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二章 迷路(2)

第十二章 迷路(2)

妈妈。

各种意义上都是十分沉重的称呼——现对于妈妈来说,对应的称呼自然就是孩子。

一个母亲不可能看见自己的孩子之后无动于宗——如果还是丢失了的孩子,更加心急如焚。

然而此时被这小孩所抱着的女人,显然并没有表现出来这一点。

她只是低头看着这个孩子,嘴唇微微张开,显得相当惊讶的样子。

“这孩子是两位的孩子?”警卫显然是有些反应不过来的,但也像是宋樱一样,发现了这孩子与这位外籍青年相似的事情。

“这不是我的孩子。”女人终于开口了,并且摇了摇头。只是她也仔细地看着这孩子的脸,心中也有着异样的感觉——很奇怪的感觉,“但是他……”

她转而看向了身边的这位外籍的白人青年。

青年大概也发现了什么,惘然地摇了摇头。

女人便蹲了下来,伸手拉着这孩子的手掌,“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保罗。”这孩子声音清脆地道。

噢,天哪,这孩子终于开口说话了——要知道在这之后,不管警卫和宋樱怎样的努力,都始终无法让这孩子开口说话。

如果不是至亲的母亲,怎么可能让这孩子如此的听话?

“乔安?”另外一名一直坐在了桌子前的女性警卫此时冷不丁地叫了一句,随后站起身来:“你是乔安吧?我认出来了!我是你的影迷!你去年参演的那部电影实在是太好看了!”

“我……谢谢。”这女人似乎是打算否认的,但最后还是承认了下来,并且把脸上的茶色墨镜摘下。

这是相当精致的典型的东方美人面孔,并且可能是年轻的缘故,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看到多少化妆品的粉饰。

“真的是你!”女警卫高兴得有些忘记了场合,直接就从到了乔安的身边,抓起了她的双手,“可能帮我合影留念吗!”

乔安似无奈地看了身边的外籍青年一眼,见对方微微地点了点头,这才道:“这倒是可以的……不过是不是先把这孩子的事情弄清楚。”

“哦,对对!”这女警卫点了点头,然后道:“这么说来的话,这孩子真的是你的?那他的父亲……”

女警卫下意识地朝着这外籍青年看来,并且瞪大了眼睛,想要说些什么,不用猜都已经能够让人明白过来。

“不是的,这孩子真的不是我的。”乔安此时摇了摇头,“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这样喊我,但希望大家都不要当真吧。”

“我懂得,乔安小姐。”一开始的那名警卫此时连忙拉着了女性的警卫,“我们是不会乱说什么的。还有这家伙是新上岗的,有些不懂礼貌,希望你不要介意。”

他们只是机场内的警卫,并不是机场内的特警,要是被投诉,而且还是名人投诉的话,那就是一件麻烦事情了。

“总之,这件事情一定要弄清楚。”终于,这名外籍的青年开口说话了:“不能够让乔安陷入麻烦当中,这会给她带来影响的,希望各位能够明白。”

说着,这青年也同时朝着宋樱与洛邱看来,依然还是十分的礼貌:“希望两位也能够谅解。”

宋樱暂时的思路上——这个女明星怕惹上绯闻,影响了自己的事业,外籍青年在维护,不过态度挺好的。

作为宋王朝集团的话事人之一,不要说一个地方的明星了,就算是国家的皇室成员也不曾少见,所以宋樱对于这种程度的事情确实提不起什么兴趣。

“随你们怎么处理吧,反正与我无关,我也没有兴趣。”

她直接摇了摇头,很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过,要弄清楚不是也很简单吗?既然这孩子都说出自己叫什么名字了,你们开个广播喊喊不就好了?丢了孩子父母肯定是很着急找来的吧?到时候不就真相大白了?”

