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三章 怪物

第三章 怪物

把还没有进来的那名青年算上的话,包厢里面其实一共有三名男子——另外,这里其实一共有两名女人。

其中一名是跑出去逃走失败被拖回来的,至于另外一个,此时则是趴在了沙发上,衣衫凌乱,但此时却一动不动,似是昏迷了过去。

此时,一名头发染成了绿色的男子,正把那抓回来的女人按到了在沙发上,并且用手直接撕开了这女人的上衣。

纽扣一颗颗地飞弹而出,绿色男人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而女人则是死命地挣扎和哭泣着。

可是猛然之间,包厢的门却嘭一声地被撞开,随后还有一名亲青年倒在了地上。

“健次!”那绿色头发的青年这会儿一愣,下意识地叫出了这倒地不起的青年的名字。

“杀了你……”

与此同时,铃木在门口位置所说的话,也让这包厢当中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绿色头发的青年与另外一名青年同时皱了皱眉头。

“高志,你去看看。”绿色头发的青年此时摆了摆头,同时毫不怜惜地一圈打在了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女人的脸上。

这一拳下去,挣扎中的女人顿时昏倒了过去。

名为高志的青年这会儿快步地走到了健次的身边,推了几把,才抬起头来道:“枫少爷,健次昏迷过去了。”

一听,绿色头发……枫少爷皱了皱眉头,直接站起了身来,死死地盯着门口位置的铃木,冷声道:“朋友,你是哪条道上的?”

“现在出来混的都是这样的角色吗。”铃木双手摆出了空手道出拳的姿势,“如果是的话,那我就只好好好地教训你们了。”

“哼。”枫少爷冷笑了一身。

只见高志此时站起身来,然后捏起拳头,放在了自己的面前,同时他的双腿开始不停地小幅度跳跃着,看来是一个擅长使用西洋拳的人。

“可以把健次打晕证明你有些本事,不过高志可不一样。”枫少爷此时好整以暇地坐了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翘起腿来,“嘛,好好享受吧,愚蠢的渣滓。”

嘭——!

正低头喝着酒的枫少爷却猛然抬起头来——因为,他面前的茶几已经被一道身影所砸了下来……竟然就是高志!

此时名为高志的青年,眼睛翻起,口吐白沫,完全失去了意识!

枫少爷顿时眯起了眼睛,打量着这接连击倒了自己两个手下的男人……挺拔的身躯无形中就已经给人一种巨大的压力一般。

枫少爷深呼吸了一口气,把酒杯放了下来,“……所以我说啊,你乖乖地让高志打死不就好了?”

电光火石之间,枫少爷以恐怖的速度一手按在了茶几上,整个身体借力跳出,同时一腿朝着铃木扫来。

这速度太快,一瞬间铃木似乎反应不过来,只是本能地举起了左臂格挡——然而这一腿扫来的力度实在是太大,让铃木如同被狂奔的机车撞击了一般。

他整个身体横飞而出,直接撞到了墙壁的电视机中。

砰砰砰——!

因为铃木的撞击,电视机顿时散架,与此同时他的身体更是撞得电视剧后的墙壁直接出现了裂纹。

铃木整个儿地倒在了地上。

“……非要让我动手。”枫少此时吁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冷冷地看着倒在地上的铃木,“凡人,就不要越过凡人的界限,多管闲事……嗯?”

枫少爷的话突然停下。

只见铃木此时摇了摇头,从地上爬了起来。铃木的眉头也是皱了皱,并且看着自己的左臂——他甩了甩自己的左臂,感觉有些发麻的样子。

铃木又看了看被自己砸过的墙壁,随后才朝着这位名为枫少爷的人看来,“还给你!”

