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九十一章 毕业与降临之人

第一百九十一章 毕业与降临之人

甘红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同时看着汗水从发梢滴落……医生说这样的康复训练不宜太高的强度,每天做两个小时就差不多。

但甘红感觉自己的身体能够吃得消——虽然现在也十分的劳累,但比起在学堂训练的时候其实要轻松得多。

学堂的特别班,不仅仅淘汰率高,甚至连死亡率也不低。

而这种康复训练的程度,仅仅只是这种程度的话……

“差不多,应该要补充点水分的了。”

声音。

甘红猛然抬起头来,看见洛邱此时正拿着一瓶水朝着自己走来。

甘红心中一怔,愕然道:“邱少爷……”

“先喝点水吧,你流得汗太多了。”洛邱把瓶子的盖拧开,然后送到了甘红的面前。

洛邱都做到了这个份上了,甘红并没有拒绝的理由,“谢谢你,邱少爷。”

洛邱摇摇头道:“在寒舍的时候,你不也是给我倒了很多次水吗,这又没什么。”

“这不一样。”甘红摇了摇头,“我是老爹送给少爷您的,为了做一些小事情并没有什么。”

洛邱笑了笑,然后问道:“医生怎么说?”

甘红道:“只要多做训练的话,基本上能够完全康复,对今后的运动能力影响不大,但是柔韧性恐怕会差了一点。”

说起柔韧性的时候,甘红脸上有了一些黯然……想来在没有受伤之前,她身体的柔韧性应该很好很好。

“对了,你受伤的位置是这里吗?”洛邱忽然伸手按住了甘红的背后,力度很轻,像是触摸一样。

“不是,再往下一下。”甘红摇了摇头。

再往下的话,那就到了尾龙骨的位置——也就是几乎达到臀部的位置了。

洛邱这次没有去碰,只是侧头打量了一眼,“这个位置啊……那只东西还真是能敲打。”

甘红摇头苦笑道:“那种情况下,能够保住性命就已经万幸了……起码,我还有站起来走路的机会。”

洛邱点了点头道:“乐观是一件好事情……不过不管怎么说,我也希望你能彻底地康复过来。”

或许是错觉吧,甘红总感觉邱少爷的手掌松开了之后,腰后受伤的位置隐约间似乎有股酥麻的感觉,但只是一下下。

“邱少爷你怎么来村子了?”这才是甘红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洛邱直言道:“我啊?我是被宋樱拉着一起过来的,而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来见你。”

“樱小姐?”甘红一怔。

洛邱则是眼神一摆,目光仿佛带着笑意,看着物理康复室那玻璃墙壁处——只见宋樱此时双手按在了玻璃墙壁上,脸几乎都要贴着,瞪大了眼睛。

“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她吧。”洛邱微微一笑,“今天应该是很不错的一天。”

……

物理训练室墙边的长凳上,宋樱与甘红沉默地坐着,宋樱的目光在墙角上游离了好一会儿,才突然转向了甘红。

“对了!”

“樱小姐……”

原来甘红也在这刹那间打算打破这种沉默,两人目光对接着,宋樱愣了愣,随后才笑出声来,而甘红则是舒开了神情。

宋樱轻声道:“这几天过得还好吗?”

甘红认真道:“我会尽快恢复状态,然后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的。”

宋樱道:“什么岗位?你说回到洛邱的身边吗?”

甘红正色道:“那天,老爹已经宣布了,我从今以后就是邱少爷的。”

宋樱却摇了摇头,忽然伸手捧住了甘红的脸,紧盯着道:“你老实告诉我,为什么不拒绝我外公……你应该知道,如果你本身不愿意的话,就算是外公,也不会强求,到底为了什么?”

