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一百九十二章 关于信仰这件事情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关于信仰这件事情

鲜红如血的瞳孔,此时正在打量着这个主现世的医院停尸间。

路西菲尔知晓眼前这个仆从的来历,此时颇为好奇道:“一般来说召唤都是有倾向的。虽然我知道用大量的绝望气息还有死亡之气作为媒介的话,召唤出来的仆从基本上都是偏向不死系的,但我没有想到女王殿下居然会回应这次的召唤,实在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了。”

“以召唤这的阶位来说,为什么不可以。”眼前拿着红色短枪的女人淡然回应,“地狱的君王,几乎已经是尽头。”

路西菲尔耸耸肩,“当年那么多的神话体系签署的这份召唤协议当中,作为影国守护者的您,不也是最顶尖的吗……以人之身弑神之人,堪称半神之力,不老不死。”

手持短枪的女人没有接下去,只是忽然皱了皱眉头:“契约有些不稳定。我的降临需要召唤者源源不断地提供力量,但力量通道的源头是干枯的。路西菲尔陛下,您似乎被封印了,对吗。”

路西菲尔此时张开了双手,只见此时她的双手以及脖子之上,一道若隐若现的枷锁骤然出现——并且在枷锁上,还有这一根连入了虚无中的锁链。

“首先是这个。”路西菲尔此时淡然道:“加百利的圣器,秩序之枷锁,你能斩开吗?”

“对不起,我无能为力。加百利的阶位与您一致,并且在那位存在的光辉加护之下,它的圣器我无法打开。”影国的女王此时摇了摇头。

路西菲尔也不怎么介意,怎么说她也不是什么主现世之外世界的小角色,而是不管曾经在天堂一方还是如今的地狱一侧,都是能够决议的统帅之人,心中自然清楚。

“那另外的呢?”路西菲尔冷不丁再次问道。

影国的女王微微皱眉,然后认真地盯着路西菲尔的身体,良久之后,影国的女王忽然间提前了手上的暗红色长枪,猛然朝着路西菲尔刺来!

只是暗红色短枪的枪头却在快要刺穿路西菲尔额头的瞬间,被什么东西给挡了下来——与此同时,路西菲尔的身体四周,猛然间传来了锁链滑动之时的声音。

这些锁链布满了寒光,与加百利的的圣器“秩序之枷锁”上的锁链并不一样。

它们出现的瞬间,就迅速地缠上了影国女王的暗红色短枪之上!

“这是……”

影国的女王吃了一惊,飞快地收回了手上的短枪,其后目光凝重地看着路西菲尔,好一会儿之后,她才缓缓地道:“地狱的女王啊,您到底得罪了谁……居然施加了这种程度的命运之力。”

“最多只能说是无意中冒犯了。”路西菲尔毫不介意道:“不过既然打不破也没关系,本来我就不抱太大的期望。”

影过的女王点了点头,然后把暗红色的短枪收回。

路西菲尔此时道:“我现在没办法给你提供力量,所以维持消耗的问题,只能够交给你自己来解决了。虽然说你是最顶级的仆从,但为召唤者排忧解难,也是你本身的职责呢。”

“这医院里面的死亡之气已经不多。”影国的女王摇了摇头,淡然道:“看来这次召唤我的主人,比废物好不了多少。”

“哈哈哈哈!”路西菲尔却忽然大笑起来,“这天上地下,敢叫我废物的人不多……影国的女王,你就不怕哪一天我取回了自己的力量,然后把你的本体从古老的契约当中夺来,肆意玩弄吗?”

影国的女王目无表情地看了路西菲尔一眼,然后缓缓地后退,直至最后消失在阴影当中。

路西菲尔此时微微一笑,然后活动了一下脖子——她知道这影国的女王并没有离开,而是隐藏了起来,只要自己呼唤,她就会出现。

路西菲尔此时打量了一下四周,忽然嘀咕道:“嗯,召唤之后还剩下一点边角料,那就用来做点什么小玩意吧?”

