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五章 ‘魔鬼’的交易(1)

第九十五章 ‘魔鬼’的交易(1)

当费兰奇博士手上拿着的一块模型组件突然之间从手中滑落的瞬间,一切仿佛静止了下来。

好像突然变成了灰,没有温度的灰色,又像是爆炸之后的瞬间,一切的声音都被淹没了过去。

费兰奇博士缓缓地倒在了地上,像是失重。

世界在放慢,他的身体一顿一顿,最后才躺在了地上,冲击让他的脸颊抖动了一下,奥菲先生此时伸出了手,却没能抓住。

“爸!”

“博士!!”

众人呼喊的声音如潮水涌来,一切又再变得光彩夺目,研究室内的灯光白亮如昼,明媚,恰似太阳。

费兰奇博士看着头上的灯光,瞳孔内晕开了一圈的光彩,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他们不愿意让费兰奇博士的生命就此消亡,想要在最后的一刻也试图对费兰奇博士进行抢救。

城市的交通再一次变得拥挤起来,但一条通往医院的道路却异常的顺畅。

手术室的门外,不仅仅有奥菲先生,还有科研院的院长以及一群着急的研究员们。没过多久的时间,费兰奇博士的另外一名老伙计,科技馆的馆长马修也闻信赶了过来。

馆长马修的关系与费兰奇博士,比他和科研院的院长还要亲密许多。马修才是费兰奇的至交好友。

他来到了奥菲先生的面前,沉默无语地拥抱了一下,用力地拍了拍奥菲先生的肩膀,给予一名长辈能够给予安慰。

“没想到居然还会发生这种事情。”

马修在奥菲先生的面前长叹了一口气:“那天……明明没有多久,他才带着小路易斯来到我这里参观。我还答应了他再一次和比利先生商量,他怎么能现在就倒下呢?我还没有说服比利……他为什么能现在就倒下呢?”

奥菲先生没有说话,满脑子只是费兰奇博士跌倒之后的那一抹笑容,心情反而比任何人都要平静一些。

看着走廊上满满的一行人,奥菲先生默然地走到了角落处,点了根烟——烟是从别人哪儿取来的,事实上奥菲先生已经戒烟了好长的一段时间。

他明白到,起初只是因为自己一个稚嫩的要求,才让费兰奇博士走上了这一条永无尽头的路上。

但是博士依然前行……或许,最初的他确实只是为了孩子的一句戏言,但伴随着这条路上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研究员的出现,或许他心中的那份执着,已经不仅仅只是为了一句对孩子的承诺。

他后来更加是背负了整个团队的生命。

奥菲先生忽然想起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的一句话:人类历史上任何的变革都不是一首田园诗,它伴随着眼泪和痛苦。

“真傻……”奥菲先生呢喃着。

说的是自己,说的也是费兰奇博士,说的也是那些奋斗在最前沿的人们。

“先生……”芭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医院,并且带着了路易斯,她有些害怕地看着奥菲先生,鼓起勇气道:“我想……我应该把路易斯带来的。”

奥菲先生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这孩子或许还没能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着四周的环境,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恐。

奥菲先生伸手抚慰着路易斯的脑袋,孩子一下子扑到了奥菲先生的身上,死死地抓住了奥菲先生的衣服。

漫长的等待过后,手术室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伴随着手术室门的打开,作为脑科专家,同时也是这次会诊的主诊医生缓缓地走了出来。

主诊医生解开了口罩,朝着作为家属的奥菲先生摇了摇头,满脸黯然之色——此时,即便是已经做过了心理准备的人们,听到了这宣判之后,依然觉得这是一个玩笑。

院长和馆长马修都仰着头,自然不是如释重负,只是顿觉生命之中忽然缺少了什么。

芭拉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止不住地留下眼泪,她为这个家庭工作已经好几年的时间,感情自然比旁人要深厚得多。

路易斯把头俯在奥菲先生的身上,始终不愿意抬起。

只是,奥菲先生却忽然拍了拍路易斯的肩膀,“孩子,不打算去跟你爷爷道别吗?”

