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十九章 谎言的世界(2)

第九十九章 谎言的世界(2)

烟与酒,喧嚣与刺激,在狂欢之中,波斯顿大哥一点一点地挪动着手上的扑克牌。

一种叫做百家乐的简易扑克牌游戏,同时也是最受赌徒们喜爱的游戏。

“庄赢。”

然而伴随着荷官无情的宣判,波斯顿大哥不得不泄气般地把面前的扑克牌都一扫而去。他在扔下了最后的筹码之后,便愤然离开。

毫无疑问,这一晚上的不仅仅毫无战果,甚至还输了个精光——其中甚至还包括阿诺老大才转账过来的五万。

“狗屎!”

波斯顿大哥狠狠地一拳打在了旁边的墙壁上,感觉无比的烦躁,现在他身上可谓是身无分文。

波斯顿大哥从这私营的赌场快步离开,但是离开的巷子里面却碰见了其余帮派的人正在兜售药品的场景。

波斯顿的出现,顿时让贩卖方的两名男子变得紧张并且凶厉起来,至于那购买药品的顾客,则是一阵惊慌,一下子就跑着离开。

“嘿,别紧张,我只是路过。”波斯顿略微地举起了双手。

“朋友,你刚刚破坏了我们一次生意,你知道我们损失了多少吗?”其中一名男子冷笑了一声。

波斯顿目光一凝,却是看见了地上的一个小密封袋子——这是那名慌张走掉的人落在地上的,奇异的蓝色粉末。

波斯顿只好暗道了一声倒霉,他知道这两个家伙在这里卖的到底是什么——因为,他本身也是这种药品的贩卖人之一,只不过因为阿诺的禁止,所以当初得到的那批货,并没有卖出多少。

二打一的局面,两名男子显然没有打算和波斯顿唠嗑什么,上来就动手一阵的猛揍。

只是波斯顿毕竟是自己团伙中最能打的家伙,不然也不会在阿诺到来之前一直多作为团伙中的大哥。

在花费了一些代价之后,波斯顿成功地把这两个家伙打到了在地上,并且还是倒地不起的那种。

波斯顿擦了擦自己的嘴角,这里破损了,流出了血迹。波斯顿狠狠地吐出了一口吐沫,吐到了其中一人的身上。

看着这两家伙倒地不起,波斯顿突然见邪念大作,直接把这两人身上的钱财,包括那些运送出来售卖的药品都统统洗劫,方才快步离开,三步并两步地走出了这条巷子。

然而,他才刚刚走出这条巷子,下一个瞬间却又飞快地冲了回来。

毫无疑问,波斯顿是一个十分残忍和大胆的家伙,于是他选择还是灭口……波斯顿眼中不停地闪过了狰狞之色。

他很快就把这被自己打昏过去的两人拖出了巷子,然后把停泊在附近的车子开来,车尾巷子中放着几个大袋子,还有麻绳等工具。

把人绑着,装入袋子,然后驾车离开,波斯顿驾轻就熟地来到了一处河边,然后在袋子中放入重物,最后把袋子推入河道当中。

做完这些之后,波斯顿已经浑身湿透,他喘着气,眺望了一下四周,因为已经是深夜的原因,附近应该没有人。

波斯顿最后看了一眼河道对面的一座钟楼——这是大学校园的建筑,是阿诺老大就读的那所大学。

波斯顿很快离开了这个地方,在回去自己的老巢之前,他点了一下抢劫得到的钱财——并不少,足有十多万,波斯顿不由得发出了愉快的笑声。

这样不仅仅可以把阿诺老大的五万给填回去,甚至自己还多赚了一笔——波斯顿老大暗自高兴着,同时拿起了也是抢劫而来的药品:浴盐。

波斯蒂拎起了一小包的浴盐,看了又看,忽然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这些东西,是如此的值钱……为什么现在不卖?

波斯顿目光渐渐起了变化,他双手捧起了抢到手的钱,还有这一些批浴盐……他知道,自己的老巢当中,还有更多这种东西。

“我应该卖掉它们的……狗屎阿诺!”

