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章 埋葬

第八十章 埋葬

强力的踢击让修女的身体倒飞而出,但她很快便找回了平衡,张开了双腿落地,同时弯下自己的身体,以此用来抵消身体的惯性。

可这并没有结束。

拉米娅丝看着那尽管在东方人看来算是高挑,穿着女仆服装的女人,但是在西方人看来,俨然还是属于瘦弱的一方。

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度。

拉米娅丝不敢大意——似乎大意或者不大意也没有什么作用。因为就在她停住了身体的瞬间,对方已经再一次袭来。

仿佛是不屑用手,这次俨然又是一次猛烈的踢击。

拉米娅丝仅仅来得及以双手交叉的姿势,挡下这拥有恐怖力度的踢打……这一次,力度似乎更为的恐怖。拉米娅丝甚至感觉到手骨仿佛要断裂了般。与此同时,因为第二次的踢击,拉米娅丝也拿捏不稳手上的银白色手枪。

手枪甚至同时抛向了半空之中,划下了一道弧线,最终落入了洛邱的手上。

不过眨眼之间,拉米娅丝就觉得自己完全陷入了劣势之中。但她依然冷静异常,全心全意地扑捉着优夜的动作。

太快了……简直是非人类的敏捷度。拉米娅丝不得不承认,就算以她接受的那种高强度的锻炼而练就的体魄,都无法跟上对方。

拉米娅丝暗自皱眉,伸手直接抓住了佩戴在脖子之上的银色十字架——可以的话,她并不愿意动用这十字架之中暗藏的东西。

可事实并没有给予她足够的时间。她的一举一动完全都在优夜的掌握之中。

一击恐怖的重击以再一次以超过了拉米娅丝反应的速度击打在了她的腹部之上。

她瞬间失去了意识。

“就到这吧。”

优夜并没有问为什么,直接便站会到了洛邱的身后。

洛邱这会儿却看着眼前的修女,同时掂量了一下手上的手枪道:“十个弹巢的左轮啊,而且还比一般的重很多。应该提升了子弹数量的时候也保留了原本的威力吧……只不过,不装填子弹的话,其实也就好看一点。”

说着,洛邱本打算很帅气地甩开枪轮,但掂量着手感后发现自己是没有足够的熟练来完成这个动作,所以索性就垂了下来,不了了之。

拔枪指人,然而枪内并没有装填子弹,不是摆乌龙的傻就是一开始就不存在杀心。觉得这位修女应该是更加倾向于后者,或许是出于一种作死的好奇心态想要试一试‘这两个古怪的家伙到底是谁’的想法。

洛老板顺手就把这把改装过的左轮交了优夜的手上,随后淡然道:“稍微修改一下她的记忆,让她没有看见我们吧……而且我也打算看看她其实想要做什么。”

优夜点点头,走到了拉米娅丝的身边,伸手点着了她的额头。

洛邱这会儿道:“暂时不理会黑色修会吧。”

“嗯。”优夜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已经放养了百年,再多个十年也没有关系。倒不如说,再多十年的时间,会有更多优质的金主呢。”

洛邱不置可否,然后开始在地上扫视起来。几秒之后,洛邱走开了几步并且弯下身来,从草地上捡起来了一个Speedloader(快速装弹器),“刚刚看到从裙子里面掉下来的。”

优夜走到了洛邱的身边,双手把手上的左轮奉上,洛邱动作并不熟练地把子弹装入其中,然后随意地瞄了瞄。

“这位小姐刚刚好像没有要回,对吗?”

“它是属于主人的。”优夜说着其实洛邱很想听的话,“就当作是战利品,又或者是这位修女小姐冲撞了主人您的赔偿吧。”

优夜好棒好棒啊。

……

……

拉米娅丝暗自皱了皱眉头,同时揉了揉眉心,不由得茫然。她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四下无人。

常年良好的训练让她感觉到了一些诡异的地方。拉米娅丝下意识地朝着自己的大腿摸去。

随身的武器不见了……可她去站在了古井入口的面前。

中间有三到五分钟的空白。

然而这段空白的时间她能够想起来的却只有……自己似乎在失神。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隐约从地下密室之中传来的声音,却让拉米娅丝知道,自己不能够在浪费时间。

拉米娅丝动作敏捷地奔过了这条长长的楼梯,很快便来到了密室的门口位置。

空气之中有着十分浓郁的血腥味道,数名的年轻人正在自相残杀,即便身上大量地留着鲜血,却似乎不知痛苦一样——等待着他们的,只有灭亡。

奥斯蒙此时与希斯塔正缠打在了一块。奥斯蒙身上多出多是出现被匕首画出来的伤口,此时正被希斯塔推到了墙壁之上。

他正在苦苦地抵抗者希斯塔打算刺入自己心脏的那把匕首……似乎已经支持不下去。

拉米娅丝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和犹豫,动作飞快地走了过去。

“是你!”希斯塔目光一扫,露出惊讶之色。

几乎在同一个时间内,拉米娅丝出手如电,手掌直接砍在希斯塔的手臂之上,夺过来了他手上的匕首。

拉米娅丝的动作并没有停顿,在下一个瞬间,她飞快地抓起了奥斯蒙的手掌,同时握着这把夺过来的匕首,直接朝着希斯塔的胸口狠狠地刺了进去。

鲜血殷虹。

奥斯蒙感觉到自己的手腕拉米娅丝的用力之下,开始转动起来……在希斯塔的胸口转动着那把插入的匕首!

