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章 这糖来得猝不及防

第五章 这糖来得猝不及防

文华街二巷中段,官方地图上的名字是如此。但是另外一个名字却更为的广为人知。

酒吧街。

这里是酒精还有迷浊所交缠的地方,也是藏着某些无法在日光之下现出原型的东西的地方。

开发初期一味求快的计划方案,让这里拥有了整个城市最为复杂的结构,暗巷丛生,宛如迷宫……没有熟人带着的话,最好不要深入那些霓虹灯光所照射不了的地方,即使你知道那些地方或许还存在着更为精彩,更能刺激神经的东西。

女人就是因为没有听朋友的劝告,所以现在变得异常的后悔以及惊恐。

不应该随便跟着陌生人就胡来的……过量的酒精让她的脑袋极为的晕眩,而极为暗淡的光线,也没有办法让她能够看清楚这个正在对她侵犯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甚至,这个可能并不是刚刚一起喝酒的那个男人。

她无力反抗,想要竭斯底里地求救,然而身体内的酒精却让她这会儿难以实现。

就在此时,女人突然感觉身体似乎轻松了很多很多,那个压着自己的沉重的身体仿佛已经消失了不见。

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道惨叫声。

她隐约之中看到了一道黑影出现……似乎是有什么人救了她。

好像是……消防员?

一个带着防毒面具的消防员?她看不清楚了,身体终于在酒精的作用之下,醉倒了过去。

莫小飞皱着眉头看着这个衣着暴露的女人,虽然穿着这样还在这种地方厮混惹来这种下场也是咎由自取,但相比起来,那个打算作恶的男人就更加罪大恶极。

“哼!这个社会,肮脏为恶的人真多啊。”

莫小飞抬腿朝着这个被他用念动力掀翻,撞到在墙壁之上从而昏倒过去的男人身上提了几下,便把他拖出了这条阴暗的小巷子。

这几天他感觉到自己的念动力变得越发的强力!

只要他的精神集中起来,他甚至能够让自己推起,继而在天空之上飞翔!少年心性,莫小飞好好地体验了一下这种‘超人’的感觉之后,就更为欣喜地使用着飞行的能力,方便而快速地穿梭在城市之中。

当然,他并没有暴露在人前的想法——就算是暴露,莫小飞也不打算暴露自己能够使用念动力的这件事情。

所以他悄悄地取出了父亲当年作为消防员时候的制服穿在了身上。

感觉很LOW吗?不,穿上父亲的制服,莫小飞只会感觉到能够源源不断地涌出热情!

不久之后,莫小飞提着男人趁着夜色来到了警察局大门的一则,直接把这个男人扔到了警察局围墙之内——当然,他并不会认为就这样把这个男人仍在这里,警察就会知道这个男人做了什么。

所以他拿着DV出动,防毒面具里面也带着耳塞听着《Nemo》,让自己成为出场自带BGM的男人,拍下了犯罪行为。

莫小飞从DV机上拔除了SD卡,装入了一个信封之中。信封上写着‘证据’两字,随后也一同扔入了警察局的墙壁之内。

莫小飞此时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可是就在此时,莫小飞却突然之间高兴全无。

他皱着眉头,看着一名青年从门口之中走出,然后很快地坐上了一辆轿车之上。

莫小飞没有觉得自己看错——这个青年赫然是之前被他扔进去警察局的人之中的其中一个!

莫小飞目光略微一缩,便翻身悄然地飞入了那围墙之中。

……

带着一身的疲惫,在关于修车房的凶手案的调查无果之下,马警官只能够郁闷地选择下班,也解放了手下的一群干警。

可当他正在停车场,打开车门的时候,却是被一股巨力推到了车门之上。

随之而来,马警官感觉到了自己的背包好像是正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以他的力气,愣是没有办法挣扎开来。

他面前地扭动自己的脖子,身后似乎有什么人。

“什么人!?”马警官顿时又惊又怒。

“为什么放了那个家伙?”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马警官皱着眉头,沉声道:“但是很明显,你现在的行为是在犯法!你的胆子出乎我的意料,这里是警察局!”