波斯顿一下子觉得自己想通了。

……

……

“……我们,深切怀念着费兰奇博士,他是如此的出色。”

学校的某一座礼堂当中,一名中年人正用着沉重的口吻,在做致辞。

礼堂舞台的幕帘上,此时正在用投影仪播放着费兰奇博士的生平。

礼堂二楼的角落上,忽然响起了说话的声音——当然,并不是引起全场触目的声音,仅仅只是低声交谈般的声音。

“噢,我讨厌这种形式上的东西。”

说话的人带着帽子与墨镜,并且在大热天里面还用围脖裹着了自己的下巴,只能够看见脸颊的一些地方——但毫无疑问,这人是一名老人。

而他的身边所站着的,赫然就是奥菲先生。此时,面对着对方抱怨的说话,奥菲先生只能无奈地道:“这是院方自发性的,老实说,就算是我,在情在理也没有任何拒绝的办法。”

“你永远都不知道,看着一群人在悼念自己是什么样的感受。”他伸手指了指那银幕上的照片,“我就站在这里。”

“父亲……”奥菲先生想要说些什么。

但他……费兰奇博士却摆了摆手,摇摇头道:“我还没有脆弱到需要你来安慰我的程度,我现在没有犯病,更加不用给我解释什么。”

说着,费兰奇博士有些复杂地叹了口气,带着了一些自嘲,“说起来也挺好笑的,我一生都在和科学打交道,如果硬要给我安排一个信仰的话,那么一定是物理学。但没有想到,最后我居然因为非自然的力量而活着。现在哪怕我清醒,理智,可始终无法消化世界观的改变……奥菲,或许你做了一件很错的事情。”

奥菲先生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前方银幕上的一幕一幕。学生和教师们正在回顾着费兰奇博士的一生,而他自己,也在回顾着自己和父亲的一生。

奥菲先生忽然道:“我不后悔。”

费兰奇博士身子微微一颤,没有再说什么。

半响之后,费兰奇博士才摇了摇头,这次之所以过来,只是为了从学校的办公室里面取回一些对费兰奇博士来说充满了回忆的东西——当然,这些东西在外人看来就是遗物一类,所以让奥菲先生出面是最合适不过的。

而从死亡中回来,费兰奇博士也感概良多,此时也想回来这个自己起步的地方看一看——因为他知道,今后,他恐怕没有多少的机会,在外边行动,毕竟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大众的认知当中,他都已经被定义为了一个‘死人’。

“走吧……日落之前我得回去那个什么使者的身边对吧?我忽然感觉自己像是被圈养起来的一样了。”

“父亲,请你忍耐一下,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奥菲先生连忙说道。

博士摇了摇头,然后收起了对此地的留恋,转身离开。

但他才走动了两步,就停了下来,目光看着礼堂一处侧门位置处,悄悄打开门走进来的人影,手执一朵白色的玫瑰花。

奥菲先生目光很锐利,此时走上前来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费兰奇博士迟疑了一下,忽然道:“奥菲,这个孩子我认识……她或许有些烦恼,有机会的话,你不放帮帮她吧。”

“父亲?”奥菲先生有些不解。

费兰奇博士随意笑了笑道:“就当作是回礼吧,虽然我没有吃到那块巧克力就是了。”

……

“……我们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广播的声音很大,当卡罗琳缓缓推开门走进来的时候,差点儿被震得有些耳鸣。

她看着屏幕上的费兰奇博士的照片,心中有种说不清楚的难过和烦躁——不久之前,她确实地和这个被所有人悼念的老人在互相倾吐着自己的烦恼。

没有任何安慰,没有任何结论,单纯只是发泄式的吐话。

或许,如果当时自己做些什么的话,这个老人就不会死了吧……就像是当初被她救下来的那位妈妈和她的婴孩一样。

只是,她又能够做些什么?

阿诺应该就在这礼堂的某个位置上坐着,因为手机上被阿诺装了定位的关系,卡罗琳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把手机带上——这次特意过来的目的,卡罗琳自己也说明清楚,只是突然想要给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老人献上一朵白玫瑰。

或许只是一种自我满足的念头……她不清楚,同时也不愿意在这里多逗留太长的时间。

所以卡罗琳在倾听了两句致辞之后,就悄悄地把手上的白玫瑰放在了地上,然后又悄悄地离开。

不知道会不会在路上碰到403……她总感觉,403也一直都在暗处观察着自己。

如果能够碰到403的话,那就是最好不过,因为她心中突然有个疑问,想要问一问403的……关于阿诺的。

可就在此时,卡罗琳背后却突然传来了声音,男人的声音。

“前面的,等一下。”

然后快步走了上来,来到了卡罗琳的面前……正是奥菲先生,“请等一下,这位同学。”

卡罗琳看清楚了奥菲先生的脸容,微微一愣,张口下意识道:“你是他的儿子?”