希斯塔惨叫了一身,仿佛是崩溃了理智般,凄厉道:“你……你说帮我的。”

“是的,主说自杀之人不入天堂。”拉米娅丝此时抹去溅在脸上的血迹,“所以我帮你减少了一个不入天堂的可能。”

啊——!!

眼看着希斯塔最终也倒下,奥斯蒙突然之间感觉到了一阵的恐慌……不仅仅是自己,这个自称为拉米娅丝的修女,似乎也与希斯塔见过面。

“你到底……是谁?”

拉米娅丝仿佛是没有听见一样,这会儿径直地走到了乔纳森的面前。早就已经奄奄一息的乔纳森看着这个走来的修女,下意识地挪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你……是你导致这场悲剧……吗?”乔纳森虚弱地问道。

拉米娅丝冷笑一声……这道笑声已经不用再说些什么。

“你的……目的是什么……”乔纳森惊恐并且愤怒:“难道是为了那恶魔……吗?”

拉米娅丝冷漠道:“我有病吗?放出传说之中的穿刺公?”

“那你……”

拉米娅丝忽然脱去了那头上的盖帽,露出了真正的容颜出来。

看见拉米娅丝的模样,乔纳森一瞬间恍如回到了许久之前,怔怔地道:“菲儿……你是菲儿……”

“对不起,我只是她的女儿。”拉米娅丝淡然道:“二十三年……是时候偿还你当初的罪孽了。被自己的孙子亲手所杀,看着自己的后代一个个地发狂相残,这种犹如堕入无尽地狱一样的悲痛和绝望,能够感受得了吗?”

拉米娅丝蹲在了乔纳森的面前,眯着眼,靠近到了他的耳边,很轻很轻地道:“感受一下这种绝望吧……感受一下,那个有着爱人但却被自己最敬爱的养父强/暴的时候的女人,一样绝望的这种心情吧……”

瞬间,乔纳森脸如死灰般,浑浊的双眼充满了无尽的悔恨与内疚。他不再挣扎,任由身体躺下。

他的目光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嘴唇抖动,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话……生命的最后,也不知道是在悔恨抑或是怨恨。

拉米娅丝此时却双手做出了祈祷状,在乔纳森的身前低语了一番之后站起了身来。

全部都已经倒下了……仅仅只剩下自己,还有拉米娅丝。

奥斯蒙不可思议地盯着了拉米娅丝,难以置信道:“你说……你的母亲是……”

拉米娅丝此时却淡然道:“首先,我交给你的那封信并非捏做,而确实是我的母亲,同时也是你母亲所亲手书写,里面的内容却百分之一百的真实。信上面没有提到的就仅有我比你早出生几分钟的事情而已。”

“你……你是我的姐姐?”

“我们仅仅只是同一个母体。”拉米娅丝目无表情道:“你确实是乔纳森的孩子,而我不是。”

“你做这一切都只是为了复仇……你是故意把信给我,让我也闯进来这里?”

“你身上虽然留着这个罪人的血,但也有一半留着是母亲的血。难道不应该亲眼见证一下这个罪人的下场吗?”拉米娅丝冷笑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反而还会让你继承这个家族的一切财富。“

说着,拉米娅丝从衣服内取出了手机,“是我……已经没有问题,安排人员过来吧。”

……

……

“说起来,地下密室的那些齐奥塞斯库家后人的模样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来着?“

“似乎是出现了相同的症状呢。”优夜点点头道:“那只小白老鼠身上一样的反应。”

洛邱嘀咕道:“直接让这么多人都不知不觉地服用了啊?”

“问题应该是出在饮食之上。”优夜手指抵着嘴唇道:“嗯,看来黑色修会这次做了不少的事前功夫,不仅仅把齐奥塞斯库家的财富全部纳入了手中,甚至还抬走了穿刺公的左手。另一方面,那种成分不明的药品,也有可能是黑色修会开发出来的。”

已经说出了暂时不理会黑色修会这样说话的洛邱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掌心上的一团灰白色的光团。

俱乐部有关于灵魂价值方面的最为直观的判断。

灰白即为中等偏上的灵魂,粉红者可以算入优质。

齐奥塞斯库家与俱乐部的交易并没能继续下去,至于穿刺公的左手会如何,奥斯蒙会如何,拉米娅丝以及黑色修会又会如何……这些在洛老板看来,或许是很久之后的事情。

卷一完。

¥¥¥¥¥¥¥¥¥¥¥¥¥¥¥¥¥¥¥¥

PS1:第一卷以此结束,感谢大家的支持。

PS2:顺,虽然今天只有两章,但合共七千多字……我觉得自己很卖力了,我今天还去输液了啊喂……_(:3」∠)_

PS3:明天再战=。=

PS4:所以我这次在PS4进行表扬。‘散光不足道’、‘无节操坑爹’、‘苍梧遥’、‘晓梦初珏’、‘论尘道’、‘我是你烨哥’、‘单傲’、‘saberamer’、‘腐凤凰’、‘看谁谁尿床’、‘陈英布’、‘昵称已5次存在’、‘霜染枫叶红’,各位大官人,感谢打赏。我不知道有没有漏掉,因为后台是每月一查,至于作者助手APP的显示我也拉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