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一章 忘忧,三生(4)

第一百二十一章 忘忧,三生(4)

无数年来,十三氏族按照不同的阵形,最终被划分为大致的四个不同的阵形:秘隐同盟,魔宴同盟,独立氏族以及灭亡氏族。

千百年来,十三氏族都因为各自的理念而摩擦不断。

内斗,并不仅仅只是纯纯人类的特性。

据希塔西尔所说,各个派系之间的争斗,已经从原本的真正争斗发展到了现今的在不同领域上的比拼。

但不管如何,它们都是遵从着同一个理念——共同奋斗,创造一个能够更好地适合吸血鬼们生存的世界。

既内斗,但是面对外敌的时候也会一致的对外,离散的同时也异常的团结。因此在黑暗世界中,吸血鬼群体才能够一直维持,可以说正是因为十三氏族的存在,才打造了一个长达千百年的吸血鬼王朝。

然而是十三氏族并不是吸血鬼群体中唯一的,初次之外,依然存在着别的吸血鬼。比如说通过禁忌法转生成为吸血鬼的泷泽家族,比如说历史上著名的穿刺公,又或者说是传承自另一外神话中吸血鬼莉莉丝的后代,等等。

十三氏族一直以来都以纯血,正统自居,把自己放置在吸血鬼群体中金字塔端的角色。多年来,即便是偶尔出现个体力量强大得可以对抗某一个氏族的吸血鬼,也无法真正参与到十三氏族所组建的元老会当中。

虽然不存在吸血鬼帝王这样的说法,然而十三氏族的元老会,就像是吸血鬼群体中的王。

希塔西尔叹了口气道:“事实上,不仅仅是在力量上十三氏族是作为实力最强大的,在别的地方,那些弱小的家族,也实在有太多依赖着十三氏族的地方。而当中最关键的,就是十三氏族严格地把持着纯血和净化药剂的生产。”

“纯血,净化药剂?”洛邱提出了两个问题。

希塔西尔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总感觉自己接下来会在一种自己也不清楚的状态之下,成为想外人倾吐族群秘密的叛徒。

但希塔西尔还是点了点头,“纯血,也就是纯净的血液。纯血的提供者,是十三氏族自古代开始,就圈养起来的血奴们提供的。他们大多数都居住在十三氏族的领地当中,甚至他们本身都不清楚自己是作为血奴而存在。十三氏族的每一个氏族都拥有自己的纯血生产基地,十分隐秘,外人无从得知。传说在每一个纯血生产地当中,还保留着原始的生活方式,现代文明从来没有入侵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能够保持纯血的生产。”

洛邱皱了皱眉头,“你说,现代文明无法入侵,是什么意思?”

希塔西尔道:“毒素,现今的人类,他们的鲜血对我们来说是不健康的。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伴随着现代文明的高级发展,各种各样的污染已经入侵到了人类的身体当中。因滥交而携带的病毒,因服用太多的合成物质而沉底在体内的化学物……这些对我们来说,都是毒素。纯血基地除了固定地供给十三氏族本身之外,只有少量能够流出,但那基本上无法供给其余的族人……分配不均,你应该能够想象某些矛盾的存在是必然的吧。”

洛邱点了点头,“那净化药剂又是什么?”

希塔西尔道:“我说过了,纯血的提供是有限的,然而无数年来,我们的人口也在增长。你知道,吸血鬼拥有漫长的生命,而且又散落在世界不同的地方。我们无法克制自己的本性,我们需要生存。在无法获得纯血的情况下,饥饿会使我们疯狂,本能会打败我们的理性……我们依然还会选择吸食不健康的血液。那些毒素就会在我们的体内积累,它会使我们变得脆弱,会让我们的生命急速消耗……于是就有了净化药剂的出现。它是独立氏族与灭亡氏族合作开发出来的,能够让我们有效地对抗这些毒素的一种抗体,但是也需要定期的使用,才能够维持……”

希塔西尔摇摇头,颇为无奈道:“十三氏族几乎把持着我们生存最重要的两种东西,即便是我们偶尔会单身出想要反抗的,最终都无可奈何……直到,真血概念的提出。一种可以通过人工合成的,用来代替纯血,无污染的代替品。你知道,这对于被压迫的族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洛邱沉思了片刻,才缓缓道:“自由。”

