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二十八章 忘忧,三生(11)

第一百二十八章 忘忧,三生(11)

希塔西尔是第七代的吸血鬼,费南迪斯家族中,血缘最高的便是那位被暴死吊死的费南迪斯男爵的上代,是第五代的吸血鬼。

上代的力量比下代的力量更为强大,给予初拥的上代对下代有着强大的支配能力。这几乎是吸血鬼世界中的法则。

卡莲是与希塔西尔同一代的吸血鬼,所以屠申义算是第八代的吸血鬼。

吸血鬼当中,不同代的吸血鬼有有着不同的变化,比如说泷泽家族这种转化而来的吸血鬼……严格来说,应该是吸血怪物才对,它们的代数可能会偏低,但它们的力量却也不以代数来计算。

另外吸血鬼都会诞生属于自己的特殊异能,不同的异能在战斗中的效果自然不同——所以,除非是相近的系别,不然的话,很难界定吸血鬼间的强弱。

除非,吸血鬼都进化到了第三代,也就是十三氏族的族长级别,也称之为亲王。

第三代的亲王,不管是哪个氏族,不管是转化的还是野外派别的,力量的强大都足够压制第三代以下的吸血鬼——这是吸血鬼种族中不二的铁则。

低辈的吸血鬼中,还存在一种情况,那就是后代把给予自己初拥的上代给‘吃掉’,接收上代的血缘,然后打破漫长的时间沉淀,得以晋升到更高的代数。

曾经的卡莲与希塔西尔相识,它们都是可以划分到相近派系中计算的,所以希塔西尔才能够说出屠申义不应该拥有如今强大力量的说话。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吃掉’了卡莲,还是用别的方法临时获得的力量。”希塔西尔摇摇头,目光微凉,“但是作为后辈,就应该有后辈的礼仪。屠申义,你这样实在是太不规矩了。”

说着,希塔西尔便化作一抹浮光,出现在了屠申义的面前。

他并不会畏惧屠申义突然变强的力量……第七代的吸血鬼虽然听起来是不高的代数,但事实上在世间行走的,大都数都是六七代的吸血恶鬼。

第五代以上都是一些老古董,不是沉睡就是留在驻地当中,承担起守护族人的重要责任,轻易不会出现。

并不是碰到每个家伙都像是那洛邱一样,强大得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啊。

说时迟那时快,在闪身到了屠申义身前的时候,希塔西尔便已经挥动手上的血鞭。然而,希塔西尔却在下一瞬间变得错愕……屠申义出手比他更快,甚至称得上是轻松!

轻松地抓紧了希塔西尔的手腕,让他那血鞭根本无法发挥出应有的威力。

屠申义抓住了希塔西尔的手腕后,直接便把他扯了起来,抡了一圈,然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希塔西尔整个后背都撞击在地板上,砸出了大量的碎裂,他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一脸思考着人生的模样。

与此同时,半空中突然射落了几把血光组成的短剑,分别钉在了希塔西尔的双手双脚之上,把他整个都固定了下来。

啊——!

希塔西尔发出了惨叫的声音——当然,这样的伤害要不了作为吸血鬼的他的性命。但是痛楚却不会消失!

屠申义此时从容地绕着希塔西尔走了一圈,淡然道:“希塔西尔,你是不是做暗黑商人太长时间了,已经忘记了怎么战斗了吗。”

“屠申义!!”希塔西尔显得气急败坏,露出了尖锐的獠牙,握紧了拳头,想要从这些血剑的固定中挣扎开来。

“吸血鬼的力量很大部分来源于愤怒,你现在倒是会生气了。”屠申义摇了摇头:“只可惜你养尊处优的时间实在太长,身体都生锈了吧。”

狂暴的血气,此刻从希塔西尔的身上冒出,那如同热蒸汽般的气流开始散射着,这实验室的前端,因此而狂风大作。

屠申义只是摇摇头,挥手间,又一把巨大的血色长剑凭空出现,这一次直插希塔西尔的心脏而来。

对于吸血鬼来说,弱点便是力量来源的心脏位置——当这把血色巨剑刺破了希塔西尔胸膛皮肤的瞬间,希塔西尔的脸色瞬间剧变起来。

那因为愤怒而爆发的力量,瞬间下降,伴随而来的是深深的恐惧……或许屠申义说得没错,希塔西尔已经很久没有战斗过!