她通过触碰费兰奇博士的瞬间,看见了费兰奇博士死亡的一刻,也看见了当时站在费兰奇博士身旁的二人——一名大人,一个孩子。

那名大人的模样,与如今拦住自己的这个男人,完全重合了。

“你知道我?”奥菲先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卡罗琳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事实上,作为一个混迹在贫民窟的性工作者,她并不关心什么国家大事,对于政府的官员,大概最为脸熟的就是现任的国家总统了。

“嗯……听说过。”卡罗琳随口说了一句……觉得这样的话恐怕是过不了关的。

不料奥菲先生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因为奥菲先生几乎一瞬间就找到了自认为合理的理由——不管是他还是费兰奇博士,都是公众人物,并且是十分出名的那种,民众会知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更何况,这是自己父亲说过要关照一下的人。

“这位同学,你认识我父亲吗?”奥菲先生笑了笑,“我看见你放下的白玫瑰。”

卡罗琳摇摇头:“其实就是见过一面,聊过几句……不怕你笑话,当时我也不知道这样一个糟老头,居然会是这样出名的人。”

奥菲先生皱了皱眉……任谁听到别人说自己的父亲是一个糟老头大概都有些不舒服,但他并没有说些什么,然后飞快地取出了一张卡片,交到了卡罗琳的手上。

“这是?”卡罗琳有些疑惑。

奥菲先生道:“算是答谢吧,谢谢你给他送的花。这上面有我的私人助理的电话,如果你以后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直接拨打这个电话,你只要说‘南十字星’,他就会知道怎么做的。一般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都应该可以解决。”

费兰奇博士这样出名的人,他的儿子应该也挺有来头的吧?

卡罗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就是不知道这家伙能不能帮自己摆平利维亚凶杀案嫌疑犯的罪名?

应该不能吧……毕竟一条人命。

奥菲先生留下了一张卡片之后,便快步离开,也没有和卡罗琳多说什么……虽然留下的只是他秘书的电话,但足够解决许多事情的了。

对于奥菲先生来说,这不过是一个举手之劳,完成父亲的一句叮嘱而已。

“莫名其妙……”卡罗琳摇了摇头,随手把卡牌放入了口袋当中。

她正要离开的时候,却看见不远处一名女子悄悄地走了出来,接着这个女人走出来之后,卡罗琳竟是看见了阿诺也走了出来。

阿诺正在和这名女人在交谈一些什么……但卡罗琳此时却猛然抽了一口凉气!

这个出来的女人,她见过的……是照片上卢卡斯的女友!

距离太远了,卡罗琳听不清楚二人间到底在交谈什么,但毫无疑问……这个‘阿诺’是认识卢卡斯女友的!

但是,上次化妆舞会出来的时候,‘阿诺’却根本没有表现出认识卢卡斯女友的举动……

——“也就只是邀请课而已,大课堂上见过的面,我们知道他,他不知道我们……”

海利只是代替阿诺在校园活动,根本不是什么高材生,根本不会上课……卡罗琳一下子心脏飞快地跳动起来。

这个‘阿诺’,才是真正的阿诺!

什么时候……又换过来的?悼念会之前?还是更早之前……昨天?前天?这几天?

卡罗琳缓缓地后退着,小心翼翼地,生怕自己会发出一点儿的声音,引起了阿诺的注意……她拐了个弯,然后……然后疯狂地跑着离开。

离开了礼堂,彻底跑出了礼堂所在的地方,然而在她匆忙地跑着,心脏越发跳动,像是要跳出来一般,她甚至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但卡罗琳却突然撞到了什么,让自己不得不停了下来。

是403!

他果然有跟过来了!

“你这么着急找我,有什么事情?”403伸手想要把跌坐在地上的卡罗琳给拉起来,并且问道:“为什么这样慌张?”

“我……”

卡罗琳在手碰到403的瞬间,眼前一道闪光占据了她所有的视线。

四周一片的黑暗……波斯顿……大的袋子……什么东西正在拖动着……河边……

挣扎着,挣扎着……水开始淹了过来……身体开始下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