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八章 谎言的世界(1)

第九十八章 谎言的世界(1)

因为‘瓦斯泄漏’而导致爆炸的关系,‘烈焰红唇’酒吧的所在地已经变成了一栋破破烂烂的楼宇——当然,这是对外宣称的。

天色有些阴沉,在毁坏一空的‘烈焰红唇’酒吧的地下室中,此时迎来了几道人影。

夏洛特,沃尔夫冈,以及用兜帽掩盖了脸容的诺亚。

在沃尔夫冈带着这位友人前来拜访的时候,夏洛特就有特意地想要观察这位超脱者组织内的人士。只是凭她如何的卖力,始终无法窥视对方的真容。

她只是知道这人叫做诺亚,除此之外一无所知。对于夏洛特来说,诺亚的存在有些诡异——好像是他人虽然站在自己的面前,却隔着了无数个世界……极致的遥远感。

“路西菲尔殿下到底遇到了什么……”沃尔夫冈打量着酒吧地下室的环境。

这里是路西菲尔力量宣泄的第一现场,也就是承受着路西菲尔力量最近的地方。沃尔夫冈从地上捡起来了一块大理石的碎片,只是手指才碰到的瞬间,整块大理石碎片便一瞬间化作了粉尘。

沃尔夫冈噢了一声,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手掌的尘埃,摇了摇头,然后朝着诺亚看来,“诺亚?”

诺亚点了点头,然后越过了沃尔夫冈与夏洛特,来到了这大战之后的地下室当中。他从衣袍中伸出了白玉般的手掌,五指微微张开。

有一本造型独特的封皮书浮动在诺亚的手掌之前,飞快地翻开,与此同时,从诺亚的脚底下开始产生了一圈圈的波纹。波纹扩散,一圈圈地覆盖了出去,扩散到了整个地下室的边缘。

只见整个地下室的环境开始急速的改变着……复原着!

碎裂的石块,烂掉的沙发……一一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夏洛特不由得发出了惊叹的声音,而沃尔夫冈却道:“这并不是让事物恢复,只是让时间回到了之前,只是时间的残留影响。”

也就是回溯曾经发生的事情,只是类似投影一样的技术——但即便如此,也足够让夏洛特对诺亚的惊异——如果不是对时间法则有所涉猎的家伙,自然无法做到。

这家伙,即便是在超脱者组织当中,恐怕也是特别的一员吧?

如此想着,地下室已经彻底恢复到了原本的模样——光亮,柔和,奢华以及充斥着让夏洛特迷醉的色彩,这里充满着她与路西菲尔的记忆。

忽然,地下室的大门打开,只见穿着一袭红裙的‘路西菲尔’与‘夏洛特’走了进来。

她们直接从沃尔夫冈等三人的身体穿行而过,最后来到了这地下室的中央地方,正在讨论着什么。

时间的留影!

此时,夏洛特对于诺亚的强大之前,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恐惧——如果连时间都能够窥视的话,那么对于这个神秘的家伙而言,这世界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夏洛特不由得一阵的紧张——可是紧张并没有过去多久,眼前时间留影的印象当中,‘路西菲尔’正把从沃尔夫冈那里得到的一页文书取了出来,正在和‘夏洛特’讨论着。

夏洛特暗道一声不好,因为她清楚地记得路西菲尔这时候应该是正在和她讨论着坑了沃尔夫冈的事情——而现在,人家正主就在这里。

夏洛特不由得悄悄地朝着沃尔夫冈偷看了过去,并且悄悄地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背后——然而就在这时候,诺亚却忽然挥了挥手,他手掌前的奇异之书瞬间翻看了一页。

眼前的时间留影,就像是快进了的影片一般,一下子就跳过了不少的内容,来到了‘路西菲尔’力量爆发的前几秒。

夏洛特不由得暗自松了口气……这诺亚快进了这一段,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因为不过是打算直接获得最重要的信息。

此时,时间的留影内。

“不知道你是谁,但要打我猎物的主意,不打算付出一点代价吗?”

当‘路西菲尔’说出了这句话之后,便是夏洛特记忆中的一幕……伟大的地狱女王,在这之后直接便吐了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这之后与夏洛特的记忆并无不一眼的地方,‘路西菲尔’开始泄漏她真正力量的一角,接下来,将会是‘路西菲尔’与那神异的锁链之间的比拼。

然而让夏洛特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此刻时间的留影中的画面,与她记忆当中发生过的事情,有些不一样了……

‘路西菲尔’消失不见了,那些神异的锁链也消失不见了!然而地下室却依然还在遭受到剧烈的破坏,‘夏洛特’也因为某种力量的冲击,而撞击在了墙壁之中!

“怎么会这样!”夏洛特不由得发出了一道惊呼的声音。

如果把眼前这时间的留影比作是记录下来的录影带的话,那么这份录影当中,‘路西菲尔’与那些锁链的存在,就好像是被人直接抠走了一般,变成了东西自己突然之间毁灭,变成了‘夏洛特’忽然撞击在了墙壁上的古怪印象!

