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十二章 美好的时光

第五十二章 美好的时光

按照计划,他们需要从圣保罗做列车出发,抵达某个城市之后,再转飞机,然后离开这个国家,达到宋昊然口中所说的‘家园’。

那已经是另外一个国家的地方——当然,从地理位置上来说,还是位于南美这块大陆上。

天才亮的时候,便已经乘车出发,离开了因为昨日暴风雨而停电的里约,然后赶上圣保罗这边的列车。

宋昊然是昨日晚上的时候拜访的洛邱,直到半夜的时候便收到了洛邱的答复。

他并不意外洛邱答复得这么的快——尽管这一切再他看来,似乎真的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只是他那超人的直觉感觉这件事情并没有问题:毫无疑问,宋昊然十分相信自己的这种超直觉。

列车掠过翠绿色的林道,发出了轰鸣的声音。

如今他已经和洛邱在列车的头等舱内——宋昊然自然是不差钱的主,出行当然不会亏待自己。

洛邱同时还看见了所谓的小丽和阿强。

当然,他现在已经知道‘小丽’的名字叫做Lluvia,而曾经化名阿强的这位,真名叫做‘奥尼’。

Lluvia与奥尼看着洛邱的目光多少有些古怪——因为宋昊然并没有向他们透漏洛邱的身份,只是说他将会是老爹一个十分重要的‘客人’。

同时,Lluvia与奥尼也通过了一些特别的渠道知道,近年来已经没有离开过大本营的老爹,这次似乎有了动作,开始叫人打点着行程——这次和洛邱的见面,似乎是在大本营外的另外一个城市。

虽然不在大本营,但其实也算是‘鸢尾花’势力根深蒂固的地方,一个‘鸢尾花’完全可以作为当地某后统治者的地方。

尽管如此,这确实也是老爹这几年来第一次离开——即便是如同‘火王’这样南美传统势力头子,老爹也不会亲自走出大本营来面见的。

这洛邱的身份,实在是让Lluvia和奥尼异常的好奇,再加上宋昊然对洛邱的态度实在是亲切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不会是军师的私生子吧?”

Lluvia和奥尼自然是没有和宋昊然与洛邱二人同一个舱室,而是作为护卫一样,在外边戒备着。

Lluvia白眼一翻,她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是怎么和这个家伙搭档的,居然能够忍耐到如今。

奥尼见惯不怪,嘿嘿笑道:“你可别不信啊,从前在我那村子里,十三四岁当孩子他爸的多得很!我听说军师的祖国,似乎也有早婚早育的传统咧!”

“军师今年才二十九岁!洛邱今年怎么看也二十一二!你七八岁的时候能生孩子?”Lluvia再次翻着白眼。

奥尼耸耸肩,恬不知耻道:“反正我的第一次是在九岁的时候丢失,对象是邻居家的夫人。从前人们都把我称为‘隔壁家的奥尼’!”

“你这头只会配种的公猪。”Lluvia狠狠地一脚踩在了奥尼的脚掌上。

二人开始争锋相对地打闹起来——但此时,他们的座位旁忽然有人走过,然后似乎遗落了什么:一张字条。

Lluvia装作不经意地捡了起来,随后打开一眼,接着看了奥尼一眼,二人最后便一前一后地相继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前往了另外一节的车厢。

临离开之前,Lluvia取出了手机,发了一条信息给宋昊然。

……

宋昊然对于车窗外的风景似乎十分的感到兴趣。

他托腮看着窗外,同时另一手掌正在把玩着一块圆形的牌子。这牌子是他一直戴着脖子上的东西,而洛邱这会儿则是坐在了他的对面,安静地看着一本书。

放在简易桌子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了短信息的铃声。洛邱和宋昊然同时看着那手机一眼,然后目光不期而遇。

宋昊然似乎并不着急看这条信息的内容,只是微微一笑,便又看着窗外。

“很特别的牌子。”洛邱忽然问道。

宋昊然看了过来,“你有兴趣?”

洛邱道:“只是感觉很少人会带着一块牌子。这东西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吗?我看你好像在想点什么事情。”

宋昊然此时忽然神秘兮兮,压低声音道:“如果我跟你说,这块牌子是神赐给人类的东西,它能够给拥有它的人带来不可思议的力量,你信不信?”

