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八十四章 男女搭配,不累

第八十四章 男女搭配,不累

中午饭的时间,宋天佑差了五叔过来,让洛邱到大厅过去。

没过多久的时间,宋樱也走了过来,只不过已经换过了衣服,头发尚未干透,大概是才沐浴过。

“外公。”

宋樱亲切地喊了一声,然后坐了下来,对于同桌的洛邱却是不瞅不睬,俨然是当成了空气的存在。

按照宋家的规矩,主人进食的时候,下人只能够在旁伺候着,哪怕是五叔这样的元老,也只是安静地站在宋天佑的身后。

其实他们会在更早一点的时间进食完毕,或者安排在别的地方——比如甘红,此时就在隔壁的偏厅,和寒舍的众人一起。当然,那些大多数都是寒舍中的安保人员。

那边的气氛自是和这里不一样,只是这边的气氛也似乎并不太好。宋老爹人老成精,怎会看不出来宋樱对洛邱的无视?只是他也并不打算道破。

宋老爹几十年来苦苦寻找兄长的下落,耐性非常人可比,他只是笑了笑道:“人齐了,就开饭吧。”

直到宋天佑发话了,宋樱才动手拿起了碗筷,然后夹了一道菜送到了宋天佑的碗中,接下来才轮到自己——但是宋樱此时见洛邱毫无动作,便瞄了洛邱一眼。

很特别的目光,有些责怪的味道。

洛邱这才朝着宋天佑的碗中也夹了一道菜……印象中,给别人夹菜已经是许多年前。那时候他的父亲还在。

“洛邱不在宋家长大,没有这么多规矩的。”宋天佑此时微微一笑,“按照自己的来就好。”

洛邱点了点头,吃了一口面前的松子桂鱼,觉得味道相当不错,便好奇道:“这里的大厨叫做四叔对吗?”

宋天佑点点头道:“他是五叔的兄长,怎么样,还和你的口味吧?”

“酸度刚好。”洛邱点了点头。

宋天佑笑道:“老四的祖上曾经是御厨,还曾经给乾隆皇帝主持过满汉宴,确实有些家传的手艺。”

宋天佑也夹了一口松子桂鱼吃了起来,品尝道:“嗯,不错……”

他放下了筷子,看着洛邱道:“老四手上有不少家传的秘菜菜谱,以后你都会吃到的。”

“有机会学习一下就好。”洛邱欣然地点了点头。

这边相谈甚欢,宋樱觉得自己像是被遗忘了般,似乎有些不乐意……她就没想明白,这家伙为什么随口说了一句,就把气氛打开——明明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客套话啊?

宋樱此时再次给宋天佑夹了另外一道菜,然后道:“外公,你猜一下,我找到了什么人?”

宋天佑好奇问道:“找到了谁?”

宋樱此时正色道:“赌神,屠申义。”

宋天佑眉头一挑,本才拿起的筷子一下子又放了下来,讶然道:“真的找到了他?”

宋樱点了点头道:“而且想不到的是,屠申义就在我们这里,听说已经住下来好些年了,一直隐居在一座庄园里面,种葡萄,做酒。”

宋天佑沉吟道:“屠申义此人在十年前就销声匿迹,世界上不少的赌家都在寻找。没想到居然就在我们的眼皮下,还真是不识庐山啊……小樱,你和屠申义接触过没有?”

宋樱摇头道:“没有直接的接触,我怕突然的拜访会惹到对方的不快。另外我们的人也发现了一些也想要打屠申义主意的家伙,只是还不清楚是什么来历。”

宋天佑沉思了一会儿,“开年之后,两年一次的赌博大赛又要开始了吧。”

“时间已经定下来了,是三个月之后,但是地点还没有定下来。”宋樱此时沉声道:“去年我们的人以三千万的差距输给了钟家的四季赌场……外公,这次,我不想输。”

“钟家……钟老头。”宋天佑嘀咕道:“去年听说这老家伙快不行了,但是突然间又变得精神起来。我以为钟家会内乱,没想到平稳过度……这老家伙福缘不错,虽然儿子不行,但孙子孙女也当得上人中龙凤。”

宋天佑说着,便忽然看了洛邱一眼,却见洛邱平静无波地吃着东西,便忽然问道:“洛邱,有没有兴趣去见识一下江湖上的传奇?”

“赌神?”洛邱停下了筷子。

宋天佑便微微一笑道:“难得有这个机会,不如这样吧,你就和小樱一块,去请这位赌神出山如何?我们集团比较重视明年的大赛,也有需要赢的理由。如果能够请到屠申义出山的话,那就是帮我一个大忙了。”

洛邱还没有开口,宋樱便皱眉道:“我反对!”

