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六章 迷路(6)

第十六章 迷路(6)

黑衣乔安惊恐地看着洛邱不说话。

事实上,上一次在他身边把保罗抱走的时候,她就有些害怕这个年轻人的目光——那边现在是什么年份。

这本应该是她最大的秘密才对,可是这个年轻人到底是怎么知道的——甚至,连戒指的事情似乎都知道。

“你…你难道也是……”黑衣乔安的脑中此时直接指向了一个自己所能理解的答案。

“我?”洛邱摇了摇头,“我一直都是这边的,至少目前来说,我还没有离开过这里。”

“那你是怎么……”黑衣乔安一脸惊讶。

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信服的家伙,下意识地,黑衣乔安就不感觉到对方在说谎。

洛邱只是简单地道:“正如你手上的这枚戒指一样。既然存在这种东西,那么再存在一些不怎么符合常理的东西,不也是很正常吗。”

黑衣乔安皱了皱眉头,但始终保持着与洛邱的距离。

“戒指,可以让我看一下吗。”洛邱此时忽然问道。

黑衣乔安顿时大惊,身体直接后退。

但是洛邱却道:“乔安小姐,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戒指这会儿用不了的原因吗。”

“你…你只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它。”黑衣乔安有些颤抖地说道——然而就在此时,她的手掌却是不受控制地伸了出来。

紧握着的手掌,甚至一点点地打开,暴露出来了那握在了掌心中的戒指——显然,这并不是黑衣乔安的本意。

她的身体不受控制了,她顿时变得更为的恐惧起来……恐惧的程度,甚至不亚于当初她获释这枚戒指的功能的时候。

但她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再一次紧握着掌心中的这枚戒指……黑衣乔安猛然地朝着洛邱看来。

只听洛邱轻身道:“希望你能明白,我加入要抢夺的话,其实没有太大的麻烦……那么,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黑衣乔安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没有勇气从对方的眼前逃去。她脚步迟疑着,但最终还是走到了洛邱的身边,并且一点点地再次打开了自己的手掌,满脸的忐忑不安。

洛邱此时取出了一张全新的手帕,盖在了自己的手掌上,然后从黑衣乔安的掌心中把这枚戒指给拎了起来,然后开始仔细地查看着。

“我在警卫室也碰到了一位乔安小姐,她就比你镇定多了,大概是演员的缘故吧。”洛邱冷不丁地道。

黑衣乔安一怔,苦笑道:“我不是演员……我们不一样。”

“我大概清楚为什么它不能发动了。”洛邱很快就把这戒指重新交回到了黑衣乔安的手上。

似乎对于洛邱真的把东西还回来——并且还是这么短时间内就还回来感觉到不可思议般,当戒指落入掌心瞬间传来的触感传导到大脑的时候,黑衣乔安也未能反应过来。

“你…”她怔怔地看着。

“是能量的关系。”洛邱此时缓缓道:“这枚戒指上的能量已经耗光了,想来是被多次使用的关系吧。如果你想要再次启动的话,就只能够充能了。这也是最简单的方法。”

“居然……”黑衣乔安张了张口,戒指失灵,居然是因为这种简单的原因,“那……那你知道怎么给它充能吗?”

“在这之前,我首先想要知道的是,你打算去哪边?”洛邱看着黑衣乔安,眼睛也不眨,只是看着她的眼睛。

“哪边……肯定是有我还有保罗的世界!”黑衣乔安此时激动地道。

洛邱合上了眼睛,好一会儿之后方才打开,并且吁了口气,淡然道:“很抱歉,我暂时也不知道怎么给这戒指重填能量。”

“什么?!”黑衣乔安诧异地张开了口。

与此同时,洛邱看了一眼保罗,只见保罗忽然把头埋在了黑衣乔安的肩上,用力地抓紧着黑衣乔安肩膀上的衣服。

“好好照顾这孩子……不过我相信你也会的。”洛邱忽然说道,“另外,请考虑好,你是否愿意通过杀死自己来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

“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会清楚的……我还有事,先走了。”洛邱说着,忽然从黑衣乔安的面前后退,并且渐渐消失不见。

“等等,回来,回来!”

休息室内此时除了黑衣乔安以及保罗之外,已经在没有第三者。

黑衣乔安此时低着头,身体有些轻微的哆嗦,保罗这会儿则是轻声叫道:“妈妈……”

黑衣乔安身子一颤,连忙抬起头来,面带微笑,“保罗乖,要听话知道吗?妈妈会保护你的……不管谁都没有办法把我们分开的。一定……一定!”