洛邱一怔,目光一转之后便轻笑道:“比如说,你冒险故事里面出现过的那条黑色的巨蟒?”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信还是不信。”宋昊然脸上玩味的色彩更浓一些。

洛邱却简单直接道:“那至少让我亲眼看到,所谓的不可思议的力量是什么才行。”

“那你看好了!”宋昊然此时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在洛邱的面前张开了双手。

他双手的手指十分的修长,这应该是十分适合用来演奏钢琴的双手。

宋昊然捏起了双手的袖子,然后在洛邱的面前摆了摆,接着取出了一枚硬币,放在了左手上,然后双手同时握起了拳头,放在了洛邱的面前。

“你说这硬币现在在哪只手上?”宋昊然笑问道。

洛邱指了指他的右手。

但宋昊然却打开了自己的右手,什么也没有。

他接着打开自己的左手,这硬币依然还在左手当中,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宋昊然此时轻笑道:“这算不算是不可思议的力量。”

洛邱莞尔一笑,然后看向了窗外,“你像是阳光一样。”

“我只是感觉你有点儿闷。”宋昊然把硬币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转动了起来,似乎这么一枚硬币他就能够玩的不亦乐乎。

“其实就我们两个人,完全没有必要包下这里。”洛邱随口道:“为什么不让你的朋友也一起坐进来?”

“他们还有点别的事情做,在后面的车厢就可以了。”宋昊然看着洛邱,眨了眨眼睛,“至于包下这里,目的也很简单啊。”

洛邱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宋昊然此时忽然拍了拍手掌,头等舱外的一名乘务员此时便推门走了进来,手上还捧着一瓶红酒。

“喝酒?”洛邱有些意外。

宋昊然却摇了摇头,然后忽然站起了身来,“是她陪你喝酒。”

宋昊然微笑着走到这乘务员的身后,轻轻地按住了她的双臂,“她会让你感觉不到路途的无聊,当然你如果想要做点什么事情的话,也是够时间的……嗯,接下来我也有点事情要做。”

“等下……”洛邱皱了皱眉头。

“你好好给我招呼这位贵宾,美丽的小姐。”

“好的,宋先生。”

于是……宋昊然拍拍屁股就直接闪人了。

毫无疑问,这是身材和容貌都十分出色的女人,并且目送秋波——她甚至还是亚洲人种,十分符合国人的审美标准。

“先生,我可以坐下吗?”女人坐了下来,吐气如兰,“我叫甘红。”

洛老板点了点头,同时好奇这女人的口音:“听你的口音?”

女人眼角含春,轻咬着自己的嘴唇,然后从桌子低下取出了两个杯子,有意无意地朝着洛老板更贴近了一些。

“我父亲是越/南人,我母亲是泰/国牙人。”甘红微微一笑,动作娴熟地打开红酒瓶子。

“宋先生和你说什么了吗?”洛老板好奇地问道。

甘红轻声道:“好好地招待您,让您满意。无论……”

她略微俯下了身子,领口处一道迷人并且深邃的线条隐约间浮现,声音更加的温柔,“……任何事情。”

“任何事情吗?”洛老板点了点头。

“任何事情。”甘红温柔得像是只存在于古代的女奴一般。

“那就睡吧。”洛老板点点头。

甘红一怔,随后反应过来,接着抿嘴笑道:“先生,您真的很直接呢……那么,您想要怎么睡呢?是在下面呢,还……是……在……在……在……”

甘红头一低,便直接昏睡了过去,洛邱摇摇头,手臂往外略微一摆,甘红的身体便被送到了过道旁边的座位上。

“甘姓的话,应该是越/南的一个大姓呢。”

熟悉的声音响起。

把甘红处理之后,才刚刚打开书本的洛邱便听到了优夜的声音。老板把书本合上,抬起了自己的视线。

车厢过道上,女仆小姐穿着一身乘务员的装束,推车一辆餐车。从许久之后,洛老板就隐约地知道女仆小姐有换装的爱好。

比如说,到了别人家的实验室,还会穿上白色的大衣,说这样会显得比较符合环境。

“先生,下午茶时间,请问您需要什么吗?”

若然不认识的话,大概只会把她当中是这列车上的一名负责招呼头等舱的超高素质乘务员了吧。

洛老板莞尔一笑,倒是配合,“你们这里有什么?”

乘务员小姐微笑道:“cupuacu沙拉和烟肉卷,饮料的话有特制的水果茶,或者依帕内玛咖啡。”

乘务员小姐一一地把精美的银色餐盖打开,然后用两种不同的杯子分别到处了水果茶和咖啡,最后还用一个普通的玻璃杯到了一杯清水,一一地摆放在了洛老板的面前。

餐巾,餐具,也接着一一地摆放好。

“先生,请慢用。”化身为乘务员小姐的女仆小姐此时微笑着点了点头,随后便推着餐车离开。

“坐下吧,既然来了,就陪陪我。”洛邱吩咐了下来。

本来,这里面的分量,就是足够两人食用的分量。见这位伪装的女仆小姐姐坐在了桌子对面的位置上,洛邱才好笑问道:“我记得我是早上才离开的?”

