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一章 迷途羔羊

第五十一章 迷途羔羊

一路上走过几道的关卡,最后还刷了一次特别加密的密码锁还有进行最后一次的瞳孔和指纹解锁之后,安全部长的助手秘书才进入了一个特别的房间内。

这里有着各种先进的器材,也有着许多专业的精英人士,他们都是部长一手发掘上来的军队的,警队的人才。

这里是安全部的大本营,也是指挥着整个国家安全系统的枢纽——秘书此时径直地朝着房间内一间四面都是玻璃切成的独立办公室当中。

帘子只是下降到了一半,但已经足够看见有多少人在里面——此时这里仅有安全部长一人。

“部长。”秘书开门之后缓缓地叫了一声。

正靠在椅子上,身上只是盖着外套的安全部长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睛内已经遍布了血丝——从人质劫持案件之后,到现在,已经两天三夜的时间里,他都没有真正地休息过,也没有离开过这个指挥中心。

十分憔悴的模样。

“部长,您要不去休息室先睡一会吧?”秘书颇为担忧地道。

部长摆了摆手,然后用力地搓了几下自己的脸。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却还算是清晰:“有什么消息?”

这两日里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当中最为重要的自然就是剧院的劫持事件,另外就是参议长被暗杀的事情。

因为事情几乎都是发生在同一时间的,总统阁下已经大发雷霆,给出了死命令,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凶手出来。

“当日参加演奏会的人员,都在排查当中了。一有消息的话,我马上就会通知您。”

部长依然揉着自己的眉心,“还有什么事情?”

秘书连忙打开了手头上的文件,“是这样的,关于这次剧院劫持的调查,技术部的人对这次运回来的炸弹的残骸进行了检验,他们发现了一点东西。”

把文件打开,然后反转过来,秘书直接把文件推到了部长的面前。

部长拿起便仔细地看了起来,他不会粗心大意任何的事情,哪怕是这文件当中提到过的一些无关要紧的小事情也好……只是他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黑火药的残渣?”

秘书点了点头:“是的,技术部那边说,通过炸弹的一些残骸可以推测这种东西应该是制式生产的,按道理来说,剧院原本埋下的量足够把整个剧院都炸得粉碎……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里面的高浓度炸药,居然变成了黑火药。我们从罗杰的尸体上找到了一个已经激活过的起爆器,相信他临死之前是打算激活这些炸弹,打算同归于尽的。可是……”

“本应该用来同归于尽的最后手段,居然变成了一点威力也没有的黑火药吗……”部长沉吟了片刻:“你说,罗杰弄来这些炸弹的时候,会不会被摆了一道?”

秘书摇摇头:“我相信,像他这种买家的话,最起码的验收还是会做的。”

“这就奇怪了……”部长心中疑惑更盛,看着自己的秘书:“另外,在营救参议长的过程当中,也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根据暴风小队当时的口供看来,他们在到达之前,克洛克达尔和另外一名匪徒已经昏迷了过去,可当时就只剩下参议长在房间当中。我们相信,参议长是没有能力放到这两个人的。”

秘书也道:“事实上,当时在演奏厅的时候,那些看守的匪徒也无缘无故陷入了昏迷。后来我们的人缴获了这些匪徒的枪支,更加是发现这些枪支里面的弹夹全部都消失不见了……但是,根据当时人质的说辞看来,这些枪支应该是有子弹的才对,因为匪徒曾经开过枪。”

事情似乎越来越诡异起来。

部长忽然有种不详的感觉……当一些事情超出了常规认知之后,就很容易让人陷入一种莫名的恐惧当中。

毫无疑问,部长并不是一个喜欢无法解释某种事物的人。

“让人再去剧院勘察一下,不要放过任何细微的东西。”部长随即吩咐了下来,然后似是想起了什么:“对了,外边的通讯和电力恢复了吗?”

“已经有人在抢修了,不过范围太广,好几处主要的电缆都因为短路烧毁了,恐怕至少还要再过48小时,才能够初步恢复全城的通电。至于通讯的话,倒是很快能够修好。但是暴风雨的过程中,绝大部分人手头上的电子设备多出现了烧毁的情况……目前市面上也没有这么多的手机一类的用品供应,这个恐怕是比较麻烦的事情。”

尽管如此,这个安全部门的枢纽还是如常的工作——因为这里的设备和供电系统,都是独立的另外一套系统,安全性还算是可圈可点。

“原因呢?”

