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九章 猫

第九章 猫

火势似乎有些减弱了,然而四周依然还是赤红赤红的颜色。

‘铃木春心’把一根倒塌下来的柱子用力地掀开了之后,便蹲下了身来——这里躺着一名穿着黑色和服的家伙。

他应该是在古城堡倒塌的瞬间,受到了冲击之后,然后被压在这个地方的。

尸体是冰凉的——不过考虑到泷泽家的这些家伙本来冷血的动物,也是实在是无法推测他的死亡时间。

不过这对于‘铃木春心’来说并不是十分重要——重要的是这死去的泷泽家的成员,他的灵魂还没有彻底消失。

残留的灵魂的力量,对于现在的‘铃木春心’来说,可谓是口感不错的食物——八歧大蛇的灵魂受到了重创,想要恢复过来,最简单的仿佛自然是吞噬别的灵魂。

“可惜啊……那些泷泽家隐藏着的家伙,居然直接被秒杀了,连一点儿魂力都没有留下,不然的话,这可都是大补之物啊……”

‘铃木春心’摇了摇头,尽管心中万千个可惜,可是此时此刻它显然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向凶手叫嚣。

“廉贞老兄!”‘铃木春心’此时回身喊了一句——只见一道虚影此时正悬浮在离地数公分的地方,眺望着被火光所染红的北斗星。

“廉贞老兄,你也别愣着了,找找看看还有多少是可以食用的。”‘铃木春心’又叫嚷了一句。

只听见廉贞此时低声地道:“我说八歧,我们在这世上,其实是不是很弱小?”

面对着廉贞突然之间的问题,八歧并没有马上回应——它只是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吞噬眼下找到的这些灵魂之力。

一丝丝紫色的烟气从尸体的身上飘出,然后被吸入了‘铃木春心’的鼻孔当中,‘铃木春心’此时露出了一种舒服的神情。

当这些完结了之后,八歧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冷不丁地道:“不正是因为见识过自己的无能,才会想要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吗?天赋才能才能够攀登高峰,没有才能者只能庸碌一生……这不过是懒惰者给自己的借口。”

廉贞突然转身看向了八歧……它没能想到这家伙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还有一点,你要不要吃?”八歧此时却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太少了,你自己吃吧。”廉贞摇摇头:“我可以依靠星光的力量恢复,只是慢了一些而已。”

八歧耸耸肩,直接不客气地把余下的部分吞掉。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廉贞忽然问道,“既然已经知道铃木夏亚的真身是这样一个恐怖的家伙,而且还是和那个地方有关联的……铃木家我们没有必要留着了吧?”

“那种屠戮一个大族也不眨眼的杀神,想要杀死现在的我会很难吗?”八歧却摇了摇头:“他仅仅只是给出了警告而已。那么,只要我不对铃木春心有害的话,也可以当作这是一种默许。”

“到底什么意思?”廉贞皱了皱眉头。

“具体我也不知道。”八歧无奈地道:“只是当时有种感觉,如果我因为害怕而出逃现在这幅身体的话,那么我恐怕已经不在了……那样凶恶的家伙,还真是不想再看见第二次啊。”

廉贞沉默了片刻……它清楚地知道,八歧不愿意面对的不会真的是那如同杀神一样的铃木夏亚的真身,而是他的背后——那个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摸清楚的神秘之地。

“对了,我一开始探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地方。”廉贞此时忽然说道:“应该是泷泽家用来收藏宝物的地方。但是当时我无法穿透,因为那里布置了类似结界的防御之力。”

“哦?”八歧眉头顿时挑了挑:“现在泷泽家的人死光,这古城堡也被破坏成这个样子,也就是说宝库的防御很有可能已经松动,甚至……消失!”

“看看有什么用得着的东西吧。”廉贞点了点头。

“嗯……让我吃完这一口!”

