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六章 铃木夏亚(下)

第六章 铃木夏亚(下)

但泷泽秀夫的神情马上就恢复如常,并且嘴角生风,很快把铃木雄一与‘铃木春心’请入了泷泽家的本家城堡当中。

这一路上铃木家的父子二人才体会到泷泽家的庞大。

在这现代化的社会当中,泷泽家中还保留着古老社会的规矩这一点,也让人感觉到这个家族的一些恐怖之处。

铃木家的父子此时被安排到了一处静室当中等候,至于管家泷泽秀夫则是告辞离开,说是去把主家的人喊来,商讨这次合作的事宜。

“上次见面的时候只是看见了泷泽秀夫,这次出动了主家的人,泷泽家对于这次皇陵的开发,看来是相当的重视。”铃木雄一此时低声说道。

‘铃木春心’的神情也自然而然地变得严肃起来。

父子二人开始商讨着一些接下来面对泷泽家时候说话上的对策……而灯光所拉长了的‘铃木春心’的影子,此时则是忽然晃动了一下,一道小小的黑影从这影子当中飞速地脱离,然后消失了不见。

可此时,外边又传来了那种打更一样的响声。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次是一共响了四下了。

……

“罗拉小姐,铃木家的当家和继承人都已经过来了。”

泷泽秀夫把铃木家的父子安排好了之后,便一路快步地走入了城堡深处的某间房间当中。

这里打造奢华,地上是雪白的毛毯,与此同时,十多名俊美的年轻男子正在地上爬动着。

他们无一例外都仅仅只是穿着短裤,眼睛带上眼罩,并且嘴巴上还带着口球……他们仿佛已经失去了人性,沉底被臣服成为了动物一般。

最前方一名妖媚的女子此时正拿着一根长鞭,躺在了榻上,喝着杯中深红色的液体。

“听说铃木家的少当家十分的强壮,好像还被吹嘘是什么地上最强的男人,对吗?”名为泷泽罗拉的妖媚女子此时娇笑了一声。

“这次到来的并不是铃木夏亚,而是此子铃木春心。”泷泽秀夫低着头道:“听说不久之前铃木夏亚离家出走,至今没有找到。”

“是吗……那真是可惜了。”罗拉小姐摇了摇头,手上的鞭子毫不留情地挥向了身边一名青年的身上,她接着又道:“这个铃木春心如何?”

“很斯文的人,像是公子一样。”泷泽秀夫低声说道。

“这种类型我养得足够多了。”罗拉打了个哈欠,然后深了伸懒腰,站起了身来,“去见见这个铃木雄一吧。最近兄长去了南美洲那边,不然也不会轮到我来做这种麻烦的事情……”

“罗拉小姐需要吃过午餐才过去吗。”管家此时恭敬地问道。

罗拉小姐此时目光一转,忽然微笑道:“午餐呢……看看这个铃木春心如何吧。”

只是此时,忽然响起了‘铛铛’的声音。

只见罗拉小姐不悦道:“管家,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吧?下边的警备队这么没用吗?还是说这次入侵的人不好对付?这国家还有驱魔人敢来吗?”

泷泽秀夫却也同时皱起了眉头,“第二次警报响起之后我就已经调查过了。这件事情似乎是旁系的一位叫做泷泽枫的惹起的。可是这已经是第三次警报……四更声,是驱魔人的级别了。”

“旁系的小鬼?做过‘洗礼’没有?”

泷泽秀发道:“有做过一级的‘洗礼’,但还没有够资格接受‘奈何’。”

罗拉小姐冷哼了一声:“让本家的护卫去解决掉吧,等这件事情处理好了之后,把这个叫做泷泽枫的也处理掉吧,泷泽家不需要无能而又会惹麻烦的东西。”

“是!”

……

黑影在泷泽家的古城堡中穿行,因为没有实体的原因,它能够十分轻松地穿越一道又一道的墙壁。一些隐秘的地方,自然也无法逃得过它的窥视。

它赫然就是与八歧缔结了契约的廉贞。

此时,黑影停留在了古城堡中的一处特别的房间当中——之所以说这房间特别,是因为这里吊着了一个个年轻的女子。

她们排列整齐,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脱去,并且全部都失去了意识,但她们却还活着。只是这些女性当中的部分已经是骨瘦嶙峋,犹如被榨干了生命一样。

每个女人的身上还插着许多的管道,而她们的脚下这是放置了一个特别的容器……似乎是在采集这些女性的鲜血。

廉贞能够看见每一个容器都标记了特别的数字。

即使廉贞本身也从不忌讳杀戮这种事情,然而看见这里的情况之下,也忍不住暗自皱眉。

“这泷泽家,到底怎么回事……竟然如此的邪异!”

就在此时,这房间的门外忽然传来了声音。

廉贞整个身体顿时穿透了墙壁,只见在走廊上正有两名穿着黑色和服的男子守卫在这特殊房间的门前。

而此时,又有一名黑衣和服,佩戴着武士刀的男人走来,他沉声道:“罗拉小姐有命令,让护卫队出击,外边已经响起了四级警报。良介,你陪同我入队吧。”

“好的!队长!”

