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七十五章 世家(1)

第一百七十五章 世家(1)

距离宋樱平安归来二十四小时之前。

……

飞机停靠了下来,商务舱里的伊丽莎白便直接把自己的眼罩摘下,并且揉了揉眼睛。

“睡得可好?”钟落月在旁边随意地问了一句。

伊丽莎白却打了个哈欠,“现在是几点了,月?”

“晚上九点四十分。”钟落月翻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然后笑了笑道:“一天的开始。”

对于吸血鬼这种日夜颠倒的生物来说,晚上九点的月亮就如同常人白天时候看见的太阳,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伊丽莎白这会儿透过旁边的窗口看了一眼外边——飞机降落的地方是华国京城的机场。此时正值是这个国家隆冬时候,外边的夜色苍莽。

伊丽莎白忽然道:“我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东方的国度……神秘的国度。”

等候通道嫁接还有一些时间,她们这会儿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钟落月便好奇问道:“你们也觉得是神秘?”

“现在是我们了。”伊丽莎白看着钟落月微笑道:“十三氏族有过一些规定,隐约地把这个国家划成一个禁区似的,轻易不会让族内的吸血鬼踏入的。最近几十年,倒是有这样一则新闻,就是一名五代的吸血鬼,在这个国家当中遇到危险了,可是始终无法得到救援。最后监察机构的成员悄悄地回收这名吸血鬼的遗留物的时候,只能够找到他残留的衣服。他的对身体早就成为飞灰了。”

钟落月愕然道:“他是被太阳烧死的?”

伊丽莎白摇摇头道:“他死亡的时候是晚上,而且是满月,力量最强的时候……我看过一些古老的典籍,我们的祖先一直把这个国家称为‘神州’,说神州内有实力强大的魔术师,还有名为‘真龙’的守护者,其中‘真龙’几乎拥有无敌的威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

“还真是……”钟落月忽然有了一丝苦笑。

自己一直都是在这个国度当中长大的,可是自己对于自己国度中的神秘侧的事情却一点儿也不了解,反而需要从伊丽莎白的口中才能够知道。

实在是有些嘲讽了……

钟落月忽然有些的担忧道:“伊丽莎白,如果我的国家对你来说很危险的话,那你……”

伊丽莎白倒是并不在意地道:“没关系的,虽然是这里是禁止进入的,但其实还有不少的吸血鬼忍不住好奇跑来这个地方。其实这个国度里面的超凡并不多,而且大多都处于一种隐居的状态,只要不是在这里掀起了什么极大的恐慌,保持低调不惹事的话,是很难引出那些强大的超凡的。当初那名被消灭的吸血鬼,好像是因为参加了一场侵略这个国家的战争吧?具体我不太清楚了……哦,好像是泷泽家的人。”

几十年前的侵略战争,泷泽家……几十年前可以称得上侵略战争的,似乎就只有那场战争了吧?

钟落月心中一怔,在那段红色的岁月里面,背后该不会其实也有着超凡的身影吧……要是那样的话,国家的内部是否也早早就知道了超凡的存在?连带的,号称是京城四大家之一的钟家呢?

自己的爷爷是不是也应该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此时,机舱内传来了轻微的震动,通道的嫁接已经完成了,钟落月率先起身离座位,但此时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钟落月看了一眼来电的好吗,脸上便有了一道微笑,才刚刚接通了这个国际的长途电话,就听到了一道很不愉快的,带着责问般的声音。

“是我没错……只许你在机场找人堵我,就不许我让人绑架你吗?我已经足够宽容的了,只是随便让人找了一些小混混,不像是你,让一队精英出来……”

电话一下子被挂断了……钟落月微微一笑,毫不在意。

心情真的忽然之间变得好起来了啊……

“有事情吗?”伊丽莎白此时好奇地看了钟落月一眼。

钟家的三小姐这会儿轻笑道:“没什么,只是和一位老朋友打了声招呼而已……来吧,还有些时间,我带你游览一些这个国家首都的景色。”

“好。”伊丽莎白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机场内的环境。

钟落月此时回身看了一眼刚刚登录的飞机,随后感叹了一下这次的跨国之旅……真的是一场不可思议的旅程,自己居然变成了吸血鬼了。

她有些苦涩地摇了摇头,随后不经意地看了一眼伊丽莎白那头白发上的半边蝴蝶发饰……还有,那个神秘而又强大的男人。

洛邱。

心中忽然默念着这个名字,钟落月突然有些失神……总感觉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的这个名字。

在什么地方呢……

“小月!”