甘红平静道:“我们从小就受训练,学习的各种各样的技巧。许多像我这样的女孩,她们更多都是在外头执行任务……为求目的不择手段,身体也不过是可以被我们使用的工具。樱小姐,你不觉得比起她们,我已经算是幸运的了。”

宋樱没有眨眼,甘红也没有。

好一会儿之后,宋樱才叹了口气,松开了双手,“算了,如果只是这个理由的话,那么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

“嗯。”甘红淡淡地应了一句。

“手伸出来。”宋樱忽然说了一句。

甘红有些不解,但甘红还是把手给伸了出来。只见宋樱的手忽然重重地拍在了甘红的手掌之上——这并不是打,甘红只感觉手上放了什么东西。

“不要随便把这东西送人。”宋樱此时站起了身来,背对着甘红,朝着那训练用的辅导钢管走去,“那家伙是这样说的。”

甘红低头看了看手掌上的东西:银白色的镯子。

她忽然浅浅一笑。

“还愣着做什么?”宋樱此时忽然大声叫了过来,“不是说要尽快恢复过来吗?那就不要偷懒了。我的时间不多,顶多能陪你一两个小时,你就知足吧!”

或许是一种幸运吧。

能够遇到樱小姐还有……邱少爷。

甘红艰难地让自己站立起来,缓缓地朝着训练器材走去,她走得特别的慢,但宋樱并没有过来帮忙,只是微笑地看着她。

都是这样温柔的人。

……

后来甘红还是去送宋樱与洛邱离开了。

不过宋二这次并没有陪同离去,因为他还有些事情需要留在村子里面,要明天才能够赶回去。

“回去吧,幸苦了一天,好好洗洗吧。”宋樱朝着甘红挥了挥手,然后飞快地走入了直升机的机舱当中。

洛邱跟在了后面,但甘红此时却忽然喊住,“邱少爷……”

“有事情吗?”

甘红看着洛邱的脸,不知道是否的错觉……邱少爷给她的感觉,与她第一次在列车上见他的时候几乎一样,而宋家反倒是因为他的到来,悄悄地有了一些不同。

“我…我会尽快康复的。”甘红正色道。

洛邱只是笑了笑,没说些什么,只是临走之前说了一句:再见。

直升机缓缓地升上了半空。

宋二这会儿拍了拍甘红的肩膀,温和地道:“想要追上去的话,就早点康复吧。能赶上的吧?我带了这么多的学生,以女人来说能够坚持下来的不多,而你又是这为数不多中最优秀的。”

甘红朝着宋二点了点头。

宋二此时却忽然道:“其实一开始老爷说把你送给这位新的孙少爷的时候,我是持反对意见,甚至有些担心……不过现在还好,趁着养伤的机会,暂时从邱少爷的身边脱离开来。”

“二教官,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甘红皱了皱眉头。

宋二冷不丁道:“这是大少的主意吧?大少就爱做这种事情……他是不是和你说,如果你能够爬上这位孙少爷的床头,那么你背负了十几年的仇就有盼头了?”

甘红表情略微一僵。

宋二此时摇摇头道:“不过现在看来,你选的这条路似乎也是走不通。我虽然不像瞎子那样会看相,但是一个人到底怎样,大致还是能够看得出来……别说要爬上这位邱少爷的床了,能不能走近他心都是一个问题。这位邱少爷……看似谦逊,其实比谁都要无情。”

“二教官,我…我不这么认为。”甘红摇了摇头。

宋二却道:“我说他的无情,不是冷酷无情的那种,怎么说呢……”

宋二皱了皱眉头,“硬要说的话,恐怕要用太上忘情来形容……但是,人又怎能做到舍弃七情六欲而做到太上忘情?那已经是真正圣人的境界了……所以这种无情恐怕还得再好好地琢磨才行。嗯……总感觉比瞎子那种所谓的道心还要厉害一些。”

甘红满眼的疑惑。

宋二只好道:“听不懂也就算了,你就把这当作是我们武者的直觉吧……你应该知道,作为武者,我们的感知是十分敏锐的……这邱少爷,不简单的。”

“我会注意的,二教官。”甘红点了点头。

宋二无奈道:“看情况你是没听进去的……算了,我也就这么一说而已,具体要怎么做,还是看你自己。不过现在到是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甘红投来了疑惑的神色。

可就在此时,一排的越野车忽然从远处开来。这些越野车都是满员的……一个个穿着作战服的年轻男女此时纷纷从越野车上走了下来,然后动作迅速地排列成型。

他们抬头挺胸,负手而立,气势逼人。

“二教官,这是……”

“他们都是预备役的成员。”宋二此时淡然道:“从现在开始,他们就归你管辖了。老爷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够把这些预备役带到你的故乡去,然后尽快地磨炼出来。”

