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四章 地上最强之男

第四章 地上最强之男

“请务必再宽限我两天的时间!”

“没钱就不要租房子!”

就这样,铃木随身的行囊瞬间被扔了出来。

铃木有些垂头丧气地把自己唯一的行囊捡起,然后随手地背在了背后,打算去附近的工地看看,有没有临时的工作——口袋中只剩下几百円的铃木,吃一碗清汤拉面都显得十分的严峻。

不过他对生活从来都没有失去过信心……这大概因为自己是笨蛋的缘故——不知道为何,铃木总是觉得来到这个世界上,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赚来,所以他从来没有怎样的悲伤过。

记得已故的母亲就说过,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场伟大的奇迹——对于父母来说。

宛如奇迹般的生命,只要还活着,那么有多少的困难,都能够克服的吧?

咕——!!!

“还是……先解决晚餐的问题吧?”

……

附近工地并没有需要临时工的,这让铃木原定的计划破灭。但铃木想起了迪吧经理的事情,不知道他后来把事情处理得怎样。

突然变得有些担心起来。

铃木决定悄悄地回去迪吧一趟……至少,也要给迪吧的经理好好地道谢一下。

他很快就来到了曾经工作的迪吧,然后绕到了后门的位置。铃木身上没有任何的通信工具——他的电话在离家出走的时候就直接扔掉了。

可正当铃木打算敲门的时候,迪吧的后门却也突然打了开来。出于一直以来的某些习惯,铃木在这时候选择了隐藏自己——他如同猴子一样,动作矫健地沿着旁边的下水管道爬了上去。

只见此时迪吧内一名员工(铃木认得这员工的模样)此时陪同着一名警员走了出来。

难道经理后来真的是报警了?

铃木有些紧张地静听着。

“关于这个铃木的事情我就只知道这么多了。”

迪吧的员工此时紧张地回答道:“他似乎没有手机的,当时是经理在外边带回来的。经理说是在路上捡到的,见他一个人睡在街边,很可怜的样子……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把经理杀了,还杀了两名女客人!真是太残忍了!”

“我们会加紧通缉这名逃犯的了。”警员此时点了点头:“你现在带我看看四周,我要搜查一下,有没有可疑的线索留下。”

“好的!”员工点了点头——然而就在这瞬间,员工就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

很重的东西,一下子就把他压爬在了地上。他惊恐地扭头看着,顿时惊恐道:“铃、铃木……铃木!!救命啊!!救命啊!!”

只见铃木此时整个人蹲在了这员工的背上,然后伸手抓住了这员工的头发,“喂,你刚说什么?我杀了谁?”

“别动!举起手来!”

此时,警员连忙把自己的配枪拔出,也变得异常的紧张起来,“你逃不掉……你就是铃木?铃、铃木夏亚……”

警员的神情变化,从一开始的紧张,到了现在的吃惊……然后是恐惧!

因为他认出来了这名‘杀人犯铃木’的真正身份——恐怕在这个关东地区的大部分警员多有被告之过,眼前的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历。

铃木会的少当家,被誉为地上最强男人的家伙……传闻这家伙是可以徒手把汽车给掀翻,犹如非人类一般的存在!

“你好!”铃木此时挥了挥手,当作是和这警员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继续提起了迪吧员工的脑袋,“喂!快点告诉我,为什么我会杀了经理还有女性客人!你给我说清楚点!不然我就杀了你啊!!”

恐怕是习惯了诱活力组织的一套,此刻的铃木整张脸就像是恶鬼一样,凶神恶煞,顿时把这迪吧的员工吓得浑身哆嗦起来,连忙朝着那警员喊着救命。

“铃、铃木夏亚!你可千万不要乱来!这是法制社、社会!”警员抖着腿硬着头皮曙东澳。

“别吵我!”铃木抬头,狠狠地朝着这警员盯了一眼,然后直接站起身来,大步地走到了这警员的面前。

这吓得警员连忙后退,“你、你别乱来!我、我可以、可以开枪的!!”

