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五章 铃木夏亚(上)

第五章 铃木夏亚(上)

挺冷的,冷得呼出气的时候就能够看见白雾的程度,而且还下着雨。

街上行人许多,大概是因为适逢周末的关系吧……哪怕现在下着雨。

男男,女女,男女朋友什么的……大概十几年前,自己也是这样的吧,十分热衷在街头上挥洒自己的青春。

青春呢……

熊野突然有了这样的感叹。

“老公,老公,你有在听吗?”

其实是在下班的路上。

熊野一直都和自己的妻子通着电话:主要是聊一些生活上琐碎的事情。另外这几天因为天气的原因,自己才上小学的孩子呼吸管道出现了点问题。

刚出生的时候,这孩子就有了先天性的哮喘病,遗传自母亲的。

虽然妻子在唠叨着,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熊野倒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妻子的唠叨……或者说,如果哪天没有听见的话,总会有点不习惯。

“要不,下个月我们去一趟北海道?”熊野这会儿对着电话说道:“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家族旅游了吧?”

“你有假期吗?不过如果真的要去北海道的话,那就要好好准备一下了。如果到时候还是太冷的话,我担心孩子的身体会受不了。”

“没关系的,总感觉会有好运气的。”熊野笑了笑,但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电话的那头,妻子还在说着话,唠叨个不停,“……老公?你又没有在听了吗?”

“啊…抱歉抱歉,这边看到了一个人呢。”熊野连忙回应着自己的妻子,“丽子,我回头再给你电话吧,这边有点事情。”

熊野很快就关了电话,看着路边的某处。

是一家粗点心铺的门前。

粗点心铺的老板可能有事出门了,店铺的拉闸是关上的,此时一名男子正蹲在了拉闸之前。

男人抱着膝盖蹲在了地上,把头埋在了自己的双膝之间,而且穿得异常的单薄,他旁边还放着一个手提的行李袋子。

“你没事情吧?”熊野走了过去,一手扶着自己的膝盖,弯下腰来,同时手上擎着的伞往前倾去。

他抬起头来,微微睁开了眼睛,像是一个正在睡觉被吵醒的人。

“你没事吧?”熊野再次问了一句。

只见对方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大叔,我认识你吗?”

“……这倒不是认识不认识的问题吧?”熊野摇了摇头:“像这种天气,你一个人在这里,还穿着这么少,多多少少会有点好奇心的吧,让人。”

“啊?下雨了,什么时候……”这男人惊讶地看着不大不小的雨水。

熊野张了张口……这家伙该不会是冻坏脑子了吧?

可就在此时,这男人的怀中好像有什么东西涌了出来——是一只花猫。

花猫从这男人的衣服中钻了出来,然后一下子跳到了地上,接着就飞快地冲到了马路的对面,很快就消失不见。

“你的猫跑了,没关系吗?”熊野见这男人没有追的打算,不由得心中大为奇怪。

“不是我的。”这男人摇了摇头,“今天早上捡的,快死的样子,我就看看能不能救回来了。喔!挺精神的啊……这会儿,真好!”

“你…你该不会从早上开始就蹲在这里吧?”熊野诧异地问道。

“是啊,有问题吗?”男人一脸不解。

“你是白痴吗……不过是一只花猫而已,没准还是流浪猫。”熊野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不料这男人猛然站起身来,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得熊野连连后退,“你…你想做什、什么……”

“你才是白痴啊!我已经初中毕业了啊!”男人大声地吼了起来。

“哈……”熊野被这弄得有些措手不及。

不料这男人的吼声实在是太大,让街边的人都能够听见。只见这瞬间,四处都传来了逗趣的低笑声。

这男人大概还是有点羞耻心的,见此便狠狠地朝着人群瞪了过去——不得不说,这男人虽然长得英俊,但瞪起眼睛的时候实在是吓人,犹如野兽一样。

人群散开。

男人便冷哼一声,也没有再理会熊野,而是把地上的行李袋子拿起——就在此时,男人的肚子猛地咕一声响了起来。

男人揉了揉自己的肚子,然后伸手在裤袋中掏了几下,方才把手取出,摊开一看,只剩下几个零碎的硬币。

男人吞了吞口水,随后叹了口气,把硬币塞回到了袋子当中,然后深呼吸了一口,准备离开。

“文字烧,要吃吗?”