“自由。”希塔西尔重重地点了点头,“如果掌握了真血的制造,就等于掌握了可以与十三氏族独裁对抗的力量,我们将会凭借真血的存在,迅速发展,纠集成为一股力量,狠狠地扎入元老会当中,获得话语权。”

洛邱沉默的半响,忽然道:“第十四个氏族吗。”

希塔西尔张了张口,随后苦笑道:“你的目光让人感觉到畏惧……确实,我们当中的一些家伙,的确提出过这个观点,并且也一直地为此而活跃着。”

“说说看。”洛邱淡然道:“这和你们今天在这里有什么关系。”

“我,即代表的是费南迪斯家。”希塔西尔道:“这也是一支古老的吸血鬼家族。另外还有伊芙夫人背后的势力,泷泽先生身后的泷泽家,伊丽莎白的族人,最后还有卡莲,即我们。而屠申义,他是卡莲的后裔,同时也是真血这个想法的提供者与研究者。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在支持者他研究真血……但多年来,一直都无法成功,能够得到的几乎都是半成品,效果并不理想。在多年的研究当中,也仅仅是诞生了一批可以使用的,并且比纯血效果还要好的产品,那就是‘忘忧’系列。”

洛邱不解地道:“既然真血是你们打算用来创造第十四氏族,跻身元老会的手段,应该是挺机密的吧?那为什么要让世人知道‘忘忧’系列,并且还那样高调地用在拍卖会上卖出,并且还有富商饮用之后就消失不见的传说?”

“那只是幌子。”希塔西尔叹了口气道:“十三氏族的对族人的把持和监控十分的严密。他们恐怕是隐约地察觉到了什么东西。所以我们想了个办法,与其隐藏,倒不如高调地公诸于世……把这几乎仅仅完成品的真血,以别的姿态展现。我们同时也向元老会报备了这个计划。”

希塔西尔顿了顿,又道:“嗯,你应该知道,不死者其实也不是真正的不死,我们只是很难因为自然的原因而死亡。但是人类却掌握了许多能够杀死我们的手段,除了降魔者之外,人类显存的一部分武器,也然让我们畏惧。我们只是为了生存,而不是希望爆发和人类的全面战争。所以任何吸血的行为,都需要报备。所以当时我们就策划了一场拍卖会,分别是我,伊芙,以及伊丽莎白的父亲,以高价拍得这三支‘忘忧’系列,借此来打响屠申义的名气。这样一来,成为了酿酒大师的屠申义,就有能力吸引大量的人前来找他。”

“所以这二十年来,屠申义每次有新的红酒开封,都有试酒会,然后就是你们开餐的日子?”

希塔西尔点头道:“是的,我们需要一直这样做,元老会才不会怀疑我们。因为我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元老会的耐性是超乎想像的……也是直到这一两年,对我们的监管才渐渐放松了下来。”

“那个富商的传闻?伊丽莎白的父亲?”

希塔西尔犹豫了会儿,最终还是道:“他是真的失踪了,喝下了彼岸花之后。这是我们也预料不到的情况。事后,我们只能够向元老会说,这是为了增添屠申义的传奇色彩而故意弄出来的假象。”

洛邱道:“近乎完成品的真血,‘彼岸花’喝下之后会怎样,你们难道不知道?预料不到,不是很奇怪吗。”

“不不不,我们是真的不知道。”希塔西尔连忙道:“忘忧系列,是屠申义无意间制作出来的……他确实是这样说的。起初它确实能够代替纯血,但后来我们才发现,它们每一支喝下之后,都会产生一些副作用。‘彼岸花’能够让人看见已故的爱人,让人‘心死’。”

每一支真血都有着奇异的能力,‘彼岸花’能够让人‘心死’。

‘奈何’会带给吸血鬼带来分裂的能力,但同时也会让它的人格分裂,每日承受两种不同思想的折磨。

‘九十七’是喝下之后会变成获得强大的力量,但同时会让吸血鬼的本体变得苍老,并且每半月就会有一次失去所有力量,如同九十七岁老人般脆弱的时间,会持续整整一天。

“我所持有的‘黄泉’会带来恐惧。”希塔西尔苦笑道:“它拥有让你呼唤亡魂的能力……但它每一天都会为你带来一次死亡的痛苦……当然,你不会死真正的死亡,但每一次都是那样的真实,并且你不会感觉麻木,只会每一次都恐惧加深。直到终有一天,你无法承受,生不如死,无比希望自己真正地死去。”

