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四十四章 化蝶

第一百四十四章 化蝶

机场。

男人行色匆匆,飞快地走到了某航空公司的服务台前,坐在这里的工作员小姐很是礼貌地露出了一丝职业性的微笑。

但只是瞬间,这位工作员小姐神情便变得空洞起来……这走进而来的男人,她唯一的印象就是对方的阴柔秀美,还有呆在耳朵上的一双漂亮的珍珠耳环。

“我需要一张最快的离开这里的夜间航班机票。”阴柔秀美的男人此时飞快地说道。

“好的,您请稍等……”她机械式地回应着。

看着这位工作员小姐忙碌地操作着键盘,希塔西尔这会儿才面前地松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离开之后,庄园内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毫无疑问,这之后必然会引起十三氏族的注意。

尽管这几年已经放松了不少,但是对于自己这伙人的监视,依然存在……基本上,每个地方都有着十三氏族的监察官。

这些监察官会直接出手解决一些因为吸血鬼狂躁无法控制自己,而造成恐慌的事件……记得这片区域就是一名叫做伊凡的监察官在看管的。

这家伙从年纪来说,是个年轻的吸血鬼。但是他的血统太好,是十三氏族中某位亲王的直系——当然,亲王们的直系也有许多就是。

尽然年轻,但毫无疑问,作为亲王的直系,拥有纯粹血统的伊凡,出生之后便有着五代的能力,记得二十几年前他甚至获得了巅峰五代的外号。

不说是这样强大的伊凡了,就连卡莲也打不过的希塔西尔,哪儿还敢呆着?

更甚的是,还有一个不讲道理恐怖的洛邱在……希塔西尔自然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至于真血计划是否已经破产……对于拥有漫长生命的吸血鬼来说,大不了再用几十年的时间重启这个计划便是,研究的人才,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毕竟这个世界的人类,还是太好诱惑一些……

“先生,您的机票已经出好了。”工作员小姐此时微笑着把一张机票平推而出。

希塔西尔露出了一个更为放松的笑容,随手拿起了这张机票,便打算去过安检了……只是在转身的瞬间,希塔西尔却莫名其妙地感觉到了一种寒意。

仿佛被什么东西在冥冥中注视着一样,仿佛被命运讨厌着一样,让他如坐针毯,心神恍惚,手指直接的哆嗦起来……

“见鬼……”

希塔西尔暗骂了一声,说起来这种感觉来得快也去得快,不过瞬间就已经消失不见

希塔西尔的内心总算是恢复了安定,但是他更加不敢多逗留了,连忙混入了人群当中,通过安检,准备登机。

……

……

确实是很重的伤势……对于伊凡·赫森巴来说,这是他有记忆以来受过最重的一次的伤势,而且是在顷刻之间。

他努力地想要爬起身来,但此时却发现全身的骨头都已经碎裂,想要自愈的话,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做到。

当然,并非是身体重创,他就无法还手……吸血鬼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天赋异能,有些烦是擅长速度,有些是力量,也有些是特殊的能力。

比如他的便是通用性十分好的念力。

只是此时,他仅仅只是想要动用一下自己念力,脑袋都会像是被用密密麻麻的针刺着一样,疼痛非常。

他开始有些怀疑人生……是自己最近疏于锻炼了,还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战斗过了,又或者是对面这个站着的青年,其实是不是哪个亲王级别,或者等同亲王级别的老妖怪伪装的。

“阁下是?”

挣扎一番无果,始终无法站起身来的伊凡·赫森巴此时只好勉强地抬起头来。他的眼中带着一丝畏惧,同时也有着屈辱。

“艾瑞克斯。”洛邱忽然道。

听着这名字的时候,伊凡·赫森巴愣了愣……他总感觉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听过这个名字,但却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不仅仅是伊凡·赫森巴,此时的钟落月也是微微一怔,但她却在瞬间就收敛了自己脸上的诧异。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洛邱要报出这个奇怪的名字,但显然他是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之类……面对超凡的对手,钟落月自觉是帮不上什么忙,但如果只是打打辅助的话,她倒是可以。

所以一瞬间,她就从诧异变成了惊恐——让人觉得,她惊恐的是洛邱居然真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名’,然后便‘担忧’地朝着伊凡·赫森巴看了过去。