“但是主人不是说,让我现在可以全权打理店内的事情吗?并且,主人也要求我要记得安排好用餐的时间,尝试最美好的味道吗?”

“嗯……然后呢?”洛老板有趣地问道。

女仆小姐轻声道:“与您的共餐,才会是值得我记下的味道。”

把餐巾打开放好,洛邱才含笑地点了点头:“我的那位叔叔,应该没有这么快回来的……嗯,厨师小姐,不打算给我介绍一下这款烟肉卷的做法吗?”

“乐意至极。”

列车跑在了轨道上,轰鸣的声音其实富有节奏,午后的阳光在窗帘下晕开为了斑驳的光块。

飞掠的青葱。

悠闲的时间。

还有静静睡去的……原来的那位乘务员甘红小姐。

……

宋昊然从后面的车厢的服务台处,拿来了一倍灌装的咖啡,一路上经过了好几节的车厢之后,才找到了奥尼与Lluvia两人。

他们早一步到来,此时正坐在了一个卡座出,卡座里面此时还坐着另外一名年纪稍大的的男子。奥尼就坐在了他的旁边。

见宋昊然过来,奥尼才站起了身来,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借一下,我想要上个洗手间。”

宋昊然耸耸肩,让让开身让奥尼走过,自己则是坐了下来。他看着里面的男子,淡然道:“我有点累,不介意我在这休息一会?”

这男人随口道:“随便。”

宋昊然此时似在搭讪,“这位先生是什么职业呢?”

男人目光有些闪烁,似乎紧张,但声音还算是镇定……或者刻意的从容,“肉食品,一点小生意,你呢?”

“我开农场的。”宋昊然颇为得意道:“我们农场的牲口,每一只都是用最好的饲料喂养,定期做检查,打防疫针,证件齐全,当然价格方面要稍微贵一下。但绝对物超所值。”

“是吗?”男人点了点头,“包送货吗?”

“没有什么服务是钱买不到的,只要加钱,哪里都能送。”宋昊然笑了笑:“当然,如果是上太空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了。”

“怎么算?”男人接着问。

宋昊然淡然道:“那就要看你想要的是牛肉呢,还是羊肉呢,还是猪肉了。”

“牛。”

“数量呢?”

“一头就够,宰干净了,弄齐全证件和手续,然后冷藏好。”

“地址呢?”

“给。”男人掏出了一张卡片。

“我们农场的规矩是先付一半的订金,没问题吧?”宋昊然收好了卡片。

“可以。”

这时候,对面的Lluvia则是若无其事地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从这里离开——但是离开之前,她却从桌子低下取走了一个黑色的公文包。

不久之后,奥尼走了回来,看着还坐在了自己位置上的宋昊然,才皱着眉头道:“哥们,这是我的位置!”

“抱歉抱歉,买不到坐票。”宋昊然连忙站起身来,道歉道:“要不,让我坐对面好了?我看那位小姐也是走开了,不如让我多坐一会?”

“滚!”奥尼挤出了凶神恶煞的脸。

宋昊然连忙站起身来,“OK,OK,EASY!EASY,MAN!我这就走OK?”

也没有人在意。

因为许多人也是这样,买不到坐票而只有站票,便流动式地寻找那些空的位置。

……

……

宋昊然回来的时候,那位名为甘红的乘务员小姐刚好从头等舱的车厢内走了出来。

她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神色似乎有些疑惑。

宋昊然诧异地看着她,然后眨了眨眼睛。

甘红则是摇了摇头,咬咬牙道:“对不起,少爷,我好像睡了……”

“还真的睡了?”宋昊然又眨了眨眼睛,“这小子,还看不出来吗,真的睡了啊?不错嘛,胆子够大的……看来开枝散叶是有些希望了。”

“少爷,其实……”

“好了,行了,你先去忙吧。”宋昊然直接摆了摆手,“回去领赏吧。”

“不是,少爷,其实我……”

“走吧走吧。”宋昊然继续挥手,直接便推开了门走了进去。甘红见状,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误会,但也不好声张,便悄悄地离开。

宋昊然走回到了座位前,拍了拍洛邱的肩膀,“怎么样,美好时光?”

“算是吧。”洛老板笑了笑,便又低头看起了书来。

宋昊然暗骂了一声:闷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