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四章 美好的对立面

第二十四章 美好的对立面

命运交错在此,人与人间,众生相。

恶相。

……

……

混乱的根源来源于死亡——尽管在这个国度,死亡并不陌生。但是真正的死亡俨然距离富人门很远。

他们受到很好的保护,即便是法律也为其服务。便利、舒适、特权……他们摆弄着一切优厚之物,却不曾想过有一天,死亡如此的近距离出现。

那位胸前流出殷虹血液的,应该是知名的指挥家,放在某些一般的国家,兴许还是国宝一样的人物吗?如此耀眼的生命,就此消失。

指挥家的生命结束在舞台之上,在管弦乐章的最高峰处突然结束,真正地将自己葬于伟大的交响当中。

但显然,听众们此刻并不乐意去歌颂这位名气斐然的指挥家的事迹——还是关心一下现场的情况吧?

他们被绑架了。

那么,那些在演奏会开始之前就早早到来的警察,那个名为“贪狼的肥猪”的警察局长,到底在做什么?

这个只会最大限度地吞食国家财产的家伙,果然已经到了用无可用,可以放弃的地步了吗……稳坐在最上方的VIP包厢的一名老者,此时正以严厉的目光朝着陪同着的“贪婪的肥猪”看来。

何塞局长觉得自己真的很冤枉,因为为了确保这里的安全,从早上开始,他就已经开始抽调人手,每一个进入剧院的宾客,都需要经过好几道的检查,确认身份之后方才可以进入。至于剧院里面的员工,每一个都已经调查清楚……贼人是怎样进来的?

进来了也就算了,居然还把武器带进来,并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射杀了一名指挥家——在这种国际性的交流活动上。

虽说这种交流活动,一年到头总会以各种各样的名义举办——关键是,哪怕这种在形式化的交流活动,它本质上也是国与国之间的交流。

何塞局长从来没有想过更进一步,向着这个国家权力的中心点靠近。他觉得自己只要坐稳现在的位置,等待退休的到来,然后到西方国家当他的富翁就已经足够。

然而这件事情过后,恐怕在“贪婪的肥猪”这样的称呼之前,他还会被贴上“无能”二字。

“参议长先生,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确保您的安全,并且尽快控制下来现场的情况!”何塞一边惊恐地看着目光含怒的老人——这个老人拥有只要一句话就让自己下台的巨大能量的啊!

“但愿如此吧,何塞。”参议长老者沉声道:“毕竟我也不愿意失去一个同僚。”

何塞擦着汗,慌乱地点头应是,“您放心,为了确保这次会场的秩序,我是把最精锐的手下都调派过来的了。现在他们一定已经知道了现场的情况,相信很快就能够把这群无法无天的家伙给擒住。”

参议长老者冷冷一哼,比起这样的承诺,他更喜欢看见实质性的成效——兴许是何塞局长的祈祷起到了作用,下一个瞬间,VIP包间的门便被打开。

只见数名装备精良,穿着警方制服的汉子快步走入。

何塞暗道了一声上帝——这几个家伙实在太给力了,他才刚刚说完,马上就出现了!这下,参议长老者应该能够降下一些怒火了吧?

“贪婪的肥猪”已经打算等回去之后,好好地褒奖一下这几个第一时间就冲到自己和参议长面前的‘精英’了。

“参议长先生,您看,这是UPP的部队,为了安全起见,我今天早上就调动了一个小队的人手过来了!”何塞脸有得色。

UPP的不对,参议长老者显然是知道的——因为,在几年前,为了安全地完成对那个世界性运动会的承办,这个国家就发下狠心,清剿众多贫民窟当中的势力,完成对这些犯罪地区的控制。而当初完成这项伟大行动的部队,便是UPP部队。

相比起何塞的得意,参议长老者只是冷静地点了点头,便看着何塞道:“何塞先生,希望你能够尽快控制场面,我不希望再看见任何生命的损失,要知道,在场的不少宾客,都是我国的友好人士。”

“一定,一定!”何塞连忙点着头,然后挪动着数百磅的身体,来到这些一身武装的汉子面前,粗着声音道:“你们多少人进来了,匪徒的位置已经控制了没有?你们的头儿是谁?尽快让他来见我!”