保罗再次惊恐地埋着头,悄悄地看着黑衣乔安的手掌。

颤抖着,紧握着,指甲狠狠地刺着皮肤,指节早就已经发白。

“戒指……戒指!”

黑衣乔安此时忽然看着自己掌心中的戒指,脑中冒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这枚戒指既然没有能量的话,那么别的戒指……别的戒指可能还有!

“保罗,我们一定会去到一个幸福,没有人伤害我们,分开我们的世界!”

……

……

“谢谢。”

阿古莫斯从机场工作人员的手中接过了两瓶水还有加热过的食盒,接着便迅速地回到了乔安的身边。

机场到不担心物质的问题——毕竟这个时间段旅客并不是太多。

目前部分地区的警戒已经解除了,开始进行人员的转移。但是每一名旅客都需要接受身份检查,才能够离开。

这倒不是什么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尽管因为这次的混乱,已经有不少旅客正在闹着事情。

给自的航空公司以及机场方能抽调出来的人手,几乎都已经抽调出来了,但一时间依然无法消化得了目前的情况。

排队检查的人实在太多,阿古莫斯与乔安十分无奈,只能安坐一旁。

“吃点东西吧,还不知道要等多久。”阿古莫斯看着长长的队伍,一脸无奈地坐了下来。

此时乔安把身上的毛毯掀开,给阿古莫斯也盖上。

两人共同披着一条毛毯,安静地坐在了一起,乔安把头枕在了阿古莫斯的肩膀上,微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不想去年冬天在纽约的那场演唱会?”阿古莫斯此时忽然说道。

“演唱会?”乔安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阿古莫斯。

只见阿古莫斯点了点头,笑了笑道:“不记得了啊?去年冬天,咱们悄悄地去看的演唱会。为了不让人注意,还特意地早早去买的票。结果那天还下雪了,露天的会场里头,大家都是披着毛毯看完的,就像是现在一样呢。”

“是啊,当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看完的。”乔安低着头,靠在了阿古莫斯的胸膛上,“可能是因为有你在身边吧。”

“真会说。”阿古莫斯莞尔地笑了笑:“也不知道是谁一开始就朝着要走。”

“我有吗?”乔安闭上了眼睛,“那是你吧。”

阿古莫斯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在意乔安的这种抵赖。

乔安此时忽然道:“阿古莫斯,我们结婚吧?”

“结婚?”阿古莫斯低头看着乔安,看着这个自己很早前就认定了的东方女子,看着她的双眼,好像是看着她的心,他下意识道:“可是,你不是说,在你完成了自己的梦想之前,都不打算考虑吗?”

乔安此时握住了阿古莫斯的双手,“让你等我太不公平了……再说,也没有规定结婚了之后就无法演戏的。我不愿意在贴上公司给我的标签。我是乔安,我是我自己。”

“乔安。”阿古莫斯深情地喊着。

乔安此时微微一笑,那是一种能够让男人动容的微笑,就像是她去年所获奖的那部电影中的角色一样,几乎一瞬间就让人怜惜。

正因为这样的一个笑容,才让她得以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突围而出,成功斩获了新人奖。

“我想给你生一个孩子。”乔安此时又靠在了阿古莫斯的胸膛上,“我会教他演戏,你会教他作曲,他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很出色的人……我们的家庭会很美满。”

“真是让人忍不住憧憬的未来呢。”阿古莫斯搂着她,低头嗅着她头发的味道,笑了笑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你突然变得成熟了和温柔了。”

“你是在嫌弃我之前吗?”乔安抬起头来,嗔怒地白了一眼。

这是很难在乔安这个年纪所能够看见的风韵,一刹那间的异样让阿古莫斯忍不住低头亲吻着乔安的嘴唇。

她也热切地回应着。

好久之后,阿古莫斯才微微地有些喘气地分开,“噢,天啊!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会接吻,你真是太热情了。”

乔安伸手在阿古莫斯的腰间轻轻地掐了一下,并且在他的耳边呢喃道:“结婚了,我会把自己交给你的……阿古莫斯,我的爱人。”

这恐怕是男性都无法抗拒的宣言吧……阿古莫斯只感觉这一刻男性的本能有些难以控制,心跳得飞快。

她,怎会变得如此的迷人呢……

“请机场内的乔安小姐听到广播之后,马上到XX航空公司的临时点一下……”

“请机场内的……”

突然间,想起了连续几次的广播,用了两种不同的语言。

广播的声音瞬间惊动了情浓中的恋人,阿古莫斯与乔安同时抬起头来,俱都是皱了皱眉头。

“怎么回事,这广播为什么点名找你了?”阿古莫斯一脸的诧异。

乔安则是低着头,“我也不知底……不过,我们先从这里走开吧。”

阿古莫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这广播响起了之后,现场有了一些骚动。

或许许多人都没有亲眼见过乔安本人,但肯定有不少人看过她去年演的那一部电影——更多的是,从各种途径听过了这位新人演员的名字。

“乔安?这名字听着好熟悉啊?”

