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十七章 进击的巴基

第四十七章 进击的巴基

主人,您的手流血了,让我帮你弄干净吧。

于是,湿润的丁香开始缠绕在指头上,轻柔地打着转儿。

时而如同婴儿般吸允着,时而像是在品尝甘甜的奶棒。

此时,如果配上荡漾的深蓝色眸子的凝望的话,食用效果将会更佳。

——这种剧情,自然是不会发生的。

那一点儿的血在擦拭干净之后,指头上那道小小的伤口就已经彻底痊愈——只要在俱乐部的范围内,老板就是不死之身。

记得当初被第一位顾客用枪打中了额头,自己依然能够活生生地站起来,如今不过是比割伤还要更轻的小伤,若不是女仆小姐关心,老板其实是不打算理会:作为一个常常会出入厨房的人,偶尔切伤,实在太寻常不过。

“啊——救命——别过来——!!!”

沙发上的巴基忽然间摔倒了在地上,然后惊慌失措地挣扎起来,双拳甚至向着空气胡乱挥舞。

但巴基很快就意识到,自己似乎已经不在那恐怖的地方,四周也没有那数之不尽的毒蛇爬行——这里,显然是他一开始走进来的那个地方。

眼前,也不再是那恐怖的三头巨大怪物与那血淋淋的尸体女仆。这对年轻的男女又恢复到了最初的模样。

巴基定了定神……路西菲尔竟然没有在这里?

他记得,当四周的环境开始第一次改变,那巨大的三头怪物与尸体女仆出现,地下边做恐怖岩浆的时候,自己就异常迫切地对路西菲尔进行呼唤。

他不想死去,非常非常不愿意就这样死去——哪怕为此需要动用自己的第二个愿望。

但是……路西菲尔却没有到来。

难道是自己的呼唤失败了?

但不应该啊……

巴基此时再看这对年轻男女的时候,目光已经惊疑不定。

他的心思急转,疯狂地计算着自己当下的处境:关于这个地方的信息,从他走进来的瞬间,就好像已经烙印在自己原本的认知当中——很奇妙的一件事情。

但作为路西菲尔的契约者,作为将灵魂献给地狱之王的人,对于这种非常规的手段,巴基也只是感觉惊讶,而不是恐惧,算是能够很好地接受下来。

他开始整理着被灌入认知当中,关于这家俱乐部的信息:这是可以买到任何东西的地方,而用来交易的东西,是除财富之外的一切。

乍听之下,这种操作和路西菲尔的契约有许多相似的地方。只不过路西菲尔是指定用自己的灵魂作为祭品,从她那里获得三个愿望。

听说一般的恶魔行走在人间的时候,都会以愿望作为诱饵,引诱人类出卖自己的灵魂。

但低级别的恶魔通常只能够满足一个愿望,并且还是那种有所限制的愿望。更加高级一些的恶魔,似乎能够做到实现两个愿望。

路西菲尔则是三个,而且限制很少——当然愿望是不包括诸如‘我想要拥有和你一样的能力’,‘再给我N个愿望’之类的操作。

巴基并不知道路西菲尔到底是如何去衡量这三个愿望。

有些时候,他甚至觉得路西菲尔如果真的帮自己实现了三个愿望,最后拿走自己的灵魂后,会不会觉得亏了。

他当然无法同步路西菲尔这个魔女的思维方式——但是这家俱乐部的话,倒是让巴基很好地接受了过去。

什么东西都能够买带,前提是拥有足够的价钱——也就是说,你能够提供价值多高的东西,就能够买来对等的某样东西。

当然一定不是绝对的公平交还的原则,天底下没有遵循等价交换的商人。

但即便是如此,巴基却有一种让自己感觉不可思议的想法:这地方或许相对来说,比路西菲尔哪儿还要安全得多!

这是在做生意,你情我愿,没有路西菲尔那里那么多的欺诈……只要自己衡量清楚需求和付出之间的比重关系的话……

巴基此时觉得自己的大脑无比的清晰起来……不知道为何,自从从路西菲尔的身上接触到了超凡一侧的事情开始,巴基的脑洞就连他自己也感觉到害怕。

从前在‘帝都司令部’的时候,他和明哥就是里面少数的生意派——专门负责打点生意上的事情。尽管他也常常杀人放火,但他觉得自己绝对是聪明派的一方,更加觉得自己要不是年轻的时候误入歧途的话,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很成功的商人。

他喜欢原始资本积累的感觉,尤其是看着财富的累积——这会让他怦然心动,甚至能够超过任何一次很棒的高/潮体验。

对……没错,关键是原始资本的积累!