忽然一道叫声让钟落月从深思当中清醒过来,她向前方看了过去,是一名三十岁上下,满身阳刚之气的男子。

“大哥。”钟落月朝着着阳刚男子点了点头。

这到来的赫然是京城钟家第三代的大公子,钟落云。此刻的钟落云身上披着一件貂皮的大衣,白色西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霸道的味道。

钟落云长得十分的高大。

其实钟落月在东方的女性当中已经算得上是高挑的了,但也只是刚好齐到了钟落月的肩膀位置。

“爷爷让我来接你回家的。”钟落云很快就表明了来意,然后看了钟落月身边的伊丽莎白一眼。

他的目光忽然一亮,随后疑惑道:“这位小姐是?”

钟落月随即介绍道:“她叫做伊丽莎白,是从前我在英国上学的时候认识的。我打算和伊丽莎白做一些生意,所以索性带着她一同回来了。”

“伊丽莎白……”钟落云点了点头,他可以确信自己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只是这个少女般的女人,一头白发,在这机场抵达厅中就显得十分的扎眼了……钟落云忽然微微笑道:“行吧,既然是小妹你的朋友,那就一同回去吧。来者即客,我会让吩咐人收拾好客房的。”

说着,钟落云直接走在了前面,领路取了。

此时伊丽莎白与钟落月并肩走着,她低声道:“月,这个是你的兄长吗?”

钟落月道:“是的,我另外还有一个哥哥,比我大了三岁。不过他目前不在首都……怎么了?我的兄长你有什么看法吗?”

伊丽莎白摇摇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单纯地只是不喜欢你这位兄长的目光而已。”

钟落月皱了皱眉头:“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淡然道:“侵略性。”

钟落月一怔,随即明白过来……想起钟落云在圈子里面的风评,她不禁皱了皱眉头,“伊丽莎白,我这位兄长天生就十分的骄傲,但是他本质并不坏。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多多原谅。”

伊丽莎白却目无表情道:“事实上,从你被初拥过后,你和这些人就再也没有任何血缘上的关系了……月,你已经从他们的世界当中脱离。可以的话,我建议你尽快地处理好这些事情。因为终有一天,你或许会因为自己强留下来,而感觉到悔恨的。”

“我明白……”钟落月别过了头去。

此时,伊丽莎白忽然朝着旁边的卫生间走了进去,这举动让钟落月有些不解……似乎吸血鬼是没有这种需要的。

比如说,她就已经好几天没有这种需要了。

但伊丽莎白很快就又走了出来,并且嘴角上挂着一丝微笑,心情看来相当的不错,显得十分的动人。

“有什么好事情吗?”钟落月好奇问道。

伊丽莎白愉快地道:“月,接下来会有很长的时间,你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了……十三氏族派人给我送来了许多的纯血,远远超过了那天监察官伊凡承诺的数量,并且已经送到了我在伦敦的家中。你等会给我这边的地址吧,我让家中的仆人给我送来。”

比那个不可一世的监察官承诺的数量还要更多……是因为洛邱的关系吗?

不对,应该是因为洛邱那天冒充的那个名字的主人有关系。

艾瑞克斯……这到底是何方神圣,会让十三氏族看在其面子上,就做出这种近乎讨好一样的行为?

还有洛邱,居然随便就顶替了被人的名字,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是因为本身就有所依仗,并不畏惧的关系?

钟落月忽然感觉有些头痛,她对于超凡世界的知识充其量只是沧海一粟,实在是有些无力啊……

忽然见,伊丽莎白却停下了脚步,目光看着远方,神情有些凝重起来。

“又有什么事情了吗?”钟落月再次惊奇问道。

伊丽莎白却问道:“这方向,有什么东西?”

“这个方向……”钟落月想了一会儿,下意识道:“大致来说前面就是故宫了,不过你指的是西侧……嗯,那是我们国家首脑们办公的地方,有什么问题吗?”

伊丽莎白正色道:“那里,有一股很恐怖的气息,比起那天我们在古堡遇见的费南迪斯子爵,还要恐怖至少十倍……”

“比起洛邱呢?”钟落月下意识问道。

她实在是对超凡世界有太多不懂的地方,任伊丽莎白如何形容,她其实也不知道费南迪斯自己的恐怖程度其实有多么的恐怖。

她只能够以洛邱来作为一个衡量的标准——毕竟当日在地窖迷宫当中,她是亲眼看见这神秘的青年,如何轻描淡写地消灭了费南迪斯子爵,还有实验室变成了怪物的金伍城。

“比起洛邱哥哥?”伊丽莎白此时突然笑了起来,“没有什么好比的,当然是洛邱哥哥最厉害了!”

