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二章 赋予梦想与将来之人(7)

第九十二章 赋予梦想与将来之人(7)

正常的考试并没有花掉阿诺多少的精力,因为在考试之前他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

他甚至提早完成了试卷的内容,但是他并没有提早离开考场,而是伴随着其他考生一起离开。

本来按照原定的计划,考试完毕之后,阿诺就会和海利互换身份——甚至昨晚对海利审问之后,阿诺还是保持着这种想法,因为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监控波斯顿为首的整个团体的发展。

但他却临时改变了主意。

不确定的因数实在太多,另外考虑到海利现在的精神状态,阿诺也保不准海利会不会突然失控,况且海利的手掌还受伤了,这方面也不好强行解释……所以,阿诺打算身份互换的事情暂时缓一缓。

本来,接下来的几天就还有另外两场的考试,所以阿诺索性打算这几天就这样度过去,同时也方便自己对卡罗琳的直接监管。

不仅仅在送给卡罗琳的手机上装上了追踪器,甚至还安装了监听的软件,所以才刚刚离开考场,阿诺就拿起了手机,看看这段时间内卡罗琳有没有和外界进行联系过。

不过让阿诺失望的是,卡罗琳显然没有联系过任何人——甚至一个电话也没有打出过。

不过阿诺拥有很好的耐性,所以他并不急切……缓慢,代表着拥有更多的时间进行部署,能够将不可控的因数,渐渐地剔除掉。

“卡罗琳,我已经考完试了。”阿诺此时直接与卡罗琳取得联系,“我马上就回来,你肚子饿了吧?想要吃什么,我给你带点回来……好,等我一会吧。”

阿诺很快地就走下了教学楼的楼梯,走入了人群当中。

此时,人群中一名也从考场出来的女孩看见了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便连忙地走了过来,她似乎打算喊住阿诺,只是阿诺很快就走入了人群当中,不过几眼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珊菈,发生了什么事情?”

很快,就有另外一名男人走到了女孩的身边,亲昵地搂住了女孩……珊菈的腰,关心地问了起来。

名为珊菈的女孩摇了摇头,随口道:“没什么,看见一个品尝很少能碰到的熟人,所以打算问点事情,不过一会儿就看不到了。”

男人也不在意,他只是点了点头,便考虑着接下来和女孩去吃饭的地方。

珊菈听着男人的建议,脸上渐渐有了笑容,两人徐徐离开——假若卡罗琳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位叫做珊菈的女孩,她已经见过一次,因为珊菈赫然就是那张照片上,与卢卡斯十分亲密的女孩。

……

卡罗琳依然还在403寝室中无聊地玩着小鸟……游戏,等待着‘阿诺’回来。

不过她还没有等到‘阿诺’回来之前,却等到了一阵急速的敲门声,这让卡罗琳突然紧张起来——如果是‘阿诺’,自然是直接开门进来的。

但卡罗琳很快就放松了下来,因为敲门的家伙从门缝处送入了一张纸条之后,就很离开。卡罗琳看了一眼字条上的内容之后,便确定了这离开的神秘人的身份:403。

只是当卡罗琳看见纸条上的内容的时候,却陷入了为难当中。因为403在字条上写着的让她接下来的下一步的行动,让卡罗琳感觉略微的卵痛。

“堕入爱河”

堕入爱河?

卡罗琳愣了愣,这是让自己施展美人计之类的意思?

卡罗琳倒是不怎么抗拒出卖色相这种事情,关键是——在她人生的十九年之中,她根本不知道相爱是什么。

相爱,不是做/爱……做/爱的话,她保证自己一定是大师级,但是相爱的话,她只能够算是菜鸟,并且还是菜鸟中的战斗机。

卡罗琳翻了翻白眼,然后直接把这张字条撕成了碎片,然后用马桶冲走,就像是冲走狗屎一样,并且朝着马桶内的漩涡比了一个中指。

此时,寝室的门正常地打开了,卡罗琳听见了声音,便急茫地走出,看着‘阿诺’提着一袋子的食物走了回来。

她忽然走到了‘阿诺’的跟前,然后一手搭在了‘阿诺’的肩膀上,歪着头道:“嘿,伙计,要不要和我来一约会?”