面对死亡威胁的瞬间,他想到的不是如何抗争,而是因恐惧而生的逃避,还有那血色长剑上印着的,如同蔷薇花般的纹路。

“你……果然把卡莲给……‘吃掉’了……这是她的……”

血色长剑刺破了胸膛的皮肤,轻松地穿透了希塔西尔的胸膛,几乎正把剑刃都没入其中。而希塔西尔也在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便闭上了眼睛,身体完全静止了下来。

屠申义弯下了腰,握着那血色长剑的剑柄,缓缓地把剑给抽了出来……但他却忽然停了停。

剑刃还没有完全抽出,但希塔西尔的身体却在这瞬间直接融化——像是水流冲击了用沙子砌出来的城堡后般。

希塔西尔的身体一点点地流化,最后变成了一种黑色烂泥般的物质。

屠申义最终还是把血色长剑从地上拔了出来,摇了摇头:“战斗的本事没剩下多少,逃命的本事倒是见长了。”

屠申义说着,便看了看四周,在确定希塔西尔没有藏在别处之后,方才缓步离开,只听得他低声到:“希塔西尔,如果不是你的话,那么就剩下泷泽和伊芙……”

……

葡萄园的古堡地窖迷宫中。

那比地窖迷宫还要更加深藏于地下的某个地方,放置着一个黑色的长棺——长棺的棺门一下子打了开来。

一道身影此时猛然从棺中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脸上尤有着惊恐之色。

希塔西尔下意识地抓住自己的心脏位置,脸色从惊恐转为了狰狞,不再英俊妖媚,“居然耗费了我一个替身泥人……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暗黑商人,也才从魔术师协会那里弄到两个啊!屠申义!”

希塔西尔从黑棺中爬了起来,心中也是有些庆幸,没想到自己对上屠申义竟是几乎被瞬杀,而自己几乎力量都没有全开……

他冷哼了一声,忽然道:“做商人怎么了?商人浑身都是宝物,不做商人,没准我这次就死了!”

希塔西尔忽然抬头看着上方,仿佛要透过那层层的泥土,看到那上方地窖迷宫的一切,他的目光变得阴冷起来,“屠申义,看来你是没有诚意拿出真血的了……那就不要怪我。”

说着,希塔西尔忽然伸出了手臂,翻起了自己的衣袖,同时用指甲划破了自己的手腕。

一道血流从他的手腕中流出,落在了地上,但却瞬间被地上的黑色泥土给吸收了进去。

只听见希塔西尔低声地念着什么。

“沉睡的先祖……伟大的费南迪斯之血的始祖……请你从死亡中苏醒……”

血液渗入了泥土当中,不断地沉入更深的地方……最后,血液似乎停在了什么东西之上。

那是一具已经彻底干枯了的尸体。

当血液自胸膛渗入的瞬间,干尸的心脏位置,忽然跳动了一下……一双布满血光的眼睛,猛然睁开!

……

……

前行中,洛邱忽然停住了脚步,这让尾随……跟在后面的钟落月忽然变得紧张起来。

在异常恐怖的环境之下,绷紧的神经实在太容易被一些小事情拨动。

“发生什么事情了?”

洛邱只是忽然看了看着地下,钟落月也同样也看了下去。只是地上什么也没有,她不知道洛邱到底在看什么东西。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一些事情。”洛邱摇摇头。

钟落月似乎有些适应这年轻家伙了,闻言只是点了点头。她看着那飞在前方的蝴蝶,不解道:“你为什么要跟着它,有什么特别的用意吗,还有……你不算是普通人吧?”

最后的问题,是钟落月考虑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决定问出来的问题。

洛邱看了眼钟落月,便又往前方跟着那光明女神闪蝶而去。钟落月不得不追赶上来,“抱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不想说,是我鲁莽了。”

洛邱忽然道:“其实在我看你,你也不是普通人。”

“我?”钟落月一愣,随后苦笑道:“面对那些恐怖的丧尸大军,还有吸血的怪物,我只有被宰的份。”

“普通人的定义是什么。”洛邱又问了一句。

“平庸的人。”钟落月皱了皱眉头,然后小心翼翼地说了一个答案——她忽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自己在虚心地请教什么,像是在面对一个师长。

但这人……还很年轻。

“没有显赫的家境,没有富裕的物资生活,但是心智是健全的,会失落,会高兴……”

洛邱缓缓地道:“也没有什么特别耀眼的才能,或许还会有一两样擅长的东西。他们在社会上拼搏着,每天想着的是明天。目光不会长远,但是会看着目前,满怀希望也会满腔怨愤,无能为力的事情很多,但是能做到的事情其实也不少。他们是世界上最庞大的人群。”

钟落月试探性地问道:“老百姓?”

“除此之外,还有吗?”洛邱反问了一句。

钟落月摇头,并不同意道:“我说的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不普通。或许……你有什么特别的能力、神力。”

洛邱道:“钟小姐,你觉得在普通人中看来,你所拥有的财富,人脉,以及你所代表的家族能够做到的事情,是不是也是一种特别的能力、神力?”

