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五十一章 活死人黎明(5)

第一百五十一章 活死人黎明(5)

其实只是一段信息,只是以洛邱最能够接受的形式,自我组合,最后在他的思想中反映出来……关于这次增设多元世界坐标的事情。

沉思了片刻之后,洛邱确定先解决了眼下的问题……那增加了的功能,过后再仔细研究就是。

因为已经排出了那些因为长久以来积聚的东西,洛邱此时感觉还算不错……但后来他一想,这其实是不是就像是生理上的某种行为一样。

自我释放嘛……

洛邱摇了摇头,随后挥手让昏迷在地上的钟落月缓缓地站了起来。起身之后的钟落月依然是没有清醒过来的,而伊丽莎白还是目光空洞地站在这里。

黑洛邱的出现,让洛邱明白到了一件事情……洛邱确实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

他不懂得什么格斗技巧——尽管可以向祭坛购买,无师自通,但其实这样是本末倒置。因为他开始摸清楚俱乐部赋予他的力量的本质是什么。

意志。

一种可以影响万事万物的意志,一种在一定范围内,甚至能够把物质构成结构也影响改变的意志。

简单来说,可以当作是一种小范围内的弱化版的心想事成的能力——比如医院外部那古怪的巨大植物,就是在黑洛邱的挑动下,无意中泄漏出的一丝想法,最终导致的结果。

如此一想的话,洛邱似乎有些明白祭坛开放了临界之门新功能的原因。

能够约束店主的只有店主本身,尽管店主只是俱乐部的代言人,但被赋予的力量是真实的——当然,卸任之后这些力量可能会消失不见,比如上任,会衰老,会死亡。

但只要在任一天,这力量就不会消失——感觉就像是,他作为店主,已经成为了这股力量的容器。

每一个店主,都将会成为这股力量的容器。

俱乐部的威能实在太大,即便是洛邱此时也无法彻底想象它的极限——甚至可能没有极限。既然如此,那么作为容器之人,是否能够用好这股力量,恐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指标。

祭坛不会是系统流,而是某个凌驾在这份力量之上的意志所创造出来的一种固定的程序。

程序不会伤害店主——这次即便是黑洛邱成功主宰洛邱,黑洛邱依然可以作为俱乐部的老板而一直存在,除了理念不同之外,一切没有任何的分别。

但可能,黑洛邱就无法得到这个多元世界的坐标。

不同的容器,不同的选择。

“我的面前……已经多了一条路。”洛邱默然片刻,心有所感,喃喃自语道:“黑色代表的是……”

洛邱此时听到了异动,停止了思维的发散,原来是伊丽莎白此时已经清醒过来。

黑洛邱已经被洛邱打散,因黑洛邱所泄漏出来的影响事物的意志也在被洛邱本身的潜意识平复,伊丽莎白自然会清醒过来。

甚至连钟落月也有苏醒的迹象。

“你们的光芒应该自己释放。”洛邱微微一笑。

混乱既然产生了,那接下来自然是平复这些混乱了吧。

……

太恐怖了……竟然只是挥手的瞬间,便让这些丧尸湮灭消失不见。那么他是否也能够让别的东西湮灭?

钟落月看着眼前的洛邱,心中的念头却让她有种并不连续的感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她只是看着洛邱走来。

伊丽莎白此时扬起头来,好奇问道:“洛邱哥哥,这些丧尸是你集合起来的吗?附近除了我和月儿之外,我感觉不到还有别的吸血鬼了。”

“理论上是我集合起来的。”洛邱想了下道:“不过中间除了一些纰漏,不过已经解决了。”

“那就好。”伊丽莎白点了点头,似乎因为这句话就已经完全松了口气。

钟落月是觉得伊丽莎白这放松得太快……就这样无条件信任这个家伙?

钟落月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朝着洛邱看了过去。

不知为何,撞上了洛邱目光的瞬间,她却感觉心口突然有种隐约的异样的感觉……但也只是一闪而过,她来不及思考它的来源,洛邱就已经看向她,问道:“钟小姐有什么问题吗,或者说什么地方不舒服?”

