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特拉福买家俱乐部>第十八章 迷路(8)

第十八章 迷路(8)

并不只有穿着白色毛衣的乔安以及穿着卫衣的乔安和阿古莫斯。

通道上这会儿虽然冷清,但行人依然还有——目睹这件事情的人,此刻惊异不定地看在倒在了地上的阿古莫斯。

显然,新人们并不认识阿古莫斯是谁,他们甚至看不清楚纠缠的这两女一男到底是什么模样。

但是突然一人扑上去攻击,然后另一个又倒在了地上,还是会让人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见已经有行人匆忙赶来,两个乔安各自的神情不一样——出手攻击了阿古莫斯的乔安皱着眉头,显得相当的烦躁,而穿着白色毛衣的乔安则是咬了咬牙,瞬间转身就往回跑去。

卫衣乔安这会儿轻哼了一声,但很快就脸色微变——因为她发现了手指上的那枚荷鲁斯之眼的戒指不见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是被按倒在地上掐着脖子的时候?

目标其实是自己手上的这枚戒指?

卫衣乔安的目光瞬间冷冽了下来,一步跨出,直接追上了前方逃窜的白色毛衣乔安。

“喂!别走!!”

两个行人已经冲至,可是一看倒在地上的阿古莫斯,仔细看下竟然发现他的腹部鲜血直冒,此刻也顾不上追上那凶徒女子,连忙呼叫救命。

“乔安……”

阿古莫斯倒在地上痛苦难堪,朦胧的视线中,前方的两个乔安正在一前一后地追逐着离开。

仿佛她们都在追逐着什么。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乔安,当她毫无感情地说出要毁掉所有,却又喊着自己‘亲爱的’的时候。

仿佛失去了所有,身体仅仅只是一个空壳……仅仅只是一具会行动的,仿佛早就已经腐烂掉了的尸体。

恍惚之间,阿古莫斯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身边行人的呼喊他已经听不见了,视线正一点点地收缩着,最后他只是看见了卫衣乔安远去的背影,直到消失……她在追逐着什么。

……

……

“尸体失踪了?”

刚刚赶到这里的刑警大队的负责人此刻异常的吃惊。他正在听着天荒夜谭般的报告——洗手间的被害人的尸体离弃地消失了之后其实还有后续。

那就是当法医搜寻了一圈看看有没有线索之后再次再次回来,发现原本应该残留在尸体旁边的那些血迹,都消失不见了。

血迹不是被抹去的,因为法医已经用过紫外线灯进行了血迹检验——血迹确实是消失不见了!

韩冰江这会儿还没有清醒过来,但是被害者的尸体和血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果连尸体都无法找到的话,那么应该如何入罪韩冰江?

案情因为尸体的消失,瞬间陷入了僵局当中,毫无进展。

“那个谁?乔安是吗?她还没有出现吗?”刑警大队的负责人此时无奈地问道。

因为赶来的时候从审讯员的口中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经过,而当中韩冰江三番四次地提到了乔安这个人,所以警方才要求的这次广播寻人。

不一定有用,但至少会让人惊动……如果这案件的背后真的和这位女明星有什么关系的话,应该会露出蛛丝马迹之类。

“乔安没有,不过我们刚刚接到了在C区发生了一起恶意伤人事件,一名外籍的青年被人用利器捅破了腹部,而凶器是……西餐用的叉子!”

“叉子!”队长一惊。

因为根据报告,死在了洗手间的尸体,凶器也很有可能是一把西餐用的叉子——而当时正是因为韩冰江用染血了的衣服裹着这把叉子离开被撞破,才会被捕的。

“叉子,尸体……血迹……”队长这会儿猛然皱了皱眉头,“你们去看看,韩冰江用来裹着凶器的衣服上的血迹还在不在!”

“啊?”队员们一愣,但是在队长凶恶的目光之下,还是迅速地照做。

队员飞快地走了出去,然后过了不久,这队员便匆忙地拿着一个密封袋子走了回来,神色慌张道:“队长……衣服上的血迹,没、没有了!”

“怎么回事?”

队长此时,也不免惊讶地张开了口——因为这件作为证物的衣服,他在到来的时间已经见过一次,上面确实附着了血迹。

他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眼睛总是会出错——但如果所有人的眼睛都出错了吗?