“哼!”莫小飞冷哼一身,他一手按着了马警官的背后,但确实念动力在压着对方,“别给我装糊涂,刚刚那个走出去的家伙,我明明拍下了他犯罪时候的证据!你们居然就这样放了他!”

马警官一愣,愕然道:“这两天一直往局子里头仍人的家伙就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谁不用你管,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马警官也是火爆的脾气,当下就怒道:“你是白痴吗?难道不知道有种叫做取保候审的程序?再说你拍下的东西是哪门子的证据?人家只是在说话,在讨论,但是什么都没有做过!”

“那些作案的工具我也带来了。”

“妈的!你是不是有病?那一袋子东西用了之后才叫做证据。”马警官用力地挣扎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心态,但很明显你他/妈的在做一些白痴才会做的事情!你以为你是什么人?超级英雄吗?你丫是电影看到了看得脑袋抽风了吗?“

“如果不是我,那个家伙就已经得逞了。”莫小飞也是气极道:“难道真的要等他犯案了,甚至杀人了,才抓起来吗?”

马警官极为不耐烦地道:“我说你是白痴,你果然是个一个白痴!懒得和你说!”

说着,马警官的后退猛然地后踢而出,莫小飞反应不及,被狠狠地踢中了肚子,一下子就痛极。

他捂着肚子几乎有种干呕的感觉,可是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马警官已经趁机地擒住了他的手背,反了过来,直接把莫小飞跪压在了地上。

“妈的!你想做英雄老子懒得管你,可你下次记得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打击罪犯自然有专门人来做,一切都要依法办事!你把人送来,还打得满身是伤,充其量只是滥用私刑!”

说着,马警官就打算伸手去解开那个戴在这个家伙头上的老式防毒面罩。

可就在此时,马警官只感觉到突然传来了一股庞大的力度,他的手一下子就松了开来。

只听得莫小飞一声的怒吼,却是直接把马警官推出,狠狠地撞到了轿车的车门之上。

嘭!!!

又是一下暴力的撞击!

看着这个警官那直接砸破了车门玻璃,口吐鲜血的模样,莫小飞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

“什么人?!”

听着闻声而来的吆喝声音,莫小飞心中一个激灵,飞快地逃离!

“快来人啊!马SIR受伤了!!救护车!!救护车!!”

……

……

“医生说你急性肠胃炎。”

任紫玲浑身无力地看着输液管点滴的速度,无奈道:“这要弄到什么时候啊……”

洛邱不咸不淡道:“这床位我缴费了,今晚就在这过夜吧。”

“好宝贝,妈就知道你懂事!”

洛老板直接扔了一个白眼,站起身来道:“我去给你倒点水。”

说起来,洛邱觉得自己和这家医院也算有缘,前后没有一个月的时间,已经到来了好几次。

拎着热水壶的洛老板经过一间病房的时候,忽然慢下了脚步。

病房里头,小男孩正在给小女孩读着故事书里面的内容,是灰姑娘的故事。

头上还缠着绷带,脸色依稀苍白的小女孩一脸向往。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是悄悄地跑出来的哦?还有,护士姐姐说你才刚刚醒过来没多久,要多休息!”

“江离哥哥,我长大了也要做新娘子!我嫁给你好不好?”

“不要!”

“为什么?”

“因为我长大了以后要做医生!像我爸爸一样,救很多很多的人!”

“那……那我也要做医生,和你一起救很多很多的人!”

“好呀!那我们打勾勾!”

“打勾勾!”

洛邱并么有继续看下去,捧着水壶便悄然离开。

现在的孩子果然是虐狗专业户啊……

但是。

不用知道这种承诺是否能够直到以后,也不用知道他们今后的路是什么模样。

他们打着勾,相互微笑,就已经十分美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