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五十章 活死人黎明(4)

第一百五十章 活死人黎明(4)

宋昊然与宋樱一行人的汇合,有惊无险,因为他们也发现了这些丧尸似乎被什么东西吸引过去的情况。

‘洛邱’的再次昏迷,此时宋昊然也已经顾不上,重要的是让一众人员都安全离开医院,然后彻底把这医院封锁起来。

丧尸虽然恐怖,但并不是无法对付——至少这一路上,宋昊然自己就已经击杀了四头丧尸。

接应了宋樱等人之后,宋昊然很快就带着大家和宋老爷几人再次汇合。

盲先生身边的那道寒光青铜剑早就已经不知道踪影,他只是在默默地关注着这些丧失们汇合之后的动静。

“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医院大楼的三楼架空层处,这里正是宋家全员汇合的地方,此时宋天佑,宋大等人,俱都是又惊又恐地看着下方——医院大门入口的停车区域,也是所有丧尸最后的目的地。

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棵‘树’……一种只能够勉强用‘树’来形容的东西。

它如今长着有七八米的高度,全身黑色,顶端有枝桠生出……但它却是又一头头的丧尸结合而成。

此刻,只见那些缓缓移动而来的丧尸,一只只地走到了这棵‘树’的面前,然后把自己的身体挤入这‘树’的‘树干’之中。

它们的肉,它们的骨,它们的脸,此刻都埋入了这棵‘树’的身体当中,它们相互之间纠缠着,仿佛成为了养料,让这棵‘树’变得更加的高大。

‘树’没有树叶,但此时却缓缓地从枝桠的末梢出,一个接着一个地冒出如同果实一样的东西,果实不停地方膨胀着,像是气球般,仿佛下一秒就会裂开。

此时盲先生脸色无比的凝重,他猛然手指捏成剑状,往前一挥,只见一道寒光瞬间从他的身体射出,直接射向这棵‘大树’的树干之中。

然而寒光撞击在‘大树’身上的瞬间,就如同撞击在坚固的合金之上,瞬间便是已经偏开……那寒光在空中游走了几圈,不停地射向这‘大树’的树干和枝桠,但最终连那‘果实’也无法斩下。

它的坚硬程度,让人震惊,最终寒光缓缓地回到了盲先生的身边,变成了一柄青铜古剑,被他握在手中。

盲先生此时皱着眉头说道:“宋老爷,我心神鸣动不已,恐怕有大祸临头。这‘树’上的果实,怕是灾难的根源。”

说着,那些灰黑色的果实忽然间停止了膨胀,而是渐渐地变形……变成了如同花蕾般的模样。

众人这时候才明白过来,这压根长出来的并不是什么果实,而是一朵朵巨大的花球!

“它们打算绽放!”宋昊然心中一动,惊叫出声。

盲先生则是茫然张开了自己的双眼——他的眼睛彻彻底底的浑浊,没有瞳孔,仿佛瞳孔已经彻底打散了在眼球当中,让人心生害怕之感。

他既急且快地道:“这棵怪树是丧尸的精华凝集而成,而这些花朵更加是吸收了它们的最精华才能够长出,我有种预感,当这些花朵最终绽放之时,它们……或许会以另外一种方式来传播。”

众人齐齐惊动地把目光汇聚在盲先生的身上,下意识地按照这个思路去想象……如果不仅仅咬人后,更加是能够通过空气传播的话。

“这只是我最坏的预想。”盲先生此时摇摇头,但却看不见丝毫的轻松,“但不管如何,绝对不能够让这棵怪树继续成长!”

盲先生说罢,便直接纵身跃出,落到了这怪树之前,面对着不断走来移动而来,想要成为这怪树养分的丧尸举起了手中的青铜古剑。

一时间剑光大作,盲先生便这样游走在怪树的四周,把用来的丧尸一头头斩杀。

“啊二,阿三,我们也下去帮瞎子的忙!”宋大此时大喝一声。

三楼的高度,对于他们这种真正入门的武者来说,没有半点的难度,不过瞬间,宋大三兄弟已经开始游走在边缘,减轻盲先生的工作量。

余下的人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够用手枪打打那些漏网之鱼,铺出一道不算密集的火网。

只是他们看着这怪树上的花蕾,此刻依然还在缓缓地长大着,速度并没有见得慢了多少。

“老五,准备撤离,我们要做最坏的打算。”宋天佑此时果断地吩咐道。

五叔一点头,便开始拿起电话,一连串地安排起来了。

……

……

她的身体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甚至即便连本能也没有产生厌恶,反而是一种蠢蠢欲动的强烈冲动,让钟落月有种就这样就好……或者跟进一步的感觉。