甘红嘴唇微微张开。

宋二此时则是笑道:“也就是说,从进入开始,他们等同于你复仇的力量了。”

甘红沉默了片刻,“为什么。”

宋二叹了口气道:“当然是因为老爷和大少同意的。甘红,老爷和大少其实比谁都清楚你的想法。当然让你成为樱小姐的护卫,你们成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但是由始至终,你都没有要求过樱小姐帮你这件事情,老爷和大少觉得你是真心地把小姐当作是朋友,而不是你复仇的工具。”

甘红沉默地低着头。

宋二又道:“我们都知道,如果你主动向樱小姐开这个口的话,以小姐的性格,无论如何都会帮你的。但你始终没有……甚至,当老爷提前把你送给邱少爷,大少给你出的这个主意之后,你居然宁愿选择成为邱少爷的女人,也不愿意向樱小姐开这个口,对吗?甘红,人心是肉做的,尤其是这次,你舍命救了小姐一命……你的坚持最终还是打动老爷了,所以他把这些预备役交给你了。至于我,也会从当你随队的参谋……当然,这都要等你身体好了之后。”

“二教官……”

“不想把自己最珍惜的朋友当作是自己复仇的工具。”宋二此时伸手按住了甘红的脑袋,“从现在开始,你就算是毕业了。”

……

只剩下火红色的云霞。

甘红遥望着云霞,手上已经带上了那曾经脱下的银色手镯……晚风有些清凉,甘红撩了撩被吹乱的头发,忽然想起了不久之前,老爹当着了众人的面前把自己送给邱少爷的时候。

那时候的邱少爷说过,会找个适当的时候和老爹说说,让自己自由的。

然而今天,好像真的是已经应验了。

仿佛什么都已经知道,仿佛什么都不曾记挂在心上……但不知道为何,似乎每件事情最终都会朝着好的方向而去。

“奇怪的家伙……”

……

……

一切负面的情绪都能够化作力量。

因为仇恨,妒忌,愤怒等等,都能够让普通人爆发出超常的力量,更何况是以此作为粮食的恶魔,更何况是作为地狱的女王?

重症病房中散发着多少的绝望气息,而医院的停尸间又有多少的死亡之气?

这些对于现在的路西菲尔来说,显然就是一些不错的素材——当然,如果没有变成如今这幅模样的话,这些东西实在是入不得她的法眼。

依然还是使用言灵的力量……尽管地狱深渊的力量在主现世十分的薄弱,但作为地狱的君王之一,总是能够感应得了。

路西菲尔已经做好了把重症病房的绝望气息吸附的准备。

此时她已经转移到了停尸间内,口中吐着古老言灵的音节,同时双手举起。

昏暗而冰冷的停尸间内,一瞬间亮起来了碧绿色的光泽——而此时,路西菲尔忽然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趴在地上,开始以鲜血在地板上画出了一个复杂的阵图。

当然,这些死亡之气与绝望的气息,不过是作为这次仪式的媒介,真正作为主导的,还是路西菲尔自身的鲜血。

“好了,降临的法阵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看运气吧。”路西菲尔站起了身来,“宣告,无限大的命运之天枰啊,遵从这古老言灵的契约,回应我吧……虚空的仆从之人。”

鲜血的阵图猛然沙发着耀眼的光芒,阵图当中忽然生起了一阵紫色的烟雾。

它们盘旋着,越发的急速——在浓郁的紫色烟雾当中,忽然有一道红光在闪烁。

这道红光猛然间斩开了所有的紫烟……于是,一名穿着黑色皮甲,带着黑色头纱与口口罩,手上拿着赤红色的长枪的女性,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路西菲尔此时眯着了眼睛,“居然是影之国女王的灵……看来我这次的运气很好啊。”

她看着路西菲尔,淡然道:“是你召唤我的投影吗……我应该称呼你为地狱的女王,还是晨曦之星?”

“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路西菲尔耸耸肩:“路西菲尔……那么,这段时间就劳烦你了,我的仆从。”

¥¥¥¥¥

PS:这两天忙得有种游冬泳的冲动……这是补昨天的,等会补今天的,另外欠的更新记录在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