“嗯?”阿诺露出了极为不解的神情。

卡罗琳却打着哈哈道:“其实是因为太闲了,所以想要出去走走,就像是你昨天带我出去的那个化妆舞会一样。你昨天不是说挺安全的,不行了吗?”

阿诺心中暗道了一声海利这个净找麻烦的家伙——因为外出,等于可变因数的增加,哪里有只是呆在寝室当中来得稳定?

只是考虑到卡罗琳完全可以趁着自己出门的时候,也悄悄溜出去的关系——等下,她为什么要突然提出外出的要求呢?难道是有什么行动……那张银行卡的真相?

阿诺略一沉思,便点了点头,“好,你想去什么地方?”

卡罗琳却翻了翻白眼道:“拜托,既然是约会,当然是作为男人的你来考虑去什么地方啊!反正最终站都是时钟酒店之类地方的不是吗?”

约会=打炮。

这基本上就是卡罗琳的认知了。

阿诺只好看了看时间,然后点头同意道:“那好吧,下午有时间,我们吃过东西之后再出去吧。”

……

但事实上,阿诺所安排的地方,基本上都是大学内情侣常常去的地方,不是说这些地方的气氛不好,但卡罗去总有种这些约会的地方,有那么点教科书式的味道……这家伙,该不会也不懂得怎么泡妞吧?

卡罗琳看着这个家伙,需要自己善意的提醒之后才懂得应该去买点水回来之类什么的……这家伙真的做过牛郎吗?

利维亚当初是怎么被这家伙给搞上手的?

顺便一提,他们这会儿正在这大学内的一处大堂当中——这是诉说这所大学历史的地方,收录了许多这所大学建校以来的名人啊,杰出成就之内的展览室。

阿诺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的,但卡罗去却感觉异常的无聊,但又不得不强颜欢笑的模样——或许,因为是在扮演的是书呆子的角色,所以‘阿诺’才这样看起来像是个书呆子?

这对兄弟实在太厉害了,不管是从403那里知道的阿诺在背后控制一个犯罪团伙的事情,海利此时饰演‘阿诺’时候的演技,都然卡罗琳感觉到,这个世界都欠了这两兄弟一座小金人啊。

咦……这是什么?卡罗琳目光忽然停在了一处展览台上。

“怎么停下来了?”阿诺此时看见卡罗琳突然停了下来,便走了过来,“感觉无聊?”

“哦……不是,只是有点好奇这老头是谁而已。”卡罗指着展览台上的东西,许多的照片,奖杯,以及一座铜制的上半身雕像。

阿诺推了推眼镜,看了一眼道:“这是费兰奇博士,是我国十分杰出的科学家。从前,他是这所学校的教授,后来能力太杰出了,所以被邀请到了国家科研院当中,不过也一直保留了学校的职称……后来听说发生过一次重大的事故,让这位费兰奇博士消沉了许久。嗯……似乎有最近有听说过他要回来担任荣誉院长的事情,但我倒是没有见到过。”

卡罗琳心想你这个散货不上课的死牛郎,能见到就怪了。

不过,原来那天在人工湖碰到的老头,来头原来这么的大啊……自己也算是见过真正名人的人了。

“所以?”阿诺忽然看着卡罗琳。

卡罗琳一愣,好奇问道:“所以……所以什么?”

阿诺道:“会不会感觉太无聊?”

阿诺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卡罗琳的举动,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也没有在整个过程中留下疑似暗号的东西……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她不过是困得太久,单纯只是想要出来走一走散散心?

