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七十二章 青青子衿

第一百七十二章 青青子衿

宋天佑显得忧心忡忡的,人则是一直都守在了事故的现场。

没有喊来警方的人,因为宋家出动的人手会比当地警方的人力更好。

五叔撑了一把黑色的伞站在了宋天佑的身边,这会儿天气其实变得清凉了一些,因为中午的时间下了一场细雨。

五叔的手上还一直拿着对讲机,持续地与下去救援的人手进行联系。

“老爷,他们已经在山底下发现了小姐的跑车残骸了,并没有发现尸体。”五叔这会儿带着一些高兴道:“也就是说,小姐他们应该是没事情的,而且现在的雾气也散了不少,应该马上就能过找到了,放心吧。”

宋天佑点了点头。

下去的除了宋家的人之外,另外还有宋昊然和盲先生,至于宋大三兄弟没有离开,而是守护在旁边。

因为这次针对宋樱的暗杀可能只是一个前兆,作为宋家真正话事人的宋天佑很有可能也有危险,他们不得不顾忌这一点。

至于附近,早就有宋家的护卫们进行排查了,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够隐匿起来进行狙击的地方,以保证万无一失。

“可能是我操之过急了。”宋天佑此时忽然叹了一句。

声音虽然小,但对于听觉灵敏的宋大三人来说,并不是听不见的话……只是这话却让他们三人摸不着脑袋。

五叔倒是隐约地猜到了一些事情,因为昨晚夜里,宋天佑就曾悄悄地把宋樱喊到房间,聊了一会儿。

那之后,樱小姐出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此时,五叔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听了一会儿之后,神情就变得凌厉起来,“嗯,我知道了,你们就行跟着这条线吧。”

“老五,什么事情?”宋天佑此时回头问道。

五叔正色道:“事情发生了之后,我就开始让人查了,尤其是谁把炸弹装在小姐跑车里头的。”

“已经找到了吗?”宋天佑顿时目光阴冷。

五叔道:“经过排查,我们锁定最后可能给跑车装炸弹的人,应该就是、负责这些跑车保养的维修师傅。小姐在医院的这几天,这个师傅就来过一次。”

“人呢?”

五叔道:“已经找不到了,全家人都搬走了,没有说去什么地方。好像有邻居看见是半夜走的,十分匆忙的样子。”

宋天佑冷哼了一声,“这个维修师傅是谁介绍进来的?你们是怎么检查人手的?”

五叔苦笑道:“老爷,这维修师傅一直以来都是给我们家做保养的,从大少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是他了。他做这工作都快有十年的时间,和家里的护卫也混得十分的熟悉……是我们松懈了。”

“十年?”宋天佑顿时眯起了眼睛,然后冷笑道:“好啊……埋了十年的暗棋,这背后的家伙,看来是早就盯上我宋家了……好的很啊!”

此时,对讲机响了起来。

五叔喜色道:“老爷,大少说发现了一些痕迹,估计是小姐和邱少爷留下的,应该快要找到人了。”

宋天佑此时点了点头,这时候更加关注的是这两个孙儿的安慰,至于某后黑手的事情,只能等稍后再进行处理了。

……

……

“女朋友?”

宋樱张了张口,感觉异常的惊讶。她皱着眉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洛邱,不屑道:“你这种人,也会有女朋友?天啊!到底是怎样的女人,才能够受得了你啊!简直就是女侠啊!”

“我性格倒是有些恶略的地方。”洛邱从容道:“所以我也很感激能够碰到现在的女朋友。”

这又把宋樱怼得无话可说,不过瞬间就气得牙痒痒的,只是一想起刚刚说过的话,宋樱就一阵的后悔。

这是脑袋被门板夹过了吧?

——如果外公执意要把我嫁给你呢?