至于伊丽莎白,这会儿才刚刚从地上爬起身来,倒是没有听到洛邱的‘自报家门’。

“我想起来了……艾瑞克斯阁下。”伊凡·赫森巴此时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

不得不说他的自愈能力比卡莲还要更加的出色,全身骨头碎裂的他此刻已经能够勉强地站立起来,只是他此时的顾忌也变得更加的严重起来。

“我听过您的名字,伟大的艾瑞克斯阁下。”伊凡·赫森巴此时调整着呼吸道:“这是从我家族中的亲王殿下那里听说到。”

“是吗。”洛邱点了点头。

反正洛邱不知道艾瑞克斯和这监察官口中的亲王到底认不认识,但这个时候嘛……不认识的装认识,认识的……反正就没有认识的,所以点头就好。

“很抱歉对您的冒犯,艾瑞克斯阁下。”

伊凡·赫森巴此时更显得谦卑,因为他开始想起来了一些让十三氏族很多时候也不得不退避三舍的传说中的人物。

比方说,他族内的亲王偶尔间提起过的,世界上最后一只的食梦貘,艾瑞克斯。可以操控梦境,可以吞噬梦境,神出鬼没,让人根本无法分清梦境和现实的可怕家伙。

听闻艾瑞克斯甚至连十三氏族的亲王们的梦也曾经吃过,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亲王们依然一声不吱……

“哦……没事,我这两天比较情绪化。”洛邱摇了摇头。

伊凡·赫森巴对于这样的回答有种吐血的冲动……情绪化是什么鬼,还是这两天??

伊凡·赫森巴决定忽略这种说辞,然后试探性地问道:“艾瑞克斯阁下,不知道您为何到此?”

“我应邀参加这里的活动,然后中间发生了一些事情……嗯,现在其实没什么事情了。”洛邱微微一笑道。

伊凡·赫森巴总感觉这种笑容的背后让自己不寒而栗,他想起了伊丽莎白说过的话,便道:“想不到伊丽莎白居然是艾瑞克斯阁下您的朋友,关于这次的冒失,我在这里郑重地致歉……伊丽莎白,很抱歉弄伤了你,回头我会派人给你送去十年分的纯血,作为赔偿的。”

“这么多!”伊丽莎白吃惊地张了张口。

她从前可都是半年份的供给,掰成了三年来用的……很多时候甚至不得不求助黑暗商人希塔西尔。

这一下子的十年份量,顿时让她有种一夜暴富的感觉。

该死的混血!

伊凡·赫森巴并没有把心中的想法表露出来,而是态度越发的友好,聪明的人懂得审时度势,这个时候服个软,保存自己,他认为是最好的……那种明知道打不过,最后还要搬出自己家长来压对方一头,想要找回一点面子的做法简直是最愚蠢的行为。

但毫无疑问的是,他已经彻底地记下了‘艾瑞克斯’这个名字。

他倒是没有觉得对方是在欺骗他……因为在他看来,强者是从来不屑于欺骗的——我的名字说出来会吓死你,我的名字代表的便是我的意志……大概就是这种强者的心态。

伊凡·赫森巴微笑着看着伊丽莎白,暗道这真是个好运的家伙。

他想到了伊丽莎白一开始紧张,宣称对方是她朋友,希望放过对方的说话和急切……大概这卑劣的混血,还不知道她所认识的这位‘朋友’到底是怎么让十三氏族的亲王们忌惮的。

此刻,在伊凡·赫森巴的脑中,不由得补全了这样的情况:这卑劣的混血,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不知道怎么讨得了这位强者的欢心,从而幸运地获得了一座可以背靠的大山——但她俨然还是不知道其中的情况。

另外,只要这恐怖的食梦貘还在这里,恐怕是没有继续调查这次事件的机会……伊凡·赫森巴心中很快就有了决定。

“我想起来了还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显然伤势又恢复了一些,此时气度从容:“伊丽莎白,如果你见到伊芙夫人的话,请她尽快回到族中解释一下这次的非法初拥,至于这个新生儿,就由你暂时看护吧。”

说着,没等伊丽莎白反应过来,伊凡·赫森巴便匆匆地朝着‘艾瑞克斯阁下’说了一声再会,便化作一只蝙蝠,飞入了夜色当中。

“他……他大概刚才想了很多奇怪的事情。”

钟落月不是很清楚吸血鬼世界的事情,但她显然对于权衡利弊的事情十分的熟悉,更加清楚他对伊丽莎白态度转变的原因。

“可能是一位思维很活跃的人吧。”洛邱随口说了一句。

此时一阵轰隆隆的声音,自远而近,抬头看去,那是几架在黑夜下飞驰而来的直升机,洛邱忽然道:“我们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吧。”

什么计划?