一只拳头,在枫少爷毫无察觉的情况之下,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这一次,枫少爷整个人倒飞而出,同时也撞向了墙壁。

几乎与铃木的情况一样,枫少爷的身体撞在墙壁上,也撞出了裂纹。但和铃木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倒下,而是踉踉跄跄地站住了——只是,枫少爷此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他的鼻梁明显已经歪曲了。

鲜血从这风少爷的手指间流出,显然这才是他捂住自己嘴巴的原因。

铃木此时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拳头,才又看着枫少爷,“你这家伙,还挺耐揍的嘛。”

枫少爷猛然睁大了眼睛,几欲喷火一般,他松开了自己捂住嘴巴的手掌,只见满嘴的鲜血,同时手掌上还掉落了三颗牙齿。

“居然把高贵的我打成这样,只不过是食物而已,居然……”枫少爷目光顿时变得阴冷起来,昏暗的包厢中,枫少爷的指甲猛然间变得尖锐了起来。

然而铃木是一个一旦打架开始之后,就不给对手任何喘息机会的男人——在这枫少爷放出狠话的瞬间,铃木已经再次出手!

他的身体突然一矮,同时出拳,依然还是标准的空手道的出拳——拳头命中在了枫少爷的腹部之上,瞬间让他整个身体都躬了起来!

铃木接着一拳上击,轰在了枫少爷的下巴,把他整个人都轰飞!

要把对手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这是铃木从学会打架而来,就一直被教导的原则——铃木没有给这个枫少爷任何喘息的机会,拳头一记接着一记地轰击在了枫少爷的身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即使以铃木这恐怖的体力,额头上也流出了汗水。

他把枫少爷的领口抓住,把枫少爷整个儿地提了起来,看着这家伙满脸血迹,血丝从嘴角处不断溢的模样,出忍不住道:“你这家伙,还是人类吗,该不会是怪物吧?”

这么耐揍的家伙,实在是铃木从来都没有碰见过的啊!

只见枫少爷此时低垂的眼皮抽动了几下,勉力地睁开了一丝,看着这个把自己暴打得不似人型的服务生,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铃木!你在做什么!!!”

正在此时,包厢门外,一道愤怒的声音传来,赫然就是这家迪厅的经理——经理此时手指颤抖着指着铃木,看着这包厢内的一切,又惊又怒,“你……你……铃木你!!”

铃木此时猛一下地把枫少爷给放了下来,同时举着自己的双手,“经理!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滚!!!你被炒鱿鱼了!!”经理此时怒骂道:“你等着收律师函吧!!你和我们迪厅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要报警了!”

铃木一听,连忙冲到了这经理的面前——这把经理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铃木此时双手猛然张开,这顿时把经理吓得整个儿都往背后走廊的墙壁上贴去,颤声道:“你…你想要做什么!铃木,我告诉你,千万不要乱来!!”

不料铃木此时双手猛然一合,竟是瞬间做出了一副哀求的模样,苦瓜着脸道:“经理,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呗!”

却见这迪吧的经理也是一愣,随后忽然抓紧了铃木的手掌,朝着自己的脖子抓来,如同杀猪般地惨叫道:“铃木!你千万不要冲动!放开我呀!放开我!!”

什么情况?

铃木眨了眨眼睛,却见这经理不停地朝着自己打着眼色。铃木依然不解,扰了扰头。

经理顿时皱紧了眉头,压低声音吼道:“走啊!笨蛋!还不走等着警视厅的人来抓你吗!走啊!”

“哦哦!”

铃木这才反应过来,这经理原来是为了帮自己……他连忙点了点头,以他现在的情况,如果让警视厅的人抓到的话,确实有些麻烦。

“多谢!”铃木赶忙点了点头,接着一下子跑着离开。

见铃木逃跑了之后,迪吧经理这才吁了口气,然后看了一眼包厢内,皱了皱眉头:“年轻人,为什么总是这么冲动啊……”

他叹了口气,然后连忙跑入了包厢当中,把倒在了地上的枫少爷给扶着起来,“客人!客人你怎样了!!客人!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这个服务生是昨天才请回来的!我们也不知道他居然是个暴力份子!不过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为您追讨回来的……要不,我先给你喊救护车?”

“是你放走他的吧,我听见了……”低着头的枫少爷忽然低声说了一句。

“客人,您说什么……啊!!!”