“好的,他马上就会来见你了。”为首的那位大汉露出了十分洁白的牙齿,微笑着看着何塞,“毕竟,让你这头肥猪走过去的话,实在是太费时间了。”

“嗯,马上就来了吗?很好……”何塞满意地点了点头,然而脸色却突然僵住……他听到了什么?这个家伙居然敢叫自己肥猪?

可何塞还来不及发怒,腹部的位置上便被狠狠地踢了一脚——这一脚似乎要踢爆他的脾脏一样,何塞倒在地上,发出惨叫声,“你……你们居然敢对我动手?你们造反了吗?”

“看来你还没有弄清楚情况。”这直接动手的大汉冷笑一声,随后抽出手枪,指着何塞:“我实在是不明白,像你这样的白痴,到底是怎样坐到现在的位置上。”

“你们……你们就是绑架的匪徒!”何塞此时脸色一惊,哪里还看UPP的人手早就被掉了包——他也终于明白,匪徒是怎样轻松进来的!

哪怕你把防卫做得密不透风,也抵挡不住来自内部的伤害——从一开始,人家就已经混入了自己的人手当中!

手枪抵在了何塞的额头上。

这位“贪婪的肥猪”此时惊恐地举起自己的双手,求饶道:“别杀我,我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我当然知道你只是一个被控制的小人物。”这持枪的大汉冷哼道:“不过,不知道你的这些脂肪,到底能不能卡住我的子弹,救回你一命……我真的很想要知道啊!”

“救救我……”何塞下意识地看着参议长老者,一脸哀求。

这老人看着何塞的目光如同看待死人。他久经风雨,坐落的是这个国家权力中心的宝座之一,此时身处危险,却仍自沉着。

参议长老者此时淡然道:“杀了他,对你们毫无作用。不管你们的来历如何,我不希望看见今晚还有更多的伤亡出现。你们既然说这是一次绑架,那么条件是什么?”

“条件不多,只有两个。”

冷不丁地,几名身穿UPP部队制服的大汉身后,一道急速的声音传来。随后几名大汉让开了路,只见一名同样穿着制服的男子走进。

满脸的须根显得十分的粗犷,然而柔软细密的中长卷发却让他看起来有种特别的细腻……男人三十五六岁的年纪。

这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参议长皱了皱眉头,他不喜欢和这种杀气很重的家伙打交道,因为这种人往往不按常理出牌,而世间一切的准则也无法规范着其行动的方式。

“哦?你就是他们的头儿吗?”参议长老者依然保持着沉着,他的目光飞快地看了一眼下方的演奏厅。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演奏厅的各个出口都已经被把持了起来,穿着UPP部队制服的假冒警员,手持着犀利的武器,正对着惊慌失措的人群,而舞台上,一众的管弦乐的演奏家和团圆,纷纷抱着头走下舞台——在几名拿着枪支的凶徒的要挟之下。

情况意外的严峻。

“我叫罗杰。”男人微微一笑,随后走近几步。

这种VIP包厢里面自然有提供酒水服务,罗杰似乎对桌子上的酒感到兴趣,只是他喝酒的方式也一如他脸上那胡渣子般的粗犷——对着瓶口吹了一口的罗杰此时打了一个酒嗝,摸了摸嘴唇,才接着说道:“两个条件,让所有的UPP部队撤除里约所有的贫民窟,另外从监狱当中释放几个人。”

参议长老者没有回应,只是在飞快地思考着对方的用意。

但罗杰俨然不让他拥有更多考虑的空间,“两个条件,第一个做不到,每十分钟,我就杀死下面一个人。第二个做不到,每十分钟,我还是杀死下面一个人。”

“什么!”这一刻,参议长老者显然措手不及——因此,他最讨厌与这种疯子打交道。

他不由得皱着眉头:“你的要求,尤其是第一个要求,并非我可以马上答应的事情!你要知道,把UPP部队撤离,需要经过国会的同意。至于第二个条件……你想要释放谁?”