眼前的这个俱乐部老板是一个商人——他正在和一个商人打教导……一个神奇的商人,这里能够买到任何的东西……

原始的资本积累……

持续不断的合作关系……

利益最大化……

无数疯狂的想法在巴基的脑中生成,最终一个疯狂的注意,让巴基猛然地抬起头来。他的目光炽热,充满了一种名为贪婪的原罪。

洛老板静静地打量着巴基的变化,脸上有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个灵魂,比他想象之中的还要有趣得多。

在老板的视界当中,巴基的灵魂之光,就像是光谱一样,竟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同的颜色当中来回跳动。

洛老板很轻易地就感受到巴基那目光当中,远超一般人的贪婪……这份贪婪,就像是调节器般,不停地刺激着他那灵魂之光的变化。

“客人,要喝点东西吗?”老板微微一笑。

那破裂的杯子和残渣已经被优夜清理甘敬,洛老板又重新调制了新的一杯饮料:血腥玛丽。

“哦……好的。”巴基定了定神。

他相信,只要自己不作死的话,眼前这位老板的大度,将会刷新他对事物的认知——他就像是一个老顾客来到了时常光顾的酒吧一样,坐到了柜台之前。

巴基将这杯血腥玛丽一口喝光,感觉这喉咙那灼热的感觉,他舔了舔嘴唇,忽然问道:“一个问题?”

“请问吧。”洛老板微微一笑:“我们很乐意解答顾客的问题……当然,某些咨询是需要收费的。”

巴基点了点头,看了看这位年轻神秘的老板,又看了看身边那位美极了的女仆小姐——他有过刹那间的迷醉,但很快就清醒过来。

一是,他经历过路西菲尔和夏洛特这两个好姬友的熏陶太多,对于美色的抵抗力远超常人。

二是……他清楚明白什么样的女人自己可以搞,什么样的女人自己搞不起!

三是:搞女人哪里有打钱来的爽!

于是他深呼吸一口气,紧张地问道:“你们和路西菲尔,哪个比较厉害?”

洛老板沉吟着,使徒去用最准确的词汇来形容来着之间的差距……但女仆小姐已经很好地接过话题。

她看着巴基,微笑道:“你听说过蝠鲼吗?”

巴基点了点头:“我知道,蝠鲼就是魔鬼鱼。”

女仆小姐又淡然道:“你知道蓝鲸吗?”

巴基又点了点头。

优夜最后道:“那就是我们之间的差距。”

巴基一愣,随后脸色有些古怪起来……谦虚点能死的啊?

不过,这份从容的自信,倒是感染了巴基……他虽然并不真的认为两者之间有那么巨大的差距,但至少看来,应该是比路西菲尔要厉害一丢丢——起码,他对路西菲尔的呼唤就已经失败了。

哪个目空一切,神秘强大的黑暗女王,似乎吃了点暗亏……巴基能够隐约地感觉到这一点——来源是他和路西菲尔之间的契约。

巴基沉默了许久,随后摇摇头:“你们的交易方式我大概清楚了……我身上最有价值的是我的灵魂吧?”

“是这样的。”老板点了点头。

巴基无奈道:“但是,我的灵魂早就被打上的某个恶魔的标记,似乎在你们的规则里面,它已经不再是我自己的私有物?”

洛老板淡然道:“嗯……理论上,你所持有的三个愿望还没有全部实现的话,它还是属于你的……”

说着,洛老板虚空一抓,手上便凭空而生出了一张泛黄的书页。

“你看一下,这一份是不是你和她之前签订的契约?”洛老板把这一页推到了巴基的面前。

巴基不可思议地双手直接举了起来,目光飞快地扫视着上面每一行的内容,他惊恐道:“这是……这份契约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撕裂也没作用哦,客人。”洛老板淡然道:“这份契约不是正本,只是我拓印出来的复印件,我只是让你确认一下里面的内容,请看看第五条的第三十小节,上面写道:‘唯独当奉献者所有愿望实现之时,奉献者必须奉献出己身的灵魂’。”

卧槽……你是怎么做到的!!