“你不像喝过。”洛邱摇了摇头。

希塔西尔耸耸肩道:“当然,我没有亲身尝试过,不过要采集样品数据本来就不难,对吗?我的试酒人,就是因为承受不住这种死亡的恐惧,最终情愿暴晒在烈日之下,活活把自己灼烧而死。”

“三生和忘川呢?”洛邱直接问道。

“三生严格来说不是酒,而是一块特殊的宝石。”希塔西尔道:“但只要把它放在清净的泉水当中,它就能够让泉水变成甘醇的美酒,据说三生能够让人梦见前世今生,唤醒前世记忆。”

“据说?”

“三生是卡莲持有的,这个说法也是她自己说的,但真的还是假的,我们都不得而知。”希塔西尔摇摇头:“这次之前,卡莲忽然把三生邮寄到了我这里,让我带来。我本来想要在开始之前自己试验一下的,但是三生宝石上面有卡莲的秘印,我没有办法打开。它只能够由屠申义打开,因为屠申义是卡莲的后裔,拥有她的血。”

“还有忘川,以及最后的一支,似乎最后一支没有命名吧。”洛邱点了点头。

希塔西尔脸上忽然有些惧色,“忘川,严格来说是毒药。对我们来说是至毒之药。一旦喝下,我们的身体就会腐化,化作一滩脓血,但是对普通人来说,它和普通的红酒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能够让普通人心情愉快……至于最后一支,其实一直没有命名,因为它根本还没有真正酿制出来……还没有开封,而是藏在了屠申义的手上。这次,恰好是今年的第三个狩猎日,屠申义给我们发出了邀请。不仅如此,他甚至在信上说,真正的真血已经研究出来,将会在狩猎日当天揭晓,但要求我们将各自的‘忘忧’系列归还。我们猜测,可能真血就是最后一支的‘忘忧’系列。”

终于说完,希塔西尔忐忑不安地看着洛邱,生怕这能够轻易致死自己的家伙,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真血的秘密,我已经都告诉你了……加入你对真血也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帮你得到真血。”

“我要真血做什么?”洛邱好笑地问道。

希塔西尔道:“如果屠申义真的成功研究出了真血,那么拥有真血的你,会为吸血鬼族带来十分庞大的冲击,你甚至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得到大量吸血鬼族人的拥护,并且……”

希塔西尔的描述没有说完,洛邱便摆了摆手,止住了希塔西尔的说话,“我对你们的食物代替品没有兴趣。要说感兴趣的话,也只是这‘忘忧’系列,尤其是‘彼岸花’和‘三生’,听起来挺有趣的。”

却见希塔西尔此时一下子站了起来,目光灼热道:“洛邱,我的朋友……不对!洛邱大人,你的强大是我觐见的,即便是五代的吸血鬼,也不可能这样轻易地击倒我……你甚至是媲美四代,甚至三代的强大不死者!请你让我跟随在你的身边!我将代表费南迪斯家,宣誓为你效忠。”

说着的同时,费南迪斯悄悄地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一道若有若无的裂痕……它并非是对洛邱没有反应,而是因为反应太过强烈,而在一瞬间就已经直接碎裂。

即便是四代吸血鬼的力量,也无法让戒指破裂!

三代……已经是十三氏族的族长级别了!

强大得创造了一个恐怖传说的吸血鬼穿刺公,也不过是等同于三代而已!

洛邱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希塔西尔一眼,摇了摇头:“可惜我拿的剧本不对,你的效忠对我没什么用。不过交个朋友倒是可以……哦,我说的是普通朋友,没有别的。而且,没准以后我们机会做生意什么的。”

与此同时,摆放着桌子上的红酒瓶内的酒平面忽然微微地震荡起来,荡漾出了微波。

希塔西尔下意识地看向了某个方向,略微皱起眉头:“看来是他们已经开始狩猎了……但似乎有点过激了?”

洛邱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思维如潮水般,散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