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一十九章 忘忧,三生(2)

第一百一十九章 忘忧,三生(2)

想来没有任何一名女性能够抗拒得了珠宝的美丽——不管你是否拥有购买的能力,还是只能够望而兴叹。

即便是不爱财的女人,也不会吝啬自己欣赏的目光。

钟落月求学的时候曾任珠宝拍卖师,大部分的原因是为了接触和认识上流社会中的贵族,而另外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对凝结了美好向往的珠宝的喜爱。

所以当伊芙夫人把自己的‘森林之光’脱下,并且表示,可以借给钟落月佩戴试穿一下的时候,这位世家之巅的贵女,并没有谢绝。

一来她是真的喜爱,二来她是不会让自己和伊芙夫人闹得不愉快的。她也是生意场上的人,这伊芙夫人来历有些神秘,但身上无时无刻都散发着真正贵族的气质,谁知道以后就没有更多交集的地方?

所谓的人脉,就是自己在不经意间累积起来的。在这个依靠关系的社会当中,人脉才是最大的财富。越是大家族出来的人,便越是明白这个道理。

优雅,点燃着香薰的房间内,在一面全身镜前,伊芙夫人正在为钟落月带上‘森林之光’。

璀璨的宝石在光线的照耀之下,散发出只有真正贵重宝石才拥有的光彩。作为一名曾经的珠宝拍卖师,钟落月能够初步估算出来,这根‘森林之光’的价值。

镜子上,伊芙夫人此时就站在钟落月的身后,为她戴上了‘森林之光’之后,伊芙夫人紧靠了上来,双手轻按在了钟落月的手臂上,轻声道:“看看你,真的是太适合它了。”

“过奖了。”钟落月微微一笑。

伊芙夫人此时却伸手去**着钟落月的脸颊,这动作让钟落月感觉有些不适……但她并没有太多的动作。

“年轻,自信,美貌。”伊芙夫人此时闭上了眼睛,如同情人般,嗅着钟落月耳后的位置,“钟小姐,你的芬芳是我很少能够体会到的呢。”

她的鼻尖甚至时不时地能够碰到钟落月的后颈位置,让钟落月有种这位伊芙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亲吻下来的感觉。

“伊芙夫人?”钟落月皱了皱眉头,她终究还是让生理上的不适应胜过了心理上的冷静,转了个身,顺便从伊芙夫人的这种轻触之下挣脱了出来。

伊芙夫人却很快就收敛好了自己,双手持于腹前,微笑着,仪态优雅,面对着目光显得有些异样的钟落月,温和道:“有什么事情吗,钟小姐?”

不料钟落月此刻眼睛确实瞪大了一些,甚至说还有一丝惊慌。她看着伊芙夫人,忽然后退了一步,口中发出了惊动的不确定音,“你……”

“我?”伊芙夫人又是微微一笑,但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略微偏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镜子。全身镜上,伊芙夫人的体态婀娜,风情万种,但唯独是她的双唇之间有什么东西破坏了这一份正常的美感。

“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伊芙夫人伸手掩住了自己的唇,发出了轻笑声。

双唇之间,獠牙显现。

“你…你是什么东西?”钟落月强行地让自己冷静下来,试探着道:“还是说,这只是一个恶作剧呢?伊芙夫人?”

她不太相信世界上会存在那种东西。但是自从她使了些手段让人从她那位二哥的手上掉包回来了一张神秘的黑卡之后,她觉得自己似乎接触到了一些不合常规的事情。

尤其是当她因为让人研究了好久,都无法知道那张黑卡的材质,最终私下拜访了一位和自己爷爷同年代的老人,同时也是家世不属于钟家的另外一个世家的长辈,知道了一段秘辛之后。

但她显然还是不太容易相信……她更加原因相信这位伊芙夫人此时仅仅只是一种伪装:比如说,因为某种爱好,而特别地带上了这样的一副吸血鬼的假牙。

但显然,今天的这个就会,并不是什么化妆舞会。

“恶作剧?”伊芙夫人娇笑了一声,波涛汹涌,“钟小姐,这是基于恐惧,自身的自我保护吗?”

