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七十二章 把最好的给你

第七十二章 把最好的给你

宋老爹是传统的人,但似乎并不代表他不能够接受新潮的事物。

古板的家长应该很难接受自己的孩子染成宋樱这样的发色——对于,她是连修长的眉毛也染成了相同的颜色。

“见过了?什么时候?”宋老爹很好奇宋樱和洛邱之间的见面。

宋樱此时坐了下来。八仙桌只有四张的凳子,但却有五套的碗筷。

宋樱的凳子被安排在了洛邱的右侧,而洛邱的左边才是宋昊然——当然,八仙桌足够的宽敞,坐下的人并不会觉得拥挤。

宋樱坐下后坦然道:“我听说寒舍来了一位贵宾,所以从外公你那拿了点茶叶过去招呼。”

洛邱此时微笑道:“宋小姐还给我讲了一下君山银针的典故。”

“哦?是吗?”宋老爹呵呵以一笑,看着洛邱道:“你别看这孩子有点离经叛道的样子,但是冲茶的功夫学得还不错。”

“只可惜有人牛嚼牡丹,不懂得欣赏了。”宋樱微微一笑。

洛邱倒是不怎么生气——他确实不懂得欣赏,其次这位初见面的宋家小姐虽说有些争锋相对的味道,但是比起某位开宠物医院的真龙初次见面时候就打算动用武力的情况要好得多。

“是啊,有些浪费了。”洛邱点了点头,“我不会品,只是感觉味道还可以。而且宋小姐冲茶的时候,也很让人赏心悦目。”

“谢谢。”宋樱落落大方地道谢了一句,便浅笑道:“那我就当这是赞美的话了。”

宋昊然很容易就差距出来宋樱这时候展露出来的一丝敌意,他颇为尴尬地在洛邱和宋樱间来回地看了一眼,接着又无奈地朝着宋老爹看来。

手心是肉手背是肉,虽说洛邱是才找回来的宋家嫡系,但他对于自己已故姐姐的孩子也是打从心底里溺爱的——本来,宋昊然的年纪就比宋樱大不了多少。

虽说辈分上是舅舅和外甥女的关系,但相处模式更像是兄妹间的感觉。

宋老爹此时又呵呵一笑,看着洛邱问道:“洛邱,你觉得小樱好看吗?”

洛邱想了会儿,随口道:“樱小姐应该是完全符合大众审美观的美人。”

宋老爹眯着眼道:“我问的是你。”

洛邱朝着宋樱看来,黑白色的世界里面,那团藏着生命光辉的灵光变幻不定,洛邱便轻声道:“很特别,散发出一种让人着迷的光彩。”

宋昊然听罢愣是张了张口,似乎第一次认识洛邱似的。宋樱则是皱了皱眉头,总感觉在洛邱视线之下,自己下意识想要找个地方躲去。

但是……她忽然有些不安,宋老爹的这些问题,实在是太敏感了,几乎是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宋老爹心中的某种盘算。

“那就是喜欢?”宋老爹目光一亮,紧接着追问起来。

宋樱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紧张却没有外露,但也同时无比集中着自己的听力。

“我喜欢美丽的东西。”洛邱轻声道:“但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你会没有女朋友的……宋昊然下意识揉了揉眉心。

宋老爹点了点头,却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欣赏是一件好事情……时候不早了,老五,上菜吧。”

“好的,老爷。”

五叔轻击了几下手掌,然后一群的女佣,左右成排,各自五人,没人手上都捧着一份不同的菜品,以此上菜。

五叔则是为每个菜品介绍着,“火腿笋汤,用的是上好金华火腿的火方以及干笋煨制,汤底则是用老母鸡,白菜,干贝以及老参熬制而成。火方滋味甘醇,而笋干则鲜。《汤头歌决》也云,‘独参功擅得嘉名,血脱脉微可返生;一味人参浓取汁,应知专任力方宏’……”

“这是‘茄鲞’,用切成片状腌醋的茄子干,再配以各种鸡枞,香菇等七种菌类、五香豆腐干、冬笋、以及干果拿香油和调味料拌匀,‘茄鲞’味道咸鲜,有浓郁的糟香,略带回甜,色泽光艳。另外这道菜出自《石头记》,刘姥姥参观大观园,是描写最细致的一道菜。”

“这是……”

九道菜品,足足用了十多分钟才逐一介绍完毕……大概这是享受美食之前的必要准备。宋家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传统,洛邱此时不禁想起了任紫玲。

如果是她在的话,大概不会理会这么多,而是上一道菜就直接夹一口塞入嘴中了吧。

上最后一道菜的时候,宋老爹忽然站起了身来,亲自从佣人的手上取过一个坛子,然后放在了八仙桌的中央位置,他看着洛邱道:“佛跳墙,刚好十道菜,取十全十美的意思。”

洛邱点了点头。

宋昊然此时则是说道:“洛邱,你知不道,我们宋家的人,一定要吃一次长辈亲手做的佛跳墙。”

洛邱好奇道:“祖上的规矩吗?”

