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二章 永生者的羁绊(终)

第一百四十二章 永生者的羁绊(终)

它们强大,拥有悠久的历史。

它们度过了无数的岁月,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阴谋和诡计。

它们亦如同看待食物一样看待着人。

暗夜的行者,高贵而优雅,慵懒与颓废,同时拥有不老的容颜……或许,不少人认为它们几乎是完美的。

但它们俨然也有被玩弄的瞬间——被它们所藐视的人类。

没有任何的威逼,也没有任何的要挟,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诡计,一次悲情的演出,人类便让它们成为了实现野心的工具。

说不上谁比较可悲一些。

洛邱几人已经从金伍城的记忆当中退出了……那之后的事情,不过是金伍城作为一名参与者,与卡莲·依谢尔计划着如何找到真正的‘凶手’所做的一切准备。

为了让真正的‘凶手’感觉到诧异,卡莲·依谢尔化身成为了屠申义……为此,她甚至把自己的‘三生’送到了希塔西尔的手上。

而这一切,其实是金伍城有目的地想要回收所有的‘忘忧’系列而已,目的是为了造出那笔记本中最后几页所记录的东西。

当然,为了让卡莲·依谢尔更加的信任,他也一直地哀求着这位屠申义的‘长辈’,给一个把他变成吸血鬼的机会。

“是不是每一个复仇故事的背后,都有着让人呕吐的欲望?”钟落月幽幽地叹息了一句……她是最先出声的。

卡莲·依谢尔没有说话,当意识退出回归的瞬间,她仿佛再一次被抽离了自己的意识般,直接坐了下来。

她低着头,握着血色的花纹长剑用以支撑,苍白的发丝两侧垂下,完全遮住了她的脸容……金伍城已经死了。

当几人的意识离开金伍城记忆的瞬间,也是金伍城死亡的瞬间。

他的身体早就脆弱不堪,又被折磨了一番,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在维系着自己意识的清醒——即便是清醒,也是混乱的。

然而当那些入侵他记忆的意识脱离之后,便让他本能地感觉到放松了什么……松了一口气,便迎来了死亡。

洛邱打量着金伍城的尸体……忽然间,他来到了金伍城的身边,蹲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金伍城的断指,然后皱了皱眉头……最终,洛邱张开了手掌,只见在这混乱的实验室里面,忽然有一处黑色物质和机械原件混合的残渣涌动,最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冒了出来,最后徐徐地飞入了洛邱的掌心当中。

飞来的是一根黑色的指套,是金伍城带在他断指上的那根指套。

伊丽莎白与钟落月好奇地看着洛邱此时的举动——对于这种超自然的事情,钟落月觉得自己已经有些麻木……甚至有种这样的隔空取物,实在是有些小儿科的感觉。

洛邱此时手指揉了揉这根指套,然后从这指套当中一点点地拎出来了什么东西。

“这是……”伊丽莎白疑惑地叫了一句。

黑色指套中取出来的,是几张卷起来的纸。把它们摊开之后会发现,它们是被撕裂下来的……洛邱又一次看向了那纯白房间所在的方向,伸手一抓。

一本老旧的笔记本便飞速地飞到了他的身边,洛邱翻开仔细地看了起来。

“这最后几页,原来一直就在他身上。”卡莲·依谢尔不知道什么时候抬起了头来。

洛邱没有在她的脸上看见太多的悲伤,只是觉得她的脸好像是她的头发一样的苍白。但他知道,至少在看见那副黑色棺木之前,她并非是白发。

洛邱把从指套当中找到的残页夹回到了笔记本当中,合上,然后递到了卡莲·依谢尔的面前。

但她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洛邱一怔,随后便点了点头,把这笔记本收了起来,说了一声谢谢。

卡莲·依谢尔依然没有说完,她忽然之间站起了身来,看着的是那些‘忘忧’系列。

“我只是好奇而已,每一种可以给我留下一点吗。”洛邱忽然问道。

卡莲·依谢尔淡然道:“即便是你要全部拿去,我恐怕也无力阻止。”

“我只取一点。”

