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二十九章 江湖的鱼

第二十九章 江湖的鱼

市立剧院,侧边街道,改装的车载指挥中心。

“部长,木马已经成功进入演奏厅,歹徒的人数,身份,以及隐藏地点……陆续确认当中。”技术员飞快地汇报着。

部长自然也不能够闲着,如今可谓是争分夺秒,一旦在歹徒彻底被激怒变得疯狂,不顾一切之前未能拯救出人质的话,将会酿成滔天大祸。

别说里面的认知非富即贵了,便是普通的民众,也会对政府带来极大的动荡……就像是十几年前,发生在那个合众国土地上的恐怖/袭击一样。可为了疏导国内的舆论,人家能够对别的国家发动战争。

然而他们却没有办法!因为罗杰原本就是这个国家的极度重犯,一直都在通缉的名单当中!

可是,让一个政府直接向这些匪徒妥协的话,对于这届政府来说,无疑是灾难一样!那原本就不怎么见厚的公信力,怕是会荡然无存!

“但愿这个特洛伊的木马能够帮助我们解决这次危机吧……”安全部长万分头痛地揉着自己的额头。

那送进去的四名囚犯当中,有一个已经被他们说服,当作是奸细混入,配合警方的救援行动。

只是那家伙真的会这样顺从,选择和政府合作吗?

但愿吧……

部长叹了口气,目光再次投到那指挥台前的屏幕上,一点点看着演奏厅内的情况。

……

……

其实巴基认为自己的判断真的没有问题。

你看,虽然说他和巴图只有两个人,对方男男女女一共有六个,看起来完全是对方占了优势。但是啊,巴图身上可是一身的武装,而他自己手头上,最起码还有一把匕首不是?

对方呢?

两个穿着晚礼服的女人,一个糟老头,另外三个男的更加是手无寸铁!这简直就是打野的时候两皇者碰见连操作都不会的菜鸟新人啊!

所以巴基认为自己的判断真的没有问题啊!

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为什么巴图的一身武器这会儿已经在别人的手上呢?为什么自己会被这个穿着红色晚礼服的女人按到了在地上呢?

我是传说中的坏蛋啊!

“巴基·巴莱顿·巴尔卡斯,我认出你来了。”

宋昊然这时候颇有兴致地打量着对方,“‘前帝都司令部’的高级干部,传闻中没有什么本事,但是运气MAX,是当初首领的一员福将,往往稀里糊涂,不明不白就能地完成任务,属于躺赢的类型。但其实也有人说你是深不可测的男人……是这样的吗?”

巴基张了张口,目光忽然瞄了一眼巴图,此时他发现巴图早就被击倒了在地上,显然是已经昏迷了过去。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此时,Lluvia已经放开了巴基,但是从奥尼的手上接过了一柄手枪,抵在了他的背后。巴基只好举起双手,表示自己并不打算反抗。

“在这种环境之下,我们当然是敌人了。”宋昊然微微一笑,“另外,我比较好奇的是,你应该是在监狱里面的吧?什么时候越狱出来了?”

宋昊然感觉到奇怪的是,不久之前他使用‘太阳神的徽章’的时候,感知里面并没有巴基的出现……或者说,在这段时间里面,又有什么新的变动出现了?

无法无时无刻都启动‘太阳神的徽章’的感知能力,看来还是会出现弊端。

“我不是越狱出来的……”

巴基咽了口口水,他发现他这辈子似乎经常性都会碰到被人用手枪指着背后的事情……所以他十分清楚这种情况下,如果要保护自己小命的话,需要做的自然是尽可能地配合对方。

但是……

为什么这几个家伙空手就能够放到自己和巴图?这不科学啊?

“哦?这么说是罗杰向政府提出的要求之一了?”宋昊然点了点头,敏锐地捕捉到了罗杰的一丝想法,“除了你之外,还有谁?”

巴基只好直接自报家门,同时暗道这家伙开敏锐的直觉……这货开挂的吧?