“这……”钟落月哑口无言。

都说金钱是万能的,它几乎能够做到任何的事情……财富,似乎也是一种强大的能力。

洛邱微微一笑道:“最近有看一部电影,是关于两个超级英雄的。第一个问第二个超级英雄,有什么样子的超能力,第二个超级英雄回答说是速度,他有无与伦比的速度,甚至比闪电还快。然后第二个超级英雄也问第一个超级英雄,他有什么样的超能力,第一个超级英雄的回答是,他很有钱。”

钟落月张了张口。

洛邱道:“有异能的能够做到很多的事情,有钱的那位能够佩戴很多高科技的装备,同样能也能够办到许多不可能的事情。而他们……”

洛邱看着钟落月,“在世人的眼中,都是超级英雄。钟小姐,你以为呢?”

钟落月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的问题和这个不一样,但我现在无话可说……你这是诡辩。不过,我不会再问了。”

“或许你以后会更喜欢从前的状态。”洛邱轻声道:“不过也不一定。”

“好吧。”钟落月再次苦笑,“感谢你给我上的哲学课……不过,我只想要离开这里,或许你可以帮我?开门见山吧,带我离开这里,我绝对不会亏欠你。”

“不用着急,在我身边你会很安全。”洛邱随意地说了一句,“暂时我还不会离开这里。”

钟落月无奈——她确实拿这个家伙没有半点办法。

不过……

有异能的超级英雄和有钱的超级英雄,倒是让钟落月心中有所领悟……只可惜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容许她静下心来,去细细地体会着这当中的意思。

蝴蝶依然还在前面飞行着,二人似乎有点往更深的地下走动的趋势。

但那奇异的蝴蝶很快便停了下来,停在了一扇石门之前——而这里,同时也是二人所走的这条通道的尽头。

那蝴蝶此时停在了石门旁边的一处凸出的装饰之上,洛邱走近,伸手摆弄了一番,然后似乎触动了什么样的机关,便听见那石门发出了隆隆的声音,缓缓地挪动起来。

手机的电筒瞬间照入了这石门之内的房间当中。

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单纯只是一间石室而已。钟落月用手机照着着四周,发现这石室其实也不大,大概也就是三十平方左右的样子。

然而这石室的墙壁上,却有着密集的裂缝,像是被野兽用利爪抓出来的一样。

这些墙壁上的裂缝,纵横交错,密密麻麻,几乎覆盖了四面墙壁——与此同时,电筒移动到了正前方,发现这里还有一副困人用的工具。

锁链还有吊在墙壁上的镣铐。

“这好像是用来囚禁人的地方。”钟落月皱了皱眉头:“看着城堡有些历史了,这地窖修建的像是迷宫一样。可能这城堡从前的主人是一个领主或者是军事家之类……这地下迷宫,兴许是一种防御的措施。”

“依据呢?”洛邱好奇问道。

钟落月道:“我看有一些出现的丧尸,它们身上穿着的皮甲很像是几百年前的……这地方的诡秘,恐怕比想象之中的还要多很多。”

“不错的推断。”洛邱点了点头,便没有更多的赞赏了。

“这地方没什么用。”钟落月摇了摇头,“只是一个囚室而已,没有什么好看的……你在做什么?”

却见洛邱走到了其中一扇墙壁之上,伸手去摸着那些墙壁上的爪痕。他的手指伴随着爪痕的纹路缓缓地移动着,一遍又一遍地,特别的慢。

忽然,钟落月听到了某种声音,这让她一下子就靠近到洛邱的身边,同时用手机电筒往那疑似声音传来的地方照去。

那是石室的一角,只见一道小小的身影正蜷缩在这角落当中,瑟瑟发抖着……是一位穿着黑裙子的女人,而且还是满头的白发。

而在这白头发的女人旁边,还有一个洞,一个被打破了的洞。

她是从这个打破的洞口进来这个房间的?钟落月下意识想到,然而洛邱此时却朝着这蜷缩发抖的女人走了过去

“你……你小心点。”她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洛邱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终于,他来到了这蜷缩着的女人面前,半蹲了下来,轻声道:“伊丽莎白。”

女人这才缓缓地抬起头来,白色眉毛下的眼睛通红,留着眼泪,脸色苍白,唯独嘴唇有着一抹妖异的红色,还有两颗露出的吸血獠牙……

¥¥¥¥¥¥¥¥¥¥¥¥

PS1:(7/7)

PS2:我本来以为把债务还清了,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有了新的一个萌主,明明又有了新的码字的动力,这都是喜悦的来源,并且两种喜悦叠加在了一起,本应该幸福的。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呢?

PS3:感谢‘B.R--love’的萌主……向资本主义势力低头……OTZ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