对于这样古怪的印象,沃尔夫冈皱眉不语,而诺亚则是又挥了挥手,向前翻动了一下那本奇异之书。

时间的留影再次回到了‘路西菲尔’的吐血倒地之前,然后继续顺序播放。

即便是再次播放,接下来的映像当中,依然直接消失了‘路西菲尔’的存在。

“嗯?”诺亚发出了一道疑惑的声音,再一次对时间的留影进行倒带——然而,接下来的几次重复的操作之后,依然无法改变‘路西菲尔’被抹去的事实。

“嗯……”最终,诺亚把他的那本书给合上,然后沉默不语。

“诺亚?”沃尔夫冈等待了片刻,终究是有些按耐不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诺亚缓缓地道:“有人抹去了这一段事实……从时间的层面上抹去了。”

“神之禁区?会是谁?”沃尔夫冈忽然间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时间与空间,即便是在超脱者的组织当中,也是相当严谨并且重要的课题,那可是大部分的超脱者也无法触碰的领域。

他们把时间与空间称为禁区。

时间的禁区与空间的禁区,以及生命的禁区——这三个合称为三大禁区,最终被划分到了神之领域的范畴。

是真正定义上的神,而不是如今人类意识当中所能够认知得到的那些神灵。

“不一定是真正的神之禁区。”诺亚沉吟道:“比如我的宝石剑也可以做到类似的,只是宝石剑是用在切割空间上。所以,一些特别的根源秘宝或许也能够做到,甚至天生带有时间力量的个体,或许也可以。”

“夏洛特提到过的锁链,会不会就是这样的根源秘宝?”沃尔夫冈此时正色道。

然而诺亚只是给出摇头的答案,“在漫长的历史当中,我并没有碰见过能够操控时间的锁链……这里任何关于路西菲尔的痕迹都被抹去,这已经不是初涉时间禁区之物能够做到的。”

“也就是说,始终无法找到路西菲尔对吗?”夏洛特可没有心情去管这些,只是关心路西菲尔的去向,此时口吻多少带着一些不满——你沃尔夫冈不是口头上说的很厉害,可结果也不是一无所知?

“先离开这里。”诺亚冷不丁地挥了挥手。

沃尔夫冈倒是意识到了什么……超脱者时刻被世界意志所监视着,他们虽然用特别的方法让自己能够短时间内豁免世界意志的凝视,但却不是长久之计。

尤其是超脱者在主世界内动用了力量的话,就会大大缩减豁免的时间,所以超脱者以己身力量在主世界活动的时间是十分短暂的。

这次诺亚直接动用了‘空之书’的时间留影之力,恐怕已经惹来了世界意志的反应了……

沃尔夫冈飞快点了点头,然后便与诺亚急速离开了这个地方,甚至也不与夏洛特打一声招呼。

“等一下,你们这是?”夏洛特被这两人这一出搞得有些懵,愣在了原地。

却听见沃尔夫冈远远传来的声音:“夏洛特小姐,放心,我们很快会再来找你的。”

“什么玩意?”夏洛特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起来……这些超脱者,简直不靠谱啊,还不如用她自己的占卜术啊喂!!

夏洛特叹了口气,索性取出了自己的水晶球来。

然而此时,一名带着摔跤头套的壮汉却飞快地从废墟当中走到了夏洛特的跟前,摔跤头套壮汉低着头道:“夏洛特大人,我还是没有找到我哥哥和奇奇的踪迹,它们也消失了……”

“什么?”

另外一名摔跤头套壮汉与三头犬奇奇,不久之前让夏洛特派去去搜索失踪的一名三星恶魔,却不想它们前往之后,也失去了踪影——这让夏洛特感觉到了失态的严重性。

作为女王的路西菲尔失踪,如今手底下的恶魔也接二连三地消失不见,这让夏洛特突然有种感觉——好像黑暗中有什么在操控着般。

夏洛特咬了咬牙,忽然决然道:“你召集所有的恶魔回来,今晚我要进行血祭……我要动用大占卜术!”

摔跤头套弟弟此时一愣,张了张口,但却不敢反抗夏洛特的吩咐,只能快步离开。

所谓的血祭,就是以恶魔的生命作为祭品,大大地提高占卜准确率的一项仪式,就是不知道……这大占卜术能不能怼得过夏洛特大人天生自带的‘指路明灯’属性?

