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章 忘忧,奈何(1)

第一百一十章 忘忧,奈何(1)

这有些超出了路西菲尔的预料,甚至即便到现在,也让她没有反应过来,思维像是处于开天辟地时候天地都是一片混沌时候的状态。

我们简称为:一脸懵逼。

“露西,起床了。”

夏尔缇拿着一件衣服进来,是一条黑色的修女裙子。这裙子听说就是夏尔缇小时候穿过的,而且还是德兰嬷嬷的旧衣服改的。

也就是说,这是一条有味道……我说的是有传承味道的衣服。

路西菲尔睁开了眼睛,呆呆地坐了起来。夏尔缇此时开始摆弄着她的头发,什么仔细地梳理着,心情十分的好啊,“小露西,你的发质真好,明明昨晚没有洗头,居然一点也不油。”

路西菲尔不想要和夏尔缇说话,并且丢给了她一个空洞的眼神。

夏尔缇很快就给路西菲尔穿上了修女服,并且把她带到了修道院后面的厨房。修道院之前就只有德兰嬷嬷和夏尔缇两人居住,现在暂时多了一个小女孩,早餐会比往常准备得多一些。

夏尔缇和德兰嬷嬷在进食之前会先进行祈祷,路西菲尔在这之前还是不动的。等到德兰嬷嬷和夏尔缇祈祷完毕之后,夏尔缇会用勺子把新鲜弄好的蔬菜汤喂到路西菲尔的嘴边。

奶白色的浓汤喂到路西菲尔的嘴边的时候,她的上颚和下颚基本上是不动的,粘稠而香浓,甚至因为放了一点鱼干的关系而带着一点点腥……鲜味的浓汤会因此溢出,这个时候,夏尔缇会连忙用手帕给路西菲尔抹去嘴角的痕迹。

这孩子甚至不动口,夏尔缇只能够用手给她提供一点的助力,帮助她进食。

不管是早饭,午餐,还是晚餐。

每每看到这一幕,德兰嬷嬷都会怜惜地叹了口气,十分心痛这位苦难加身的孩子——自从夏尔缇带着她前往外边的村子寻求帮助未果回来之后,这孩子就一直没有说话,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样。

因为出去的路受到了滑坡的影响,她们至今都被困着。倒是修道院储备了不少的食物,后面还有一块开垦的菜田,短期内食物是不成问题的。

嬷嬷和夏尔缇是不用手机的,修道院里面就只是放了一台固定电话,至今都没有恢复通信,可能是滑坡导致的线路压断之类。

这两位一老一小的修女都是对这种情况没感觉多少的烦躁。

她们说只要安静等待就行了……比起这个,德兰嬷嬷和夏尔缇更加关心的是如何才能够让这可怜的孩子开口说话。

殊不知,伟大的地狱女王,端坐着原罪之一傲慢王座的路西菲尔不开口说完的原因,除了本身有着‘不能说谎’的惩罚之外,也为这位德兰嬷嬷而感觉到烦恼。

她上次出去,在林中用古老的咒术召唤出来的血精灵被净化了……净化了……化了……了。

事情是这样的。

那日路西菲尔兴高采烈地跟在夏尔缇的身边,坐着那老旧的带着侧轮的摩托车回到修道院的时候,是夜就第一时间潜入了德兰嬷嬷的房间当中,打算以德兰嬷嬷的血肉作为养大血精灵的饲料。

这个数十年如一日虔诚地祈祷着,一生未嫁,并且保持纯洁的德兰嬷嬷,身体之内已经诞生了圣力的种子,尽管距离激发还有很长的阶段,而以德兰嬷嬷的年纪,怕是就算有系统的方法也已经太迟……但都无法否应这是路西菲尔所能够找到的最好的材料的这一点。

关键是,这位德兰嬷嬷实在是太虔诚了,血精灵才依附在德兰嬷嬷的胸前的瞬间,还没有来得及进行吞噬,就硬生生被的德兰嬷嬷的那一点儿圣力种子的潜藏力量给灭掉了……掉了……了……

灭掉了就灭掉了。

作为高贵的地狱女王,有着无数的知识,路西菲尔即便一计不成自然还有其它的方法。

但是她打不过德兰嬷嬷。

是真正意义上的打不过,她甚至连夏尔缇也对付不了,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对付不了——因为她现在只是个孩子,拿起一点儿重物的能力都没有,走两步就会累倒,时间到了肚子会饿。

她甚至不能说谎,许多问题都要正面回答。

路西菲尔觉得自己好累啊……她索性让自己暂时放弃自己,就像是一个患有了自闭症的孩子一样,就是为了减少这一大一小俩修女过问她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情。

自闭的孩子应该如何相处?