小路易斯抬起头来,看着脸上尤自挂着微笑的奥菲先生……突然觉得,这是他所看见的自己父亲一直以来,最为难看的笑容。

他不知道怎样形容,之感觉这笑容好像是一张白色的纸,上面什么都没有。

医院方很快就宣布了死亡的时间……病者去世,除了病者的家属之外,已经没有旁人什么事情。

一些研究员开始在院长的安排之下黯然离开。

而院长也逗留到了深夜之后,终于也和科技馆的馆长马修一同离开,他们二人相约,找一个清静点的地方坐一会儿。

他们是去喝酒了。

他们说已经许久没有和费兰奇一起喝过酒了,说去费兰奇最喜欢去的那家小酒吧,说它一定还开着,说今晚两人要喝够三人份的酒,说费兰奇怎么就这样丢下了他们。

说着说着。

……

白色的床,白色的床单遮盖,那床单所覆盖着的身体没有任何的起伏。

在这安置博士尸体的房间内,奥菲先生默然站着,而小路易斯这时候靠在了奥菲先生的身上,时不时地抽噎了一下。

或许这只是一个梦,一个错觉,或许下一秒这床单之下的身体会突然出现呼吸的动作……奥菲先生如此想着。

没有人过来打扰奥菲先生与小路易斯对费兰奇博士的道别——许久许久之后,小路易斯因为太累睡着了过去,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

“先生,节哀顺变。”芭拉从奥菲先生的手上把小路易斯抱了过来。

奥菲先生长吁了一口气,便对门外等候的秘书先生吩咐道:“你送芭拉和路易斯回去吧,我还想在这里多呆一会。”

这个时候秘书没有强行上来阻止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长官,我送完芭拉女士和路易斯之后,就回来接您吧。”

奥菲先生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

他自己一个人坐在了停尸间的门外,搓揉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四周十分的安静,走廊上甚至连一个行人也没有,完全安静的世界。

应该是秘书让人安排的,封锁了走廊,没有让闲杂人等闯入打扰……虽然有些滥用职权的嫌疑,但此时奥菲先生并没有对此生气,也没有觉得这样是好的……只是单纯地,不愿意多思考什么。

隔着一扇门,里面是死亡的世界,而这个世界里面,费兰奇博士或许正在走远……奥菲先生脑袋靠在了墙壁上,目无焦距地看着走廊天花板上的灯光。

“嗯……我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突然之间,走廊响起了一道低沉的男人的声音——伴随着鞋跟和地板撞击时候所发出的富有节奏的声音。

因为安静,所以这说话的声音十分清晰,一下子把放空了思维的奥菲先生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奥菲先生看见了一个古怪的家伙:脸上带着随处可见的嘉年华面谱,穿着一件奇怪的服饰,有些像是教堂主教们做重要仪式时候穿着的白袍改过的样子。

这个带着嘉年华面具的家伙,缓缓地走到了奥菲先生的跟前,背负着双手,带着一点神秘的色彩。

这让奥菲先生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你是谁?”

这话才说出来,奥菲先生便心中一动,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秘书给自己提到过的一件事情——那个救治了中弹的贝松先生的视频。

“我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嘉年华面具背后发出了越发低沉的声音,“但,我可以驱走死亡。”

“装神弄鬼。”奥菲先生盯着面前这家伙一眼,瞬间拿起了电话。

但电话还没有接通,奥菲先生的电话却飞快地被人拿走——应该说,是从他的手上夺走。

动手的人并不是眼前这个带着嘉年华面具的家伙,而是不知道何时走到了他身边的另外一名男子。

这男人身穿着灰黑色的长袍,带着兜帽,像是从童话书中走出的男巫打扮——这家伙夺走了奥菲先生的手机之后,很快就把这手机关了机。

“你们想做什么!”奥菲先生猛然站下了身来。

而此时,越来越多穿着灰黑色长袍,盖着模样的家伙出现在奥菲先生的面前。

他们当中有人双手按在了奥菲先生的肩上,把他按坐了下来。

“来人!来……”

