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十一章 网

第三十一章 网

Pastel是里约街头常见的一种美味小食,有点儿像国内的熏肉馅饼。它将面粉铺成方形,然后裹上奶酪,加入牛肉或者鸡肉等等,最后下油锅之中炸成金黄。

小贩已经炸好了好几份的Pastel放着,然而却无人问津。原因自然是因为此刻让里约最繁华路段交通完全瘫痪的剧院人质劫持事件。

当然,小贩哥哥这会儿对于这点儿销售额也不怎么在意,并且也是在关注着推特上关于剧院事件的最新情报,还有各方的牛鬼蛇神刷屏发来的贺电……呃,是所谓的内幕消息才对。

总之,这晚上,里约是群魔乱舞,而作为吃瓜的群众,更是乐此不疲地参与到这场史无前例的讨论当中。

“我想要两份Pastel。”

“哦……等等。”虽然有些不情愿,因为看八卦正看到了最精彩的地方,但是小贩哥哥还是回应了来到自己档口前的客人……一名年轻的客人。

东方人?

小贩哥哥诧异地看了一眼,这年轻人的身后还有一个女人,身上倒是裹着了一件西装的外套,大概是裙子破了之类的吧?

不过居然还有心情来这里买吃的?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前面围观,成为伟大的吃瓜群众的一员才对?

小贩哥哥一边装着食物,但心不在焉,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手机。

“那边应该有许多人肚子都饿了。或许你可以带上几分新鲜的Pastel,到人群当中叫买,我想生意应该会不错的。”年轻人接过了小贩哥哥的两份Pastel之后,便笑了笑。

小贩哥哥一愣,随后一拍脑袋:卧槽!我怎么没想到这是做生意的最佳时机!这么多的吃瓜群众,一定很多没有吃晚饭的!!

“谢谢提……人呢?”小贩哥哥已经看不见那买东西的年轻人,就连那等候着的女人也已经不见踪影。

但他没有想太多,而是双手几乎快得要看不见似的,疯狂地制作着新鲜的Pastel,然后装入一个篮子当中,快步地冲入人群,大喊起来:“新鲜出锅的Pastel,买三……买四送一!”

看着正在卖力地叫喊着,并且开始有了生意的小贩哥哥,正咬下了一口Pastel的女仆小姐微微一笑:“材料不怎么新鲜,不过酱料是特制的,所以味道还不错呢。”

“以是街头小吃来说,确实很不错了。”老板笑了笑。

优夜此时拿着手帕把老板嘴边的油迹抹,让自己的主人能够当一个干净而又安静的吃货兼群众。

“说起来,这把手枪忘记还回去了。”洛老板此时取出一把手枪,这是宋昊然之前交给他的玩意。

他摇摇头:“算了,等下次见面再还回去吧。”

优夜却忽然问道:“主人,宋先生的身上寄住了那东西,不要紧吗?”

洛邱淡然道:“只是才刚刚苏生的残魂,不管它过往有着怎样的荣耀又或者权力,如今都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以后不管是它成功成为了宋昊然,还是宋昊然成功地成为它,那都是他和它之间的命运。不过藏在丛林深处的古老遗迹吗?看来,这次南美之行或许还有别的收获。”

女仆小姐不再多问,主人只是关心他父亲身世背后的故事,而不是关心所谓的血脉亲人。

“说起来,来这里几天也才做了一单生意,确实也不太好。”洛邱沉吟了一下,“差不多能够倾听到大量的欲求了,那就稍微接点兴趣以外的单子吧。”

女仆小姐听罢,便点了点头,放下了才吃了两口的Pastel,站起身来。

但洛邱却拉着她重新坐了下来,轻声道:“别急,先吃完。”

说着,他也用袖子给优夜抹去嘴唇边缘的一抹油光,轻声道:“我给你固化了味觉,就是为了让你能够记住所有美食的味道。”

“嗯。”女仆小姐姐柔柔应了一声。

老板抬手一抹而过,左手边一片光幕出现,所出现的画面,赫然是正在堵在马路上出租车中的卡罗琳。

只是看了一眼,洛老板便不再关注,然后朝着那剧院看去。

这一眼剥去了剧院的所有外墙,视线内仅仅余下剧院内部的楼层结构,这座标志性的建筑物,便是再没有秘密可言。

……

……

Lluvia本来以为,把费兰奇博士三个送走之后,宋昊然会打算躲起来,等待外边的真正救援;又或者再次混入人质当中,创造离开时候更多的机会——但宋昊然却让巴基联系正在抓捕比利先生的匪徒们,似乎是真的打算和这些匪徒‘汇合’了。

“传闻中,比利先生是一位十分懂得感恩的人。”宋昊然则是微笑道:“不知道我们救了他之后,他会怎么的报答我们呢?”