……

……

内心几乎崩溃地跪倒了知乎,坂田金时很快就又爬起了身来,脸色恢复了如常。

事实上,他本质还是一个比较洒脱的人——当然被扣掉的那些业绩确实也足够让他肉痛很长的时间。

黑魂使者基本上都是为俱乐部拉拢客人,赚取资源的业务员。而众多的使者几乎都能够做这项工作——但毕竟个体之间是有差异的,有些使者天生就不适合做拉业务这样的工作,所以后来就催生出来了另外一种主职——专职的收债人。

当然,很少会碰到敢欠债不还的家伙——但也不是没有。

针对这些顽固的家伙,就是专职收债的使者出手的时间了——只是,收债一般情况上能够得到的业绩是比不上拉业务的提成的。

作为俱乐部的金牌(自封)收债人,坂田金时自从成为黑魂使者以来,几乎九成的上班时间都是在崔债当中度过——很简单的想法,既然无法在质上面取胜,那就在数量上取胜嘛。

“嗯!总管大人,请问最近有没有欠债不换的家伙呢?”坂田金时此时狞笑了一声:“我的大斧头已经饥渴难耐了!”

“没有,马上到时间的都是优质的客户,从来不拖。”女仆小姐笑眯眯地道:“所以,你还是可以很轻松地把余下的假期时间挥霍干净呢。”

坂田金时总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是被射了一箭似的,神情一僵。

他暗自叹了口气,然后看了一眼被进行了肉体创生的熊野经理的孩子一眼,忽然正色道:“总管大人,把我的余下的假期时间缩减到三个月吧,我想再买点东西。”

“可以。”女仆小姐微微一笑。

即便是黑魂使者,也会是俱乐部的客人——只是比较特殊而已。

……

……

大门的一角已经破碎——这恐怕是让坂田金时那砍断城堡的一击的余波造成的。

而这大门所在的位置是,古城堡的地下,也就是在撒山体当中。

看着仅仅只是攻击的余波就让这地方损毁到这种地步,廉贞与八歧都同时沉默了下来。

良久之后,八歧才忽然冒出来了一句:“有些时候真很羡慕那家店铺的家伙。”

廉贞有些诧异地朝着八歧看来,只听得八歧幽幽地道:“这种肆无忌惮地在主现世释放巨大力量而不用担心主现世意志找上门的特殊权力……你难道不羡慕吗?”

“进去吧。”廉贞只是飞快地说了一句,然后直接从这大门破落的地方走了进去。

它的身体没有实体,所以直接就穿透而过,而八歧此时则是需要花费一番的功夫,才能够从这破损的洞口钻入其中——但这显然是值得。

眼前琳琅满目,宝光璀璨。

“没想到这泷泽家居然收藏了不少好东西啊……”八歧此时目光一亮,直接走到了这藏宝室的一角,捧起来了一个玻璃容器。

“熔岩火莲花……这种阳刚之极的东西,现代社会可不多见了。”八歧此时啧啧道:“这恐怕是从这个国家的火山火脉中挖出来的吧。”

“泷泽家算是完蛋了,这些东西已经变成了无主之物。”廉贞此时淡然道:“这里的东西你我各占一半。”

“没问题。”八歧随意地笑了笑。

如果不算今天碰到了那店铺的人,被好好地吓了一跳的话,其实今天算起来,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幸运日子。

这藏宝库当中的宝物先不说——这一路上八歧就搜刮了不少还没有消散的泷泽家族人的魂体之力!

等这些魂体之力消化干净之后,这自颜无月世界出来后所受到的伤势,大概能够恢复四五成了。

“这是什么?”廉贞此时忽然停了下来,同时指着了一个锦盒——之所以会让廉贞好奇的是,这锦盒上刻着的文字似乎是华国先秦时代的文字。

“让我看看。”八歧此时走了过来,把这锦盒打开,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一份手札,另外还有一张卷好了的兽皮——这两位都是老妖怪级别的家伙,解读手札上的古文字对于它们来说显然十分的轻松。

“我说廉贞老兄,这该不会就是泷泽家一开始说持有的那份秦皇陵的地图吧?”八歧此时目光微亮地盯着自己的难兄难弟。

说着,八歧更是死死地盯着那手札上的内容,“居然是……隋侯之珠!”

“隋侯之珠……与和氏璧几乎齐名的那件帝王之物?”廉贞此刻也惊讶地张了张口,随后看了一眼这泷泽家的藏宝室,“如果真有其事的话,这恐怕是这里最有价值的东西了。”

“何止……”八歧此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廉贞老兄,你可知道这隋侯之珠的来历?”

