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八十三章 凌晨三点半的早餐

第一百八十三章 凌晨三点半的早餐

对于白水塘为了救宋昊然而牺牲的事情,宋樱很是难过,当幸好巴兹尔这个敌人也已经消灭,算是给白水塘报仇了。

宋昊然的这番话是在宋天佑在场的情况下跟宋樱说的,所以宋樱没有半点的怀疑。

“我记得二叔家好像还有一个堂兄弟也是在中华街跟着他讨生活的,好像是叫做白展。”宋樱叹了口气:“外公,这次二叔舍命救了舅舅,我们不能够亏待人家啊。”

宋老爷点了点头,“你放心,你外公我是个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人,你说的这个白展我也有些印象,早几年白水塘好像也领着他过来我这儿拜过年,我是不会‘亏待’这个人的。”

顿了顿,宋天佑又拍了拍宋樱的手,轻声道:“小樱你这几天就留在寒舍修养吧,其他的东西都不要管了,好好休息一下。”

“不行……集团还有很多工作我没有安排好。”宋樱摇了摇头:“我这个时候走不开的,毕竟外公你归国的时间也没几天了,我得尽快处理好。”

宋天佑既是心痛又是内疚,声音更轻了,“这个你就不要用太过担心了,集团的事情我会找人去处理的了。”

“找人?”宋樱一怔,皱了皱眉头:“还有谁啊?”

宋天佑此时微微一笑,抬起头来,看着旁边这会儿站得特别安静的宋昊然一眼,“你说呢?好歹这家伙也是集团的董事,撒手这么久了,该好好上班了。”

“舅舅?”宋樱愕然地看着宋昊然。

她十分清楚宋昊然的性格,他不愿意做的事情许多时候就算是老爹开口都未必会买单。

宋昊然此时耸了耸肩,“别这样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啊丫头,宋家的家业这么多,我这个大老爷还健在,总不能都要你自己全部扛下来吧?”

宋樱一脸狐疑……怎么自己醒过来之后,自己的舅舅宋昊然好像换了性子一样——从前这家伙倒是也上过几天班,但自从自己提前毕业回来之久,就全部扔给了自己。而他则是跑去满世界探险了。

“怎么,心疼我工作忙的话,你可以考虑赶紧找个老公来帮我哟~”

“滚!”

宋昊然又恢复到了那种玩世不恭的模样,倒是宋老爷此时则是摆了摆手,“你先出去吧,我还有几句话想和小樱说的。”

“行吧。”宋昊然点了点头:“我去找佣人给我把上班的西装给找出来……先走啦!”

等宋昊然走了之后,宋天佑才看着宋樱叹了口气,“你舅舅其实很想年轻时候的我,不是没有担待,只是心比天高……其实一个宋家还远远满足不了他的。”

“那舅舅这次……”宋樱有些疑惑起来。

“心在高的人,也要落地走的。”宋天佑摇了摇头道:“他有这个想法,或许也是一件好事情。你就顺其自然吧,身上的担子,不是我们给你的,而是你自己给你自己的,该放下的时候,就放下一些。”

“外公总感觉你和舅舅这会儿有点奇奇奇怪怪的。”宋樱摇了摇头。

“可能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多了些吧。”宋天佑吁了口气,忽然道:“还有,那天晚上我给你传达的意思,后来我想了一下,觉得还是有点不合适。我看就算了吧,当我没有说过。”

“那天晚上?”宋樱一愣。

宋天佑道:“我说的是你和洛邱之间的事情……强扭的瓜不甜。所以我想,还是让你们各自顺其自然,未准还能够找到更合适的……尤其是你。怎么了?还担心我之后又突然再提起这件事情吗?小樱?”