包厢中猛然传来了一道惨叫的声音,不久之后,枫少爷从包厢当中走出,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依然还是满口鲜血的模样,只是他扭曲的鼻梁已经痊愈,脸上也看不见任何的伤痕……除了衣衫破损了之外,整个人看起来相当的精神。

枫少爷目光顿时变得充满了阴霾,“铃木……”

……

……

车子所去的方向,是郊区。

根据‘铃木春心’的记忆看来,附近一带的土地,好像是某个地主家庭的,后来社会体系改革,但是这个地主家庭依然屹立不倒——其实在这个国家中,类似的乡绅有着许多,并不足以为怪。

“泷泽一族。”

车子忽然驶入了一段幽静的小径当中,而铃木雄一的声音也在此时响起。

‘铃木春心’此时好奇问道:“泷泽一族……父亲所说的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只见铃木雄一点了点头,“现任的内阁官房长官浅野,就是出身泷泽一族。浅野的妻子是泷泽家的女儿。另外,泷泽家还有不少的后人,都有在重要的地方任职。”

听到这里,‘铃木春心’对于泷泽一族在这个国家政坛的影响力,就已经心中有数了……这古老的家族,确实在政坛中拥有巨大的能量。

“父亲,我们铃木家的合作对象,就是泷泽一族吗?”

‘铃木春心’此时皱了皱眉头——‘铃木春心’……八歧虽说有意掌控整个铃木家的权势,但并没有想过会和这个国度的政治体系有所接触。

对于八歧这一类超凡生物来说,与人世间的人权体系有所接触的话,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毕竟,近代开始,已经是人道昌隆的时代。

“你有听徐福吗?”铃木雄一冷不丁问道。

‘铃木春心’一愣——不管铃木春心知不知道,八歧自己肯定是知道的:寻找不老药的徐福。

“我有听过他的典故。”‘铃木春心’想了一会儿道。

铃木雄一此时点点头道:“那我就挑重要的说吧。泷泽一族手头上有一份传说中是徐福留下的手札。手札上记载了某个秦皇陵的地图。泷泽家的人打算去开发这个皇陵。相传,这个皇陵当中,有当初始皇帝镇压天下的宝物……这就是泷泽一族的目标。”

‘铃木春心’的目光忽然收缩了一下……那个千古一帝用来镇压天下的宝物?

如果是真的,那岂不是镇国神器一个级别的东西?

“父亲,我不明白。”‘铃木春心’摇了摇头:“这么重要的东西,泷泽一族为什么要找我们合作开发呢?”

铃木雄一却摇了摇头道:“你错了,泷泽一族并不是找我们合作开发,而仅仅只是雇用我们……忘记了吗?这次开发的皇陵是华国的,以泷泽家在本国政坛的隐秘影响力,难道华国那边会没有备案吗?如果泷泽家亲自出手,要是弄不好的话,恐怕就不是仅仅的外交手段就能够解决的问题了。”

“原来如此。”‘铃木春心’点了点头。

铃木雄一此时正色道:“等会去到泷泽一族的本家之后,你千万记住不要冒犯。相比起这种古老而庞大的家族,我们铃木家还是太年轻了。这次泷泽家指定要我带同继承人一起过来,还好过来的是你,如果是你兄长的话,恐怕最后还是会惹出麻烦。”

“父亲,给兄长一点时间吧。”‘铃木春心’微微一笑。

但‘铃木春心’的心中此时却有一股憎恨在滋生——八歧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这是铃木春心残留的执念。

‘铃木春心’此时看向了车子的窗外,深山当中,隐约能够看见一座古老而庞大的建筑群,应该就是泷泽一族的本家了。

至于这次泷泽家指定要铃木雄一带着继承人过来,背后的意思就值得推敲了……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商量开发皇陵的事情,根本用不着指定继承人也一同带来。

考虑到泷泽家这次是雇用的铃木家这一点,那就不难推敲出来……这次泷泽家的要求,其实是希望铃木家的继承人当作人质吧?

什么还好这次是铃木春心过来,如果是铃木夏亚的话,只会把事情搞砸……恐怕在铃木雄一的心中,早早就因为铃木夏亚的离家出走而感到庆幸了吧,所以才会突然撤销了寻找的命令。

难怪以自己目前的状态,居然能够这么轻易就影响得了铃木雄一的思想……这恐怕是因为铃木雄一本来也愿意‘重用’铃木春心的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