她不知道这种冲击从何而来,只是知道这一刻,他仿佛在汪洋中掬起了自己的灵魂,然后捧在了掌心当中,接触着她心底内最为柔软的地方,掌握了她的所有。

没有爱,是一种比爱更加让她依恋的东西。

蓦然,洛邱的手掌开始融入了钟落月的身体当中,这一瞬间,让钟落月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

她想要叫出声来,但是声音无法传达……手掌,深入的并不只是她的身体,而是她的思想,仿佛要把思想的海洋中唯一培植出来的果实摘去般。

终于,它握住了思想海洋中的禁果,钟落月只感觉意识瞬间变得彻底空白起来,她的思想与这一刻完全停顿。

洛邱的手掌依然还插在钟落月的身体当中,但她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具空壳。

他闭着眼睛感受着,但视界却比睁开眼睛的时候更为的清晰,他能够‘看见’自己的手掌中捧起的那一抹柔光,只需要把手收回来,他便能够摘下这一道美丽的光。

坚强的,自信的,属于钟落月最美好也是最动人的光。

终于,洛邱的手缓缓地退出了钟落月的身体,他的手指间,一团闪烁的光芒正在跳动,似是害怕,如同刚刚失去了家长保护的幼崽,无比害怕陌生的环境。

但于这一刻,当这团光即将要离开钟落月身体的瞬间,洛邱手掌忽然张开,却是把它再次推回了钟落月的身体当中。

钟落月一下子目光变得灵动起来,随即昏倒了在地上……伊丽莎白,还是一动不动。洛邱没有理会,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手掌。

他沉默了片刻,徐徐地吐了口气,轻声道:“总算是知道这股熟悉的力量是什么了……”

此时此刻,一丝丝灰黑色的烟雾从洛邱的身上溢出,移动,汇聚……汇聚在了他的身后,渐化作了一道影子。

而影子还在成形,当洛邱转过身来的时候,他看见的是另外一个自己。

肤色略微暗淡一些,或者说是呈现出灰色的……除此之外,它任何一处地方都与自己一模一样。

洛邱与它对视了片刻,才开口道:“我应该叫你……黑色?”

它此时也有了动作,神态显得更加的灵活,脸上浮动出一抹轻蔑的笑意,“把不好的,对立面的,甚至不喜欢的东西归纳成为黑色,啧啧啧,愚蠢的惯性思维。”

洛邱淡然道:“如果把你称呼为黑洛邱的话,我有些不爽。”

“黑与白,我是黑的话,你就是白洛邱,我倒是挺爽的。”它的笑容此刻更加的邪魅了。

洛邱沉默了半响,视线开始看向了另外一边,透过墙壁,透过一切的阻碍物,看见那正在奋力地阻止丧尸靠拢某棵古怪巨大植物的众人,忽然道:“空气传播?”

“只是稍微改变了一下它们的某些特性而已。”黑色……黑洛邱此时轻笑道:“你不觉得单纯只是通过撕咬传播,效率太低了吗?顺带一提,这不是我在做的,而是你自己在做的……用的还是你自己的力量。”

“怎么说。”洛邱平静地道。

它邪笑道:“我不是俱乐部的产物,我是你的产物……但我觉得我更加应该取代你而存在。简单点来说吧,我是一直以来被压制着的,属于你所有情感的一部分……本来我恐怕是没有机会出现的。你我都知道,只要在职一天,它就不可能让我们拥有更多的情感。但是,这种压抑也一直存在在你的心中,你的不甘,你的愤怒,甚至你的绝望,最终催生了我。但我依然是出不来了的。”

“这次休假吗。”洛邱忽然默然。

“对,就是这次休假。”黑洛邱嗤笑道:“多么愚蠢的做法……但我真的喜欢。尤其是优夜,真的是太棒了,她居然让这次休假的时间更长了。啊……我应该要怎么疼爱她才好呢?真的好像把她的灵魂也挖出来呢。”

洛邱忽然揉了揉眉心,显得有些头痛的样子,叹气道:“老实说,这种情况比较糟糕……我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一点耻辱感,看到这样中二的自己。”

“是你太墨守成规了!”黑洛邱张开了双手:“拥有了俱乐部,你等于拥有无上的力量,只要能够献祭,你几乎无所不能!为什么不随心所欲?想要得到什么,就可以唾手可得,科比要那么麻烦?这个世界,本来应该是你……不对,本来应该是我的!我能够成为世界的主宰!我的意志将会是世间万物的意志……这个世界,我想让它生它就生,我想要让它死,它就会死去!我——至高无上!”