宋天佑好奇道:“理由呢?”

“他……”宋樱沉声道:“外公……他虽说不是外人,但毕竟才来宋家,什么都不知道,我怕他帮不上忙,反而会添乱。”

宋樱很敏锐地扑捉到了宋天佑的意思……这是外公打算让洛邱入主宋家,而趁着这个机会送出的功劳。

宋天佑却道:“就当作是锻炼吧,而且我相信,有你在的话,不会出乱子的……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洛邱会接下来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总不能让他无所事事的。”

宋樱还打算反驳什么,宋天佑却挥了挥手道:“吃饭吧,菜要凉了。”

宋樱无奈地鼓了一道气,恨恨地朝着盯来,洛邱眨了眨眼睛……我貌似还没有答应啊?

……

……

同样是吃饭,有人享用精致的美食,有人则是在路上匆匆吃着盒饭,甚至有人因为工作繁忙而错过了午饭的时间。

也有些正在吃着特别的食物。到底有多么特别的……比如说,人的脏器。

进食的是一头奇怪的物种,因为它拥有三个狰狞的头颅。两个头颅正在分吃着新鲜的心脏,而正在撕咬着用爪子按住的鲜红肝脏的,则是它第三个头颅。

一袭黑裙的夏洛特从这只怪犬的旁边走过,三头怪犬却朝着夏洛特低声咆哮了一声,但是触及了夏洛特的目光之后,便瞬间就低下了头来。

那是阴冷和不满的目光……三头怪不想要被教做犬,所以选择了默默地拖着这具身下的女尸,走到了一角,继续撕咬起来。

夏洛特冷哼了一声,坐了下来,几头在空气中飞着的蝙蝠,此时联手送来了一杯猩红色的饮料。

夏洛特看着四周的暗影处……这些都是路西菲尔手底下的‘员工’。只是如今作为路西菲尔失踪,而原本的酒吧也在路西菲尔的力量爆发之后毁于一旦。

虽说现在已经重新找了一家代替,但至今都还没有开业。她用路西菲尔正在揍一个土著神灵当作是借口,暂时瞒了过去,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夏洛特打算用自己的水晶球占卜一下。

但此时一名带着摔跤头套的大汉却走到了夏洛特的面前,“夏洛特小姐,哈尔夫夫失踪了。”

夏洛特一下子停下了正在摸着水晶球的双手,疑惑道:“失踪?怎么回事?我不是让它寻找巴基的踪迹吗?”

摔跤头套汉子道:“是这样的,前日哈尔夫夫回来过一趟,不过当时您在休息,我没敢打扰。当时它说,已经嗅到巴基的味道了,准备追踪过去。但是已经过去两天,还没有回来。”

夏洛特皱了皱眉头,便直接捧起了手上的水晶球,缓缓道:“链接……傲慢之秘藏!”

这是一条摔跤头套汉子所无法看清楚的大门……所谓的傲慢之秘藏,其实是路西菲尔用来收藏她诸多仆人灵魂石以及一些秘宝的地方。

每一个‘员工’,都留有灵魂石在其中。

夏洛特此时皱着眉头道:“哈尔夫夫的灵魂石碎裂了……它已经死了。”

“什么?”摔跤头套大汉大惊道:“哈尔夫夫怎么说也是三星恶魔,谁能够轻易杀死它……难道说,这是女王陛下正在对付的那个土著神灵的帮手?”

“你先去寻找一下,即便是死亡了,也一定会留下什么痕迹。”夏洛特冷静地道:“总之,先找出哈尔夫夫最后消失的地方吧……你带着奇奇过去吧。”

奇奇,则是那头蹲在角落出撕咬着女性尸体的三头怪犬的名字。

正当夏洛特又感觉多了一件麻烦事情的时候,另一个不速之客此时却出现在了这家新酒吧的门外。

赫然是手上带着十枚泛着珠光宝气般光泽戒指,顶着一头飘逸黄金卷发的莫扎特……沃尔夫冈!