宋老爹颔首道:“我给你说个故事吧。明朝的时候,有一户人家,家徒四壁。只有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母亲是在一家酒楼给人给人斟茶倒水的帮工。因为贫贱的原因,孩子从来没享受过什么,还经常遭人欺凌。十岁生日的那天,孩子的母亲很晚才回来,但是回来的时候,她却带回来了一坛用各种名贵食材做的佛跳墙。你猜这位孩子的母亲是怎么弄到这些名贵食材的?”

洛邱想了想道:“酒楼,是剩菜吗?”

宋老爹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剩下的菜。那天,一家大户人家给老人摆大寿,极尽奢华。但每一桌都有不少的剩菜。于是这位母亲就从不同的桌子上,给取了一点,装入坛子里面,然后带回了家中。”

宋老爹一直看着洛邱的神情,“这位母亲并没有掩饰这坛子佛跳墙的来历。她告诉这个孩子:这些菜做出来的时候,厨子是有试过味道的,所以第一个吃的人,其实也是吃了别人剩下的,你和别人的孩子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你也是富贵的人。”

“这孩子后来考取了功名,家道也渐渐发展了起来。他后来立了一个家规,那就是无论后代如何,是贫穷也好,是富贵也好,长辈必须要给自己的后辈亲自做一道佛跳墙。你知道,这又是为什么吗?”

洛邱道:“忆甜思苦吗?”

宋老爹摇摇头,然后正色道:“这是为了让后辈知道,我们会把最好的给你。不管这东西是怎么得来的,它都是我们所给予的,尽了最大努力给予。我吃过,你爷爷也吃过,昊然吃过了,宋樱也吃过了。我们宋家的人都吃过。唯独是你和你父亲没有吃过。”

说着,宋天佑便站起了身来,默默地拿起了第五套的碗筷,然后往碗中装了一勺子,再端放在了洛邱的旁边,然后才又往洛邱的碗中添了一勺。

“今天,我亲手做给你们吃,你陪着他一起吃。”

洛邱点点头,拿起了碗尝了一口,便闭上了眼睛。倾注了的感情很容易就在味蕾中化开,或许是宋老爹那故事的原因,又或者是身边多摆了一个碗的原因。

醇厚而浓郁的汤汁滑过,味道带来的记忆也随之闪过,那遥远时空中母子仿佛呈现在眼前。

在暗黄的烛光下,木桌子前,那位母亲也亲手地盛出了一碗佛跳墙。

她接着给孩子缝补衣服,他津津有味地吃着。

富贵很遥远,不过烛光带来的温暖就在身边。

洛邱忽然明白过来,他的祖父当年为宋天佑引开敌人时候的心情,也明白宋老爹数十年来一直找寻亲人的执着。

是一种传承。

几百年来,一代代地浓缩到了这一道佛跳墙上的精神。

上一代通过味道,在下一代身上留下的印记。

把最好的给你。

“很温暖人心的味道。”洛邱放下了碗,微笑着,同时落下了一滴眼泪。

寒舍不寒。

……

……

“衣服,床褥,全部都是新换过的,不知道习不习惯,先住着吧。”

饭后,宋老爹早早就离开了,他劳顿了正正两天的时间,准备了这一夜的饭菜,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是相当吃不消的事情,所以早早就休息去了。

或许,他还需要一个安静一点的私人空间,来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宋昊然把洛邱带到了一间别致的房间里面,然后伸伸懒腰道:“我也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休息好,明天一早会有人带你好好游览一下这个地方。”

洛邱点了点头,自个儿在房间中度过。

他坐到了书桌前,翻开了一本宋老爹让五叔送来的书,说是书,其实只有简单的几页,这上面上今晚吃过的这道佛跳墙的做法,据说是祖上一直传下来的,每个宋家人都要学会做这道菜。

这是孤本,一代代传下,字迹已经有些模糊了。

洛邱想了想,便取出纸和笔,缓缓地抄录下来。

不久之后,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洛邱把新抄写号的菜谱收好之后,便打开了门,看见的人则是宋樱。