“我们专门去请教了科研院的好几位教授,他们的说法都不怎么统一。”秘书无奈地道:“天文台那边我也问过了,他们也说没有发现太阳有什么特别强烈的活动。”

“劫持案,参议长暗杀案,暴风雨的灾害,都发生在这两天之内……简直就像是电影里面,被恐怖所支配的世界一般。”部长忽然苦笑一声,“发生在这上帝之城,还真是讽刺啊……”

“任何事情总有它的成因,只要我们能够找到它的突破口。”秘书安慰道。

部长点了点头,然后打起了精神来:“给我倒一杯咖啡过来吧。”

秘书此时连忙道:“部长,你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回家了……要不,你回去休息半天吧?再说,这次费兰奇博士也受惊了,您……您不打算回家去看一看他吗?”

部长沉默了片刻,才忽然问道:“他不是让比利的人送回家了吗?”

秘书道:“博士他后来没有回去,直接回去大学的实验室了。听说这两天一直都往比利先生住院的地方跑,但是保镖没有让他通过。至于比利先生的手术虽然很成功,不过这两天还没有清醒过来,医生说是失血过多,感染了些细菌,这两天一直在发高烧。”

部长揉了揉额头:“他是怎么和比利搭上线的……还在拉卫星发射计划的赞助吗?尽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固执的家伙。”

“部长……”

“好了,我知道了。”部长挥了挥手:“我还有几份文件没有看完,下午还有一个会议,五点前我还要去一趟总统府。别的……闲下来再说吧。”

“行吧,那我也出去了。”秘书只好点点头。

……

……

‘WHITE-HELL’

白色地狱酒吧门前对面的灯柱旁,卡罗琳和阿诺二人正在打量着——他们到来已经有半小时的时间。

经过几番的商讨之后,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卡罗琳打算要把海利给找出来,唯一的线索,那就是利维亚曾经提及过的,她和她的男友,有好几次都在这家‘WHITE-HELL’里面约会。

按照阿诺提及的关于海利的事情,卡罗琳觉得像是海利这种小混混,应该和‘WHITE-HELL’里的人认识,所以或许可以从酒吧的一些员工口中,得到海利的消息。

“还没有开门。”阿诺皱了皱眉头。

因为诡异天气影响的关系,城市内许多地方还没有通电。至于城内的人,也忙着收拾这次天气影响下的损失,道路两旁如今显得十分的冷清。

“今天恐怕是不会开门的了。”阿诺看着卡罗琳,颇为无奈地道。

卡罗琳脸上带着一丝烦躁,女式的香烟已经抽了一根又一根,地上早就有了七八个的烟蒂。

阿诺皱了皱眉头,把卡罗琳才刚刚点燃的一根香烟给夺了过来,仍在地上踩熄,“放松点,你这个状态不好。”

“不用管我。”卡罗琳皱了皱眉头,然后径直地朝着‘WHITE-HELL’的大门走了过去。

阿诺无奈,只好连忙跟上。

不知道听谁说过,永远都不要和决定了某种事情的女人对峙。因为这样的女人比男人还要更加的固执。

阿诺觉得卡罗琳或许就是这种类型——她正在用力地拍打着‘WHITE-HELL’的闸门。

但似乎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效果还不错——很快,‘WHITE-HELL’居然打开了,一个满身都是纹身的大汉不耐烦地拉开了砸门,“什么事情?我们这里今天停电不营业了,赶紧走快!”

“我问你些事情!”卡罗琳飞快地说着,同时从包包里面拿出了几张钞票,“报酬少不了你的。”

“小姐,你真懂规矩,说吧,问点什么?”这大汉显然不是第一次有人向他询问事情——因此十分熟练地把卡罗琳的钞票直接塞入了口袋当中。

“你有没有见过海利?知道他最近都在什么地方吗?”卡罗琳开门见山问道。

这大汉却是一愣,随后张了张口,然后皱着眉头,把塞入了口袋的钱给掏了出来,“你这是在耍我吗?海利不是就在你旁边?”

卡罗琳一怔,下意识地看着身边的阿诺,后者只是给她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苦笑,“这种事情,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也看见了吧?”

说着,阿诺也不做太多的解释,只是直接拿出了身份证,在这大汉的面前晃了晃:“看清楚了,我叫做阿诺。你口中的海利和我是双胞胎的关系。现在海利失踪了,我找不到他,所以才来你这里问一问的。”

大汉手持身份证,来来回回地看了好几眼之后,才抓着头发:“这证件不会是假的吧?我从来没有听过他说自己还有个双胞他兄弟啊?”