“对对对!我怎么把这给忘了!我马上去办!”警卫连忙点了点头。

于是机场内的广播声音很快就响了起来,边上的乔安与外籍青年则是坐了下来,宋樱倒是有打算离开的,只是看见洛邱这会儿却给保罗倒了一杯温水。

说起来,这么冷的天,这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想起来要给这孩子倒杯水什么的……宋樱突然有点脸红了。

因为乔安直接否认了是保罗母亲的关系,此时直接与保罗保持着距离——这就让保罗孤零零一个人地坐在了椅子上。

不过这孩子很快就从椅子上跑了下来,然后脱下了自己的背包——他一直都背着一个卡通外形的书包。

画本与蜡笔。

保罗这会儿直接趴在了椅子上,用蜡笔在画册上涂抹起来——边上,两名警卫已经开启了广播提示。

这两警卫大概是看见保罗已经有‘热心人士’在照顾了吧,此时则是相当热情地围在了乔安的身边。

“这都什么人啊……”宋樱皱了皱眉头,显然是看不惯这样的人。

她依在了墙上,摇了摇头,不爽地吁了口气,然后才朝着洛邱看来。她见洛邱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很安静地站在了保罗的身边,低头看着保罗画着的东西。

宋樱也好奇地瞄了一眼。

不过是很简单的作画而已。

印象中但凡这种上幼儿园年纪的孩子,都喜欢画出来这样的画。

一个圆圈加上射线代表了太阳,下面是青色的草地,旁边画了几朵花,和房子一样大的花朵,中间是一大一小的两人,牵着手。

大概画的就是保罗自己和母亲吧?

“怎么只有两个人?”宋樱愣是看到了点什么,不由得好奇地蹲在了保罗的身边,轻声问道:“保罗是吧……你爸爸呢?为什么只是画上妈妈呀?”

她确实只是好奇。

只是让宋樱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问题之后,保罗直接就把画笔给放下,然后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惊恐地蹲在了地上,瑟瑟发抖的样子。

“我、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啊!”宋樱连忙慌张地站起身来,并且摊开了双手,望着洛邱,“我就问了一个问题而已,不至于吧?怎么办?”

“让我来吧。”洛邱轻声说了一句,然后把椅子上的那本画册给拿了起来,看了一眼。

接着他看了一眼蜡笔袋子,从里面跳了一根橙红色的出来,接着在保罗的身边蹲下,“太阳的颜色不涂上吗?”

保罗没有反应,还是捂着耳朵蹲得紧紧的。

洛邱则是轻声道:“太阳不涂上颜色的话,会很冷的,那么草地上的你和妈妈也会变冷,不怕冷吗?”

这孩子渐渐松开了捂住耳朵的双手,睁开了眼睛,然后怯生生地点了点头。

洛邱于是把画本与蜡笔送到了保罗的面前。

孩子接过了之后,便又开始趴在了椅子上,开始用蜡笔涂抹起来,洛邱则是继续静静地看着。

还真的是要好脾气的人才行吧……宋樱如此想到,如果换了自己的话,对于小孩实在是不怎么在行。

这个家伙,等以后有了小孩的话,应该会是个很好的爸爸……吧?

宋樱忽然有些走神起来。

……

另一边边上的乔安,其实也一直在看着这个孩子——至少是目光的余光。

两名警卫是不是地问着一些八卦的问题,乔安也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总体来并不是太过热情,这恐怕是为了维持着作为公共人物的形象。

“对不起,我先失陪一下,去一趟洗手间。”乔安此时忽然说了一句,“顺便补补妆。”

旁边的外籍青年,暗道乔安不是才去了没有多久吗……下了飞机之后。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应该是为了躲开这两个‘热情’的警卫员吧。

“我陪你去吧。”外籍青年此时微微一笑。

乔安却道:“不用,等会要是那个孩子的父母过来了,你还可以证明一下。”

这样一想倒是,外籍青年很快就点了点头。

对于乔安的暂时离开,两名警卫倒是没有说什么——或者是是反应过来,己方这样的‘热情’大概是有些不合适的吧。

两名警卫讪讪地没有说话,这警卫室也因此突然见变得安静起来。

这会儿却忽然响起了小曲儿的声音——稚嫩的声音。

保罗正旁若无人地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一边涂画着自己的那幅画。

挺好听的一首曲子……至少宋樱是这样认为的。并且小孩在哼唱的时候,声音特别的清脆,就有另外有一番滋味了。

“这首曲……”

可此时那坐着的外籍青年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神情惊讶……或者说是不可思议,甚至看起来有些激动的样子。

他甚至不理会旁人,直接抓住了这孩子作画的手臂,“这首曲,你是在什么地方听到的?!”