……

医院的楼顶之上,影国的女王站在了围栏之上,眺望着这座‘上帝之城’。

基本上,类似她这种从古老契约之下召唤出来的灵,在穿越到主现世的瞬间,就会被灌输大量关于主现世界的只是,以至于它们能够完全适应这个时代。

影国的女王此时缓缓地吁了口气,在分钟呢喃道:“库丘林……这就是你所转生的世界吗,这个三号主现世……”

……

……

……

……

生命无常。

老嬷嬷终于清醒了过来,这应该是夏尔缇这短时间最为欣喜的事情——只是在听闻了伊萨姆先生的事情之后,老嬷嬷沉默了一段时间。

后来,当地教会的牧师知道了老嬷嬷清醒了之后,特意从教堂赶来,随行的还有另外一名修女,大概四十岁左右的年纪。

这位神父还带来了另外一个消息。

“希望我能够留在这里?”老嬷嬷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位大教堂的神父,有些不解地皱着眉头。

神父此时微笑道:“嬷嬷,鉴于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们认为你留在这里会更加的合适……修道院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挑选好了接替你的人手。过两天就会过去的了。”

老嬷嬷看了一眼夏尔缇,发现夏尔缇这会儿有些紧张地抓住衣角,便给予了一道安慰的目光,才点了点头道:“这既然是教会的决定,那我也没有什么反对的。不过这孩子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她至今还没有从我这里毕业,是否也能够让夏尔缇也留下?”

神父此时爽朗地笑道:“那是当然的,嬷嬷你康复好需要很长的时间,身边怎么能没有一个照顾的人?你放心吧,我们其实早就准备好了,也给这位夏尔缇小姐准备了宿舍。”

“那实在是太好了。”老嬷嬷微微一笑。

神父此时又看着夏尔缇道:“夏尔缇,关于你的成长,其实嬷嬷一直都有给我们这边记录的……鉴于你这些年来的表现,我现在正式恳求你,希望你能够暂时留在这边的教会进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我…我可以吗?”夏尔缇一愣,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留在这里的大教会进修,也就意味着以后她有可能会被委派到一个新的地方,然后掌管一座修道院……当年老嬷嬷就是从这边的大教堂出来的,然而这些年一直都留在自己长大的修道院当中。

“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神父此时呵呵一笑道:“只要你有这个信心,并且也原因为这个信心而付出努力,不半途而废的话,成功是不会离开你的。”

“可是嬷嬷,我怕……”

“夏尔缇,既然神父已经这样说了,你就接收吧。”老嬷嬷笑了笑道:“至于到底能不能做到,那也要等你尝试过后。”

夏尔缇咬了咬牙,最后点了点头吗,“那好吧,以后就拜托您了,神父。”

神父还是一脸慈祥的笑容,只是此时他的笑容忽然有些僵硬——这病房里头,一直存在着一个小女孩。

从他进来之后就发现了这小女孩的存在,但不知为何,他总会下意识地躲开这小女孩的视线。

“说起来,这孩子是?”神父最终还是问出了口来。

“她是……”夏尔缇此时张了张口。

但老嬷嬷却一下子接过了话来,“这孩子是主身边的一名真诚的信徒所托管给我的,她的父母早就不在了,所以我只好代为照顾。”

“哦,原来如此。”神父点了点头,“没关系,既然这样,也让她留下来吧,我们给夏尔缇提供的宿舍,足够让这孩子也住下来的……那么,嬷嬷,我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了,教会还有点事情,我需要回去处理一下。”

“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吧?”老嬷嬷此时忽然问道:“神父,我看你进来之前,似乎有点忧心?”

神父此时吁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其实说大也不大,说小的话,也不能说是小事。甚至如果处理不好的话,还会有点十分恶略的影响。”

“这……”老嬷嬷一怔。

而神父旁边的修女此时则是叹了口气道:“嬷嬷你有所不知了。最近这边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奇怪的教会,我们的信徒当中,有一部分甚至改变了自己的信仰……今天就有好几位忠实的弟兄们,打算脱离的。神父这是赶着回去,看看能不能劝说他们。”

“居然有这种事情?”老嬷嬷惊讶地张开了口来,“到底是怎样的教会,居然能够……”

老嬷嬷的话一下子停在了这里,因为她知道她如果不打住,说出来的话将会是对主的一种亵渎。

“我们也不知道,突然冒出来的。”神父苦笑道:“只是知道叫什么‘巴基神教’。这教会当中有一位神之使者,他能够给人带来奇迹……恐怕是什么骗术。唉,这件事情我们已经给当地的警察局反映过来,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真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做点什么才好。”

角落处正打着哈欠的路西菲尔,此时忽然间看了过来。

她刚听到了什么来着……巴基神教??