那么,这里就只剩下一名男子守着了……廉贞沉吟了片刻,打算跟着这名队长前去一探究竟。

……

……

嘭——!!!

一名青年的身体狠狠地撞破了一栋大宅的门。

此时,泷泽家本家山下的村庄主街道上,十几名穿着特殊服饰的男子正紧张地看着一名青年——这次的入侵者!

这入侵者暂时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只是知道他从第三入口的位置一路打了进来——足足六十命的警备队成员,到了这里只剩下十几人,其余的都躺在了这来的路上!

青年此时沉着脸,身上也有着不少的伤口——这些都是一路上警备队的成品拼了命才在这青年身上留下……可这些,都无法阻挡这修罗一样的男人的步伐。

这青年的手此时还捏着一名叫做高志的奴仆的后颈,一路拖行着——至于刚刚被他所扔出去的则是叫做健次的奴仆。

这里是……旁系枫少爷的宅子?

警备队的人讶然地看着这青年肆无忌惮地走入了这大宅当中。

“混蛋东西!!给我滚出来!”

可不等这些警备队的成员反应过来,这大宅里面便响起了那入侵青年的咆哮声!

他们也顾不上冒犯不冒犯,只能够硬着头皮,也冲入了这大宅里面。

似乎里面住着的枫少爷也是出了名的喜欢在外边虐杀女性的……这次该不会是因为这样才惹来的麻烦吧?

不管是不是,入侵着都要诛杀,这是泷泽家的铁律。

当警备队的人终于追寻到了这青年的背影的时候,也同时看见了大宅的主人,旁系的泷泽枫少爷。

“居然让这家伙一路闯到了我的家里面,现在的警备队已经无能到这种程度了吗?”

泷泽枫此时好整以暇地倚在了走廊的柱子上,手上还拿着一把锋利的武士刀……只是武士刀的刀刃上还滴着鲜血。

被这旁系的少爷一顿的数落,警备队的人脸色顿时变便难看起来。

可这青年此时却不管这些,直接就把手上抓着的高志朝着泷泽枫扔了过去,“喂,绿头发的,赶紧把经理的孩子给我交出来!”

面对着迎面飞来的高志,泷泽枫只是冷哼了一声,一挥手,手上的武士刀直接把高志砍成了两截——他到死都未能发出一声。

“无能的东西。”

泷泽枫从走了的台阶走了下来,打量着面前的青年,“听说你叫做铃木?真的是怪物一样的家伙……不过,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我让你把人交出来啊混蛋!你没听见吗!”青年……铃木夏亚这会儿瞪大了眼睛,伸手就朝着泷泽枫抓来。

不料当他冲到了泷泽枫面前的瞬间,泷泽枫整个人却消失不见。

铃木夏亚只感觉一种被毒蛇盯着的感觉袭来,本能地往前跨了一步——但与此同时,他的背后也传来了一阵的剧痛!

背上,一道鲜红的割口上,血如泉涌……这是泷泽枫的刀所造成的伤口!

“真的是怪物一样的反射神经啊。”泷泽枫此时一脸戏谑的笑容,然后挥动了一下手上的武士刀,让粘在上面的血迹洒落。

只见泷泽枫的眼睛时不时地闪动着红光,而身上也若有若无地冒着一些血红色的蒸汽,给人一种相当诡异的感觉。

“枫少爷这恐怕是服用了秘药,暂时提升了力量了……”警备队中一名男子此时忽然低声说道。

却见泷泽枫此时忽然看来,目光阴冷,并且冷哼了一声,吓得这警备队的成员连忙缩起了头来。

“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能说出去!”泷泽枫冷喝了一声。

众警备队成员顿时唯唯诺诺,不敢吱声……即使只是是旁系的少爷,在这山下都是上层的人物!

铃木夏亚此时咬了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你这家伙……原来真的是怪物啊!”

“到现在才发现吗?”泷泽枫此时阴沉地笑着,“看来你的脑袋不怎么好使啊……对了,让你看点好东西吧?”

说着,泷泽枫忽然挥手,只见那前方走廊出房间的扇门猛然打开!

房间内,一道小小的身影,此时正被吊在了天花板上……是个孩子。

孩子低着头,身体却已经血肉模糊……身上竟都是被切割过的伤口!

一模一样……与经理的夫人一模一样的惨况!

“很好看对不对?真是太美妙了啊,惨叫的时候……”

泷泽枫此时如同醉酒的人,满脸怪异的笑容,“都是你的错啊,铃木!都是你的错……谁让你打了我呢?还破坏了我的好事……所以,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啊!哈哈哈!!”

啪——!