忽然,男人听到了熊野的声音。

他下意识地朝着这位大叔看了过去,只见这位大叔指着了马路对面的一家店,然后做了个喝酒的动作,笑了笑:“不嫌弃的话,也请陪我喝两杯。”

……

“哈哈哈哈,离家出走啊!真是青春呢,铃木!”

大概是到了这个年纪之后,几杯下肚话语就开始变多了起来——铁板烧店里面几乎都是这样的氛围。

熊野已经知道对方的名字叫做铃木了,因为和家人吵架的关系所以离家出走——这种事情其实十分常见的。

“离家出走呢,我小时候也干过这种事情。”熊野摸着酒杯,有些怀缅地说道。

“大叔也你试过吗。”铃木好奇地抬起头来。

熊野此时摆了摆手道:“不过没几天就回家了……其实还是家里好啊。”

铃木没有说话,只是低头闷声不吭地吃着刚刚送上来还冒着热气的第三份的文字烧。

“这么说来,你现在是没有地方去了?”熊野这会儿打了个酒嗝,忽然问道。

铃木略微抬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又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吃着东西。

熊野这会儿笑了笑,“喂,要不要给你介绍一份工作,先暂时做一下?”

“我吗?”铃木诧异地又抬起头来。

“不是离家出走吗?既然离家出走的话,那就说是真的需要自力更生了。这样的话,不找工作可不行呢……怎样?迪吧的服务生,给你算时薪,做不做?”

“做啊!”铃木用力地点了点头,不停地点着头。

……

……

写着泷泽,头顶上巨大的门牌。

铃木夏亚皱了皱眉头……这地方比起他的家还要大上许多,至于具体的数值他懒得去估算。

健次与高志二人此时十分‘懂事’地没有说任何挑衅的说话——因为这一路上,他们两位实在是让这怪物般的男人修理得不轻。

二人已经有了默契,那就是报仇不急于一时,就算这个男人再强大,在泷泽家中也不过如同小儿一样。

他们两个并不是真正泷泽家的人,只有枫少爷才是——在泷泽家中,健次与高志大概就是相当于奴仆一样。只有拥有泷泽之姓的人,才拥有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力量——不被外界所知道的力量。

当然,健次与高志,也是有机会拥有这种力量的。只要被泷泽本家的人选中,接受‘洗礼’的话……这就是为什么二人愿意甘心伺奉枫少爷的关系。

“孩子就在这里面?”铃木夏亚此时皱了皱眉头。

他拥有野兽一样的直觉——这种直觉让他仅仅只是站在这扇大门的门前,就感觉不适。

“对啊,孩子就在里面,在枫少爷的院子里面。”高志此时冷笑了一声,“你最好快点,不然的话,哪怕让你见到了,恐怕也只是一具尸体了!”

“嗯,我会找个好地方把孩子葬了的。”铃木点了点头,很是认真地道:“然后让你们在旁边陪他,算是便宜你们了。”

高志和健次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这家伙简直就是不会思考的野兽啊!

“有本事你就进、进去吧!”健次拉高了自己的声调,一下子拉开了这泷泽家大门旁边的一扇小的侧门。

当这侧门打开的瞬间,健次和高志二人却突然之间冲了进去,速度之快让铃木也有些反应不及。

铃木愣了愣,接着也从这侧门走了进去,可是已经不见了健次与高志二人的踪影。

“人呢?”铃木皱了皱眉头。

而就在这瞬间,上方却有什么东西直接朝着铃木夏亚落下——竟然是一张巨大的网!