阿诺淡然道:“你要不信的话,我可以跟你去一趟警察局,检查一下这张身份证是不是真的。”

大汉摇了摇头,把东西还给了阿诺,随后耸耸肩,不过倒是动作很快地把刚掏出来的钞票又塞回了自己的口袋当中,“我有一个多月没有见过这家伙了。对不起,我也不知底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那你最后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在做什么?有没有说过身体之类的?”卡罗琳追问道。

这大汉倒是收了钱之后十分的配合,耸耸肩道:“那家伙还能做什么?不就是在这里泡马子吗?上次见他的时候,应该是刚好泡到了妓/女吧。”

“妓/女?”卡罗琳皱了皱眉头。

这大汉嘿嘿笑道:“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不过那女人在我们这里勾搭过几个男人,干过几次的,所以我认得。我还和海利聊起这事情,说这女人很骚,床上的功夫一定很棒!然后海利就出手了……嘿,这家伙其实长得不赖,打扮一下还是像模像样的,没两下就勾搭上了。”

卡罗琳眉头快要拧成了一个川字。

她心中不禁为利维亚感觉到悲哀。

利维亚告诉她,她的男朋友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职业。没有想到,人家一早就已经知道,并且就是冲着这点来的。

恐怕就是知道利维亚当的应召小姐,一开始就打算从利维亚身上骗钱骗色的。

“哦……对了,你们或许可以去一个地方,没准能够找到海利。”这大汉似是想起来了什么。

“快说。”卡罗琳瞪了一眼。

但这大汉却抿着嘴巴,一脸的怪笑。卡罗琳又恨恨地瞪了一眼,才不情愿地又取出了几张钞票,拍在这大汉的胸肌前。

“卡塔会所。”大汉笑眯眯地道:“有次他喝多了,说在那儿地方要了一份临时工,不过,我不知道他现在还有在做。”

说着,他目光怪异地盯着卡罗琳身边的阿诺,然后搓了搓下巴,诡笑的味道更浓郁。

阿诺皱眉道:“卡塔会所是什么地方?”

卡罗琳冷冷地道:“富婆还有一些性癖特殊的家伙,找男人的地方。”

“小姐,你挺懂的嘛?去玩过?”大汉嘿嘿怪笑了两声。

“闭上你的嘴巴!”卡罗琳冷了一眼,便转生气冲冲走开,阿诺只好连忙跟上。

……

二人很快就从这大汉的视线当中消失不见。

这大汉也没有在意,颇为高兴地数着从卡罗琳这里得到的咨询费,甚至还吹了一个口哨。可就在此时,他听到了十分清脆的脚步声。

一名穿着黑色衣裙,打着黑色洋伞的女人,此时正从他的面前走过,然后停了下来。

这女人十分的苍白,外表看起来异常的柔弱。女人抬头打量了‘WHITE-HELL’的门面一眼,大汉也看清楚了她的脸容。

这大汉是风月场所混迹惯了的人,不免口花花道:“嘿,美女,这里停电晚上不营业了。不过我可以给你开个包厢,要不要进来玩玩?我请你喝酒啊!”

“‘WHITE-HELL’……白色地狱。”这女人微微一笑:“还有取这种名字的地方?”

“够酷吧?”大汉颇为得意。

女人轻笑道:“里面……真的是地狱,有魔鬼吗?”

“你喜欢魔鬼吗?”大汉哈哈大笑,然后鼓动了一下胸前的肌肉,“魔鬼,也没有我强壮。”

“那就请让我见识一下吧。”打着黑色洋伞的女人甜甜一笑:“刚好我和我的家人现在无家可归,打算找一个住下来的地方呢。”

说着,女人露出了一个勾魂的眼神,便直接从这大汉的身边走过,径直走入了这家‘WHITE-HELL’酒吧当中。

大汉露出了痴迷的神情,目光呆滞地转生缓缓地跟了进去。

不久之后,忽然传来了一道惨叫的声音。

大门前,一只血淋淋的手掌伸了出来,死死地抓在门板上,可是眨眼间那手掌就飞快松开,似是被什么东西拖了进去。

闸门一下子跌落下来,发出了重重的响声。

这家‘WHITE-HELL’酒吧,再次关闭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