Lluvia忍不住吐槽道:“军师,再怎么懂得感恩的人,也是一个政客好吗?”

宋昊然道:“那就更好。雇用我们最多的,往往就是政客。老爹这么多年来积累了许多的客户,我可也要积累属于自己的客源才行。”

奥尼对于宋昊然的打算并没有反对……或者说,原本今晚是需要见血的,却被终止了,他已经有些难耐,“如果回去,被我的老婆们知道我居然被劫持了,那一定会笑话我!我可不想这成为我人生的污点。”

Lluvia还是保守了一些,心头充斥着担忧,对于宋昊然喜欢冒险的性格打从心中抗拒。

宋昊然却忽然拎起了Lluvia的下巴,亲昵道:“而且,别忘记我们今晚的行动了……老爹虽然说暂时终止行动,但是我宋昊然的字典里面,可没有终止这个词。”

“嗯……”她终究是敌不过这个男人在那贵公子外壳之下,如果野兽一样狂野的目光。

您……一定会成为‘鸢尾花’的王。

……

按照宋昊然的吩咐,奥尼与Lluvia此时直接埋伏起来,等待着追捕比利的人出现,然后出其不意进行伏击。至于巴基则是由宋昊然亲自看着,同时指挥他的行动。

“喂,小子,你其实不是真的政府的人吧?”巴基目光有些闪烁,不知道想些什么。

“你也不是什么警方的内鬼吧。”宋昊然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打个商量,你放我离开,我可以给你想象不到的财富。兄弟,我们都只是求财的,没有必要丢了性命。”巴基飞快地建议道。

宋昊然好奇道:“你好像很相信罗杰能够稳赢这一局?外边全是武装,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你真的认为他能够从容逃离?还是说,真的以为他手上握着这些人质,就有了和国家谈判的资本?”

巴基摇摇头:“按你所说的,的确没有没有,双方都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包括我和莫利亚他们的释放,都是时间的抢夺。但是……罗杰是我们这群老家伙看着长大的,他虽然十个恶彻头彻尾的疯子,可并不是傻子,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做的。所以我想,他背后兴许还掌握着什么至关紧要的牌。一张真正让他敢和国家叫黑桃A!”

“你倒也不如传闻中的只是个笨蛋。”宋昊然点了点头,冷不丁道:“你知不知道罗杰在这里埋下了大量的炸药,可以在几秒内把这里夷为平地?”

巴基此刻脸色剧变,惊恐地朝着宋昊然看来……如果是真的话……马丹!!

刚才我干嘛不和那个老头子和那对小情侣一起爬排水管道离开??!

这里太危险了!我要回去监狱!!

“你确定我在开玩笑?”宋昊然玩味地看着巴基。

巴基脸色惨白,苦笑道:“罗杰做得出来。当年的大追捕,这疯子就把敌人全部引去他父亲那边,把自己的父亲当作挡箭牌,自己才逃了出来的。所以没有他做不出来的事情。”

“我不会放你离开,你如果敢现在离开的话,我就直接解决你。”宋昊然目露杀机。

巴基一脸颓然,感觉幸运已经离自己远去,只好沉着脸道:“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当然是适合你现在身份的事情了。”宋昊然笑了笑:“我是‘政府’的人,你是警方的‘内鬼’,我们自然需要通力合作,不是吗?如果你不想炸死在这里的话,就给我把你的价值发挥到极致好了。”

巴基叹了口气,又是无奈,又是充满了恨意,盯着宋昊然道:“我知道了,你和罗杰其实是同一类型的人,野心都是大得没有边际!”