看着这少女姿态的女人此时一脸娇羞的模样,钟落月不禁长叹了口气……这家伙似乎破戒吸了第一次人血之后,性格就产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钟落月摇了摇头,此时在钟落云的催促之下,上了钟家准备好的轿车。

“绕一下路吧,我路上顺便给我这位朋友介绍一些京城的环境。”钟落月此时忽然对司机如此吩咐起来。

这路一绕的话,其实是在尽量地远离着故宫西侧的那个地方了。

……

钟家在京城的香山有着一座庄园,也就是钟家的大本营。

钟落月让人给伊丽莎白安排了休息用的房间之后,就跟随着大哥钟落云前往拜见钟家的老太爷,顺便也从钟落云的口中打听着这段时间家里发生的事情。

“什么时候的事情?”钟落月瞬间皱起了眉头,甚至停下了脚步。

因为,就在前往面见老太爷的路上,钟落云就给钟落月说了这样的一件事情——老太爷将他私下持有的钟家整个集团的股份的一般,全部转让给钟家二少爷钟落尘!

事实上,钟家三兄妹都分别持有整个集团的部分股份,但大部分的股权还是牢牢地握在了钟老太爷的手上!

但现在,钟老太爷突然见转赠了一般的股权给了钟落尘,瞬间就导致了钟落尘成为了整个集团持有股权最多的个人。

钟落云这会儿神情也有些阴沉,“现在老二手头上的股权,比起我和你,加上父亲和母亲……比我们四个人加起来的都要多。但事实上,父亲因为身体的关系,是不管事的,他只是持有股权而已。并且,以父亲的性格看来,他是不会参与任何事情的。那么,现在老二的情况,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小妹?”

钟落月沉默不语。

不知道为何,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她虽然惊讶,但却没有想象中的不满。她这瞬间,甚至觉得这种豪门家庭当中的权力争夺多少有些可笑。

看了一眼明显是想要从现在开始就合纵连横的大哥钟落云,钟落月突然觉得,老太爷赠送股权给二哥钟落尘这件事情或许是一件好事情。

她知道钟落云多少有些好大喜功,并且野心勃勃……如果让大哥主导整个集团的话,未必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爷爷应该有他的考虑。”钟落月并没有钟落云想象之中的那么热情,然而是冷淡道:“我们做子孙的,不应该是听从才对吗?还是说,大哥你对爷爷的做法真的有什么不满的地方?”

“哈哈哈!”钟落云这会儿哈哈大笑:“我怎么会对爷爷的决定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呢?我只是怕小妹你不高兴而已。现在好了,看来你也是支持这个决定的,那么我就放心了。我们三个是亲兄妹,彼此是一体的,其实爷爷送给谁都一样!我们都是为了集团。”

“这样就最好了。”钟落月微微一笑,“走吧,爷爷应该等久了。”

“你先过去吧,我还有点事情,等会就过来。”钟落云此时摇了摇头,接着就直接走开了。

钟落月等看不见钟落云的背影之后,才直接走进去了走廊上的一间房间之中,用手机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人,是一个很早之前,就被安排到了钟落尘身边的人……一个颇有野心的男人。

成云。

“三小姐,我就知道您差不多要找我的了。”

远在数个省份之外的成云语气十分的笃定……钟落月想着,这家伙可能也已经知道了股权的事情。

现在二哥可以说是钟家集团的话事人了,这家伙到底还愿不愿意继续给自己卖情报也不一定。

钟落月直接开门见山道:“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就不要聊了,还是和之前一样,最近我二哥有什么动作?”

“还真是有一件事情。”成云这会儿连忙道:“二少爷不知道正在做什么,正在投入一笔巨款。我无意中看见了二少爷的一张转账支票,单次的金额都高达了五十亿……”

钟落月皱了皱眉头:“我们三个每年固定可以使用的资金上限最多只是十亿……二哥哪里来这么多的钱?”

“这恐怕是集团的资金。”成员忽然道:“似乎是二少爷有一个晚上给老太爷打了电话,然后股权赠送就才发生的……但是我不知道二少到底和老太爷说了些什么。”

“我知道了。”钟落月点了点头,随后道:“二哥他最近还有做什么吗?”

“没有什么了。”成云想了会儿道:“也就每天躲在家里,不过也会经常地找他旗下娱乐公司在培养的一位歌手聊聊天……哦,这人叫做程亦然。另外也会经常参加一些佛家啊,道家啊之类的讲坛,好像突然间开始变得喜欢研究这些事情。哦,对了,二少最近还买了一个网站,我把地址发给你吧,三小姐。”

钟落月听了一会儿之后,就关掉了这个电话,然后随后点开了成云发送过来的网站地址。

网站的首页顿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图标。

黑色底,金色的印记,当看见这个LOGO的瞬间,钟落月一下子皱紧了眉头——因为,这网站的LOGO图案,赫然和她所悄悄调换过来的那张黑色的卡牌一模一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