“太诡异了……”他喃喃自语,猛然道:“人……哪个刚刚袭击了外籍青年的人!赶紧把这人给抓来!我有种感觉,答案可能在这个人的身上!动起来动起来!!”

“是!”

……

……

宋昊然很随意地在机场内走着,与宋樱一起。

总是面带微笑的宋昊然让宋樱看不出来半点紧张的感觉——这方面让宋樱觉得宋昊然与洛邱有些类似的地方。

容易着急,似乎一直都是自己的毛病——尽管清楚自己有这方面的毛病,可无关如何总是改变不了。

有些时候真是让人羡慕,但有些时候也会让人焦躁。

“对了,那个孩子叫什么名字来着?”宋昊然忽然停了下来,朝着宋樱问道。

“你说保罗?”宋樱下意识回答道。

宋昊然点了点头,然后瞬间转了个身,走向了旁边的一条通往吸烟室的楼梯。宋樱颇为无奈地跟上,却发现宋昊然来到的是吸烟室旁边的一处贩卖香烟的地方。

宋昊然此时正伸手去把这售卖香烟柜台后的一扇门的锁头用力地扭动着——不过瞬间,宋昊然就把这门锁内的锁芯直接扭断,并且打开了门。

“是这个吗?”宋昊然指着这用来放置杂物还有香烟的小房间。

“怎么会在这里……”宋樱一愣。

因为这小房间内,她赫然看见了那叫做保罗的小孩——保罗的身上此时正裹着了一件黑色的长风衣。

这应该就是从他们面前把保罗抱走的乔安身上所穿着的那件——与此同时,这小房间内还有另外一名穿着制服的女子。

恐怕就是在这里贩卖香烟的员工吧,被打晕了之后同样安置在了这个地方。

“看来这件事情背后真的没有这么简单啊?”宋昊然此时眯起了眼睛,盯着保罗看了好一会儿,“书包也在了。”

“这么说,洛邱已经见过保罗了?”宋樱一怔,皱着眉头道:“他和那个黑衣服的乔安接触过了?”

“可能吧。”宋昊然点了点头,然后忽然蹲下了身来,把保罗的书包打开。

“喂,别乱翻人家的东西,不道德的!”宋樱皱了皱眉头。

宋昊然诱惑着道:“或许有线索啊,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什么有两个乔安吗?”

宋樱emmmm。

但宋昊然已经开始翻动着这书包内的东西——不过是一些很简单的东西,画本与蜡笔袋,一小包的软糖还有一些零碎的小物件,都不是什么值得研究的东西。

这画本宋樱是见过的,保罗在警卫室的时候就拿出过来画着。

洛邱倒是捡起来过来一次,似乎翻看过吧,当时宋樱也没有太过在意。此时见宋昊然也是随意地翻动起来,便开始把宋昊然翻出来的东西重新装回去保罗的书包中。

“这孩子……怎么回事。”却见宋昊然此时满脸诧异之色。

“怎么了?”宋樱好奇问道。

宋昊然翻开了画本的其中一页,然后放在了宋樱的眼前。

这画画得十分的简单,甚至用粗陋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是当认真地看清楚它画的东西的时候,却不免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黑色的间线条的房间当中,一个女人手上拿着小刀,而另一个女人则是躺在了地上……地上,用红色的蜡笔吐沫了大量的颜色。

血的颜色!

“这孩子……怎么会画这种画出来的……”宋樱惊讶地微微张开嘴唇。

“孩子很容易把自己看到的东西记下来的。”

宋昊然淡然道:“我们总感觉孩子很容易会忘记一件事情。但是事实证明,孩子记下来的东西,比大人记下的其实还要多,甚至是记住一辈子的事情。”

“那……那这,难道是杀人的经过?”宋樱不敢置信道。

“事情好像变得很有趣了。”宋昊然此时笑了笑,看着熟睡中的保罗,似是在想些什么。

忽然间,宋昊然把保罗给抱了起来,对着宋樱道:“来,我们先藏起来,没准等会有什么好戏看……既然把人藏在这里了,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啊?等等……”

见宋昊然已经抱着保罗开始找地躲着,记得宋樱只能够连忙把书包也背上,然后把储物室的门拢上,接着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怎么说呢……跟在宋昊然身边从来都不会无聊的。

但他很喜欢作死这一点,也实在是让人心累……说起来,他是怎么发现保罗被藏在里头的?

