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五章 '太阳神的徽章'

第二十五章 '太阳神的徽章'

早就知道,这个国度的监狱是如此的人满为患。

如果可以的话,监狱长甚至希望把这里的囚犯‘清理掉’一部分——即便清理了一半,这里依然还是显得十分的拥挤。

人渣,垃圾,蛀虫……

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内享受着晚餐的监狱长,此时心情并不好。他正在考虑着等会应该找几个囚犯来好好玩一玩,好让自己的心情舒服一些。

毕竟在这种无聊的地方,唯有对待囚犯的玩乐,才能够让自己感受到一丝的刺激——在这个充满了恶臭与噪杂、死亡的地方。

忽然,两道强光从他侧边的玻璃窗射入,恍得这位监狱长的眼睛都无法睁开,与此同时,来自这个国度权力中心的电话,也直接地打到了这里。

“马上提取以下两名囚犯,押送人员已经抵达。”

电话很快就挂断,而监狱长也看清楚了强光的来源——武装直升机!

发……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出动到这种东西,来押送两名囚犯?尽管,电话里面提及到的这两名囚犯,都是恶名昭著的家伙。

“马、马上把巴基、多弗朗明哥这两个家伙给我带来!!”

尽管如此,监狱长还是第一时间,安排手下的狱警,把这两个家伙从看管严密的舱室当中提取出来。

不仅仅是这里,在这个炎热的夏日的晚上,也有另外两个监狱,出现了相同的情况。

……

……

里约·市立剧院。

宋昊然正在看着手机上的屏幕——Lluvia正在通过视频,把现场的情况拍摄出来。

所有的宾客此时都被监管了起来,蹲在了舞台下方的位置,让哪儿显得十分的拥挤。这让宋昊然想起了这个国家相当出名的监狱的现状。

因为中途离场与老爹通信的原因,宋昊然倒是‘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劫,让自己显得不会那么的被动。至少,在这群匪徒的目光之外,他有着许多活动的空间。

“有炸弹,小心,我会想办法。”

给Lluvia发送了一条短信之后,宋昊然便开始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动

。这个地方极度的危险,那群匪徒的手上有着可以和警方正面火拼的武力,还有这可以炸毁整个剧院的烈性炸药……关键还是炸药的存在。

毫无疑问,以自己的身手,能够从这个地方安全地离开——毕竟他并没有被困在演奏厅之内。然而,他不可能就这样放弃自己的两名手下,就这样独自离开。

数十年前,老爹一个人漂洋过海来到这块大陆上挣扎打拼,打下了如今的基业,依靠的不过是一双染血的手以及情谊这种东西。

情意义,价值千金。

他一直都受到这样的教育……教导他,如要让手下的人死心塌地卖命,那么也请与之性命相交。

演奏厅的所有入口都是有人把手的,不管是门内门外,一旦出现了什么风吹草动,等待自己的恐怕就是复数以上的枪支。

“有点难办了。”宋昊然皱起了眉头。

通过Lluvia的视频,他自然看见了来自VIP包间看台上,偶尔打下的子弹。并没有针对某一个在场的人,就像是随手而为。但正正是因为这样的举动,才放宋昊然感觉这群匪头的残忍。

真正的视人命才草芥。

至于剧院之外,通过窗口看出,外边已经被大量的警车,冲锋车给包围了起来,警方的防暴队早早就已经进行待机,严密地封锁着剧院的四方。

更远一点的地方,道路已经被彻底地封锁了起来……车辆鸣响的喇叭声音,像是这个城市在晚上发出的不满之声。

“看来是在谈判了……就是不知道条件是什么。”宋昊然飞快地看了一眼,便默然离开,他打算潜入到舞台的后方,看看能不能混入里面。

最好能够找到炸弹所安装的地方。

深呼吸一口气,宋昊然此时忽然把手掌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他的手,隔着衣服,似乎正在抓住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块小小的,圆形的太阳状的古老牌子,上面镌刻着古老的文字,这是他探险所得到的东西——从一座亚马逊丛林当中隐秘的神庙当中寻获的东西。

他早前曾经在西班牙菜才餐厅里面,和那位相认识不过一两个小时的国内友人说过了关于丛林探险的故事,告诉过那个年轻人关于遇见恐怖巨蟒的事情,却没有告诉过任何人,那次的探险,他得到了这样的一块古老的圆牌——或者将它成为一个徽章会更加贴切一些。