钟落月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有些走神而已……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丧尸?”

“接下来他们自己就能够处理掉的。”洛邱淡然道。

钟落月奇道:“你打算撒手不管了?”

洛邱却冷不丁道:“每一个个体,存在在这世上,都有它所能够向这个世界贡献的地方,也拥有自己发光发热的机会,既然力所能及,何必要去剥夺?世界是一个,也应该是一个多变的组合,不应该以某一个意志或者想法来规定秩序,每个人,都应该是自己人生当中独一无二的主角。那么……一点小建议。”

还在思索着洛邱这段话含义的钟落月此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洛邱看了眼伊丽莎白之后才道:“你们现在对于普通人来说身份有点敏感,而外头有位能力不错的先生,还请小心一点,最好还是不要露面吧。毕竟,有些根深蒂固的想法,是难以改变的……而人性,也大多数是这些念头构建起来的,改变了,也就变得单调了。那么,再见。”

“等一下……”伊丽莎白此时喊住想要离开的洛邱,冲忙道:“洛邱哥哥,在古堡的时候来不及问你,我……我如果想要见你的话,应该怎样才能见到?”

大概是国外女孩都比较直接的关系……尽管性格上还是有腼腆的部分,但还是直接啊?钟落月有种伊丽莎白怕不是掉进某个坑里的感觉。

但她却忽略了自己此时也本能般地竖起了耳朵,仿佛也想要听到答案的念头。

“有需要的时候。”洛邱随口说着,然后挥了挥手,一点光芒开始缓缓地飘落在了伊丽莎白那一头雪白的头发之上,最后变作了一块半边蝴蝶的发饰,把她原本稍长的刘海给打开了一些。

伊丽莎白下意识地伸手摸着,只听见洛邱此时轻声道:“有需要的时候,它会告诉我的。”

“我会好好珍惜的!”伊丽莎白目光灼灼。

洛邱又看了一眼钟落月,忽然道:“钟小姐你也早就已经有了,我就不再送了……那么,告辞了。”

听着洛邱的话,钟落月忽然楞了一下,她早就有了……不再送了?

你送过我什么啊?

地窖迷宫里面给的那块充电宝吗?

但洛邱转身而去,身影渐渐淡化,最后消失在大门的位置。钟落月这时候才吁了口气,苦笑了一声。

不知道是否因为放松了的关系,钟落月突然有种饥饿的感觉。

伊丽莎白此时忽然道:“月儿!你的牙齿露出来了,控制一下你自己!”

吸血……

一个钟落月始终不愿意去面对,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的既定的事实。她摸着唇间那颗尖尖的小牙,便有了一种失神的感觉。

“我真的要去吸血吗……”

“月儿,我现在手头上没有纯血。”伊丽莎白此时正色道:“但我是不建议你一开始就吸人血的,作为新生儿,如果第一口血是活人血的话,你今后将会很难控制自己吸人血的冲动。只有长时间通过纯血来淡化,吸血鬼才能够在一次次的狩猎日中挺过来,不被迷失。”

“关键是你现在确实是没有纯血不是?”钟落月苦笑道:“老实说,我现在就真的很饿,一种我从来没有感觉过的饥饿程度,我有种感觉,恐怕在过一会儿,我就要控制不了自己。”

“还好我们在医院。”伊丽莎白忽然道:“这里的血库应该会有不少健康的血型,效果虽然比不上十三氏族的纯血,但至少比你一开始就吸活人血要好些。血库应该是……是在这边。”

这恐怕是吸血鬼对于鲜血的感知能力了吧……钟落月看着伊丽莎白快速而果断地指着某个方向时候的样子。

沉着,冷静……甚至果断,与碰见洛邱时候的腼腆完全不一样。

这家伙……其实有两种性格?

说起来,伊丽莎白好像已经好几十岁了吧?