铃木目无表情,直接走到了这警员的面前,他的胸膛甚至撞到了对方的枪口上。

警员一下子吓得直哆嗦——他从业这么多年,除了在学堂和射击俱乐部之外,从来没有真正地开过一枪。

“你……你别逼我!”

“我说了别烦我啊!”

凶恶的目光与吓人的吼声,顿时把这警员吓得脸色煞白起来。他大脑一空,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同时把垂下的配枪猛然举了起来,在压力与惊恐之下——警员扣动了机板。

嘭——!!

后巷处顿时响起来了一道枪声,然后世界仿佛变得安静了起来。警员之感觉耳朵有嗡嗡的声音持续不断。

他惊恐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当看见铃木夏亚此时还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下意识地松了口气。然而他也同时看见了铃木夏亚的脸颊有一道鲜红的血痕——子弹恐怕是从他的脸庞擦过了去。

警员的大脑再次空白,铃木下雨此时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颊,随后直接伸手抓住了这警员的拿枪的手,用力地扭了过来。

“啊!”

警员惊叫了一声,连连后退,可因为太过紧张的缘故,这警员一下子跌倒了在地上——但他的配枪已经落在了铃木夏亚的手上。

警员慌乱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想也不想扭头就跑出了这迪吧的后巷……只剩下铃木夏亚与那名吓得不敢起来的迪吧员工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是我杀了经理没有?”铃木夏亚走到了这员工的面前,目光朝下移动。

……

“……28号,是这里了吧?”

铃木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建筑物——手上的地址是迪吧的员工给他写下来的,应该没有错。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就是有人告诉我,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就去这个地址。

于是随手把这曾经的工友揍了一顿之后,铃木就直接按照这个地址找来了——因为中途错过了公交站的缘故,铃木直到晚上九点多才来到地址所在。

“709室,是这里了……熊野?”铃木有些惊讶地看着房门号前的姓氏。

这是迪吧经理的姓氏……似乎听经理说他就是住在这附近的,难道说这就是经理的家?

“有人在家吗?”铃木按下了门铃,但等待了一会儿都没有应门的。

他皱着眉头伸手在门上推了推,发现门并没有锁上,“请问,有人在家吗?我是铃木……请问,有人在家吗?我进来了!打扰了!”

屋内并没有开灯,但铃木却嗅到了一些很不好的味道——这样的味道铃木并不陌生,这是鲜血的味道。

他直接在玄关打开了屋子的灯光。当光线充斥着房子的瞬间,铃木的瞳孔直接收缩了一下。

走廊上,墙壁上,甚至天花板上,一处处暗红色飞溅而出的血迹已经干话……地上的血迹,恐怕是爬行的时候所留下来的。

铃木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些四处溅射的血迹,轻易地就在他的脑中构建起来了这样的一副画面。

受害的人是何等的绝望,在迫害者的面前,惊恐地朝着屋内爬行而去……铃木闭上了眼睛,缓缓地吁了口气,然而朝着室内走去。

客厅是典型的小户型模样,紧凑却不显得狭窄,大概是屋内的主人对摆布十分用心的缘故——然而此时客厅却显得异常的凌乱,恐怕经受了一番的打斗。

一张早就已经发白的脸,此时正对着铃木——那是被吊在了客厅天花板上的一具女性的尸体,大约四十岁左右的年纪。

她的身上全是野兽爪子撕裂过后的痕迹……这是彻彻底底的虐杀。

铃木再次吁了口气,客厅的柜子上有放着这个家庭的一些合照。铃木在照片上看到了很照顾自己的熊野经理,也看到了这名被虐杀的女人……她大概就是经理的夫人吧。

“很抱歉。”

铃木在这女尸的面前跪了下来,接着便把尸体从天花板上解下——只是,才刚刚解下了熊野经理夫人的瞬间,铃木便猛然抬起头来了。

“我们又见面了!”