钟落月楞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洛邱所说的原定计划是什么: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然后混入人群当中,安静地当一个吃瓜群众。

这是什么鬼的计划啊!!

……

……

甘红是最先醒过来的。

她感觉到自己的脑袋有点昏沉,这种感觉她近期内其实有过一次,但一时间想起起来是在什么地方。

哦……对了,她有莫名其妙地睡着了。

并且睡着的还不仅仅只有她一个,四周昏暗,只有一些火光映照,甘红抬头看见了头上的夜空,发了几秒钟的愣。

她一瞬间跳起了身来,然后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她俨然还在下午的那间房间之内,只是这房间此刻已经能够看见夜空——四周彻底地变成了废墟,唯独是这房间内的一切还是完好的……只是没有了天花板,以及天花板上的所有。

“樱小姐!”

甘红猛然打了个激灵,只见宋樱此时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一动不动的样子,甘红连忙走了两步过去,着急地摇动着宋樱的肩膀。

“红……”怂恿脑袋昏沉地睁开了眼睛,意识一阵的迷糊,“怎么了……”

“你没事就好了,樱小姐。”甘红此时恢复了冷静,然后才快步地走到了洛邱的身边。

宋樱疑惑地看了过去,只见洛邱这会儿坐在单人的沙发上,低着头,似乎也是睡着过去的样子。

发生了什么事情?

宋樱开始注意到了此刻自己的处境——这如同地震灾害过后的场景!

“邱少爷,邱少爷,邱少爷!”甘红此时神情着急地在洛邱的面前叫唤着。

宋樱看了一眼,便转过头去,想要拍醒自己的秘书苏眉。

“邱少爷,邱少爷,邱少爷!”

可不管甘红如何呼唤,始终无法把洛邱叫醒过来,这惊得甘红连忙抓起了洛邱的手腕,感受着手腕上还有脉搏,这才略微地放心一些。

宋樱此时则是抬头望天。

……

抬头望天的原因是,一道强光此时从上方扫射而下,只见一架武装直升机正徐徐地开来,而直升机的侧门已经打开,只见宋大一手抓着门缝,整个身体都探了出来。

“好了,总算是找到樱小姐了……谢天谢地!”

说着,宋大便直接从上方跳了下来。

这少说也有四五层楼的高度了,宋大却说跳就跳——当然,他落地的瞬间也显得有些狼狈。

宋大飞快地冲到了几人所在的这房间的残骸当中,关切地看着宋樱,“樱小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宋大?”宋樱愣了愣,“你怎么也来了?”

宋大此时道:“樱小姐,这里十分危险,我们先离开这里……还有,我们的新少爷怎样了?”

“宋教官!”甘红尊敬地叫了一声,连忙道:“不知道邱少爷怎样了,我喊不醒他,好像是彻底昏迷了,但呼吸和脉搏正常,也没有中毒的迹象。”

“甘红你来搭把手。”宋大点了点头,连忙让人从直升机上放下救援索绳,几人合力把‘洛邱’给吊了上去。

……

……

更多救援的人,开始从距离不远的城市匆匆赶到。

挖掘目前是不可能的,目前只能够救助一些城堡倒塌时候逃出受了伤的人,警笛的鸣响声音传出了许远。

即便是庄内的葡萄园内,也能够隐约地听见。

洛邱抬头看了一眼那匆匆飞离的武装直升机,便不在关注了……那上面有他的替身,昏迷不醒,就能够省下许多的麻烦。

他此时静坐在了这葡萄园内的一处葡萄架之下——这是他白天与卡莲·依谢尔所假扮的屠申义下棋的地方。

面前放着的是‘彼岸花’与‘三生’。

至于另外的‘忘忧’系列,以及笔记本则是被他随手地放到了一旁。

静坐着的洛邱闭着眼睛,许久之后,他才缓缓地拿起来了那一点‘彼岸花’,拿着杯子的手有些犹豫,停在了半空中。

但他最终还是饮下了一下口杯子当中的‘彼岸花’,然后继续安静地坐着。

传说,喝下了‘彼岸花’,就能够看见彼岸的至爱之人。

风儿轻吹,虫儿鸣,许久许久之后,洛邱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他脸上挂着落寞的微笑,他抬头看着夜空的北斗星,想起了儿时父亲教他用北斗星辨别方向的事情。

彼岸花,彼岸花,开在彼岸的鲜花,每一朵都凝聚着亡人的思念。

葡萄架下,洛邱凝望着夜空,良久,他才缓缓地转过身来,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位佳人安静地等待着。

“主人。”

那是俱乐部的女仆小姐。

洛邱看着优夜……他并没有呼唤她的到来,但他并不会抗拒她的突然出现。

洛邱只是温和地道:“你来啦。”

女仆小姐这时候才轻声道:“我把家里都打扫干净了,暂时没有客人上门……还有主人您给我送来的葡萄,有些特别,所以就想要过来多采一些备用。”

说着,优夜看了看四周,便微笑道:“主人好像遇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呢。”

洛邱忽然走上了前来,拉着优夜的手坐了下来,笑道:“要听吗?”