想着这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话,宋樱就一阵的脸红耳赤,感觉无比的羞耻。

当时怎么就没有刹住,把这话给说了出来了啊……

“你不要当真。”宋樱此时淡然道:“我只是在假设一种情况,看看你到底是不是真的会拒绝而已。看来你确实是没有留下来的打算。昨晚的那些话,还有刚才的…你都忘了吧。”

洛邱点了点头,“我也觉得当作没听见会比较好,放心吧,我会忘掉的。”

“……你这种人都有女朋友,老天爷简直就是瞎了眼!”宋樱此时大骂道:“你丫的就应该注孤生才对!”

洛邱只是微微一笑,没有接这茬,而是站起身来道:“我去看看外边的火堆怎么样。你继续休息吧。”

宋樱看着洛邱离开,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背影有些孤单的感觉,便嘀咕道:“是不是说得有些过分了……啊!烦死了,脾气这么好做什么,好歹发一次火啊混蛋!怎么弄得从头到尾的坏人是我?”

宋樱又叹了口气,渐渐觉得眼皮有些疲劳起来,终于她的倦意上涌,意识渐渐模糊过去。

“不过……出现得还算是及时,不然的话……真讨厌……像个王子一样做什么……”

她缓缓睡着。

……

屋子外边生起的火堆并不是随便弄起来的,而是通过一小小的技巧。其实用闷火是最好的,能够产生更多的浓烟。

洛邱手上拿着一把布满了枯叶的树枝,在火堆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一团又一团的浓烟生出。

因为无风,所以浓烟滚滚笔直上升。

洛邱这会儿回头看了一眼屋子里面,知道宋樱也已经睡着了过去。他忽然有些想念优夜了,所以打了个响指。

其后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洛邱的身旁。这是优夜投射到他身边的影像,并不是实体。

优夜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这会儿她应该正在俱乐部里面,或许静坐着,或许打扫……基本上是这些事情。

“主人,找我有事情吗?”女仆小姐这会儿来到了洛邱的身边站着,低头问道。

“没什么事情。”洛邱笑了笑,手依然有一下每一下地摆动着树枝,“就算突然有些想要看到你,所以把你喊来了,不可以吗。”

“无时无刻,只要是主人的呼唤,优夜都会回应。”女仆小姐微微一笑,然后抱着自己的长裙,坐了下来,“假期还开心吗?”

“挺好的。”洛邱点了点头,忽然道:“下周我会陪宋家回去华国一趟,你到时候把店转移到泰山附近吧。”

“好的。”优夜连忙点了点头。

“生意方面呢?”洛邱接着又问道。

优夜道:“其实主人放假这段时间,店里基本上没有生意。不过太阴子的游戏世界我已经升级过一次了,目前降生在游戏世界里面的玩家数量大概在一万人左右。”

“已经这么多了……不会出问题吗?”洛邱好奇问道。

优夜摇头道:“暂时没什么问题,因为这些人都是分散在世界各地的,以现在的人口数量看来,没有引起什么关注。当然再多也不好,所以这部分我打算当人数达到两万左右就差不多了,今后就维持着这个数量,有进来的,有出去的。”

所以的出去,自然就是成为俱乐部的所有物了。

“你来弄这部分就好。”洛邱点了点头:“有时间的话,我们再进去玩玩吧。”

“好的。”优夜也是点了点头,似是很期待下一次的游戏进入般。她的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接着说道:“至于店里的声音,基本上被我回绝了。”

“回绝?”洛邱一愣,眼睛眨了一下。

优夜道:“是的,只要在店门口外边布置一下,让那些游散的客人被吸引而来之后,突然清醒过来就可以了。”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啊……”洛邱倒是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张拒绝客人的方式。

不过就算拥有拒绝客人进入的方法,也不是长久的计划——没有生意,作为店主的时间始终会被消耗掉的。

另外,洛邱并不认为祭坛会一直默认这种回绝客户的行为——除非这背后有什么支持的理由,能够让代表了祭台的那股意志承认吧?