洛邱轻轻地搓了搓自己的额头,“所以你才影响了我,悄悄地控制着这些丧尸的改变吗?”

“应该说是你的力量太好用了!”黑洛邱目光露出了狂热之色,“只是一丝!只是稍微挑动了一丝丝,甚至连你自己也感觉不出来,我就已经改变了这些丧尸的生命结构!看见那些花朵了吗?当它们绽放的瞬间,无数的花粉就会随风散播而出,整个世界都会在短时间内诶陷入恐慌当中……无数人愿意为了活命而献上自己的一切!我制造新的秩序!这一切多么的美妙!”

“新的秩序出来了,接下来呢?”洛邱忽然问道。

黑洛邱冷笑道:“我将会是世界的主宰,我想要什么就能够得到什么,没有任何人能够违背我的意志!”

“你成为了世界的主宰之后……接下来呢?”洛邱又接着问道。

“接下来不是更加明显了吗?万物有我,一切随心,我无时无刻都可以处于快乐当中,我对一切都能予取予求,只要我乐意,所有的人生我都能够畅玩一遍,你觉得我会因此而赶到无聊和寂寞吗?你太天真了!我能够让喜欢的人一直陪着我!她们都会永久地陪伴着我!而且绝对不会忤逆我的意志!”

“接下来呢?”洛邱还是淡然问道。

“你以为你可以影响我吗?天真!天真!天真!!”黑洛邱猛然冲上前来,双手抓起洛邱的衣领,把他给举了起来,“天真!愚蠢!!”

“接下来呢?你还没有回答我。”洛邱淡然道。

黑洛邱把洛邱抓到面前,狰狞地盯着,“我是你心中最真实的反应,你难道还不清楚?天真的家伙,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洛邱摇摇头道:“结果还是说服不了我……我怎么感觉你说的这些到了最后,都那样的无趣。”

“有趣无趣,你试试就知道了……来吧!让我主宰你!!”

黑洛邱顿时散开,化作滚滚的黑烟,开始涌入洛邱的身体……当一切都已经涌入之后,洛邱便闭上了眼睛。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瞬间,洛邱脸上便有了一抹邪异的笑容。

只是‘他’的笑容瞬间变得僵硬起来,‘他’的身体仿佛不受控制般,手掌于此时缓缓地抬起。

‘他’惊恐地用另外的手去想要把手掌给压下。

然而不管‘他’如何组织也好,此刻掌心中已经开始冒出一股浓郁的黑雾——它们从洛邱的身体各处再次溢出,然后汇聚在这掌心当中。

‘他’此刻疯狂地道:“我不会消失的!只要你还有打算让自己保持人性的想法,我就不会消……废话真多。”

洛邱的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唯有那黑色的光球托于掌心之上。

洛邱手掌开始收拢,那黑色的光球便被不断地压缩着……只是当它压缩到了极限,仅剩下小小一点的瞬间,它却疯狂地跳动着,似乎在最最后的反抗。

而洛邱的手掌也似乎收拢不起来了,就这样僵持着。

但洛邱此时忽然道:“对了,下次如果你再出现的话,不是我让你乘虚而入,而是我无聊了,才会让你出来的……就像是这次一样。如果我的潜意思没有这种想法,却帮助你出来的话,你觉得你能够出来吗。我只是放假而已,并不是……”

它一瞬间便停止了挣扎,仿佛感受到了某种绝望。

洛邱的手掌此时瞬间握成了拳头,把这一点黑质也彻底握散。他缓缓地吁了口气,然后看了看四周,钟落月还是昏迷的,至于伊丽莎白此时还在失神的状态。

“黑历史。”洛邱摇了摇头,然后嘀咕道:“躁动和不安都宣泄出来了,接下来情绪应该会趋于稳定了吧……还能够继续休假一段时间。效果还可以……”

可就在这瞬间,洛邱的脑中却响起了一道声音。

只有他才能够听见的,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自己脑补出来的,还是确实存在的……俱乐部那神秘祭坛的声音。

“恭喜店主成功玩弄了自己,店主权限提升,临界之门功能提升,增设多元世界降临坐标选项……”

洛邱一愣,然后眨了眨眼睛。

成功玩弄了自己……是什么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