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零七章 忘忧,彼岸花

第一百零七章 忘忧,彼岸花

照片上的,可以很清楚地看出来这是一名男子,但因为带着的是白色半截面罩的原因,很难能够判断出来他的的年纪。

“这就是赌神屠申义。”商务车上,宋樱用手指滑动着跟前的PAD,一共只有三张照片。

“屠申义不会抗拒别人的拍照,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模样。当然,也有人用技术根据面罩的线条推演出他本来的面部轮廓,还原他的样子。但事实上证明,这是不可行的,人们依然还是没法找到他的真面目。”

“不以真面目视人的话……”洛邱来回地看着PAD上的照片,好奇问道:“那么你们的人是怎么找到他就在这里?”

宋樱抱着手道:“屠申义除了赌术神乎其技之外,本人还是一名酿酒大师。二十年前,屠申义酿造出了一批名为‘忘忧系列’的酒,一共七支。其中三支曾经以高价在伦敦的拍卖会上卖出。剩下四支,其中两支则是分别在屠申义的两个友人的手上,他本人只是手持了两支。而这一次的试酒会上,则是会出现传说中的‘忘忧系列’,并且不是已知的五支。”

洛邱恍然,“这么说来,是他本人主动透漏的自己的行踪,而不是被找到了?”

宋樱不满地瞪了洛邱一眼,“我们宋家找不到,别人一样找不到。”

洛邱笑了笑,很自然地切换着话题道:“这次试酒会上,传说中的酒叫什么名字?”

宋樱正色道:“忘忧·忘川。”

“忘川?”洛邱愣了愣,随后好奇问道:“很有意思的名字。其它的忘忧系列又叫做什么名字?”

宋樱倒是想不到洛邱好奇的东西有些偏,但毕竟她本人也是一个喜欢做足准备的人,于是手指又在平板上画了一下。

她便用着自己圆润而有磁性的声音缓缓说道:“除了忘川之外,已知道的五支‘忘忧’系列分别是‘彼岸花’、‘奈何’、‘三生’、‘黄泉’、‘九十七’。”

“这……”旁边坐着的甘红听罢,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怎么名字听起来,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宋樱耸耸肩道:“或许是个人喜好吧。传说当年在拍卖会上买到其中一支‘忘忧’系列的那位富商,没有像是其他收藏家一样,买回去就好好地珍藏起来,而是选择第一时间就醒酒品尝,他喝了之后,就泪流满面,还说了一些奇怪的说话,之后就散尽了自己的家产,成立了一个慈善机构,而自己则是消失不见。有人说曾经在某个海边的小渔村看到了他,自己一个人坐着小舟独自出海,最后消失在大洋当中。‘忘忧’系列的酒因此就被传言说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让人忘记前世今生。但也有人觉得这富商是被‘忘忧’诅咒了,所以‘忘忧’系列又被人成为诅咒的酒。”

宋樱顿了顿,想了会儿道:“就像是那些历史上遗留下来的宝石一样,即便发生在它身上有多少的悲剧,后来的人却依然趋之若鹜。三年前中东有一名富豪曾经出价一亿五千万,求购一瓶‘忘忧’系列。”

如果是从前的话,洛邱大概也会和普通人一般的感叹着,不是很懂这些土豪的世界之类……只是此时却是对这‘忘忧’系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忘记前世今生……红酒中单纯的化学成分,似乎达不到这种效果呢。

“当然,这也只是传闻而已。”宋樱收回了自己的平板,“因为也有人说,这个富商其实是因为涉嫌了商业诈骗,被通缉了,所以不得不成立慈善机构,转移财产,而自己也躲了起来……反正就是众说纷纭了。”

“我比较认同后面的解释。”甘红淡然道。

洛邱则是道:“这富商喝的哪瓶‘忘忧’系列,叫什么名字?”

宋樱看了一眼资料道:“彼岸花。”

此时,甘红看了一眼前方已经能够隐约看见的一座庄园,便低声道:“好像是到了。”

……

……

“彼岸花,开在黄泉之路上的花朵。”

蓝色的保时捷行走在树荫浓郁的公路上,阿杰此时微微一笑道:“传说是很多,但其实也就是石蒜科的一种植物而已。”

钟落月却淡然道:“传闻到底是真是假,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到底有多少人愿意给这个传闻买单。当全世界都认为它是真的时候,哪怕只有你知道它是假的,那么它还是假的吗?”