一般来说是要耐心和温柔,尽量地引导孩子往开心的事情去想,尽量地不去触碰这孩子不好的回忆——因为路西菲尔出现的时候像是一个被虐待过的孩子,所以德兰嬷嬷与夏尔缇商量过后,决定尽量地不问‘小露西’从前的事情,而是选择缓缓地打开‘小露西’的心扉。

尽管这几天‘小露西’不言不语甚至不给反应,但是啊……但是德兰嬷嬷实在最不缺的就是耐性这种东西。

她甚至选择一有空余的时间,就给‘小露西’讲一讲圣经小故事,传授她做人的道理。

德兰嬷嬷甚至弹得一手不错的钢琴。

礼堂里面就放着一架十分老旧的钢琴,但是保养得还算不错。德兰嬷嬷没到下午的时候,就会叫上夏尔缇,在这里开唱圣诗。

夏尔缇的唱腔是真的好,甚至可以用优美来形容——在这僻静的修道院当中,年老的嬷嬷和年轻的修女怡然自乐,时间悄然流逝。

这里就像是与世无争的理想之地……只是多了一个自闭了的地狱女王。

路西菲尔依然是生无可恋的模样,被带到了礼堂听着圣诗的她甚至眼睛也不眨一下,就那么看着前方的圣母玛丽亚雕像。

忽然,路西菲尔目光有了一些变化,变得不在的空洞,而是渐渐地恢复了色彩——因为夏尔缇的歌声突然停止了,而德兰嬷嬷的琴声也消失不见。

但是她们是事实上并没有停下,她们依然保持着歌唱和弹琴的当作。

德兰嬷嬷此时甚至还看着夏尔缇,脸上是陶醉般的微笑,而夏尔缇也双手合十,闭上眼睛,张着口——她正唱着一段高音的部分。

但是,她们停下来了,像是按下了暂停键。

路西菲尔一下子站了起来,飞快地打量着四周……最后,她猛然抬头,因为她听到了轻微的声音。

那是一种能够让她讨厌,本能地讨厌的声音——来自天国的福音。

礼堂的上方,天花板忽然落下了如同飘絮般的羽毛。这些白色的羽毛是虚幻的,但却如同落樱般。

一道身影此时缓缓地从天花板的上方降落下来。

“路西法,我的兄弟,好久不见了。”

脚尖碰掉,缓缓地踩上,一身素衣草鞋的加百利此时负手而立下,默默地打量着路西菲尔此时的模样。

路西菲尔的后劲处微微地渗出一些汗珠……她已经许多年没有这样的紧张过了。

“好久不见。”路西菲尔此时镇定地露出了微笑,“你堂堂的福音天使加百利,不在天国传播福音,怎么有兴致下来人间界了。”

“看看你,路西法,我的兄弟。”

加百利缓缓开口,“虽然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但是我更加愿意相信,这是命运对你违背父亲的一种惩罚。我其实到来有两天的时间了,这两天一直都在观察着你。”

路西菲尔冷笑道:“就像是祂只会在天国看着世人,果然你们的偷窥欲是一脉相承的嘛。”

加百利也不生气,微微一笑道:“父亲说,让我来看看你,至于应该怎么做,祂并没有说。我想,祂恐怕是打算让我自己处理的。我本意是把你带回去的……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路西菲尔眯起了眼睛。

加百利此时左右看了眼,看着德兰嬷嬷,又看着夏尔缇,忽然挥了挥手,“这位德兰嬷嬷,将会是很好的祈并者。她寿命尽头的那天,我会亲自来接她离开……作为她看管你的奖励。”

“你说什么?”路西菲尔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知道你现在无法动用力量,身体太过脆弱,很危险。”加百利淡然道:“我将会激活德兰嬷嬷的圣力种子,同时给这位夏尔缇修女福音的种子,这样,她们能够避免不少的危险。”

路西菲尔的心直往深渊下坠。

加百利此时又挥了挥手,只见路西菲尔的双手突然只见出现了一道圣光造成的镣铐,而左后镣铐上还连着圣光造成的锁链——锁链一直各自延伸到了夏尔缇和德兰嬷嬷各自的手中,最后消失不见。

“我的兄弟,她们将会代我照顾你。”加百利此时张开了羽翼,“那么,告辞了。”

“等一下!!加百利!!你不能这样对我!!”路西菲尔冲着那上升的身影咆哮了起来,“你下来!!下来!!”