“噢,美丽的夏洛特小姐,很高兴又能够见到你。”

夏洛特颇为无奈地看着这个无论从什么地方看起来,都像是在说‘我很有钱’的家伙,不耐烦道:“我现在很忙,没有时间招呼你。”

沃尔夫冈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微笑道:“没关系,我只是来为路西菲尔殿下献奏的……今天已经是礼拜二了,夏洛特小姐。而且,多得路西菲尔殿下上周展现了她伟大的力量,让我在暴风雨中得到了灵感,我新作了一首末日之曲,很想让殿下试听呢。”

差点忘记这茬了……夏洛特揉了揉眉心,只好道:“那你来的不是时候了,路西菲尔目前不在这里。”

沃尔夫冈一怔,随后闭起了眼睛,然后疑惑道:“嗯……果然真是,风中的音符告诉我,殿下确实不在这里……也不在这附近。”

夏洛特一怔,连忙道:“你能察觉到?”

沃尔夫冈也忙道:“夏洛特小姐,你别误会。鄙人从来都没敢打扰过路西菲尔殿下。即便是找到这里,也不过是因为这里恶魔的气息而已。”

夏洛特心中一动,她给了沃尔夫冈一个特别的眼神,不久之后,二人便来到了安静的地方。

夏洛特这时候才道:“上周路西菲尔爆发力量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沃尔夫冈点点头,然后道:“敢如此大规模地在现世释放巨大的力量,也只有路西菲尔殿下能够做到了……实在是让我等羡慕啊。对了,不知道殿下为何如此?”

手下的员工可以不用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沃尔夫冈的情况却不一样……或许可以借助这家伙的能力找到路西菲尔现在在什么地方。而且,夏洛特相信,对方也不会推辞,毕竟沃尔夫冈需要给路西菲尔演奏足够的曲目,来完成当初双方的约定。

于是夏洛特便挑了当日一些重要的东西说明了一下。

听罢,沃尔夫冈却皱起了眉头,神情凝重:“虚空而来的银色锁链……甚至让殿下焦头难额?”

夏洛特却道:“哼,如果不是在现世,路西菲尔还有所顾忌的话!”

沃尔夫冈倒是认同地点了点头:“确实,以殿下的能力,真的爆发的话,那恐怕已经可以成为真正的末日降临,而不仅仅如此……只不过,这银色锁链背后的力量,也让殿下吃了点亏,也是不争的事实。嗯……银色的锁链。”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夏洛特连忙问道。

沃尔夫冈摇摇头:“我所知道的,惯常使用锁链作为武器的确实有……但事实上,他们恐怕不具有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的力量。关键是,那一战之后,殿下就全无音讯,那就更加的耐人寻味了。”

“路西菲尔肯定没有生命危险。”夏洛特肯定道:“不然的话,我们都会知道的……她很有可能是进入了某个迷失地带当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比较麻烦了。”沃尔夫冈道:“跨越不同的限界,在不同的次位面寻人可不是我的强项。”

“连你们超脱者也没有办法吗?”夏洛特皱了皱眉头。

沃尔夫冈微微一笑道:“只是各自的领域不尽相同而已……这样吧,等我回去次元的夹缝一趟,请一位朋友帮帮忙好了。空间的穿梭,没有比那人更加在行的了。”

“那我等你消息。”夏洛特点了点头。

沃尔夫冈随后取出一块奇怪的牌子,便在夏洛特的面前,倒退进入了一道撕裂的裂缝当中……

……

用叉子叉起来了一块炸成了金黄色的肉块塞入口中,巴基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我的这个下仆还真是挺有能耐的,这么快又给我找到了三个新人过来……”巴基用力地吞下了这块让他味蕾像是炸裂一样的炸肉,舔了舔嘴唇,“优夜小姐,看来用不了多久,我这里头的神国就可以真正的出现了吧!”

这是贝松先生的豪宅。

作为狂热的信徒,贝松先生甚至把自己的房间也让出来,供给了这位‘神使’使用,而自己则是和太太搬到了客房。

贝松先生的太太对此颇有微辞,但是在接受了‘神使’的祝福,感觉自己眼角的皱纹神奇的消失之后,就一点意见也没有。甚至在当天晚上,她趁着贝松先生睡着了之后,偷偷爬上了‘神使’的床。

对此,巴基是欣然接纳的,并且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在贝松太太的身上播下了荣光,然后相约这种神圣的行为,以后也会一直继续下去。

“这是好事。”优夜淡然地看了巴基一眼,“等人数达到一百个之后,我会帮你再造一场神迹,巩固他们对你的信赖。当你有一百名狂热的信徒之后,基础就算是打好了。”

巴基还能说什么呢?

当然是继续舔盘子啊……

说起来这两天女仆小姐都给他准备这种肉食,实在是不要太赞!

他感觉这两天的精神力修炼得特别的快啊!

巴基打了一个饱嗝,眼珠子上忽然染上了一抹幽幽的绿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