阿杰轻轻地吹了一口口哨,跑车一下子就驶出了小道,然后来到了一处闸门之前。

门前这时候有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大叔连忙把门推开。阿杰把跑车停在了这里,张开了双手,大笑道:“哈哈,金叔叔!好久不见!”

金叔此时也张开了手与阿杰抱了一下,然后拍了拍阿杰的肩膀:“好小子,几年没见,又长身体了。”

“没少练。”阿杰鼓了鼓手臂上的肌肉,然后直接道:“师傅呢?好久没有见他了,我给他带了点家乡特产回来。”

“你师傅在忙着,今天来了不少人,他说要好好准备一下。已经很久没有见他这么精神了……对了,这位是?”

金叔是跟着屠申义多年的老人,见识不凡,眼力不错,初看钟落月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人有些不简单。

阿杰倒是直言不讳道:“她是钟小姐,现在是我的老板。这次她过来,也是因为对‘忘川’感兴趣。”

金叔则是点了点头,并不怎么热情,只是淡然道:“哦,多一个不多,进去吧。”

阿杰看了钟落月一眼,眼睛一转,便直接搭着了金叔的肩膀,边走边道:“金叔,在开始之前,我想见一见师傅。”

金叔却道:“等到时候你就能看见了,你师傅说这会儿谁也不见。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也不见?”

金叔无奈道:“我也看不见呢!”

阿杰耸耸肩,一脸无奈道:“好吧……对了金叔,问个事情。师傅这次为什么突然要把东西拿去来,还是要开掉喝了?”

“他说,时间到了。”

“时间到了?什么时间?”阿杰追问道。

金叔则是随口道:“我哪知道?我知道的话,那我就是赌神了。”

阿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一扫而过,看了一眼金叔左手上无名指的位置——这里带着的是一根假的手指。

真的那根,早就已经砍掉。

“好吧,我就不招呼你了,我也得去忙活。你自己带你的美女老板逛逛吧,酒会三点开始,在藏酒窖,自己过去,OK?”

“好的你忙。”阿杰挥了挥手。

看着金叔离开,钟落月这才来到了阿杰的跟前,淡然道:“这就是赌魔金伍城?传说当年他输给了屠申义,自己砍掉了一根手指,还成为了屠申义的跟班,看来是真的。”

“他只是金叔而已,这辈子不会再赌的了。四季也不差人,别想多余的事情……”阿杰笑了笑,“来吧,还有点时间,我带你参观一下。”

说是庄园,但庄园内则是有着古堡般的建筑,可不会让人感觉到无聊。

……

古堡类建筑的话,洛邱本人已经见过一次,并且逗留的时间也不算短——那就是和优夜前往罗马尼亚,收缴某个家族债务的时候。

这边的建筑风格与罗马尼亚自是不同。

当宋樱的车根据庄园内的佣人的指示来到停车点的时候,此处已经有不少的豪车停泊了在这里。

客人似乎并不少……如果把这些宾客随身带着的,类似保镖一类的人物也算上的话,这个数字将会更加庞大一些。

洛邱看见了几个穿着白色袍子,脸容轮廓深邃的中东人,也看见了穿着华贵服饰的西班牙贵族后裔……宋樱正在为他一一地暗中介绍着众人的来历。

尽管洛邱没有问……尽管宋樱一直很抗拒自己为洛邱介绍这么多,简直就像是是保姆一样——但毕竟是在这种豪客云集的聚会之上,洛邱如果因为不懂而丢了宋家的面子,她也是看不过眼。

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处于不得不做的状态之下——宋樱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处境会这样的艰难,仿佛好处都让洛邱占去了一样。

宋家的樱小姐博闻强记,自然是记得许多有实力的富豪的资料。

同样的,作为宋王朝集团台面上的决策人,背靠着的更加是拥有能够与正规军力量抗衡的宋家,这位宋家的小公主认识的人自然更多。

但事实上,很少能够听见这位宋家小公主与某位男性走得特别近的事情——不少人都在暗自猜测这个伴随在宋樱身边的年轻男子是谁,什么来历的事情,却看见这仪表不凡的年轻男子忽然提着了宋樱的手提包,后退了一步,缓缓跟着。

什么嘛,原来只是一个拎包的跟班。

人们对于这位仪表不凡的年轻男子,一下子从各种猜测,便成了不感兴趣,很快便不再关注。

甚至渐渐地,在他们的视线当中,这位看起来气度不凡的年轻男子,好像突然消失了不见似的……明明,他从身边走过。

“好你个洛邱,怪不得一开始就说帮我拎包……”宋樱走在前面,面对着那些识得的不认识的人的招呼,始终以微笑应付着,但心中却在暗暗嘀咕。

这家伙不会是早知道自己可能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焦点,所以一开始就说给自己拎包的这种说话吧?