罗杰此时又饮了一口酒,走到了看台前,俯视着下方如同绵羊般的人群,“真是幸福啊,这些人。真想看看这些人不幸的模样……那么,我们就看看谁今晚的运气比较差吧?”

说着,罗杰扭头看着参议长,露出狞笑,他甚至不看下方,只是抽出手枪,就这样随便往下面开了一枪。

枪声在这演奏厅内,如同炸雷,下方顿时一阵的惊叫。

然而参议长见此,顿时脸色发白起来……这家伙,简直就是彻头彻尾的疯子——他居然看也不看就往下面的人群当中开了一枪?

“看来这些家伙的运气都很好。”罗杰这才看了一眼,可惜道:“居然没有打中谁,真是可惜。不过,下一次我可不会这样随便开枪了……参议长,现在可以答应我的条件没有?”

“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释放你想要释放的人。”参议长老者咬了咬牙,“这是我的诚意!但是第一个要求,确实不是我一个人能下命令办到的事情!你已经成功威胁到我了,再多的残忍都已经不再需要,请让我们好好地寻找一条和平的道路。”

罗杰耸耸肩:“一个小时内,我要看见这几个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罗杰说出一个个名字……一个个在参议长老者看来,都是十恶不赦的家伙——这些被要求释放的家伙,赫然就是几年前那场“暴力镇压”下,被UPP抓捕的某些帮派的领袖!

“同时也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好好地说服一下参议院的所有人吧。”罗杰用手枪的手柄,在看台上敲了敲,“其实我的枪法还是很准的,如果不是盲射的话。”

不管如何,起码能够争取一个小时的时间。

参议长老者急忙地取出电话……关于撤离UPP部队这件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等同于把控制权再次交还到那些无法无天的家伙手上……等同于政府向这些暴徒低头!

但是,这里的人质却也……

“对了,这段时间出了不少的凶杀案,也是诸位的手笔吧。”参议长此时皱了皱眉头问了起来。

他并没有打算真的想要得到答案,仅仅只是希望和对方多说几句话,或许能够等到更多的信息……信息,代表更多谈判的资本!

“无能的政府打算抓不到凶手,就把罪名扣在我们的头上吗?”罗杰冷笑一声:“没关系,我们也不在乎多出这样的罪名……另外,参议长先生,你还有五十四分钟的时间。”

反正已经在这种国际性的交流活动当中劫持人质,人质当中还有国际友人,这势必会造成国家外交方面的问题,这种罪名已经足够巨大,区区几条人命在罗杰看来,实在是无关痛痒。

不过……到底会是谁在背后暗杀那些家伙呢?帮会的老大,议会的议员,这些死掉的家伙似乎也没有什么联系。

“我知道!”

老者恨恨地看了罗杰一眼。只是……不是罗杰一方的人,那么是谁在背后推动这些凶杀案件?

嘭——!

电话还没有打通,参议长老者便瞬间吓了一跳,只见罗杰此时对对着自己的枪口缓缓地吹了一口气,脸上满上戏谑的表情。

自然,刚刚的那一声枪声,就是来自罗杰——这个家伙,又一次朝着人群当中开枪了!

“罗杰先生!你说过给我一个小时的!”参议长老者愤愤不平,怒目相对。

“可我也不能总是无聊地等你一个小时,不是吗?”罗杰眯起了眼睛,枪口再次指着下方,不停地移动起来,似是在寻找目标一般。

以杀人为乐。

见此,参议长老者再也不敢有任何的迟疑,在电话接通的瞬间,便喝道:“我是特弗曼!让总统听电话!马上!!”

……

黑如墨汁,没有一丝掺杂任何色彩的可能似的。

洛老板的目光凝视在那更上一层的VIP包间的方向,低声自语道:“虽然说,理论上是会出现这种颜色的,不过还是第一次看见……单纯的恶质。论质量的话,意外的很高啊。”

一切的善良,美好,琉璃色彩般的,自然珍贵无比。然而有光的地方会有暗,暴戾的极至,自然也十分难寻。

美好的对立面……同样也十分的美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