宋昊然心中默然……‘鸢尾花’作为一支活跃在南美暗黑世界的雇佣军,做过许多的生意——从他的老爷子,‘鸢尾花’的首领老爹开始,就是一场漫长的征途。在过往的日子里面,‘鸢尾花’并不是没有和‘帝都司令部’有过合作。

这次罗杰从监狱弄出来的这几个家伙,可都是身家丰厚的加厚。

他们虽然被捕入狱了,但是一样暗地里控制着不少的资产。‘UPP’虽然镇压了不少的贫民窟,然而并不代表这个国度传统的势力就这样轻易消失。

它们不过是蛰伏了起来,等待归来的一天。

宋昊然此时忽然道:“你这家伙放出来,简直是一场灾难,这样对我们政府来说,无疑是失策。这样好了,为了堵住民众的口,还是请你在这里死去吧!事后,用‘在与歹徒的搏斗当中不小心打死’这样的措辞就可以了。”

巴基顿时冷汗涔涔,他自然杀过人,而且杀过不少的人,所以十分清楚杀人时候的眼神是什么样——对方现在显然就是这种眼神!

所以说,为什么要放我出来?

在监狱呆着不好麽?

伙食好,娱乐好,有女狱警玩,有空还可以和监狱长打打德州扑克什么的,还不用担心仇家的暗杀!除了不能够离开监狱之外,简直和度假没有分别!

等下,等等!

他刚说什么来着……我们政府?难道,这家伙是政府的人?

“等等!先别动手!”巴基急忙说道:“先别动手!!我这次是带着特殊任务进来的!我……我……我是……”

“你是?”宋昊然眯起了眼睛,随后轻笑道:“你是想说,你和政府有了协议,混进这里来,掌握这里的情况,里应外合?”

“你怎么知道……”巴基一愣,看着宋昊然颇有些惊叹起来——这个家伙,怎么会猜到自己的想法?

宋昊然的眼睛微不可察地眯了一下,忽然道:“阿强,你看着这家伙,别让他乱动。”

奥尼点点头,走路的姿势略微有些不自然地走来,然后扣住了巴基的双手。

宋昊然则是在检查着从巴图身上剥下来的装备。他取出了对方的对讲机,不知道想些什么。而Lluvia则是悄悄地来到宋昊然的身边,压低声音问到:“你真的相信他的话?要不要检查一下?”

如果是真的协助了政府的话,那么巴基身上至少会藏着一款用来监视用的仪器,如果搜不出来,谎言自破。

“不觉得很有意思吗?”宋昊然眯起了眼睛。

Lluvia愕然道:“很有意思?”

宋昊然淡然道:“罗杰的真正意图。”

Lluvia却皱着眉头道;“可是,这里藏着大量的炸药,毕竟太过危险。我答应过老爹,要保护你的安全。”

宋昊然晒然道:“你以为罗杰真的敢把起爆器按下去?他虽然是一个疯子,但肯定还没有疯狂到拿自己的性命和敌人同归于尽的地步——如果他心中还有想要完成的事情,那么,他会更加珍惜自己的性命。所以,在他安全离开剧院之前,我们反而是最安全的。”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被晾着了一边的洛邱几人,悄悄地在Lluvia的耳边说道:“现在外边全部都是政府的人。他们已经把外边包围得水泄不通。我们虽然可以现在就离开,可是一旦走出剧院,势必被警方发现。他们三个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我们三个的话……”

Lluvia神情凝重地点了点头。

他们的身份都是伪造的,完全经不住警方的查证——并且,演奏厅里面大量人质还在被劫持当中,他们一行人则是安全地走出,里约的那群警察如果不是脑袋全部都是脂肪的话,肯定会好好地调查一下。

“只能等警方救援,然后我们混入人质当中离开。”Lluvia无奈地道。

如果在警方的部署到来之前离开的话,倒是不必在意这些,可现在明显已经错失了最好的时机。

Lluvia看了宋昊然一眼,本来,出事之前刚好在外边与老爹通信的军师其实可以直接离开的,却还是留了下来……

Lluvia下意识地握住了宋昊然的手掌,“你带着的这三个人是累赘,你看我们是不是把他们……毕竟他们已经见过了我们的模样。”

宋昊然摇摇头:“他们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只是以为我们是政府派来救援的人。我们虽然不好离开,但他们出去的话,应该没有问题。等会找个机会,中途把他们送出去吧。”