恐怕是这外籍青年的模样实在太过吓人了,这一下就把这孩子给吓得又回到了之前的那种害怕的状态。

“这……”外籍青年此时也有些后悔起来。

“这首曲子,很重要吗。”洛邱此时倒是忽然问道。

外籍青年一下子脸红耳赤起来。

洛邱没有理会,只是把孩子因为慌张仍在地上的蜡笔给捡了起来,同时把这孩子给抱起,轻声道:“到那边去吧,那边坐着舒服一点。”

说的是警卫员工作时候坐着的位置。

看着洛邱在安抚这个孩子,宋樱倒是皱着眉头看着这外籍青年,不悦道:“我说你怎么回事,一个大男人还吓唬孩子做什么?”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外籍青年此时一脸的歉意,然后看了一眼保罗,欲言又止的模样,“只是……只是孩子刚才哼的曲子……”

“这曲子怎么你了?我觉得挺好听的啊?有什么问题?”

外籍青年看着众人,恐怕自己不给出一个解释的话,很能够让众人的怒火平息,当下只好叹了口气,“不瞒你们说,其实我是从事作曲工作的。刚才这孩子哼唱的这首曲……这首曲……”

“这曲子有什么问题吗?”警卫员好奇问道。

外籍青年咬了咬牙道:“我正在写一首新的曲,可是我只写了一个开头,后面的无论如何都写不下去。可是这孩子哼的曲……前面和我写的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后面的……怎么可能!我明明写了不到三分之一啊!”

“这……会不会是所谓的创意撞车啊?”女警卫倒是很快反应过来:“这不是经常都有的事情吗?比如说那些电视剧,十有八九都不是差不多一个剧本嘛……曲子,很多歌开头部分都挺像的。”

“大概吧。”外籍青年只好点了点头。

他明白,自己一个成年人,要是在抓着这孩子不放的话,就已经是道德上的问题了。只是他心中却有不甘,再怎么创意撞车,也不可能完全雷同的吧……这一开始的部分。

还有风格!

那孩子所哼的曲子,后面紧接着的风格,明明是自己那么熟悉的……感觉就是自己亲手所写出来的一样!

但尽管面前算是平息了这件事情,可是外籍青年大概也是感觉到了羞耻,留在这里也显得尴尬,于是便飞快地道:“我…我也去洗把脸,失陪了。”

两名警卫此时见外籍青年也走了之后,那女性警卫忽然低声道:“怎么两人都借口跑了啊?”

“谁知道啊……”警卫男耸了耸肩,然后打了个眼色。

原来他的手放在了桌子下面,而手上还拿着手机——手机上,分明拍了不少乔安的外籍青年,还有那小孩保罗的照片。

女警卫张了张口,警卫男便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别说话!”

她唯有点了点头——毕竟只是新上岗的,而眼前的这位是老人了,实在也是不敢得罪。

“不过奇怪啊,广播都好一会了吧?怎么还没有人来认领这孩子啊?”女警卫则是不解地道:“总台那边也没有消息,难道说都没有人去问吗……我说大哥,这孩子该不会真的是乔安和外国人的吧?”

“嗯……确实看着挺像的。”警卫男此时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

……

……

“……47警卫室有一位叫做保罗的孩子,大概七岁,请这位小朋友的父母听到了广播之后,马上与工作人员联系。”

韩冰江一下子停下,看着身边的乔安,“保罗,是你孩子的名字吧?原来是在47室啊,难怪刚才的那间没有找到,原来是那两个人跑去47室了。我们赶紧过去吧,乔安小姐?”

“好的。”乔安似乎放下了心头大石,脸上也有了笑容。

只是在走过过道的洗手间的时候,乔安却忽然道:“能等一下吗?我想去补补妆,反正孩子都找到了,就不着急了。”

没等韩冰江反应过来,这乔安就径直地走入了女洗手间当中。

韩冰江暗自摇了摇头……这个时候居然还要补补妆什么的,这些明星也是够了。

此时正直夜深,附近居然没什么人在……寒冰怪瞄着四周,突然烟瘾上来了,便想着悄悄地躲到厕所里面抽上一根——反正用的火柴,自己偷偷带在了身上,偷运进来的。

可正当韩冰江悄悄地走入男厕准备点火的时候,他却忽然看到镜子背后有谁朝着自己走来。

韩冰江一下子把火柴和烟给放入了口袋当中,转过身来——然而,他看见的却是乔安。

“乔安小姐,你怎……”

只见乔安的手上拿着地拖,此时用那地拖的木柄,狠狠地朝着韩冰江的脑袋砸来……她的脸上,冷酷之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