“总感觉前面是万丈的深渊啊……”

摔跤头套弟弟叹了口气,开始去召集这个城市藏着的恶魔去了。

……

……

淋浴用的喷头发出的水声盖过的说话的声音。

在403寝室的浴室当中,阿诺正在给波斯顿通话,因为这几天都要参加大学考试,以及随时保持对卡罗琳观察的原因,阿诺并没有与海利进行互换身份——但他不可能丢开波斯顿这个团伙不管。

阿诺十分清楚波斯顿这个团伙里面的人都是些什么人:这是一群自制力很差,脑袋不够使,很容易犯错的家伙。

阿诺不喜欢看见自己的努力因为这些家伙一时间的松懈而白白浪费。

目前,阿诺吩咐波斯顿团伙做的事情主要有两件,第一件就是暂时稳住浴盐售卖的事情,让那些势力雄厚的大佬自相查杀,己方则是暂时蛰伏,等待时机——事实上,阿诺已经在考虑是否要给这些大佬们制造一些矛盾,从而加快这些大佬们之间的实力消耗。

另外一件事情则是跟好卡罗律师的这条线。因为这边拥有一栋高级公寓专卖的财富,数目不少,卡罗律师打算骗走尼娅的救命钱,而阿诺则是打算黑吃黑,完全吃掉。

“这几天卡罗律师跑了不少地方,见了不少,看情况房产的买卖应该快要完成了。”

电话那头,给阿诺进行汇报的是派去跟着卡罗律师的‘大表哥’。

阿诺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又仔细地吩咐了‘大表哥’几句,这之后又给波斯顿打了一通电话,询问了一下海利目前的情况。

当知道海利这几天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的时候,阿诺没有说什么——海利有不轻的暴力倾向,不然当年也不会错手把二人的父亲误杀。

事实上,几乎没隔一段时间,海利都会犯病,所以只要把他关起来一段时间,让他的狂躁安静下来就好。

阿诺心想着上次在教室自己用刀插了海利的手掌一刀,其后有让他回想起来了当年不好的事情,对他的冲击太大,那么需要一段时间来平复也不是特别奇怪的事情。

所以他对着电话那头的波斯顿道:“继续关着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等他冷静下来再说。”

电话那头的波斯顿倒是随口地应了一句,然后忽然道:“老大,我们最近真的不卖药了吗?兄弟们最近花得多,剩下的钱快要坚持不住了,你看是不是……”

“我说了,暂时别卖。”阿诺皱了皱眉头,但知道要控制波斯顿这些人,不能够一味地用高压政策,所以便承诺道:“我知道了,等会我会给你转五万过去,你拿去分给兄弟吧。省着点花,接下来只要熬过这段时间,以后也不会愁什么,忍耐才是成功的关键。”

“知道了,阿诺老大。”波斯顿大哥有气无力般地应了一句。

阿诺随后又简单地吩咐了两句之后,才关掉了电话,接着他才开始洗刷一番,方才从浴室中走出。

此时,卡罗琳正从微波炉中捧着一盆苹果派走到了桌子前,见阿诺出来,便笑了笑道:“我这是照着菜谱做的,不知道味道好不好,你过来试一下味道?”

阿诺看着卡罗琳鼻子上还粘着的一抹面粉,便笑了笑,走了过来,“好啊。”

看着拿刀正在分切苹果派的卡罗琳,阿诺眯起了眼睛——他有些不清楚海利在扮演他的时候和卡罗琳发生了些什么,但很明显,如今的自己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卡罗琳对于‘阿诺’这个身份是存在相当的好感。

或许只是共患难时候临时产生出来的情感,又或者是卡罗琳为了能够得到更好的帮助而施展的手段——女性都喜欢用情感来捆绑着男人。

但不管是哪一种,现在的卡罗琳应该是处于依赖着‘阿诺’这个身份的状态……想到这里,阿诺便拿起了纸巾,拍了拍卡罗琳的肩膀。

在卡罗琳的诧异间,阿诺用纸巾为卡罗琳细心地擦去鼻子上的面粉。

此时校园广播却忽然响了起来,说了一则通知,内容是某某学院原定明天的考试将会暂时延迟一天,改为前往礼堂,参加一场纪念活动。

听到考试临时取消的事情,阿诺只是皱了皱眉头,倒是没有什么——毕竟现在海利的状态不稳定,而他还没有从卡罗琳口中套出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并不着急。

但卡罗琳却明显愣了愣。

因为她听到了广播中提到的这次纪念会是为了谁召开的……费兰奇博士。

那个在人工湖前和自己互相诉说自己惨况的老头……已经死了吗?

“卡罗琳,你怎么了?”阿诺却发现了卡罗琳的异动,不由得好奇地问了起来。

卡罗琳则是摇了摇头,“说起来,这是你的学院吗?我记得你其中一个学位就是机电工程系的吧?”

阿诺颇为无奈地点了点头:“是啊,居然还要点名出席,看来是不参加不行了。不过去悼念一下也挺好的,毕竟费兰奇博士的课,我也有上过几次,他确实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

“所以……你认识他?”

阿诺随口道:“也就只是邀请课而已,大课堂上见过的面,我们知道他,他不知道我们……不说这些了,让我尝一下味道吧,要冷掉了。”

卡罗琳给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然后叉起来了一块,送到了阿诺的嘴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