手掌传来的温度,Lluvia的心情似乎十分的不错,便好奇问道:“为什么叫做《未完成》?”

“因为他只是写了两章就没有写下去了。”宋昊然耸了耸肩,随后露出痴迷似的目光,看着那演奏厅上的乐团,“但正因为是未完成的,不知道后面的到底是什么,会是什么,才会让人心驰神往,如同美神丢失的双臂。”

Lluvia一愣,她实在不明白,没有了一双手臂的女人到底哪里漂亮了。

但既然军师说是,那就姑且算是吧。

演奏会进行到了一半的时候,宋昊然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这时候他的电话传来了震动,是一则信息。

——终止行动。

这是“鸢尾花”总部发来的信息。

宋昊然皱了皱眉头,Lluvia很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变化。宋昊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手机屏幕斜了斜,让Lluvia能够看见上面的内容。

“这……”

宋昊然则是淡然地点了点头,“看来我们可以一直听完这场演奏会了。”

Lluvia却是悄悄地做了一个手势——这个手势足以让埋伏在暗处的奥尼停止行动,前提是这个家伙没有用他的瞄准器去盯着那些穿着低胸晚礼服的女人的胸部。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