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六章 忘忧,黄泉(4)

第一百一十六章 忘忧,黄泉(4)

“这戒指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洛邱拿起了其中一枚红色的看了起来。

只听见希塔西尔此时认真地道:“我的朋友,你把如此珍贵的东西送我,如此贵重的友谊让我受从若惊。所以我决定,像你坦白一些事情,让我们彼此能够坦白相见。”

洛邱做出了倾听下文的表情。

希塔西尔此时正色道:“你知道对于我们来说,有着狩猎日的传统吗?”

“节日?”洛邱想了下。

“类似。”

希塔西尔点点头,“狩猎日对于我们来说,等同于一次宴会。我们平日是十分克制的,但是潜藏在身体的冲动,如果长期压制而得不到释放的话,很容易会让我们迷失。一旦迷失,我们将会失去理智。事实上,世上流传的许多吸血鬼的传说当中,大部分都是迷失了的吸血鬼,因为无法很好地控制自己,才会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所以,这个狩猎日……”洛邱心中一动,“今天就是狩猎日,而这里的宾客就是猎物?”

希塔西尔点头道:“他们事后并不会知道,因为我们有办法抹除他们这一部分的记忆。还记得龙泽吗?他就是专门处理后事的,他的欺诈,能够欺骗绝大部分不同人的记忆。”

“试酒会原来只是一个幌子。”洛邱看了看四周。

希塔西尔道:“我们需要一个尽情释放自己本能的环境。这些养尊处优的人,鲜血的味道是很不错的,营养丰富,在狩猎日开启的仪式下,能够带给我们更多的活力……我的朋友,带上这些戒指,能够让你们免于被我的同伴看上。它们是我的私人标记,你们带上,我的同伴就知道,你们是我的客人,自然就不会对你们动手。”

“为什么是两种颜色?”洛邱又好奇地问道。

希塔西尔晒然道:“为什么会存在男人和女人呢?”

“好吧。”洛邱没有就戒指的问题再多问什么,但显然也没有这样简单地相信过去,洛邱只是在希塔西尔殷切的目光下,带上了唯一一枚绿色的戒指。

戒指带上之后,洛邱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这戒指除了带有一点点希塔西尔的气息之外,其实就是一枚装饰品而已。

希塔西尔此时可惜道:“事实上,如果一开始在我劝说的时候,你能够带着你的朋友离开的话,或许能够避免一次惊慌的经历。但是现在看来,或许已经太迟了……这个时候离去的话,即便是我,也难以承受同伴们的不满。”

洛邱笑了笑:“这不是已经有你的戒指了吗。”

“是的。”希塔西尔微微一笑,拿起了手中的香槟,在洛邱的杯子上轻轻地碰了碰,“我的挚友。”

还是有些太热情了啊……洛邱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

“希望你的同伴,那几位漂亮的女士不会太惊慌。”希塔西尔此时靠在椅背上,摇晃着香槟杯,“本来,用不了多少的时间,这里的宾客就会处于一种奇异的状态。只是后来你让人开窗了,这就不好说了。”

“我看这花的香味有点太浓了。”洛邱摇了摇头。

希塔西尔道:“这些花是特别送到现场的,是曼陀罗花的一个变种。花香的味道能够产生一种类似催眠的效果,使人陷入幻境当中,事后在配合龙泽的个人能力,能够很轻松地抹去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你不知道这些,感觉这花有古怪,让人开窗,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希塔西尔无所谓地说道:“其实或许这样更好,宾客如果清醒一些,过程中会感觉到恐惧,绝望等等。有这些反应的话,应该是能刺激某些家伙更加旺盛的冲动吧,只是事后处理会麻烦一些……嗯,总的来说,也是无伤大雅的。”

忽然传来了铃铛敲响的声音。

不大,但是足够让现场的每个人都清楚地听见。

众人循声看去,看见的赫然是庄园的管家金叔。金叔的手上正拿着一个铃铛,另外还有一个小锤子。

他看了一眼四周,便朗声道:“各位来宾,今年的最后一批葡萄酒马上就要开封了,请各位来宾随我而来。”

大门打开,几名庄园的佣人已经准备好引导众多的宾客。

希塔西尔此时站起了身来,却有弯下腰,手轻按在了洛邱的肩膀处,嘴唇几乎贴到过来,轻声道:“我也要去准备一下了,记得让你的朋友也把戒指带上。还有记得不要乱跑,一旦开始了,古堡里面会有专门负责检查的家伙。”

洛邱点了点头,希塔西尔飘然而去。

“你们在密谈什么?那个人是什么来头?”