她一步步地朝着钟落月走来,以至于钟落月本能地后退着。

与此同时,钟落月心中的惊恐也越发的强盛起来……因为仅仅就在这几步之间,伊芙夫人就从一名男性眼中的尤物,变成了一名苍老的女人。

她脸上皱纹犹如枯干的树皮,亮泽的几乎早就变成了灰白色,身体急速消瘦……任何丑陋几乎无法形容她此时的模样。

伊芙夫人的笑声此时更如同风吹着干枯的落叶在水泥路上刮动时候发出的声音般,听得人头皮发麻,“我实在是很讨厌这个时候有镜子的存在。”

伊芙夫人挥了挥手,那块全身镜子一瞬间便直接碎裂开来。

钟落月来不及惊恐于这一幕,因为就在镜子碎裂的瞬间,伊芙夫人便已经猛然伸手抓来。

伊芙夫人干枯的手掌有着远超体格魁梧的成年男子的力度,一抓之下,钟落月只觉得自己的肩膀有种几乎要被捏碎般的感觉。

但她并没有真的惊恐到完全吓傻的程度……钟家这一代,两子一女,自小就被钟老太爷送往部队当中锻炼。

钟落月虽然呆着的时间比大哥和二哥要短一些,但却也学会了一些真正的自保之力。

面对危险时候,她瞬间镇定下来,并且飞快地以手掌击打伊芙夫人的脖子……这一下手刀,尽然比不上那些烦空手道大师劈砖瓦的能耐,但是普通人被劈一下,也绝对不会是生痛那么简单。

然而,伊芙夫人却是不为所动,甚至动也不动,她只是吃吃笑道:“她们之前其实也是有反抗……不不,应该说是挣扎才对。但是像你这样的,还是第一个。我本来更加中意在葡萄园碰到的那个更年轻的,但是你现在的表现也实在是很不错,让你成为我的血仆,我觉得也挺好的。”

钟落月不知道伊芙夫人口中的“她们”到底是指谁,但毫无疑问地,“她们”恐怕已经是伊芙夫人手中的受害者,更甚者,可能已经死亡!

无暇去为自己创造更多获得情报的机会,钟落月此刻只是想要从这巨大的危险当中脱离。她飞快地回收了劈在伊芙夫人脖子上的手掌,改为击打在了伊芙夫人抓住自己肩膀上的那手臂的手肘位置上。

它一下子让伊芙夫人的手臂弯曲了一些,钟落月的肩膀因此而松开……瞬间的机会,钟落月并没有错过,而是使出了一记侧踢,直朝着伊芙夫人的脑袋踢来。

然而钟落月的脚腕却被瞬间抓住,伊芙夫人此时冷笑一声,便抓住了钟落月的脚腕猛然一甩!

钟落月整个人都被掀飞了起来,重重地朝着墙角的位置上撞落下……她发出了痛哼的声音。

如同怪物一样的巨力……钟落月清楚地意识到,伊芙夫人并不是一些格斗技巧就能够打到的敌人。

她略微有些慌乱地爬起身来,同时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肩膀……这里被抓过,也摔在了墙上,已经折伤。

伊芙夫人此时好整以暇地走来……更多的优越,来源于这种面对远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噢,不对,是食物才对。

钟落月此时冷汗涔涔,飞快地喘着气,她看着伊芙夫人的脚步,不不地紧迫自己而来……终于,伊芙夫人距离自己,只有一手臂的距离。

“放弃抵抗了吗?”伊芙夫人露出了渗人的笑容,同时微微张开了口。

瞬间,钟落月眼神一厉,完好的手臂更加是电射般伸出,与此同时,一道巨响声也同时爆发而出。

伊芙夫人此时瞪大了眼睛,身体一下子僵住……她的眼珠子往上翻去,不是翻白眼,而是打算想要去看一看自己的额头。

但显然她看不到。

伊芙夫人此时的额头正中央位置,赫然是一个小小的血洞……而钟落月此时那手上拿着的,确实一支长长的口红。

或者说……这是一根伪装成为了口红的杀人武器。

最后的保命手段……钟落月看了眼自己的这根‘口红’。它是陶瓷制造的,就连子弹也是陶瓷打造的,所以能够度过宴会之前的金属探测。

但它也仅仅只能够发射一枚子弹,威力也比不上真正的手枪,但射杀人已经足够。

额头中枪之后的伊芙夫人,身体徐徐地到了下去……但是,她显然并没有死去!