宋樱不知道想些什么,此时连忙道:“哦……我知道了,谢谢外公!真是这样的话,我也、也就松了一口气了。”

宋天佑哈哈一笑:“你呀,有什么事情就别藏在心里,你外公我也不是那种吃古不化的。关键是你怎么想的。老实说,我也是很希望能够看见你带着幸福的笑容走进教堂的。”

“外公!索性我不嫁人好了,我以后就陪着你。”宋樱此时撒娇般地抱住了宋老爷。

“呵呵呵。”宋老爷则是轻轻地拍着这唯一外孙女的背。

宋樱此时也笑着,只是似乎有些什么心事,索性把脑袋枕在了宋天佑的肩膀上,目光看着窗外,不知道想些什么。

……

……

入夜。

已经是晚上一点多的时间,但是寒舍里面巡逻的人反而更多了——因为最近宋家连续遇袭了两次的事情,让作为管家的五叔很是生气,已经下了死命令,要是还发生第三次的话,就会把所有人都换掉。

这些保镖都是从村子出来的,许多都把能够在寒舍负责保卫工作当作是一种荣耀——要是被赶回去回炉的话,可就是最糟糕的事情了。

于是一个个都卯足了劲,不放过任何一点可以的地方!

“什么人!”

黑暗中,一道冷喝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三名保镖瞬间冲出,把走廊的一道身影给前后堵了起来——其中一名保镖甚至拔出了枪来。

“作死啊,你们!”

不料这被抓了个现的人并不是别人,而正正是他们护卫的主子之一:宋樱!

宋樱这会儿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瞪着眼睛,看的三名保镖们冷汗涔涔,心道这三更半夜鬼的,这樱小姐怎么又跑出来了,就不能消停一会?

“对不起,樱小姐,我们以为有敌人。”其中一名保镖此时马上认错。

“行了行了,去忙吧。”宋樱随手挥手打发道:“我就是有点睡不着,出来走走,你们回去自己的岗位吧。”

“那好吧。”保镖道:“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请记得第一时间大喊,我们马上会到的。”

这会儿的寒舍像是铁桶一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三名保镖于是很快就离开了。宋樱这会儿吁了口气,走完了这条走廊,然后停在了一间屋子门口的门前。

宋樱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伸手在门上敲了好一会儿。

不久之后,只见洛邱打开了门,看着敲门的宋樱,愣了之下道:“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是去飚车的话,我想这次还是不要去了吧。”

“我找你就只能去飚车了吗?”宋樱瞪了洛邱一眼。

洛邱眨了眨:“前面两次都是去飚车啊。”

“你、你少气我一次会死啊!”宋樱捏了捏拳头,牙齿咬紧了起来,但很快就像是泄气的气球一样,抱着手道:“我肚子饿了,你给我熬点白粥吧,我想吃这个!”

“现在?”洛邱看了看时间。

快凌晨两点了。

“不、不行吗?”宋樱语气有些弱了起来。

洛邱摇摇头,“这倒不是,等会吧,我拿着件衣服吧。”

洛邱很快就套了一件薄外套走了出来。

……

……

“你小心点,四叔不喜欢别人碰厨房的东西,尤其是他的菜刀和锅铲!”宋樱此时坐在了厨房的工作台前,手托着下巴看着洛邱,‘善意’地提醒着。

“熬白粥其实用不着菜刀和锅铲。”洛邱笑了笑道:“放心吧,等你吃完之后,我会把东西洗干净的。”

哼。

宋樱轻哼了一声,看了别的地方——只是不久之后,她就又把目光挪了回来,看着正在淘米的洛邱的背影。

不知道谁和她说过,会做饭的男人,在做饭的时候其实特别的有魅力,当时宋樱还是有些不以为然。

要是一个技巧高超但长得歪冬瓜裂枣的,恐怕这魅力就算是有,也是Y轴箭头的无限反方向吧?

“也算是有一丢丢吧……”宋樱侧着头,嘀咕着。

“你刚说什么了吗?”洛邱此时却回过头来。

“谁跟你说了?自作多情!赶紧的,想要饿死我啊!”宋樱下意识又是瞪了一眼。

洛邱甩了甩双手上的水迹,随口问道:“佐菜想要吃点什么?”

“油条!”宋樱想也没有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只可惜洛邱却摇摇头道:“油条我倒是不会做。”

宋樱顿时不屑道:“什么嘛,零分!油条也不会做!”

洛邱好笑道:“如果明明是不会的东西还硬要说会做,不是更糟糕一点吗……这边有一点咸菜,应该是四叔腌的,我随便给你弄点吧。”

“行吧行吧,能吃就行……还要多久?”