她点头。

“1990年圣诞节,他和她相遇了。”

洛邱整理着思绪,缓缓地说着卡莲与屠申义的故事。

优夜是不会打断自己主人的叙述的,她只是静静地听着,然后时不时地翻开这本记录了‘忘忧’系列制造方式的笔记本。

“……这天,他和她埋葬了在这里。”

洛邱最后是用‘埋葬’来结束了这个故事。

优夜此时在洛邱面前放下了一个盘子……盘子是她取自俱乐部的,而盘子上面的则是已经剥好了的葡萄,一颗颗堆放着,像是圆润晶莹的宝石。

“是不是太无聊了。”洛邱好笑地看着这些剥好了的葡萄,倒是拎起了了一颗,放入口中品尝了起来。

优夜摇了摇头,然后担忧道:“只是想着主人您一直没吃晚饭,会不会饿了。”

“这葡萄的味道很特别。”洛邱忍不住又多尝了一颗。

优夜这才道:“因为这是生长在冥土边缘的血葡萄,所以味道自然和普通的有些不一样。不过这里的这些,应该不是原生态的血葡萄……这应该是种植它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种子,再用适合人间的方式培植出来的,但是功效就弱了许多了。”

“冥土边缘的种子吗……”洛邱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他想起了希塔西尔暗黑商人的身份,或许只是屠申义从希塔西尔手上获得——而以记载‘忘忧’系列的笔记本上的资料来看,半成品的‘彼岸花’等等,用的原材料就是这里的这种葡萄。

“这位酿酒师真的是一位天才呢。”优夜此时轻声说道:“可惜没有机会见一见他。”

洛邱露出了好奇的目光,他知道优夜不会仅仅因为这些‘忘忧’系列的本身,就会去用天才来做出称赞……因为她本身就是一名几乎全能的天才。

只见优夜此时把所有的‘忘忧’系列都取了过来,然后手指开始划过屠申义的笔记本,接着以此拎起了洛邱取来的一种种‘忘忧’系列的样本,一点点地调和着。

最后,她用这里的葡萄榨出了汁液,放入‘三生’碎片进行浸泡,不久之后才最后放入。

“材料都是现成的,方便了不少。”优夜此时轻声道:“可惜他最后调和的比例错了,所以才让‘忘忧’系列的最后成品,也就是传说中的第七‘忘忧’变成了一种奇怪的进化药剂。但是事实上,按照正确比例的话,成品应该是这个才对。”

神奇的是,经过优夜调和过后的所有‘忘忧’系列,已经不是原本的颜色,它就像是清水一样,但却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香气。

洛邱好奇地拿起了这成品,“这又是什么?”

女仆小姐此时微笑道:“孟婆……或者说,是孟婆的雏形。”

“孟婆……”洛邱一怔,“孟婆汤?”

优夜道:“我想,如果真的有真血的话,它应该不是代替品,而是孟婆……如果连自己是吸血鬼这件事情也忘记了的话,大概就不需要再吸血了吧。忘却的力量,会让本能也被遗忘。”

说着,女仆小姐忽然站起了身来,她轻抚着那些缠着一起的葡萄藤,轻声吟唱起来。

这是洛邱第一次听到优夜的歌声,不是什么华丽的歌曲。

——连就连啊,你我相约定百年。

——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相恋只盼长相守,奈何桥上等千年

——连就连啊,你我相约定百年。

——不怕永世堕轮回,只愿世世长相恋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

——不羡西天乐无穷,只羡鸳鸯不羡仙

歌声中,一只闪烁着的光明女神闪蝶从夜空中飞过,它孤身在空中飞舞盘旋,不久之后,从城堡废墟的方向,又飞来了另外一只的光明女神闪蝶。

它们相互交织盘旋,像是亲昵的恋人,然后飞向了远方。

……

有人说,每一只蝴蝶都是死去的人灵魂与思念所化,两只……那一定是两人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