“宋小姐找我还有事情吗。”

没有穿上那一身很能够勾勒她酮体曲线的旗袍了,头发也只是随意地披散在了身后,还有这沐浴过后的清香。

牛仔短裙与短袖衫,看着清凉,她此时正倚在了洛邱房间的门边上,见洛邱开了门出来,便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眼,方才淡然道:“挺会演戏的啊。”

“什么地方呢。”

宋樱冷笑道:“我外公是个特别重感情的人,尤其是对自己的亲人。不过,你也别以为在我外公面前随便说几句好听的,晒几点眼泪,装作一副乖巧的样子,就可以在宋家为所欲为,得到什么好处。”

“放心,我对宋家的财富没有兴趣。”洛邱微微一笑:“我只是为了了解一下我爷爷的事情,所以才过来的。”

“是吗?”宋樱淡然道:“不知道你真正了解过我们宋家的财力和势力之后,还能不能说这种漂亮的话?”

“这么晚了,看宋小姐的打扮,是打算外出吗?那我就不打扰了。”洛邱冷不丁道。

没理会宋樱的神情,洛邱便双手合拢了门。

但门即将关上的瞬间,一直洁白的手掌就横在了门缝处,洛邱问道:“还有别的事情吗?”

宋樱淡然道:“外公让我明天给你当导游,好好地游览一下。但是白天没有什么好看的,现在去吧。”

“现在?”

宋樱眨了眨眼睛道:“怎么,怕我吃了你?晚上,才能看到更多的东西……不过你要是不乐意的话,也没有问题。明天我还是会给你在旅行社找个导游的,我你就别指望了,因为我手头上还有许多的工作。”

“好,那就麻烦宋小姐了。”洛邱点了点头。

“叫我宋樱吧。”宋樱淡然道:“怎么说你身上留着的也是宋家的血。你这种叫法会让我外公不喜欢的。”

“那我们去什么地方?”洛邱微微一笑。

“跟我来吧。”

……

……

宋昊然刚刚冲洗了出来,管家五叔就敲门而入,宋昊然披了一条毛巾便坐了下来,同时给自己倒了一杯龙舌兰,“五叔,有什么事情?”

“大少,樱小姐刚刚带着邱少爷出门了。”

“小樱?”宋昊然一怔,随后皱了皱眉头,“老爹知道了没有?”

五叔摇摇头道:“老爷累了两天,回到房间就睡着了,我没有吵醒他。不过,我已经叫了一队人跟上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宋昊然摇着手上的酒杯,叹了口气道:“我倒不怕有什么危险找上他们,就是怕小樱会吃点亏了。”

“樱小姐?”五叔不由得惊讶:“怎么可能。”

宋昊然笑了笑道:“别看我这刚找回来的侄子没什么脾气,很好相处。但其实这种人才是真正的油盐不进。今天老爹说了什么,我们心里有数,小樱有些反应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五叔道:“大少,有件事情我想要问一问您的……关于这位邱少爷,您是怎么看的?”

“原来你和小樱的想法不一样,担心的不是同一件事情啊?”宋昊然淡然道。

五叔皱眉道:“长子嫡孙,这可是老爷亲口说的……而且,老爷似乎也有意思打算亲上加亲……”

宋昊然摇摇头,看着杯中龙舌兰摇出来的漩涡,淡然道:“我宋昊然,难道没有了这份宋家的家产,就没有办法再打造一个宋家了吗?”

“我没有否定大少能力的意思。”

宋昊然笑了笑,然后看着窗外夜色:“人生还是有点挑战才不会无聊的……再说,他,或许还看不上宋家什么。”

“看不上?”五叔愕然道:“宋家可是……”

“大概是一种直觉吧。”宋昊然忽然道:“他看到的东西,或许和我们看到的东西……或许不一样。”

宋昊然忽然把杯中的龙舌兰喝了口,边把玩着身上佩带着的‘太阳神徽章’,自言自语道:“那眼神,真像是那条黑角巨蟒……”

¥¥¥¥¥¥¥¥¥¥

PS1:有延迟,才看见的,感谢书友‘羽颜丶’打赏的萌主。

PS2:向资本主义势力低头……

PS3:有加更,一定有加更……这几天重阳祭祖,比较忙,所以不是今天,明天(或许可以),后天(没门),大后天(应该可行)……

PS4:别扔大香蕉啊(抱头蹲防)……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