洛邱道:“这边的厨房还有很老式的灶台,我发现了一些荔枝木,所以打算用柴火来烧,味道会更好点,不过时间也会稍微长一些。”

宋樱叹了口气,一脸无奈,随手从旁边的蔬菜篮子中抓来一个西红柿,就这样咬了一口。

后来洛邱开始把荔枝木掰断,一点点地放入了炉灶当中,接着生了个火,然后便开始看着火势。

看起来是挺忙碌的样子。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好像什么都会,但又好像并不是……也没见他主动出风头什么的。

这样的人……要长伴之后,才能够慢慢地发掘他的……

宋樱看着看着便有些困乏起来,眼皮开始变得沉重起来,看着洛邱的背影也渐渐地变得模糊,只有那寂静中柴枝燃烧时候的富有节奏的噼啪声音。

当柴火开始进入闷烧阶段的时候,洛邱才站起了身来,伸了伸懒腰。

此时宋樱已经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过去。洛邱直接把身上的外套给脱了下来,披在了宋樱的身上之后,便走到了这厨房外的院子里面。

这里又一个小小的菜圃,不知道是谁在打理的,井井有条。

夜凉如水,洛邱下了这小菜圃,摘了一些青菜和小葱回来,接着有开始忙活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

宋樱突然醒了过来,毕竟这种趴桌子睡的姿势睡的时间不可能太长——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身上披着的外套。

没有说话,宋樱只是把这外套给放到了一遍,然后朝着洛邱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此时,她的面前其实已经摆着了一个砂锅,而旁边还有一小碟的腌萝卜,上面似乎伴了一点香油,有一股芝麻的香味传来。

“醒了,刚刚好。”

“几点了?”宋樱打了个哈欠。

“凌晨三点半了吧。”洛邱这会儿端着一个碟子来到了宋樱的面前并且放下,“水煮的,没有开火炒,怕吵醒你。不过半夜也不适合吃太油腻。菜是外边院子摘的嫩叶,也容易消化。”

尽管如此,这简单的水煮青菜似乎也不是随便用热水烫熟,而是用高汤煨熟的。

宋樱眼睁睁地看着,此时洛邱把砂锅的盖子打开,一股米香气开始四溢而出,伴随着滚滚的白雾,砂锅中纯白色的米粒已经完全化开。

“喜欢吃葱花吗?”

“还行……”宋樱点了点头。

于是洛邱在白粥上撒了点青绿色的葱花,然后才装了一碗,放到了宋樱的面前。

宋樱已经迫不及待地直接双手把碗给捧了起来,但这太热,一下子让她把手缩了回来,连忙捏着了自己的耳朵。

但这个样子她很快就意识到了让洛邱看见了,当下便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把这碗小心翼翼地捧了起来,然后转过了身子去,背对着洛邱——用饮的方式,缓缓地吸食着。

接着她伴着酱菜又多吃了一点。这酱菜是厨艺高超的四叔腌制的,味道自然不必说。

至于上汤煨的小青菜,宋樱也没有放过,整整一叠也吃了个精光——回来之后她几乎没有吃过东西,这一顿下去才有了一种饱满的幸福感。

当宋樱放下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似乎吃得有点多,她得意地瞄了洛邱一眼,发现他这会儿已经在开始清理灶台了。

“喂,你说你有女朋友了,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宋樱忽然问道。

“嗯……怎么说呢。”洛邱想了一会儿:“应该是很安静的一个女孩,而且很会照顾人吧。”

宋樱皱了皱眉头,“那你喜欢她什么?就因为她很会照顾人?”

洛邱转过身来,“这锅里面还有点,你还要吃吗?”

“不要不要了,再吃肚子要撑破了。”宋樱连忙摇了摇头。

洛邱笑了笑,便走到了桌子前开始收拾这里的餐具。宋樱此时有些可怜巴巴地看着,声音弱了许多:“喂,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喜欢她什么?”

洛邱停下了手来,看着宋樱道:“你有见过黑色的郁金香吗?”

宋樱点了点头。

洛邱轻声道:“她就像是黑色的郁金香,神秘而高贵。”

¥¥¥¥¥¥¥

PS:(2/22)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