与此同时,巴基甚至还有一种神奇的错觉:他现在就好像一个惹上了官司的人,这时候正在和自己找的律师寻找案件文件合同当中的漏洞之类。

——嗯,我们其实可以这样打这一场官司的……从这一点入手的话……balabala……

“这……这份契约,我也可以从你们这里买到吗?”巴基此时呼吸一下子变得急速起来。

只要这份契约的原件撕毁的话,那么他和路西菲尔之间的契约将会失效——尽管失效了,可是之前已经实现的愿望是不会追回的!

这!是他用了二十个女学生和二十个小小白脸,从一名‘烈焰红唇’酒吧当中的‘员工’当中获得的珍贵情报!

“理论上是可以买到的,只要您能够付得起。”

又回归到了自己持有的‘资金’的问题上——果然,关键还是自己能够积累到的原始资本。

“我明白了。”巴基此时深呼吸一口气,“我要买收集灵魂的方法!不用太过高级,只要最简单的,甚至最粗暴的就可以……既然它还是属于我的,那么……我就可以用,对吧?”

老板道:“确实可以这样。不过,客人,您的灵魂虽然还是您的,不过因为已经和别人签订过契约的关系……考虑到我们把货物送到您手中之后,将来提取时候会碰到的阻止,我想您的灵魂价值恐怕是要略低一些。”

巴基倒是没有介意对方这种压价的行为——做生意的,哪个商人不会压价的?那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至于用掉的是自己灵魂这种事情……谁会去在意?就算巴基隐约地从‘烈焰红唇’酒吧那些常常酗酒之后口不择言的傻逼恶魔的口中,知道了不少死后灵魂的事情,也没有在意交出自己灵魂的这件事情。

这就好比是做生意急需要用钱,然后从银行进行贷款……贷款,你总要给银行抵押点儿什么东西。

抵押的是房产?没关系,以后能够赚回来的!以后能够赎回来的!

这是很正常的商人的想法:如何把更多的资本套现出来!

而他要套现的,便是收集灵魂的方法!当他能够收集到大量灵魂之后,他自然能够从这里买到更多的东西……而他也将会和这家俱乐部达成一种长久的合作关系。

如同经销商和供应商的关系,兴许未来还能够拿到不少的优惠。

“收集灵魂的方法吗?”洛老板点了点头,“这里确实有一套比较适合客人您的,同时也是比较好操作的,即便是普通人也可以施展的方法。”

“是什么!”巴基呼吸再次急速起来。

给我,给我,给我!

他的目光仿佛写满了这两个字一般……这一刻,洛老板的视界内,巴基的灵魂之光刹那间像是点燃的镁条,发出了刺眼的强光。

“信仰。”从洛老板的口中,轻轻地吐出了这句话来。

……

……

好多人觉得今日是一个特别倒霉的日子,平静的港湾城市遭受强烈的暴风雨的袭击,事前天文台居然一点消息也没有播送。

这让许多的人因此遭受到了不少的损失——尤其是停泊在码头的那一艘艘的私人游艇。游艇的主人们更加是欲哭无泪。

当然,损失还远远不止这些——因为暴风雨的过程当中,整个城市的通信都受到了恐怖的袭击。

不管是手机,还是固定电话,甚至是电脑,大量的电子产品也同时遭受到了破坏。

阿诺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那台彻底黑屏的手机。不仅仅是他,他周围的人,此时也是一样的情况。至于街边的电器商店橱柜上摆出来的几款电视,也在刚刚的瞬间直接变成了雪花瓶。

“听说如果太阳黑子的活动特别厉害的话,会对我们造成很强烈的某种冲击,然后造成电子元件的失灵?”

耳边是一名自以为知道很多的男人,正在对同伴说的话。

阿诺摇摇头,没有兴趣参与这样的街头讨论。他看着大街上那些被狂风吹袭之后乱作一团的景象,便紧了紧自己的书包——衣服让暴雨打湿了,他需要找个地方,先换一下衣服。

还好这场古怪的暴风雨来得快,也走得快。

但原本就是临近黄昏的时候,现在暴风雨渐渐散去,整个天色都已经彻底暗淡下来……阿诺看了看四周,飞快地朝着附近一处公共厕所走去。

他没有发现,他的背后,一道人影已经悄然地跟踪了上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