太阳神的徽章……既然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宋昊然便早早已经对这东西进行了命名。

手掌仅握着贴身带着的这块太阳神的徽章,宋昊然此时紧闭了自己的眼睛。而此时,他的思维仿佛脱离了身体,一种轻盈的感觉,让他的灵魂仿佛也变得愉悦起来,但身体却像是沉重的枷锁,让他同时感受到了一种束缚的恶感。

脱离的思维,此时正在扩散,如同波纹一样,渐渐蔓延到这座剧院的边缘部分。

而在他的思维当中,这座庞大的剧院,也开始重新构建起来。于是,他便‘看见’了剧院当中的一切一切……自然包括隐藏在暗处的家伙,还有埋藏着的足以炸毁这个地方的恐怖之物。

须臾,宋昊然再次睁开了眼睛,额头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同时感觉到了身体传来的疲劳之感。

这块太阳神的徽章,让他拥有着这种全方位的感知异能,但同时每一次的动用都会极大地消耗自己的体力和精神,宋昊然并不敢多用。

“炸弹的位置有七个。”宋昊然回忆着自己‘所见’之物所在的位置,“匪徒有二十三个,首领是罗杰……”

关于罗杰,普通的民众或许早就已经淡忘,或者压根不知道。然而对于混迹在这片大地的灰暗面的宋昊然来说,自然清楚。

‘鸢尾花’的档案室里面,就有专门地罗列出来南美各国危险人物的资料手册——而这个罗杰,赫然就是其中的一个。

前帝都司令部首领的儿子……而‘帝都司令部’,可谓是这个国度势力最庞大的一个帮派。

“一个参议长,还有多国的宾客,以及不少社会的上流人士,用来作为筹码与国家谈判的话,差不多足够了。”

宋昊然把西服的外套脱去,同时把衣服的袖子折了起来,便活动了一下脖子,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他喜欢探险……这次,就是一次很不错的的探险。

……

……

“巴基、多弗朗明哥、莫利亚以及克洛克达尔!”参议长老者此时神情凝重地看着眼前这个疯子。

他已经想起来罗杰到底是谁……曾经那个以‘司令部’这样肆无忌惮的方式来命名自己的帮派首领的儿子!

“你要的这些人,已经从给自被囚禁的地方提取出来了。”参议长老者此时飞快地道:“但你也知道,从不同的地方把这些人送过来,需要时间,只剩下三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根本无法送到这里!”

“迟一分钟,我就杀一个。”罗杰毫不在意道:“下面人也不少,不是吗?就算迟到两三个小时,也还绰绰有余啊。”

疯子!人渣!

参议长老者眼中愤怒之色越发的浓重,却无法反抗……他甚至有些有气无力地看着被罗杰所受地扔在桌子上的一件小巧的物品。

正确来说这是一款遥控器,仅仅只有一个红色的按钮……然而,便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东西,便掌控着现场所有人质的性命。

足以炸毁整座剧院的烈性炸药……想想自己的脚下就埋藏着这种恐怖的东西,参议长老者也无法镇定下来。

至于那位‘贪婪的肥猪’,更是不堪,汗如雨下,浑身哆嗦。

然而听着罗杰那威胁的说话,参议长老者不得不再次飞快地拨打着电话。

不久之后,老者才连忙说道:“莫利亚能够最快达到,毕竟他被关押的监狱距离这里是最近的!罗杰,请你也不要彻底激怒政府,你应该知道,我们第一时间把人提取出来,就足以表明我们的诚意。”

“嗯……挺好。”罗杰点了点头,“我也好久没见到过莫利亚了。”

罗杰一笑,参议长老者便略微松了口气……至少这个家伙不会做太过过激的事情了吧?

嘭——!

“但是啊,我还是很无聊。”

这一枪,直接击中了下方舞台一名管弦乐团的脸颊,从左侧的脸颊直接贯穿了右侧的脸颊……

这一枪之后,下面如何,参议长老者已经无暇去想象,他只是惊恐地看着这个男人脸上那犹如恶魔一样的笑容。

“不要让我等太久啊。”

“快!!不管给我用什么方法,我要半小时后看见这四家伙,出现在剧院大门!!!”