不仅仅如此,这大网的边角位置,还各自有几个大汉同时抓着。

以铃木夏亚那怪物般的力气,一时间也未能把这大网撕破,反倒是几个大汉此时拉扯着大网,完全控制住了铃木夏亚的动作。

“所以说,你真的是一个白痴啊……既然你够胆闯进来泷泽家,那我们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暗处,健次冷笑着走出,并且朝着自己的手指上带上了尖锐的指虎。

铃木夏亚则是忽然停下了挣扎,抬头看了一眼前方。

只见前方重重叠叠,一栋接着一栋的建筑物,犹如群山般地耸立着,最上方的,赫然是如同城堡般的东西。

这泷泽家,真的很大啊。

……

……

深山中的泷泽家,说是家,倒不如说是一个巨大的村子——巨大的围墙内包裹着的形形色色的建筑物。

车子从最外围的门口进入,然后还要沿着山路走过一段时间,才会抵达泷泽家的本家——那犹如群山之巅的古城堡堡垒。

当然,路上也已经有着不少奢华的大宅建筑。

不愧是在背后对这个国家政坛有着巨大影响力的古老家族……‘铃木春心’冷冷地注视着山下的完全可以成为‘泷泽村’的地方。

“父亲,这下面住的人,都是泷泽一族的人?”‘铃木春心’此时好奇地问道。

铃木雄一道:“基本不是。下面居住的只有很少量的泷泽家旁系,剩下的都是仆人的家庭。泷泽家的规矩十分森严,就算是直系,如果才能不够的话,也会被驱逐出来的。反而如果在旁系中出现了富有才能的人,也会被提拔成为本家的人。”

‘铃木春心’点了点头。

不久之后车子停在了那城堡的门前。

已经是很晚的时间了……快要十二点了吧。

看来打算晚上去好好地‘看一看’铃木夏亚,了却铃木春心的心愿需要往后推迟了……八歧心中略微沉吟了一下,决定今晚还是多花一点时间,研究一下泷泽家的底细。

因为从进入山门开始,它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这个地方,并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虽然很隐晦,但这里面似乎蕴含着某种阴冷的力量。可能比你我全盛时期差得太远,不过现在……还是小心为上吧。”

暗处,廉贞的声音忽然想起,‘铃木春心’悄悄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然后点了点头。

此时大门打开,一名老者身后跟着两名穿着和服的少女缓缓走出。

铃木雄一在儿子的耳边低声道:“这是泷泽家本家的管家,泷泽秀夫,算是泷泽家的大人物了。”

‘铃木春心’点了点头,同时开始窥探着这为铃木秀夫的虚实——当然,作为玩弄灵魂的老祖,它所窥探的手段自然十分的隐晦。

“欢迎你的到来,铃木老爷。”大管家铃木秀夫此时微微一笑,很是谦卑地给予了鞠躬礼。

铃木雄一也还了一个,然后礼貌道:“很高兴又能够与您见面,泷泽管家。”

“哪里。”泷泽秀夫此时微微一笑,虽然白发苍苍,但身体看去来也是相当硬朗的感觉。

可就在此时,山下忽然响了‘铛铛’的声音。

铃木雄一与‘铃木春心’好奇地看了一眼……这种似乎是类似打更一样的声音?

“呵呵,大概是有什么不知道深浅的小蟊贼闯入吧,没事的,警备队会处理的了。二位请放心。”泷泽秀夫此时很是随意地说道。

“这儿竟然还有人胆敢闯入?”‘铃木春心’则是好奇地问道。

对于这样的问题,泷泽秀夫并没有不悦……似乎这种问题是在被允许之内的。

所以这位泷泽家的大管家便和煦地笑道:“各种各样好奇的人总是会有些的,而这当中也有一些是带着不好的目的而来。刚才这声音响了两下,就是代表了普通事件,很快就能够解决的。”

“原来如此。”‘铃木春心’点了点头。

不料这对话才刚刚说完,山下却猛然又传来了连续三道的‘铛铛铛’的声音!

似乎是普通事件升级了……铃木雄一与‘铃木春心’分明看见了这位泷泽家的大管家眉头略微皱了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