“理由呢?”洛邱相同了这一点,也就直接问了起来。

优夜道:“这是为了培养巴基……这一部分被指引而来的客人,转接到巴基的手上。因为,心中有困惑的人,其实很容易被蛊惑。而一次次的奇迹所带来的,是更多的信徒。只要拥有大量的信徒,巴基手头上会更加的宽裕。他是一个贪欲无穷大的家伙,只是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洛邱点了点头……放弃一些零散的客户,如果是用来培养一个更大客户的话,大概祭坛的那股神秘的意志,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洛邱忽然伸了伸懒腰,他看了优夜一眼,这会儿想了一下,便伸手招了招。

从不远处的树上,一片鲜嫩的叶子便直接飞入了他的手掌。洛邱夹起了这片叶子,放在了自己的嘴唇上,轻声道:“我父亲小时候教我吹叶子,有一首曲子的,吹给你听。”

女仆小姐侧着头,让一头长发自然垂下,眼波盼盼。

芳草碧连天,风拂叶声,吹奏的是一首《送别》。

木屋之中,甘红的略显得紧绷的痛苦之色缓缓松开,而宋樱睡着之后皱紧的眉头,也渐渐被抹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洛邱才松开了嘴唇上的叶子,轻声道:“差不多了。”

优夜看了前方一眼……有人找到来这个地方了。

可能是凭能力找来的,也有可能是被这叶子的声音吸引而来的。

优夜点了点头,“那么,主人,我先回去了……这块叶子,我能保留下来吗?”

洛邱微微一笑,叶子在掌心之中,一下子就不见了。女仆小姐此时脸上有了丝高兴——她是投影到这里的,本体还在店里面。她的本体已经看见了一块放在自己面前的叶子。

“这里!大少!”

忽然一道人声出来。

……

……

当宋昊然急忙忙地赶到这里的时候,却见洛邱正坐在了柴火的旁边。他的身后则是一间简陋的木屋。

这队伍里头还有盲先生。

宋昊然赶着询问洛邱的情况,而盲先生则是轻皱了眉头,似乎是在专心地倾听着什么。

“宋樱没什么事情,不过甘红受伤挺重的。”

听到了洛邱的话,宋昊然连忙走入了木屋当中。此时,被惊醒过来的宋樱一下子看见了宋昊然这位舅舅,就不免露出了孩子般的委屈。

宋昊然把他抱着,轻声安慰了起来。

不久之后,通过定位,一架直升机开到了这木屋的上空,随后手上的甘红被小心翼翼地送了上去,然后第一时间赶往村子。

没错,去的是村子——因为村子里面有更加完善的医疗设备。盲先生说,甘红的伤势很重,弄不好会落得终身瘫痪的下场,所以要很小心地进行救治。

不过在送甘红离开之后,盲先生就已经以特殊的手法给甘红把断裂的脊骨暂时接上,只要好好治疗的话,恢复原初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当宋天佑看见宋樱和洛邱平安无事归来之后,脸上才有了一丝笑容……对于这位宋老爷来说,钱可以不要,势力可以不要,但是唯独人,不能不要。

接下来的事情简单得多,那就是把人送回到寒舍当中。

盲先生此时与宋天佑同坐在经过防弹处理的一辆宾利房车中。盲先生忽然感叹道:“不愧是至尊贵人,在那种绝境之下,也能够毫发无损,连带地樱小姐和甘红也逃过一劫。”

宋老爷此时也是长叹一口气,“是啊……爆炸的跑车最落山崖,这么高的地方,他们都能活生生的,还有什么比这更加神奇的。听说自从昨晚之后,我们宋家的产业都传来了喜讯,不仅仅是股票价格疯涨,还接连地挖到了石油金矿什么的。”

“至尊者,必然受天地的钟爱。”盲先生忽然道:“宋老爷,回国之后,能够请邱少爷帮我一个忙?”

宋天佑不由得大为的奇怪——因为,在他的认知当中,盲先生几乎是无所不能的……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别人帮忙的?

“先生有何吩咐?”宋天佑小心翼翼地问道。

盲先生正色道:“我想请他帮鄙人找一样东西。以邱少爷这至尊贵人之身,大概那东西会很欢喜到他的身边的吧……”

“东西?”宋天佑微微一愣。

盲先生沉吟片刻,才缓缓开口道:“神州九大龙脉之一的……腾龙之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