“月儿,愣着做什么?走啊。”

“哦……好。”

……

……

这场骚乱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但对于存活的人来说,恐怕是一场漫长的等待——丧尸的爆发,并没有把整个医院的活人都祸害了进去。

人们藏在了医院不同的地方不敢出来,所以一场超越人体极限的战斗,观者很少很少。

加上现在是晚上,医院大楼外的停车场内灰暗一片,即使有看见的,此时也无法看清楚那几个手劈丧尸的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但这自然不包括宋家的一行人。

百十人的丧尸一个个击杀起来并不算艰难——如果有重型武器的话。但也不是谁都会随身带着重型的火力上街,即便是宋家的精英们。

但盲先生的一口飞剑却是锋利无比,倒在他那飞剑之下的丧尸,已经有了好几十具。

五叔此时忽然说道:“老爷,我们的人已经出发了,最快十五分钟之后就能够到达,我们却空一点的地方,等直升机降落吧。”

“好像开始减少了……”宋昊然此时正在更换着弹夹,顺带看了一眼下方的情况,“就是不知道还有没有藏着的。”

“小心为上吧,大少。”五叔连忙劝说了一句,他知道宋昊然是那种天生就有冒险心理的人……一个喜欢寻找刺激,不安分的家伙。

宋昊然此时没有说什么,只是悄悄地抓紧自己身上佩戴着的‘太阳神微章’,动用自己那种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

整个医院,此时开始在他的脑中构建成为了三维的几何图形。

他‘看见’了那些藏在各处的惊恐的人群,也看见两个女人在走廊上快步地走着,但显然并不是丧尸——尽管这两个女人走去的地方貌似是血库。

宋昊然的意识没有更多的停留,而是全力地搜索着整个医院——不一会儿之后,宋昊然睁开了眼睛,然后朝着下方大声说道:“先生!接下来是最后一批了,没有隐藏的了!”

盲先生那青铜古剑一停,悬立在身前,他朝着宋昊然所在的方向点了点头,对于这位宋家的大少爷拥有的神奇感知力,他是有所了解的。

“宋大,宋二,宋三。”盲先生此时忽然道:“你们合力帮我生擒一头丧尸下来,或许有用!”

“好咧!”宋大回头应了一句,然后双眼朝着那住院部的大门盯了过去,只见一道身影缓缓地走了出来。

他没有多想,疾跑而去,以他的掌力,拍爆一头丧尸的脑袋轻而易举,但是活足则是要非一点功夫——这丧尸是拍不晕的,只能困起来。

所以宋大还是确定直接拍死这只丧尸……抓人的技术活,让宋二宋三来做就好。

“喝——!!”

宋大猛喝了一声,可就在这瞬间,宋大却看见了一张苍白的脸,脸上有着一块正在腐烂的伤口,但宋大却认得这张脸……因为他此刻碰见的这名打算活抓的丧尸,竟然是在古堡地窖迷宫当中碰见的娜塔莎。

宋大蓦然一怔。

心中突然间闪过在那困境中这女人给自己擦汗的一幕……一个活生生的姑娘。

可是就在这瞬间,娜塔莎猛然张开嘴巴,朝着她扑咬而来。宋大打了个激灵,伸手挡在了娜塔莎的面前,然后掌力一吐,把娜塔莎击倒在地上。

娜塔莎被撂倒了在地上,一时间无法站起,只能张口开,发出一声声的咆哮声。

“对不住了!”

宋大沉声一句,正准备一巴掌拍下,可此时宋二却远远喊了一句,“啊大,你那边什么情况?”

手掌忽然见停在了娜塔莎的面前,宋大这一掌终究没有拍下。

他皱了皱眉头,咬了咬牙,便冲着宋二大喊道:“老二,我已经抓到一只活的了!”

说着,宋大便看了眼四周,接着便快步地冲到一辆七人座的汽车前,把汽车的保险杠给直接拆了下来。

带着这根保险杠,宋大再次走到娜塔莎的面前,他把保险杠掰弯,以此作为捆绑着娜塔莎的‘绳子’。

宋大此时低声道:“是死是活,你就听天由命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