卡罗琳倒是摇摇头,“不无聊啊,反而是感觉挺有趣的。看着这些人,就感觉在看着另外一个世界一样……一个,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卡罗琳倒是有感而发的这一番说话……在这个城市的最高学府当中,无论任何的地方,都透露着与她的格格不入。

他们所拥有的朝气,是卡罗琳既害怕却又羡慕的东西。

“你想改变?”阿诺忽然问道。

卡罗琳张了张口,她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印象之中,也并没有谁问过她类似的问题。

她几次欲言又止,最终摇了摇头,给出了答案:“我不知道。或许……或许是没法改变。”

“或许,只是你不敢走出第一步。”阿诺也摇了摇头。

卡罗琳陷入了迷惘当中,对接下来的事情没有了心思,便说了一句:我累了,回去吧。

……

……

已经过去十个小时,从费兰奇博士的身体经过精密的检查之后。

医院方面成立了一个专家系小组,针对费兰奇博士的病症进行了漫长而艰难的讨论,奥菲先生全程参与着。

正因为有着这位国家的大人物在场,所以讨论会上的这些专家们一个个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简直比当初考取医生执照的时候还要卖力。

讨论会上,各个专家们挣扎得面红耳赤,可始终无法拿出一个可行的,能够说服所有人的方案。

“我离开一下。”奥菲先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心急如焚的他并不想继续在这场讨讨论会上浪费时间。

他走到了会议室外的走廊处,满脸疲态地坐了下来……费兰奇博士,他的父亲,生命每分每秒都在消逝当中,这对于亲属来说,是漫长而又折磨的心灵折磨。

“先生,你果然在这里。”

“芭拉,你过来了。”

这位一直照顾着自己家庭的菲籍女佣十分的尽责,此时用保温瓶给奥菲先生带了一些食物过来。

“先生,明天路易斯要放假了,你说这事情……”芭拉坐了下来。

奥菲先生皱了皱眉头,最后沉默地摇摇头,“就说出差了吧,这两天你也别过来了,留在家里照顾好路易斯。”

“好的。”芭拉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此时却传来了一阵急速的脚步声。

那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青年,大概而是二十七八岁的模样,青年远远地叫喊了奥菲先生一声。

芭拉认得这个青年,记得他好像是奥菲先生在工作上秘书,有见过几次,于是芭拉就十分识趣地站了身来,说了一声之后就回去病房照顾费兰奇博士去了。

“有什么事情?”奥菲先生看了一眼自己的秘书。

即便是发生了费兰奇博士这件事情,奥菲先生也没有请假——并非他不愿意请假,而是在他这个位置上,基本上是没有休假的说法。他休息,甚至需要总统先生的同意,申请还十分的麻烦。

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够通过手机之类的,来对日常工作进行安排,一些可以放手让下面的人跟进的,也统统交了出去。

秘书此时坐了下来,关心道:“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过来看看长官还有博士的情况,大家都十分关心呢。”

“有心了。”奥菲先生强颜欢笑了一下,然后才吁了口气道:“我撑得住的。”

“那些专家讨论有结果了吗?”秘书此时好奇问道。

奥菲先生摇了摇头。

秘书此时也直接叹了口气,一脸无奈道:“如果这世界真的存在神迹就好了,博士这一生贡献这么巨大,为什么就没有得到眷顾呢?”

奥菲先生摇头苦笑道:“这世界哪里来的神迹,我们是相信科学的人。”

秘书此时尴尬地笑了笑,安全部本来就是崇尚高科技的部门,但是他忽然想起了这两天的一份报告,也忍不住口道:“这可未必,前几日还真的有人看见神迹了。”

奥菲先生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当然,他不是对神迹十分存在感到兴趣,只是单纯地想要知道一些别的事情,用来分散一下自己此时凝重的心情。

秘书大概也知道奥菲先生的想法,于是便道:“说起来是那天剧院悼念会了。听说又一个自称是神灵使者的家伙,把一个胸膛中了枪的富商起死回生了……哦,对了,这里有一份当时路人拍摄到的影片,不过有点模糊就是了。”

说着,秘书便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在奥菲先生的面前,播放了一段不停摇晃的影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