那是铃木夏亚倒在地上时候顺手抓起来的石子,此刻却直接在他的手掌中被捏碎……但铃木夏亚此时并没有选择去攻击泷泽枫,而是转身直接就朝这房间当中冲去。

他直接跳了起来,扯断了绑着这孩子的绳子,把这孩子放了下来。

在抱入怀中的瞬间,铃木夏亚的脸色却忽然松了下来——因为这一瞬间他能感觉到这孩子还是活着的。

只好还活着就好……只要活着,就是伟大的奇迹,就是值得珍惜的奇迹。

可是当铃木夏亚看到这孩子的脸的时候,瞳孔也瞬间张大了一些。。

孩子满口的鲜血,牙齿已经被敲掉,与此同时孩子的眼睛都已经被挖去……

“你想救这孩子?”泷泽枫此时玩味地笑着,“可以呀,不过就算是救回来了,好像也只会更加的痛苦呢……咦哈哈哈!!”

“宰了你。”

铃木夏亚冷不丁站起了身来,目无表情,神情如同一潭死水,一步步地朝着泷泽枫走来。

泷泽枫也不畏惧,而是双手拿住了刀柄,大概是某个剑道流派的起手式吧,“看来你还是没有弄清楚我和你之间的差距啊……今天的我和那天不一样,还不明白吗?”

“废话真多。”

铃木夏亚此时一拳挥出,然而泷泽枫却轻松躲过。

“太慢了!”

泷泽枫已经闪身到了铃木夏亚的身后,然后毫不留情地一刀劈下!不料就在这瞬间,铃木夏亚也转过身来,同时挥手朝着那武士刀的刀刃抓了过去!

刀刃轻松地破开了铃木夏亚的手掌,但是与此同时,却也被铃木夏亚的手掌死死握着!泷泽枫竟是一瞬间无法抽出。

“你这家伙……”

泷泽枫一句话没有说尽,面前已经迎来了一个拳头!

铃木夏亚解决问题的方式,仿佛永远都是拳头。这拳头上的力量如同蕴藏着神灵般,拳头上若有若无地散发一丝丝黑色的雾气!

嘭——!

让泷泽枫感觉意外并且恐惧的是,这拳头让他痛。

很痛很痛,痛得几乎要死了一样!

铃木夏亚的这一拳,把泷泽枫整个儿地砸落在了地上!泷泽枫落地的瞬间,更是如同打桩机的桩头落下,整个大宅的院子地面都震动了一下!

“枫少爷!”

警备队的成员齐齐惊叫了一声,纷纷冲上前来,但一切都已经太迟——因为,铃木夏亚此时直接夺过来了泷泽枫手上的武士刀,二话不说就掉转了刀尖,朝着泷泽枫的咽喉刺了下去!

电光火石间,只听见一道金石交击般的清脆声音响起!

“到此为止吧!”

铃木夏亚所夺来的武士刀此刻正被一根铁棍所挡着——铃木夏亚猛然抬起头来,宛如野兽的目光直射而出!

那手持铁棍之人于这目光对视,心中下意识地便抖了一下,暗道了一声:好凶恶的目光!

“也宰了你!”

铃木夏亚霍然起身……只是在起身的瞬间,铃木夏亚的神情却僵硬了起来!

因为就在这瞬间,他的胸膛竟是突然射出了两道不同,但是同样锋利的刀刃……刀刃,在铃木夏亚的胸膛前交叉着,显然是因为背后的刀所刺入的角度并不相同。

“我说到此为止了,没听见吗……入侵者啊。”

两把不同的刀刃此时从铃木夏亚的身上猛一下地抽出,铃木夏亚终于吐出了一口鲜血,缓缓地转过身来。

只见身后有两名穿着黑色和服的男子……他们的手上,赫然拿着武士刀!

“啊!是本家的护卫大人们!”警备队中一众成员惊呼出声。

但铃木夏亚却像是没听见般,猛然地抡起了自己的拳头,宛如一头发狂的狮子——然而,他却忽略掉了身后哪有一名拿着铁棍的男人!

铁棍,此刻毫不留情地从自上而下,狠狠地砸在了铃木夏亚的后脑之上!

这一下的狠辣的攻击,竟是直接把铃木夏亚的脑袋砸的破裂,整个变型……铃木夏亚徐徐地倒在了地上,身体抽搐了几下之后,便没有了动静。

“真是一个恐怖的家伙。”其中一名手持武士刀的黑色和服男子此时缓缓地把佩刀收回,看了铃木夏亚一眼,然后给了一个鞠躬的礼仪,“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男人,失礼了。”

这之后,这名男子直接走到了泷泽枫的面前,低头看了一眼,淡然道:“把泷泽枫带回去吧。”

“是!队长!”

拿着铁棍的男子与另外的青年同时点了点头。

此刻的泷泽枫正块脸都已经变了形,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已是不能说话了。

名为队长的男子又看着警备队的成员,淡然道:“去清理一下外边吧,天亮之前要处理干净……嗯?”

队长皱了皱眉头,因为眼前的这些警备队的成员们一个个竟是露出了怪异的目光,朝着……朝着队长的身后看去!

队长猛然地转过身来!

只见躺在地上的铃木夏亚的身体忽然抖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地爬起了身来……他的身上,正不断地冒着大量黑色的烟雾!

“啊……真是一个糟糕的假期。”

大量的黑烟当中,只听见铃木夏亚的声音缓缓响起,“那么,就是你们这群垃圾……吵醒我的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