宋樱则是后才走到洛邱的跟前,她的身边还跟着甘红与女秘书苏眉。

洛邱闻言便随口道:“其实没什么,只是说了一些奇闻轶事,这位先生比较热情,挺健谈的。”

宋樱狐疑地盯着洛邱看了起来——事实上,她很早之前就想要插入这两个男人之间,只是宋樱也是个懂得看场合的人,突然的打扰其实并不好。

洛邱虽说是老爹让她带来的,她多少心中有些芥蒂,可取也不能不闻不顾。

“真的只是这样?”宋樱显然并不这样容易就相信。

洛邱此时忽然道:“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屠申义?”

宋樱一脸无奈道:“还不是你这个家伙,明明有大好的机会……算了。我问过了,屠申义现在不见客人,我老早就被拒之门外了。我看看等会酒会开始之后,有没有机会聊上几句吧,实在不行就等这里的人散了之后在去拜访他吧。”

说着,宋樱骤起了眉头:“只是没想到,钟落月那女人居然也到了,还带上欧阳杰。他可是屠神的关门弟子,恐怕想要说动屠申义,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得多……对了,你既然接触过屠申义,至少对他有个印象,你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应该是一位睿智的长者。”洛邱想了想,只是目光却突然朝着窗边看了过去。

这注意力分散的举动很容易就让宋樱察觉,她便也顺着洛邱的目光看去——发现洛邱不过是看着窗边的花瓶。

花瓶上的鲜花应该是刚刚插下的,十分鲜艳,但宋樱显然不感兴趣:“说正经的事,别走神,这花有什么好看的?”

“有只蝴蝶。”甘红眼力要好得多,此时低声提醒了一下,“大概是开了窗之后从外边飞进来的吧。”

似乎是说话的声音惊扰到了这只蝴蝶,它一下子从花瓣中飞出,朝着窗外飞去。但也因为如此,宋樱才看清楚了它的模样。

全身呈现出紫蓝色,还泛着金属般的光泽。

宋樱看了一眼,便没好气道:“不就是蓝闪蝶吗,没什么特别的。”

洛邱却道:“不是蓝闪蝶,而是海伦娜闪蝶。虽然都是闪着蓝色,但品种并不一样。你看,它的身上还带着一圈浅白色的纹路,像是美丽的光环。飞舞的时候海伦娜闪蝶的体态婀娜多姿,如同飞舞在蓝天下的女神一样。所以海伦娜闪蝶又叫做‘光明女神闪蝶’。”

“洛先生您真厉害,知道的东西真多。”苏眉听着,不由得赞叹着……只是她似乎忽略了宋樱的存在——然而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苏眉便后悔了

因为宋樱此时正朝着她狠狠地瞪了一眼。

“其实都是在书上看来的。”洛邱淡然道:“真品我也是第一次看见。”

“我在问你屠申义的事情,别打岔!”宋樱凶起来的时候,其实是有胸的,高高地挺起了胸膛,像是奔跑在草原上的一头雌豹。

洛邱忽然微微一笑道:“那我带你去见一见屠先生吧。”

“你?现在?”宋樱一脸诧异。

洛邱却微笑不语,径直地走到了宴会厅的一闪偏门处。宋樱看了甘红一眼,见她此时也是一脸的疑惑,只好连忙跟着上去。

……

……

“各位,请跟随佣人的步伐,尽量地保持安静和秩序。”通往地窖的通道入口前,金叔叮嘱着所有的来宾,而宾客也是十分守规矩地缓缓走着,没有一哄而入的现象。

“阿杰,你过来一下。”

但金属此时却突然把阿杰给叫了过来——他和钟落月其实也在宴会厅当中。

此时,他看了钟落月一眼,便带着她走到了金叔的身边,“金叔,有什么事情吗?”