二人飞快地躲了起来——其实就是在楼梯外的休息区的地方,装成了正在这里睡觉了的旅客。

当然,是把保罗给抱着,同时用衣服给盖上的。

“这样有用吗?”宋樱皱了皱眉头问道……这家伙好像是忘记出来的目的了。

说好的找洛邱呢?

“人不是来了吗。”宋昊然忽然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且微微地扭着头,看着后方。

“乔安……两个!”

一前一后的两面乔安,此时正在追逐着。

前面的是穿着白色毛衣的,而后面的则是穿着卫衣的——她们只见的追逐十分的迫切,只见穿着白色毛衣的乔安此时直接走向了那通往吸烟室的楼梯。

“好戏貌似要上演了咯!”宋昊然的嘴巴吧唧吧唧了起来。

“哎呀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心情吃东西……你吃的什么东西?”

“软糖啊,刚在书包找到的,吃吗?味道还挺好的。”宋昊然此时摊开了手掌。

“你这人,连孩子的零食也抢!真是不可置信!”宋颖翻了翻白眼,索性站起身来,然后朝着那楼梯走去,她倒要看看,这两个乔安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昊然耸了耸肩,也把保罗给抱了起来,然后看了一眼手上的软糖,“这牌子什么时候出了这个味道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宋昊然好奇地瞄了一眼生产日期。

2025年7月11日。

“2025?”

……

……

“谢谢。”

乔安忽然说道。

于是洛邱停下了脚步,看着对方,露出了好奇的目光。

乔安飞快地道:“只是你救了我,我都没有好好地给你道谢,有点太失礼了。”

“演员,是怎么样的生活?”洛邱却忽然问道。

乔安惊讶于对方的这个问题,恍神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这从来不是一份什么很好的工作。有些人热爱它,有些人已经厌恶了它却还在坚持着。大家其实也只是在勉强地坚持着。说实话,几十年以后,又有谁能够想起你来?”

“也对。”洛邱点了点头,继续道:“那就走吧,时间也不多了。”

洛邱忽然指着了一个方向,这并不是去广播上所说的那个地方的位置。乔安皱了皱眉头,下意识问道:“时间不多了……是什么意思?”

“留给你的时间。”洛邱想了会儿道:“或者说是留给你们这么几个的时间不多了……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目前。”

“我…我不是很懂你在说些什么。”乔安看着洛邱——总是感觉这个年轻人十分古怪的她,此刻有把那才稍微放下的警戒心拾了起来。

“你相信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吗?”洛邱忽然问道。

乔安只是怔怔地看着。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至少在同一个时空当中。”洛邱缓缓地道:“所以你不会看见另外一个自己,也因此当下的时空才会变得安稳。这是一种很复杂的运行理论,但你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一种稳定性。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世界的齿轮,那些齿轮停顿了,那些齿轮老化了需要更换,而那些是需要修理的,都是这个世界本身在决定的事情。有序不乱,整个世界的转动才会变得正常,就像是钟表一样。而如果,这个严密的钟表当中,多出来了一个原本不存在的齿轮,打破了这份稳定性。你说,钟表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我不是很懂你在说些什么。”

“还没发现吗,你自己。”洛邱轻声道:“你的手。”

“手……”乔安下意识地抬起了自己的手臂,“我的手!”

这一刻,让她感到惊恐的是——她的手掌竟是淡去,仿佛进行了透明化的处理般,她已经可以透过自己的手掌,看到地上。

“会被抹去。”洛邱此时正色道:“你可以把这看作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机制……它的自身,会把这些原本不属于这里的零件抹去,并且尽量地不留一点的痕迹,保证每一个零件的独立性,从而让秩序再次恢复稳定,让时间继续往前……明白了吗?”

“我…我会消失的…意思?”看着自己那淡化了的手掌,猛然害怕地,惊恐地伸手朝着洛邱抓来。

然而……她却抓不住洛邱的手臂。

手掌从洛邱的手臂上,直接穿透而过。

“所以我说,留给你们的时间都不多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