只是瞬间,奥菲先生便让这些奇装异服的家伙捂住了嘴巴——他甚至连挣扎都有些艰难。

那带着嘉年华面具的男人此时缓缓地伸手按在了奥菲先生的额头前,淡然道:“愚蠢的罪人啊,我宽恕你。”

一抹微弱的白光从他的手掌上蔓延,印在了奥菲先生的额头上——伴随着这微光的出现,四周的‘巫师’们纷纷发出了低语。

敬畏的,赞颂的声音。

奥菲先生在这瞬间感觉十分的糟糕——因为他看过太多狂热而又失去理智的宗教份子……这些家伙,显然就是某个宗教组织当中的‘信徒’们。

然而让奥菲先生感觉糟糕的却不止如此。

他此时感觉十分的良好,前所未有的精神,心中的忧郁像是瞬间被驱除了似的,甚至变得精神奕奕起来……就像是刚刚参加完了一个舞会般,心情愉悦。

但这明显是反常的。

“你……”

“我说了,我能驱走死亡。同时,也能够带走悲伤。”

说着,这带着嘉年华面具的男人便转身朝着停尸间的门走去,他身边的两名‘男巫’们为他打开了停尸间的们。

奥菲先生只听见这神秘的家伙缓缓道:“我知道你有许多的怀疑,但没有关系,我会用一次神迹,把你心中的疑虑统统消除,让你见到真正的超凡之光,明白生命的奇迹是多么的伟大。”

“你想做什么!!”奥菲先生一下子变得着急起来……这些人到底是怎么走进来的,无声无息?

奥菲先生的身体一下子被‘巫师’们给架了起来,并且送入了停尸间当中,所有的‘巫师’们此时也一同走入。

费兰奇博士的床前,‘巫师’们围着了一圈又一圈,神秘的嘉年华面具男人则是站在了床头前,而奥菲先生此时依然被几名‘巫师’禁锢着身体。

看了一眼此时奥菲先生惊异不定的神情,这位嘉年华面具的男人似乎十分的满意。他点了点头,然后掀开了费兰奇博士头上的床单,让博士那苍白的脸容显眼。

“你这是在亵渎死者!你这是在犯法!”奥菲先生疯狂地挣扎着,只是禁锢着他的人,力气却异常的庞大。

嘉年华面具的男人……巴基此时又瞄了奥菲先生一眼,也不说话,却悄悄地低下了头来,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

从袖子处,一张字条滑落到了巴基的手掌处,他瞄了一眼之后,便清了清嗓子,又沉声道:“啊……多美高贵的灵魂,你的生命却如此的脆弱……”

说道这里,巴基又沉默了片刻,然后又悄悄地看了一眼手掌上的纸条,接着才又继续说道:“……迷途的羔羊,我将会把你引领到新的世界,赋予你新的生命,给予你宝贵的时间……”

陆陆续续地奥菲先生听着这个神秘人不断地说着那些奇怪的说话……但不知道为何,却安静了下来。

让奥菲先生难以置信的是,此刻的他,竟是在心底中隐约地带着一些荒谬一般的期待。

“费兰奇!感受我神的荣光,然后以我神仆人的姿态,重临这人世吧!”

猛然,巴基一声高呼,双手高举,然后猛然抖动,最后双手有猛然地按在了费兰奇博士的胸膛上。

瞬间,停尸间内白光大涨。

此刻四周的‘巫师’打扮的人们,纷纷跪倒了在地上,朝着巴基进行了跪拜……已经没有人禁锢着奥菲先生,他们都被这一幕所震动着。

奥菲先生神情既惊恐又苍白,缓缓地走到了床前,看着费兰奇博士的脸……他猛然张了张口,却见费兰奇博士此时的眼皮忽然跳动了一下。

然后是博士的手指,也活动了一下。

奥菲先生不可思议地走到了病床的另一边,看着对面的嘉年华面具神秘人,又看着脸色渐渐变得红润的费兰奇博士。

终于,当费兰奇博士猛然睁开眼睛的瞬间,奥菲先生一下子失去了理智。

“奥菲……这是哪里……”

起死回生,就在眼前。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