金叔此时道:“阿杰,你师傅有些事情找你,你先别进去,到书房去等等他吧。”

“现在?”阿杰一愣,随后不解道:“我才在书房和师傅见过面,能有什么事情?”

金叔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这是你师傅让我转达给你的,你去看看吧。”

欧阳杰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钟落月。钟落月便淡然道:“你去吧,我自己先下去也可以。”

“那好吧,我去去就回来。”欧阳杰点了点头,与金叔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快步逆走人群而去。

“祝你有一个愉快的时光。”金叔此时朝着钟落月笑了笑,一个十分声音的笑容。

钟落月点了点,便直接跟随着人群,走下了通往地窖的楼梯。

……

宋樱觉得洛邱所说的带自己去见屠申义,多半有些不靠谱——因为一路上,一行四人已经来到了一处无人的走廊上,这根本不是通往酒窖的路。

甚至乎,洛邱还随手地打开走廊上不同房间的门。

像是一个顾客一样,没挑选到自己合心意的,便直接离开——终于在洛邱打开了第四个房间门的时候,宋樱忍不住了。

“你有完没完?”

“就这里了。”洛邱此时点了点头,便直接走到了这房间里面,并且招呼宋樱几人也一同进入。

这房间布置得像是一处客厅一样,宽敞明亮,还放置了十分舒适的沙发。洛邱看着三人道:“你们先坐,等等就好了。”

“屠申义真的会来?”宋樱皱了皱眉头。

只是见洛邱自己已经先坐了下来,她心中并不情愿,也只好乖乖地坐下。

洛邱把桌子上的茶具取出,然后开始泡着红茶起来,不多久后,给甘红,宋樱还有苏眉三人倒上了一杯香气四溢的红茶。

“酒会都要开始了,我没有心情喝这个,你带我来这个地方到底有什么目的?”宋樱早就不耐烦了,看了看时间,“你是在骗我的吧?你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润润嗓子。”洛邱轻声道:“我会告诉你的。”

“我不喝!”宋樱冷哼一声。

洛邱却只是望着她,看的宋樱心中烦躁,简直有种暴起打人的冲动。她气得直接拎起了茶杯,直接就喝了大半,然后才扔了回去,“我喝过了,说吧!”

见甘红和苏眉也小口喝过了,洛邱才缓缓道:“因为这里应该会比较安全些。”

“比较安全些?什么意思?”宋樱皱了皱眉头,但突然之间感觉脑袋似乎有些沉重,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想要清醒一些,然而不过瞬间,便直接倒在了沙发上。

其实最先倒下的人是苏眉,最后倒下的人是甘红——相互之间也只是隔了一个瞬间。

洛邱挥了挥手,让她们能够很好地躺在沙发上,这才打开了房间的窗,让这里不会显得闷热,之后才关上了门。

希塔西尔说让她们带上戒指,可以避免不好的事情——但其实在洛邱看来,更好的办法就是,把人留在这里。

放假的时间长了些,渐渐地感觉到自己情感开始复苏的洛邱,也渐渐地开始像是从前那样,麻烦能免则免。

本来,谁没事要带着一群女人去刷副本啊……

关上了门,洛邱在门上轻轻点了点头,一道光纹便在门前荡漾开来,而整个房间内,更是被这荡漾的波纹彻底扫过。

“足够安全的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反正你昨晚也是熬夜看的文件了。”

忽然一直蓝色的蝴蝶从走廊的窗外飞了进来,最后停在了洛邱的肩膀上。洛邱伸出手,那蝴蝶便飞到了他的手指上。

“你这是要跟着我下去地窖吗?”洛邱忽然问道。

这只蓝色的蝴蝶却一下子又飞了起来,再次落在了洛邱的肩膀上。

“那就跟着吧。”洛邱笑了笑。

……

当洛邱来到地窖入口的时候,金叔已经开始让人关闭这里的门了。

“我这是迟到了吗?”洛邱带着歉然。

金叔冷不丁地看到了洛邱手指上那没绿色的戒指,微微地张了张口,忽然道:“幸运的家伙……进去吧,你应该是最后的了。”

“谢谢。”

¥¥¥¥¥¥¥

PS:(2/7)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