“先传隋侯出游时候路遇一被拦腰斩断的巨蛇,命人将这巨蛇救治。不久之后,这巨蛇化身入梦,在梦中送珠报恩。”廉贞想也没想就说了出来,“怎么,这隋侯之珠还有别的来历?”

“这可是我相柳一族的重器啊……”八歧此时抓紧了手上的兽皮地图,“那条被隋侯所救治的巨蛇,便是我相柳一族始祖的直系血脉。而这珠子就是始祖亲自赐下的……这原本是共工之物!”

“水神共工的……”廉贞这才真正的张大了嘴巴!

……

……

火势已经消停,只有一些小角落地方,还有余烬在燃烧。

俱乐部的女仆小姐这会儿正在那被肉体创生恢复过来的孩子的额头上,用手指写着什么——那是如同莲花一样的一道黑色的花纹。

坂田金时此时则是默默地看着,直到优夜的手指离开了这孩子的额头之后,坂田金时才吁了口气,“这种细腻的活,恐怕只有总管大人您才能够做到好了吧。”

“按照你的要求,把这孩子的封存在这道封印当中。”优夜此时淡然道:“等哪一天这孩子能够承受得起的时候,封印就会自动解开。”

坂田金时点了点头——按照他的原意,其实是要亲手了结这个孩子的,但最终这孩子却拥有着强烈的求生意志。

“既然金太郎你不打算继续沉睡,而是以清醒的方式把余下的假期用掉的话,那么接下来这孩子就由你来照顾吧。”优夜此时微微一笑。

“我?”坂田金时一愣。

女仆小姐理所当然道:“那是自然的。这孩子恐怕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到底能发挥出多大的能力吧?弄不好的话,可能会造成大乱……需要一个监管人呢。除了你之外,似乎就没有更加合适的了。”

弄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吗……坂田金时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哎呀,金太郎你有在说什么吗?”

“没、没有!”坂田金时连忙摇了摇头,然后正色道:“我只是觉得这个决定挺好的……嗯,真的挺好。”

“那么就拜托了。”优夜微微一笑,转身而去。

坂田金时此时却忽然道:“总管大人,我现在不需要去见一见新的老板吗?”

“主人一开始说过,等你们这些休假的黑魂自己醒过来再说。”

坂田金时怔了怔,又接着问道:“那么,店长大叔他现在……”

“坂田金时。”女仆小姐忽然喊出了坂田金时的全名。

这让坂田金时顿时身体站得笔直起来,下意识地应道:“在!”

优夜回眸,轻声道:“我们现在只有这位主人哦,店主自然也是现在的这位,清楚了吗。”

“了、了解……”

“真是个听话的孩子。”女仆小姐这才满意地离开。

看着那已经消失掉的背影,坂田金时这才长长地吁了口气,嘀咕道:“这大总管,还真不是一般的忠心啊……”

坂田金时此时扰了扰头,随后原地坐了下来,同时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良久之后,一点点荧光从四面八方飞来,随后缓缓地在坂田金时的面前聚合。

这是他购买的另外一样服务——将熊野经理已经消散在天地当中,但还没有彻地湮灭的意识收集起来。

眼前的荧光渐渐地化作了人型,那是坂田金时……不,那是铃木夏亚所熟悉的经理,熊野。

“经理……”

熊野经理此时微笑着看着坂田金时,没有说话。

坂田金时忽然问道:“经理,有个问题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为什么,那会儿你要把我捡回去?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一个陌生人吧?”

它轻声道:“大概是感觉没有办法扔掉不管吧?就像是那只快要被冻死的野猫一样。”

“野猫?”

“对于我来说,你就像是那只快要冻死的野猫一样。”‘熊野’此时露出了笑脸,“实在是让人没有办法忍心离开呢。”

“你是……白痴吗。”坂田金时喃喃自语。

“那么,这孩子就拜托你了。”‘熊野’的身体开始缓缓散去——毕竟只是收集而来的即将湮灭的意思,本质上无法维持多长的时间。

……

最后的最后,‘熊野’做了一个喝酒的动作,“真想还有机会和你再喝一杯呢,铃木。”

“混帐东西……去吧!”

坂田金时闭上了眼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