从玄关进来的走廊上,此时正站着了两名青年,健次与高志。

高志是用西洋拳的那位,至于健次则是一开始就让铃木夏亚打晕过去的那位——此刻二人同时在这里,那么这屋子内惨案的因由,就已经十分清楚了。

“惊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健次此时倚在了墙上,朝着铃木夏亚看来,满脸戏谑的笑意。

至于高志则是捏着自己的拳头,指关节直接噼啪作响,“上次真的是承蒙你的照顾啊……不过上次只是我大意了。今天可不会让你好过。”

“你们是谁?”铃木夏亚只是皱了皱眉头,把经理夫人的尸体放下之后,站起了身来。

这二人明显带着寻仇的目的而来,本想着好好地报一箭之仇,却不料铃木夏亚口中直接吐出‘你们是谁’这样的话,这就好比让他们一拳打在空气上一样。

“你……你忘了?”健次满脸不可思议。

铃木夏亚则是不耐烦地道:“我天天揍人,如果揍一个就能记住一个的话,我早就高中毕业了!”

“你这家伙!!”健次冷哼了一声,“看来我要好好地帮会回忆一下才行!让你知道,我们是绝对不好惹的啊……愚蠢的人类!”

说着,健次便挥动了拳头,猛然朝着铃木夏亚袭击而来!

嘭——!!

电光火石间,灵脉夏亚的手掌以更为恐怖的速度直接按在了健次的脑袋上,并且直接推向了墙壁!

健次的脑袋就这样被铃木夏亚直接按着砸在了墙壁之上——而这就是巨响的由来。

高志此时瞪大了,虽说早早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个家伙如同野兽一般,绝度不能以普通人去衡量……但是刚刚他是怎么出手的?

“我认识你们?”一边稳固地按住了健次的脑袋,铃木夏亚此时直接朝高志看来!

这一刻,健次的眼睛已经翻起,整个人早就失去了意识。

“八嘎耶鲁!!你忘记了在迪吧包厢的事情了吗!”高志此时怒骂了一声,直接一记西洋拳的直拳打来!

铃木夏亚这会儿一动不动,然而当高志的拳头快要碰到他的瞬间,铃木的整个身体都像是触电了一般,后发先至,直接一拳轰在了高志的脸上!

这一拳头下去,高志的鼻梁直接断裂,更加是被打到了在地上,眼冒金星,疼痛非常,完全找不着南北。

这……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人类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身体力量!简直就像是怪物一样!

铃木夏亚此时冷哼了一声,直接把高志给拎了起来,然后捏起了拳头,直接朝着高志的腹部打出了一拳!

这一拳下去,高志之感觉自己的内脏要全部碎裂般,一口鲜血直接喷出——然而,铃木夏亚已经再一次举起了拳头!

这次下去,自己可能会死……高志的本能在这一刻是这样告诉自己的——他居然会害怕一个人类的拳头!

然而恐惧实在是战胜了他的理智,让他无法继续保持沉默,“那个孩子,你不顾了吗!”

拳头猛然停下——在距离高志眼睛之前不到一厘米的位置之前。

“哼,害怕了吗?”高志此时冷笑了一声,尽管对方两拳就几乎要了他的小命,但看着对方此时无比忌惮的模样,高志心中就吃了三碗刨冰一样!

“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啊!就是这家的孩子!”高志此时得意洋洋道:“我们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找迪吧经理的……枫少爷说了,想要救回这孩子可以,只要你做好了身不如死的觉悟就行!哈哈哈!!”

“谁管你!去死!”

嘭——!!!

停下的拳头再次启动,尽然只是不到一厘米的距离,然而在铃木夏亚的全力之下,高志还是整个人被这一拳轰得倒飞而出!

“你…你真的不管那孩子的死活了……”高志此刻艰难地爬起身来,满脸的鲜血。

铃木夏亚却飞快地走到了高志的面前,一拳接着一拳地敲了下来,“带我去找熊野经理的孩子啊,混账东西!!”

“你……你还打……你……你杀了我,那孩子也得陪葬!”

“那你先去下等他!”铃木夏亚根本不在意这样的要挟,拳头一下比一下重!

“你……你……别、别打了……别打我了……”

“……停手……啊……我带……我带……我……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