看着宋樱那小眼神,有着跟随在宋樱身边经历的甘红那里能不知道宋樱此时心中的小九九。

甘红此时连忙在洛邱的身边低声道:“邱少爷,你可小心点,樱小姐有点记仇。”

洛邱倒是大方道:“这种记仇其实无伤大雅的,不是什么大仇,也不会记住一辈子的。你说是吗。”

甘红没有说话,下意识地躲开了这位邱少爷那清冽的目光,只是低头默默地跟在洛邱的身后。

从入口到进入招呼客人用的大厅内,倒也是经过了几番的检查。

不得不说宋樱开始的考虑十分到位,起码穿着礼服的甘红就没有被留在门外,而那些一看眼去就是十分强力的保镖们,则只能够被强制地不得入内。

此时,一名穿着庄园内工人服的男子,走到了宋樱洛邱等三人的面前。男子的手上捧着托盘,而盘子上则是放置了三颗龙眼大小的水晶球。

隐约地,能够看见这水晶球内还内嵌着一个数字,三个水晶球内的数字并不相同。

“这是什么?”宋樱拎起了其中一个水晶球,打量了一眼,看见了里面的数字,“63”。

这男子这是礼貌地应道:“是这样的,我家主人在稍后的酒会上,将会挑选出一个有缘的人。唯有这位有缘人,才能够与我家主人共饮‘忘川’酒。”

宋樱点了点头:“那就是说,这就是每个人的标记对吗?”

“是的。”年轻男子微微一笑,然后把托盘分别送到了洛邱和甘红的面前。

宋樱对于那瓶‘忘川’酒没有半点的兴趣,拿了水晶球之后便直接放在了口袋当中——她这次想要的,仅仅只是能够说动屠申义而已。

“是怎样的挑选方法?”不料洛邱却和人家这服务员般的男佣聊了起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男佣摇摇头道:“我家主人只是吩咐要让每一个宾客都拿到一枚水晶球而已。”

“赶快拿了完事,别浪费时间。”宋樱却在洛邱身边说了一句。

洛邱只好伸手去取那托盘上的水晶球,可不料在这之前,水晶球却让人更快一步地拿在了手上。

只听见一道吊儿郎当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喜欢这个数字,6号,比较吉利,让给我吧?我正好用来送人。”

不料此时甘红手掌却直接闪电般地射出,朝着这男子的手掌拍打而来,直接把这水晶球拍得抛飞了起来。

“不知道先来后到吗?这是我少爷的。”甘红冷哼一声,伸手抓向了抛飞的水晶球。

“没有拿到手,怎么能够算是抢呢?”年轻男子轻笑了一声,手指忽然射出。

只见他那手指中夹着的一枚硬币此时直接射出,直接命中了开始下落的水晶球,改变了它的轨迹,让水晶球弹向了自己,再次稳稳地抓在了手心当中。

甘红吃了个暗亏,顿时满脸煞气。

这年轻男子却吹了口口哨,“这么漂亮,生气就不好看了。”

“你!”

正当甘红打算冲上前去的时候,却让人抓住了手臂。她回头一看,发现抓住自己的人赫然是邱少爷。

只见洛邱轻轻地摇了摇头,却又看着那年轻的男子,淡然道:“你要就拿去吧,我拿这颗就行。”

说着,洛邱把托盘上剩下的那颗水晶球给收了起来,微微一笑道:“其实你说得挺对,她多点笑容还是比较好的。另外……你拿的那颗是9号才对。”

年轻的男子一愣,手掌一番,看向了自己手上的水晶球,脸色微微难看了一些,但他很快便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那可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哈哈,你好,宋小姐,好久不见。”

对方似乎认识宋樱,洛邱好奇地看了过去,却听见宋樱此时冷漠道:“这人叫做欧阳杰,是屠申义的关门弟子,去年在拉斯维加斯赢了大比的人就是他。”

“多谢宋小姐还记得我。”阿杰……欧阳杰点了点头。

宋樱则是冷哼一声,“既然你都来了,那就是说,某个讨厌的女人也在了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