“等到你有悔意的那天。”

虚幻飘飞的羽毛忽然之间消失不见,只有加百利的声音回荡后渐渐褪去,而钢琴的声音和歌唱的声音也在此时重新启动。

路西菲尔身子无力直接坐了下来,低着了头……她知道自己恐怕无法离开这俩一大一小的修女……加百利加诸在她身上的枷锁,直接把她绑给了她们。

路西菲尔忽然想起了某个猴子,某个被压在了山下面五百年的猴子。

许多年前,路西菲尔曾经去看过那只猴子,看着当时喝着铜水铁汁的猴子,她放肆地大笑过。

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加百利!终有一天我会打上去的!我会用变形咒把你变成一头母猪,然后把你放在最肮脏的猪舍当中!!!!”

“哎呀孩子,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德兰嬷嬷猛然停下了双手,飞快地来到了路西菲尔的身边,正色道:“这是在亵渎……我的天啊!”

说着,德兰嬷嬷开始双手合十,飞快地为她念出忏悔的经文。

路西菲尔只感觉那双手上看不见的枷锁此刻宛如火烧一样,勒得她痛苦不堪,冷汗直流。

“德兰嬷嬷!不好了,小露西吐白沫啦!!”

……

……

甘红知道自己这样一笑实在有些不礼貌,所以很快便抿住了嘴。

她忽然想起宋樱,想着如果樱小姐在这里的话,大概是不会放过这个能够奚落钟落月的机会。

钟落月只是随意地看了甘红一眼,而欧阳杰此时则是出来打圆场道:“师傅,你又调皮了,这位是钟小姐,现在是我的老板。”

钟落月此时却道:“无妨,倒是我让屠先生见笑了,同时也让我体会到世人愚昧的这个道理。”

屠申义摆了摆头,又看向了钟落月。

她轻声道:“我们总是愿意妄加猜度,却往往忽略了事实的真想。而原本只是很简单的事情,却总喜欢往复杂之中想象。说到底,大抵也只是人心复杂了一些。谢谢屠先生给我上了这么一节课。”

屠申义点了点头:“能言善道,伶俐,不过有点急于表现自己,说到底还是缺了一些沉稳,不过这年纪来说已经难得……嗯,你说你姓钟,可是华国钟家?”

“正是。”钟落月微笑点了点头。

屠申义又点了点头,这才朝着洛邱和甘红看来,“这两位呢?”

“师傅,他们是和宋家的宋樱小姐一同过来的。”欧阳杰此时赶忙道:“只是时间有点匆忙,相互之间也没来得及正式介绍。”

屠申义摆了摆手,让欧阳杰先不要说话,而是看着洛邱道:“你是怎么走到这里来的?这葡萄园的建造我着实花了点心思,普通人很容易迷路。”

“最近到了一位亲戚家,他哪儿藏书挺多的。”洛邱微笑道:“倒也是有不少易经八卦方面的,多看了几眼,没想到刚好能用上。”

甘红一愣……宋老爹那放书架的厅子里面确实是有着不少的古籍,但邱少爷也就是随意卡看,也不像是有特别钻研过的样子。

现在回想起来,甘红也发现了这葡萄园内的复杂程度,有些难以理解了。

“刚好能用上……刚好?”屠申义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只是淡然道:“你这个刚好也不错。正所谓无巧不成书,这世上的许多事情,看起来像是没有规律,但说到底还还是相连的。独立于所有事物发展的一件事情,倒也是不存在。看似无意,谁知道到底冥冥中是有意还是无意呢?不过……”

屠申义顿了顿,“阿杰是我徒弟,他回来找我很正常。而你呢?又是为了什么而来。”

洛邱看了眼四周,“我其实想要摘点葡萄,但想要找最好的,找着找着就到这儿。”

“摘葡萄?”屠申义一怔的样子。

“送人用的。”洛邱点点头。

屠申义微微沉吟,却忽然道:“整个葡萄园里面,这里的葡萄确实是最好的。你能找到这里也算是本事……不过,你想要摘的话,我可没说可以给你。”

“那真是可惜了。”洛邱点了点头,“是我莽撞。”

“不过……到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你能来到这里,也是一种缘分。我好歹也是主人家,不能让客人太失望。这样吧……”

屠申义此时忽然笑了笑:“还有点时间,陪我下盘棋,赢了我的话,我就让你摘点如何?保证是这块最好的一株葡萄树上的果子。”

洛邱道:“国际象棋吗?”

屠申义点点头:“有问题吗?”

洛邱摇摇头道:“我还没有学会。”

屠申义一愣,好奇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要看我们下棋?”

洛邱理所当然道:“观棋不语,这不是最基本的礼貌吗?”

屠申义一怔,点了点头,“这样吧,你说说你能下什么棋。”

洛邱想了一会,便道:“象棋是知道怎么下的,不过下的次数也不多。围棋也只是有点涉及,和电脑对战也是输了的多。恐怕说得上熟悉的,只有五子棋了。”

“那好,就五子棋。”屠申义直接把已经收拢好的国际象棋棋子和棋盘端出,“就用这个下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