……

……

一共二十三名的匪徒,并且穷凶极恶。

这些人,放任在任何地方,都能够带来极大的破坏。但即便如此,二十三人要彻底控制整个剧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破坏与看管毕竟不一样。

演奏厅大堂的人质还好。然而那些原本就进入了VIP包间的人士,或许是有漏网之鱼的,或许有人趁着混乱的时间躲了起来。

罗杰的两名手下,此时正在一间间地搜查着这些漏网之鱼。

剧院或许还有许多的工作人员,在演奏厅外边,但只要完全控制住这个演奏厅内一切的人质,就已经足够。毕竟在怎么优秀的剧院员工,也比不上一个普通的外国交流团的成员。

多得这种剧院的构造,让暴徒们能够仅仅只需要守住几个出入口,就足够镇压现场,然后在分派人手,逐一搜索。

“嘿,说起来,真是多得最近发生的几单命案,吸引了大部分的警力,放松了对我们的监管,不然我们也没有这样轻松就混入UPP的队伍。”

双手托着P-90在胸前,其中一名匪徒此时显得相当的轻松,行走在剧院上层的走廊上,与同伴打开了一间VIP房间看了起来。

在这之前,已经搜索过了一次,如今则是查漏补缺。

罗杰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但同时他也是个小心翼翼的家伙。这样的搜索,再来多少次他也不会嫌多——在他的目标达成之前。

枪声偶尔间会响起,两人知道这是他们的首领在取乐子,便只是相视一笑,继续搜索起来。

此时,两人刚刚路过的走廊的天花板上,悄悄地有一道人影落下地来。

那是宋昊然,他已经成功地潜入这里,并且听到了这两名匪徒的动静,于是便擒上了天花板,等待二人的路过。

人落地必然发出声音,再轻微的也是声音。听到动静,两名歹徒瞬间转身,手按住了P-90迅雷般指出。

然而眼前的身影实在太快,仅仅只是瞬间,其中一名便已经倒下,他甚至来不清楚看出对方是如何出手。

另外一名匪徒也同时被击倒了在地上,甚至连开枪的时间也没有——他身体的关节此时都处于异常的痛苦当中,身体更是被宋昊然如同章鱼般缠着。

巴西柔术。

杀人,宋昊然并不陌生,好多年前,老爹就让只有十来岁的他只身走入丛林当中,与凶猛的野兽搏斗。从十六岁开始,他就跟随着老爹,纵横在混乱的南美洲的各处战乱之地。

贵公子的外表之下,有着血腥的脉动。

宋昊然此时双开了双手,眼前两个匪,一个被扭断了脖子,另一个则是被击昏了过去。

没有任何的迟疑,宋昊然从那名昏迷过去的匪徒身上抽出一把黑色的军刀,直接割破了对方的咽喉……

“还有二十一个。”

宋昊然没有发现的是,当这两名匪徒,尤其是这个被割破了咽喉的匪徒死亡的瞬间,他贴身带着的‘太阳神的徽章’竟是微微地亮了一下。

正当宋昊然打算好好处理一下这两具尸体的时候,一声异响惊动了他。

事实上,启动‘太阳神的徽章’会让他的感知力疯狂地飙升,但平日里面,他的感觉也越发的敏锐起来,似乎随着日子的变长,官能方便的提升还会一直持续着。

比如听力,此刻他的听力就远远超过普通人。

而声音的来源,则是来源于一侧的另外一间包厢之内。宋昊然神色淡然,缓缓地朝着这包厢走去。

他已经听到动静了……那是脚步的声音。

房间内果然藏着人,而且听到着脚步声,他可以肯定对方此时十分的惊恐,正在不停地后退着。

兴许,还在东张西望,想要寻找可以藏起来的地方?

门前,宋昊然却停了下来,忽然露出了一个微笑,从容道:“不用紧张,我是政府派来解救你们的人。”

……才怪。

¥¥¥¥¥¥¥¥¥¥¥¥

PS1:不要吐槽那几个囚犯的名字,也不要笑哦。因为你们说外国人的名字很难记,于是我为了方便各大书友,尤其是关于记忆方面,所以就就地取材,绝对不是因为我懒得起名字的原因(死人脸)。

PS2:重申一次,千万不要笑,以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