……

……

“你…能不能吃慢点?”

一家高级餐厅当中,巴基有些无奈地看着一顿胡吃的凯奇——这家伙上辈子该不会是饿死的吧?

这高级餐厅中多少怪异的目光看了过来?要不是脸上佩带着俱乐部出品的假面转换了脸容的话,巴基其实有种钻进地洞的冲动。

“基巴老大!你不知道!我这连饭也没有顾得上吃啊!”

凯奇又开始他声色俱下的说话方式:“我连夜赶去了你相中的这个小修女的村子,挨家挨户地给你打听她的事情呢,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着回来了,中途也就在车上眯了一会,就算是路过了汽车餐厅,也没有买汉堡吃啊!”

“停,中间发生的事情你不用给我报告。”巴基顿时打住,“告诉我你都打听了什么。”

凯奇这会儿道:“这小修女的名字叫做夏尔缇,她是被遗弃在修道院门前,然后被收养的,今年还没有满十八岁的。基巴老大,你也知道这些修女的,我看这夏尔缇肯定是一个纯洁的女人啊,嘿嘿!”

“就这些?”巴基这会儿皱了皱眉头。

凯奇为难地道:“这一大一小两个修女平时都是住在修道院里面的,很少出来。只有需要购置一些生活用品的时候,才会出现在村子的集市上,所以知道的事情真的不多……他们都说夏尔缇是个善良的孩子,可是都当修女的人了,也总不能凶残吧?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是刚在教会的Facebook上看见的,接下来夏尔缇好像要留在这边的教堂进修了。”

“留在这儿?”巴基一愣,然后忽然有些心喜,毕竟如果夏尔缇要回去的话,对他来说实在太不方便——他不可能每天都把时间耗费在赶路上。

“等一下!”巴基却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然后看着正在吃着意大利面的凯奇,“你刚说什么来着?教会的Facebook?”

凯奇含着一束的意面,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会有教会Facebook的帐号?”巴基好奇问道。

凯奇把一口的一面吸入,才道:“因为我是一个教徒啊,然后教徒之间都会相互关注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你……你居然是一个信徒?”巴基满脸的不可思议,“我的天……你这种人居然也有信仰?”

凯奇此时尴尬地笑了笑,“其实也就是挂名而已。基巴老大你不知道吗,顶着一个教徒的身份,有不少福利的。比如说,在人事考察的时候,作为教徒的话,还会有加分什么的。上次我因为巴基老大的事情,被关进去了,其实教会也有帮忙的啦,不然我恐怕没有这么快就出来。不过说老实话哈,我最近在考虑要不要转会了。反正我现在也是跟着基巴老大您混的,再当教徒的话总感觉有些不合适啊。”

“转什么会?”巴基翻了翻白眼,这家伙大概是那里有好处就混那里的典型列子——居然把改变信仰用转会来形容,也是没谁了。

“基巴老大您不知道吗?”凯奇此时认真地道:“当然是‘巴基神教’啊!这会儿就数这个教会最火,而且最有钱了!我可是听说了,但凡入会的,都可以领到一个教会的大礼包!好几万呢!”

啥时候的事情……巴基张了张口,为啥连自己都不知道啊。

不过……

巴基此时认真地盯着凯奇道:“转什么会!现在多好啊!谁说我们出来混的就不能信耶稣啊!!你没听说过一个叫做重炮的大佬吗!人家就是一个神父!不许转!”

“但是大礼包……”

“这些够了么!”

巴基财大气粗,此时直接甩手了一叠厚厚的钞票,扔到了凯奇的脸上,“天天给我去教堂打call,然后和夏尔缇做朋友,接着介绍给我!做好了,我能用钱把你砸死!”

“喔喔喔喔……阿门!!”

¥¥¥¥¥¥¥¥¥

PS:这是补昨天2月4号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