说去一点就只是一点,洛邱很快便把所有的‘忘忧’系列交回到了卡莲·依谢尔的手上。

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双手抱着这些东西,缓缓地走入了那纯白的房间。

这房间内还有着暗藏的机关,打开之后,会发现墙壁翻转了过来。而藏在这里面的,赫然是一副黑色的棺木。

卡莲·依谢尔把黑色棺木打开,把‘忘忧’系列放入了这棺木当中,便这样静静地站着。

不用特意地去窥视棺木内的到底是什么,曾经进入过金伍城内心世界的几人,都认得出这棺木的来历……里面,是屠申义的尸体。

“或许……或许这位卡莲小姐早就意识到了金伍城有些古怪了吧。”钟落月此时突然幽幽道:“她找回这些‘忘忧’系列……大概是因为这是屠申义所造的东西,她只不过想要回收而已……屠申义的遗物。”

卡莲·依谢尔脸上忽然有了一道微笑,绝美。

“情人相处的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一些争吵。”卡莲·依谢尔此时轻声道:“对于我们来说,时间的意义一天天地变得没有价值。我们或许更加原因把一些小事情去放大,尝试不同的滋味。”

她**着棺木,“起初,我们只是在讨论真血的可能性。其实,我和他都知道,真血是造不出来的……我看清楚了现实,而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这个男人既愚蠢又浪漫。”

她朝着众人看了过来,脸色是落寞,“吵了一架之后,我游历世界。在那段时间里面,我发现自己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这个男人,我知道我更加爱他了……我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重逢的机会,但是最后我还是没有等到。”

“这半年的时间,唯一支撑着我,就是找到杀死他的凶手。”她低头,苦涩地微笑着,依然还是绝美。

“有时候我甚至在想,我如果出生的时候是人的话,如果我是人类的话……我是不是还会碰见他。”

房间忽然震动了起来,似乎随时都要崩塌一样。

卡莲·依谢尔只是伸手指了指旁边的墙壁,却见那墙壁开始裂开,出现了一条通道。

“卡莲小姐!”

伊丽莎白大喊了一声,只是头顶上一块大石却在此时坠落下来。而卡莲·依谢尔此时则忽然把‘三生’宝石给放入了口中,然后缓缓地走入棺木。

地板碎裂,棺木下沉。

整个地窖迷宫此时也开始解体崩坏。

……

……

轰隆隆隆——!

古堡突然见倒塌下来,那些奢华的装饰,那些名贵的古董,那些许久许久的历史沉淀,在瞬间湮灭。

堡内的佣人们在冲忙当中逃生,庆幸的是并没有人员的死亡,有得只是受到了一些轻松——至于那些一开始被截留在了门外,无法带入的一些名流富豪的保镖们,此时则是匆忙地方赶往现场。

他们的雇主还在这里面,此刻生死未卜……但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怎么会突然见倒塌了,这座数百年历史的庄园古堡……是因为实在是积累了太多陈旧的东西,已经是腐朽的时候了吗?

没有人知道……他们只是想尽一切的办法,通知外界的救援。

……

在倒塌的古堡废墟中,突然间传来了一道巨响,堆砌的石块此刻本什么炸开,然后伴随着一阵咳嗽的声音。

钟落月最先从这炸开的地方走了出来,她抬头看了一眼,星光不是太亮,但月色很美。

这之后是洛邱和伊丽莎白,两人缓缓走出。

洛邱也抬头打量了一眼夜色,然后是这变成废墟的古堡。

“总算是出来了吗……”钟落月倚在了一块柱子上,徐徐地滑坐下来,只感觉身心俱疲,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是这样的讨厌晚上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钟落月忽然道:“这位卡莲小姐,最后还是选择自杀了吗……”

“不是的,她恐怕只是沉睡而已。”伊丽莎白摇摇头道:“自杀者的灵魂将会被拘谨在痛苦的海洋,如果卡莲小姐自杀的话,她将无法与屠先生在死后的世界相遇。”

“死后的世界……”钟落月摇了摇头,感觉整个世界在自己的面前已经彻底地魔幻化起来。

“那她就这样一直沉睡着?”钟落月好奇道。

“醉生梦死。”洛邱忽然说道:“最后她吞下了‘三生’,醉生梦死,她可以随时醒来,也可以选择永远也不醒过来。”

钟落月苦笑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还是有一件事情不明白的。”

她忽然看着洛邱……看着这个,不管是谁,仿佛总能够从他口中找到答案的神秘家伙,“屠申义是吸血鬼,吸血鬼的力量我算是见识过了……金伍城到底是怎么才能够把他捆起来的。难道真的是金伍城暗算了他吗?”