“军师……”Lluvia似想要说些什么。

宋昊然却道:“老爹教过,多一个朋友就少一个敌人。不管是费兰奇还是洛邱,他们的身份都不简单,或许以后能够用得上呢?人生就是一个巨大的江湖,里面有鱼,我们就是里面的鱼,总会碰见的。”

Lluvia不再多说。

此时,他们把昏迷的巴图以及巴基转移到了走廊的一处茶水间当中。这里有着不少的食物,原本是供给VIP包间的客人的,现在倒是成为了众人补充体力的好东西。

人在恐惧和紧张当中,很容易流逝体力,消耗身体的热量。宋昊然建议众人暂时在这里休息十分钟。

费兰奇博士这时候取出了自己的手机,摆来摆去,却始终无法接收到信号。

宋昊然则是道:“没用的,歹徒应该释放了特殊的干扰电波,不然的话,演奏厅里面这么多的人持有手机,警方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应该说,没有经过允许的信道,是无法和外界联系。”

费兰奇博士摇摇头,颓然地抓起了这里的一瓶香槟,走到角落处蹲了下来,一人饮着闷酒,也可能是为了壮胆。

“还好吧?”

宋昊然剑洛邱和优夜安静地坐在了一角,便走到了洛邱的面前,轻松地问了起来。

“还行。”洛老板简单地回应了一句。

他现在应该是富家公子携眷出游的这种角色,似乎不宜太过镇定……于是洛老板便接着又关心地问道:“宋先生,我们能安全出去吗?”

宋昊然笑了笑道:“我们等会去第二层。那里的洗手间有窗户,我之前检查过,窗户旁边是下水道,爬下去应该没有问题。外边就是警察,只要中途不惊动匪徒,发生枪战的话,你们应该是安全的。”

“那就好。”洛邱点了点头。

宋昊然撕开了一包饼干,送到洛邱的面前,眨了眨眼睛道:“不要让你可爱的女伴饿肚子了,这可不是绅士的行为。”

洛邱微微一笑,宋昊然似乎天生能够给人一种很好的安全感。幽默不失风雅,自信而又有序不乱,仿佛是自信能够做到所有事情的人。

心中有神明,自信自己便是那神,因而强大。

“玩过手枪没有?”宋昊然此时取来一把手枪,在洛邱的面前飞快地拉开了保险,同时问道。

“在射击俱乐部有玩过。”洛邱想了想,便如实道:“不过都是国产货。”

“其实都差不多。”宋昊然把手枪抵到洛邱的面前,同时还有两夹子弹,“真枪要略重一些,所以指着敌人的时候,手腕最好微微向上扬起,这样开枪的时候不容易往下打去。”

他抓住了洛邱的手腕,让洛邱拿着手枪,然后枪头对准了自己,微调着姿势,“对,就是这个样子……噢,很好,你的手不算太抖,有点儿潜质。”

洛邱忽然问道:“你让我拿着可以吗?”

“如果碰见敌人,双方火拼的话,我可不一定能顾及你。”

宋昊然摆手道:“最能保护你自己的,就是你自己。不要有心理负担,这里面的都是双手染血的杀人犯,你打死一个,阎罗王或许还会在功德薄上记你的功劳。”

洛老板‘放松’了点,笑了笑道:“总感觉你是在诅咒我等会就要死去。”

宋昊然哈哈大笑道:“口误口误,我说的是以后。我家老头子信这种调调,从小听得多了,不要见怪。”

“令尊是?”洛邱微微仰起头来了。

宋昊然似不想多说,只是随口道:“他是好客的人,尤其是咱们华人。不过他很久不出门了,近来在家修养。”

洛老板并没有继续追问,才显得自然。

而就在此时,茶水间内忽然响起了一把男人的声音,惊得费兰奇博士差点而跳了起来——原来是巴图随身携带着的通信器响了起来。

他领着巴基去厕所,久久没有归队,显然是引起了匪徒们的怀疑。

“巴图,巴图?听不听得到?回复,回复!我们在第四层回廊发现了漏掉的鱼,而且是大鱼!党首比利!你在什么地方,马上进行夹击!回复,回复!”

对讲机不停地响着。

“是比利先生!”费兰奇博士则是紧张地站了起来,同时朝着宋昊然看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