“不会是哪个新人奖的得主乔安吧?”

“哇,我居然和她在同一个地方吗?这是我的女神啊!”

渐渐变得热闹起来的讨论声音。

阿古莫斯一下子站起了身来,同时把乔安给拉了起来,用手护着她的肩膀,二人低着头飞快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

……

你无法去指责警方的人是最后才赶来的,因为都是事情发生了之后他们才是被通知的。

“死者在什么地方?”

法医匆匆忙忙赶到了现场,带上了工作的牌子,然后翻开了警戒线。

这两个洗手间的入口已经被封闭了,三名警卫都在这里站岗。

“在里面,男卫生间。”其中一名机场的警卫连忙指了指。法医也没有多说什么,连忙带着助手走进去了男洗手间当中。

然而才没有过一会儿,这法医就急忙忙地走了出来,“尸体呢?你们把尸体搬走了吗?”

“没有啊,用白布盖着的那不是……咦?”

警卫顿时一脸的诧异——因为男洗手间内,那放着尸体的地方,此时出了一张白布之外,那里还能够看见受害者的尸体?

现场仅仅只是留下了大量的血迹。

“怎么会……”几名警卫此刻都慌张地看着这一幕——因为,不仅仅是他们,还有不少的机场特警都可以证明,那死相恐怖的尸体,分明就是躺在这里的!

“没有人进来,我们一直都在这里守着,更加不可能有人带着尸体出去的!可是尸体……尸体怎么会不见了的?”

“怎么会发生这么古怪的事情?”法医皱了皱眉头,他是相信科学的,“你们到处看看吧,我在这里找找线索,另外通知更多的人过来!”

“好、好的!”

……

真的是吓坏人的一天。

本来应该是早早就该到了下班时间的——全身都显得很臃肿的清洁员大婶这会儿叹了口气。

不仅仅机场因为不明的爆炸而暂时封闭了,自己后来还让机场的那些特警叫去问话了。

那个躲在了吸烟室里猛抽烟的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啊……小赤佬,还老娘迟了下班!!

保洁员大婶这会儿愤愤不平地用拖把捶着桶里面的污水,用来发泄着自己的不满——她还要把这楼层的几个卫生间打扫干净才能够下班。

当然,机场方面已经暂时停止了一切手头上的工作——可是真要等机场说可以继续开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下班啊!

所以就只好悄悄地过来了。

把湿漉漉的地拖随意地搁在地上,保洁员大婶开始了拖地的作业。只是当她来到某一个厕格的时候,却看见了一些红色的液体从门板里面留了出来。

“什么玩意,谁在里面啊?”大婶这会儿敲了敲门,“被弄张了地板!回句话啊!!”

只是不管她如何的叫喊,厕格中都没有任何的回应……然而那些红色的液体却流出来了更多一些。

保洁员大婶皱了皱眉头,便蹲了下来,趴在了地上,从地板的门缝处往里面看了进去。

“啊——!!!”

保洁员大婶顿时惊叫了起来,一下子站了起来,惊恐地抓住了自己的衣领——她从门缝处,看见了一个倒在了血泊中的女人!

“人来啊!救命啊!救命啊!救……”

可保洁员大婶并没有喊多久,便直接朝地上倒了下去——然而奇异的是,她的身体并没有直接砸在地板之上,而是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托着,以至于不用亲临地面。

“工作辛苦了。”

轻柔的声音,洛邱的声音,“好好休息一下吧,醒来之后忘记这件事情。”

洛邱挥了挥手,把这保洁员大婶送到了一旁,靠着墙壁给坐了下来——这之后,洛邱把手放在了厕格的门锁上,然后轻轻一推。

门随即打了开来。

只见一名被剥去了几乎所有衣服,只剩下内/衣的女子,此时正倒在了抽水马桶的旁边,身体呈蜷缩的模样。

她的手腕已经被割破,大量的鲜血其实早就流出,通往了相连的另外两个厕格……是乔安。

洛邱皱眉看了一眼,随后打了个响指。

那些流淌在地板上的鲜血,此刻开始回流,一点点地往乔安的手腕上涌着回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