“恐怕不是吧。”洛邱轻声道,“屠先生应该是自己把自己锁了起来的。”

伊丽莎白与钟落月同时疑惑地看着洛邱。

洛邱淡然道:“回想一下,我们所看见的金伍城的记忆。在石室的时候,他小心翼翼地方靠近,开门窥视时候的模样和他的停顿。如果是金伍城把屠申义先生困起来的话,他没有必要这样,不是吗?而他的一切行为看来,就像是……”

“就像是他才发现的一样!”钟落月脱口而出道。

洛邱看了这位钟家小姐一眼。

钟落月连忙抿住了嘴巴,生怕打断了这神秘青年的解说之后,会引起对方的不快。

伊丽莎白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奇怪道:“屠先生为什么要困着自己啊?”

“为了不让自己吸血。”洛邱轻声道:“为了戒掉吸血鬼的本能……还记得那间石室内的爪痕吗?”

密密麻麻的,纵横交错的,一道道被疯狂地划出来的爪痕。

她们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洛邱道:“我想,上面的每一道爪痕,都是包含了对卡莲小姐浓烈的爱意的吧……真的很想把它给抠下来呢。”

他痛苦地哀嚎着,强行抵抗着本能与身体的需要,如同瘾君子为了解毒般,只有在无法忍受的时候,方才用手指去抓那冰冷的石墙。

恍然间,钟落月和伊丽莎白想起来了一些事情——对于心灵感应还不熟悉的伊丽莎白带着他们进入金伍城记忆的时候。

几人相互之间‘看见’了对方大量记忆的瞬间。

……

……

1992年的圣诞节。

他和她是在两年前的这个时候,在这个地方相遇的。

两年之后,他和她故地重游,此时的他已经变成了和她一样。

他和她穿着单薄的衣服,牵手走进了一家小小的酒吧当中……气氛仿佛如同两年前一般的热闹。

只是这次青年并没有穷困潦倒地只剩下一枚1马克的硬币,所以他没有去和这里小赌的顾客继续玩扑克牌。

他和她坐在了吧台的前面,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静静地等待着平安夜最后的钟声。

他忽然道:“其实我还是能偶感受到一种味道的。”

她好奇地问道:“血吗?”

他轻声道:“你的唇。”

当钟声响起的瞬间,酒吧内变得安静起来,人们习惯于在这一刻开始感恩,开始和自己重要的人相拥。

他和她也相拥着,然后亲吻着彼此。

真真是希望能够一天天就这样过去。

亲吻之后,青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他真的是一个充满了奇思妙想的人……女人这样觉得。

他说:“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制造出来一种代替品,让它完全取代鲜血?我想,如果有一天,当我们不需要在以人类作为食物的时候,当我们也能够在餐厅里面点选食物的时候……当人们不在畏惧我们,看着我们单纯地就像是看着黄种人,白种人和黑人的时候。”

“别傻了。”

“万一成功了呢?”

“如果根本不会成功呢?”

他便开玩笑一样地道:“如果真的做不出来的,那我就戒掉吸血呗,然后总结一下心得,最后推广出去,没准还能成为吸血鬼界的明星?”

这真真是一个傻得无法想像的男人了……她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但这个男人有着很强的行动能力,他几乎已经在思考着这个计划是否可行,“嗯……研究的话,恐怕需要大量的资金。你虽然积累了不少的财富,但恐怕还不够……”

不久之后,世界的赌坛上,出现了一个神话一样的人,人们只是知道他的名字,却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他带着半截的白色面罩,在所有赌赛上未尝一败,人们叫他的外号:赌神。

……

……

为了对你的每一个承诺,不管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只因为深爱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