“承蒙夸奖。”宋昊然却是把一柄匕首交到了巴基的面前,“对待合作者,我一向都很友善。”

巴基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接过了匕首。

他确实不愿意参与罗杰的任何行动,他真的觉得监狱更加适合他……哪怕不知道罗杰背后到底策划什么,单独是如今弄出来的劫持事件,罪名已经足够的大……

他确信,那些他耗费了好些时间才打好关系的官员,事后是绝对不会保他的。

对不起了,罗杰仔,劳资我真的只想做个安安静静地做个监狱蹲而已……

看着巴基的目光,宋昊然便知道,这个家伙成功被策反了。

……

……

“还没有把大鱼抓回来吗,你的人真墨迹。”克洛克达尔皱了皱眉头。

罗杰则是无所谓地道:“藏起来的老鼠而已,跑不远的。反正还有点儿时间,就当作是余兴的节目好了。”

克洛克达尔冷哼一声,忽然目光不善地朝着角落处被看守着的参议长看去,露出狞笑:“说起来,我和这个老家伙还有点私人恩怨。罗杰,让我好好和这老家伙‘聊一聊’。”

“哦?”罗杰倒是有些好奇。

克洛克达尔看着参议长老者,一脸冷笑:“这老家伙怕是已经忘记了,五年前自己一手促成的法案,给我带来了多大的困扰了吧?”

“你……你是说五年前的哪项对外贸易案?”参议长老者惊疑不定。

“你可能不知道我做的生意,就是对外贸易啊!多得你的照顾,我的生意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呢。”克洛克达尔冷笑一声,直接走到这老者的面前,抓起了他的头发,就往门口拖去,“给我二十分钟的时间,我保证会让他活着回来。”

罗杰摆了摆手,却是让人跟了上去,淡然道:“看紧点,这老头禁不住打,别让克洛克达尔失手打死了。”

“头儿,知道了!”一名汉子点了点头,便直接跟着出去。

一边的莫利亚摇摇头:“这家伙在监狱听说也没少打死人,怎么这么长的时间,性子还是这样的粗鲁呢?明哥,怎么不说话了?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沉默着,是不是想什么坏事情?”

“我突然很好奇一件事情。”明哥朝着罗杰看来,“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种恐怖的家伙?我并不是不相信这些大家伙的存在,而是好奇……为什么能够轮得到你得到?”

罗杰淡然道:“以后我会告诉你……当然,我知道你的性格,不弄清楚的话绝对不会放弃。但是……明哥,我要提醒你的是,这个世界很大,有时候,有些事情,会远远地超出你的认知。等你真正到了接触一些事情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从前的世界是多么的渺小。”

多弗朗明哥皱眉,“我不喜欢这种说辞,但是……”

但是什么,多弗朗明哥没能说出,因为罗杰握放在桌子上的对讲机此时忽然炸响,那是一道惨叫的声音。

众人听得出来,这声音是属于巴基的。

“罗杰仔……增援!增援……救命……”

“发生了什么事情?”罗杰一手抄起了对讲机,便直接询问了起来,知道等待了十来秒,那边便在没有了声音。

他接着又呼叫着另外派去抓捕比利的人手,同样也没有得到回应,罗杰的脸色阴沉得像是死火山一样。

“看来这条大鱼把网给咬破了。”莫利亚轻笑一声,“比利吗?克洛克达尔和参议长有些旧的感情需要联系,我也有些事情想要好好地拜访一下这个家伙啊。”

“等下。”罗杰皱起了眉头,“事情有些古怪,算上巴基和巴图,我们的人一共有五个。而据报告,比利身边只有两个保镖,他们手头上的武器只有手枪。”

“你想说什么?”多弗朗明哥有趣地看着罗杰,忽然诡笑道:“你说巴基有诈?那个胆小鬼?”

“小心一点,会让你命更长一些。”罗杰淡然说道,便摆手吩咐:“除了演奏厅控制现场以及第一防线的人,其余的人跟着我。莫利亚和明哥,你们也来!另外告诉克洛克达尔,如果总统的人十五分钟之后还没有出现的话,就把参议长的尸体给从窗口扔出去!”

众人行动。

……

演奏厅内,除了一开始直接死在众人面前的那名指挥家之外,另外还有几具的尸体——这几个人是被罗杰取乐的时候直接打死的。

尸体被随意地堆放在了角落的位置。

眼前,八名的大汉手持着冲锋枪,在站在了不同的位置上。

演奏厅内有多少宾客?自然是这八名匪徒的几十倍……可问题是,谁敢撞上那冷酷无情的枪口?

他们,实在是养尊处优了太过漫长的时间,珍惜生命,不愿意那宝贵的未来去拼搏啊……

“妈妈,我想要回家……”

人群中有孩子抽噎的声音,却很快便谁伸手捂住,生怕惹起这群狂徒的凶性。

“神啊,救救我们吧……”

“主啊……”

“谁也好……”

“警察到底怎么回事……老公,我怕……”

恐慌,绝望,仿佛得到了最好的温床,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在滋生着,笼罩在众人的头上。

然后仿佛听到了什么正在低语的声音……

您……有什么需要的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