在钟落月不可思议的目光下,伊芙夫人那额头上的伤口,开始一点点地蠕动起来,那颗射入她脑中的子弹,此时正被缓缓地推出!

这种怪物,人力不可战胜!

这样的念头一旦产生,恐惧便如潮水般涌来,钟落月猛然打了个激灵,趁着伊芙夫人尚且还没有恢复行动能力之前,直接夺门而出。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更巨大的危险,更恐怖之物,以及恐惧的深渊,也正在这扇门之后!

当她打开门的瞬间,看见那众多宾客云集的试酒会的现场处,此刻正出现了一只真正的‘怪物’!

它双手双脚按在地上,头发暴长……五官,已经不是人类的五官!

占据了几乎半张脸的圆形嘴巴,上面排列着尖锐的牙齿,与此同时从口中吐出的舌头更加是不可思议的粗壮和长!

此刻,正是真一根宛如触手般的舌头,正缠着一名女性,高高地举了起来……那舌头的末端,另有一个咬人的器官!

它正咬在了这被缠着的女性的脖子之上。

半空中,长长的舌头如同吸管般,一股一股,而那女人的身体也迅速地被抽干起来……四周,更多的都是干枯了的,脸上带着恐惧和绝望的尸体。

但更多的宾客,此时则是吓傻了一般,畏惧地躲在了那可笑的桌子之下,或者是蜷缩在墙角位置。

这如同地狱般的景象……钟落月瞬间便如坠入冰窖。

“我到底,掉入了怎样的…深渊当中……”

钟落月惊恐地回头,却看见伊芙夫人的身体一抽一抽,缓缓地站了起来……她一惊,依然顾不上太多,只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趁着伊芙夫人还没有彻底恢复之前,趁着那正在吸血的,如同巨大水蛭般的怪物还没有注意到她之前……逃!

……

……

十分钟之前。

试酒会已经开始了有一些时间了,当众多的来宾此时正在讨论着这次的这一批新酒比之过往的如何如何的时候,众人等待了许久的节目,也真正的到来。

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听来传闻……传闻,在这次的酒会上,酿酒大师屠申义将会取出那瓶传说中的‘忘忧,忘川’与一名幸运儿共饮。

同一个系列的‘忘忧’酒,曾经在一场拍卖会上拍卖出天价,这对于众多爱酒的人士来说,便如同梦幻之酒般。

万众期待之下,一名男子此时缓缓地走了出来,与此同时,他还推着一个巨大的轮盘走出。

是那个不久之前在宴会厅中,拿出神奇的‘宝球’的男人——那位想要购买这颗‘宝球’的富态男人,一下子就认了出来。

推着轮盘出来的人,却是是泷泽。

只见他把轮盘推到了众人视线的前方,然后才露出了笑容,清了清嗓子,“先生们,女士们,接下来将会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你们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吗?”

众人屏住了呼吸,各自带着笑意地齐齐看着泷泽的脸。

泷泽此时朗声道:“相信各位在进入会场之前,都已经领到了一颗刻有了号码的水晶球了,对吗?现在,请让我看看你们手上的水晶球,可以吗?”

女士们纷纷把水晶球拿出,高举于身前。

而泷泽此时则是在众人的面前十分华丽地转了转身子,随后双手扶在了那巨大转盘的边缘上,他眼中闪动着妖异的光芒,继续朗声道:“看到这个转盘了吗?看见这个转盘上面的数字了吗?先生们,女士们,聪明的你们,已经猜到了接下来,我要做什么了吗?回答我!猜到了吗?”

“猜到了!”还是女士们比较凸显的声音。

只见泷泽此时猛然用力,转动着那巨大的轮盘,飞速旋转着的轮盘,就像是一个漩涡。

终于,在众人紧张的等待之下,这转盘缓缓地停了下来。

指针,最终停在了代表了数字‘18’的区间。泷泽此时张开了双手,大声道:“请告诉,幸运儿在什么地方!”

“是我!是我!”

赫然是那名之前想要购买‘宝球’的富态男人!

只见他举起了自己手上的水晶球,显得十分的得意,兴高采烈地推开了人群,走到了前方泷泽的面前,“是我!我们又见面了!”

“对啊,我们又见面了。”泷泽微微一笑,“幸运儿先生。”

它猛然地裂开了嘴巴,一根粗长的舌头,瞬间射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